今天是星期天,天空罩了一层薄薄的云雾。这云雾在孕育着无声的春雨,似给苍穹披上了轻纱。气温已经升至20度,但在这层轻纱的遮挡下,并不显得燥热,倒显出满满的春天的温暖。
  几天前就相约老友星期天出去转转。现在虽然都是年过花甲之人,但肩上的担子并不轻松,依旧不能自主地支配自己的时间。儿女们都拉扯大了,但儿女们的儿女还小,需要老人们在儿女们的监督和指导下,为孙辈们提供保姆般的一站式服务,同时补充享受年轻时没顾得上享受的天伦之乐。只有到了星期六和星期天,儿女们回来体验做父母的尊严和责任的时候,老人们才有时间梳洗一下满头的银发,换上带有青春气息的衣妆,从繁忙中走向难得的休闲,或者短暂融入大自然的怀抱。即便如此,那颗心依然被孙辈牵挂,不知道这孙子的星期天和爸爸妈妈是否过得开心洒脱。
  任丘市是全国的百强县,这几年建了不少公园,都不是小打小闹,每一处都是专业设计,精细施工,悉心养护,紧密地与任丘的城市文化相契合,尤以矿山公园和石化公园最具城市经济特质,因为这个城市手里端着两只大金碗,一只叫华北油田,一只叫华北石化,两只碗里都盛满了肥美的晶莹可人的红烧鲤鱼,为当地人久吃不腻。两只碗里变幻出的每年几十亿的税收,养育着这块土地,为此而建造的矿山公园和石化公园就成了这两只金碗的艺术写照,也算是为这金碗树了碑立了传。
  今天我们去的是石化公园。这个公园建成不久的时候去过一次,记得离石化公司的炼油厂不远,有一池碧水,其余的样子已经模糊不清。进入到公园的大门,春天的湿润气息弥漫在公园的上空,使得呼吸为之一畅。上次来游园的记忆顿时就被唤醒。最为独特的建筑是一座“石化展馆”,可惜两次来都不开门,不知其中展出了一些什么样的石油文化物事。
  再往前就是那池碧水了,波光粼粼,倒影成趣。特别是淡淡的、已经泛黄的垂柳枝,悠悠扬扬,倒映在水中,是风的轻拂,又似涟漪的徐行,最是让人想起“二月春风似剪刀”的诗句来。
  不论南方还是北方,公园中一定要有湖塘一类的水面,有小桥一类的点缀。至于这水面的大小,小桥的高低,因势而宜吧。但不论大小,总是要有的。我游览过一些园林,记忆深刻的园子都有水、有山、有花,诸如承德的避暑山庄,北京的颐和园,苏州的拙政园,上海的豫园、杭州的西湖乃至扬州的瘦西湖。公园中一旦失去了湖塘的支撑,那就失去了水的润泽,失去了风景的灵性,同时也就失去了阴阳的平衡。阴阳,是中国文化的核心要素,公园里没有阴阳的调和,就如同人类没有了美丽女人的调和,再高档的公园,也会导致精神的游离,灵魂的死寂,中国传统文化底蕴也会荡然无存。
  水面上游弋着十几只黑天鹅,还有几只花色的野鸭,给这水面平添了一份生机,遗憾的是这天鹅和野鸭都是饲养的,如果是来自于大自然的野生天鹅,那这园子的品味自然就上了档次。饲养的,便没有了自由飞翔远方的志向和勇气。过去饲养天鹅都会关在笼子里,现在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没有任何约束的天鹅却会心甘情愿地滞留在这里,并心甘情愿地回到搭在水面上的笼子里过夜歇息。
  北京外馆斜街的北边有个柳荫公园,有一年在北京的中石油总部编辑《石油精神》一书,就住在这个公园的旁边,每天早晚都要去这园子里转上一圈。柳荫公园的面积也不大,和这个石化公园相仿,同样处在喧嚣的城市中间,同样是周边居民的主要休闲娱乐之地。我去的时候,也正好是春夏相交的时节,水面上不仅有时候会飞来黑天鹅、野鸭,还有鸳鸯、鸥鹭等水鸟嬉戏,不过这里的水鸟全部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他们都是来北京做客游园的,丝毫不失遨游天空的自由。特别是在黄昏的时候,成对的天鹅拍打着水面,伸着向往远方的头颅,迎着霞光起飞的时候,不仅会使游人饱享英姿飒爽的眼福,还能立即生发出很多关于自由飞翔的联想。这对只会水面游荡而不会飞翔的家天鹅来说,怎么说都是一种蔑视。这野生和家养的区别,难道就是京城公园和乡下公园的区别?
  看着水面上悠然自得的黑天鹅,我便生发出疑问来,这黑天鹅为什么会舍弃蓝天而甘愿沦落在这里,成为游人的看玩?妻子说:“飞羽被拔掉了!”友人说:“已经驯化了。”这回答都说明一个问题,天鹅不是自己舍弃自由,她的自由是被人剥夺了的。很多动物是用自由换取安逸,换取不劳而获的,海阔天空飞翔的天鹅是要以飞行风险和风餐露宿为代价的,他们不会有家笼遮风避雨,不会水来伸颈,饭来伸头,甚至连自己的蛋都没有足够的保护力量。这里被拔去飞羽,被驯化了的鸟们,有了主人,这些生存问题一下子就都不成为问题了。家禽,无论如何都不会有野禽的操劳和辛苦。
  池塘的北面是人工堆出的一块高地,这是园林设计的常用手法,“掘土成塘,叠土成丘”古来有之,高低错落、山水相间的景致就这样被造就出来。这土丘间种着乔木、灌木和草木,现在尚未到绿树婆娑、鲜花盛开的时候,但各种植物的花骨朵都已经孕大含深,随时准备春风的呼唤。
  迎春花是每年开放最早的花卉,她们的花瓣虽小,但以众取胜,盛开的时候,这园子就会成为金黄的世界,会让每个游人叹为观止。现在还不是时候,坡底一排迎春,枝桠依旧一副干枯的模样,但有几朵小花,耐不住春天的骚动,却是提前开放了,附着在枝桠上,虽然金黄,但星星点点不成气候,看上去是如此渺小。世间的物事往往就是这样,总有一些不能合群,不愿与大众同步的想法和做法,以为如此就可独领风骚,岂不知正是如此做法,断送了与大众的共同辉煌。
  迎春花的后边,土丘的半坡上,栽种着几十棵玉兰,玉兰花蕾正含苞待放。这玉兰的声誉自古就很大,与海棠牡丹同植,具有“玉堂富贵”的吉祥文化要义,我看到,这玉兰的旁边,还真的有一片西府海棠,这园子的设计者还确实是个有心人。遗憾的是这园子里没有种植金桂,否则“金玉满堂”也在其中了。
  我是十分喜欢兰的,特别是这玉兰。高大的乔枝背负青天,娇态柔情的花朵迎风摇曳,风姿飘逸,怎是“可爱”二字聊得。这种姿色,绝非匍匐在地的灌木、草木花系可以比类。更可爱的是,玉兰花不仅仅具有向世人展现美丽的情怀,还有向世人奉献健康的博大胸襟。玉兰花可以在襁褓中就舍却娇艳和芳馨,舍却向世人展现青春的机会,将花蕾升华为“辛夷”,为人们祛病健身,这是其他任何一种花草不具备的品格。
  今天虽然是星期天,但游园的人并不太多,我想人们是在等待百花绽放时刻的到来。我们几个的游园倒有些随心所欲,不为看景,不为锻炼,大约是以牧放心灵为主题的。俯观豢养在池塘中的黑天鹅,心中泛起了一丝对自由的释然;近觑争先开放孤独的小小的迎春花,心中便对怜悯作出了些许的反思;仰望丛兰欲秀的玉兰花苞,心中骤然生发出许多宁静与谐欢来。
  临别的时候,薄云似已散尽,太阳像画家画就的一样,黄而柔和,挂在这园子的上方,几只天鹅居然发出了“咕咕”的叫声,不知是在挽留,还是在逐客?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1957年,父亲和母亲成家了,那年父亲19岁,母亲17岁。 1957年,母亲因到张家湖来走亲戚被我父亲一眼相中,父亲立马发动攻势上我外公家提亲。其实,在当时我的母亲并不是说过给我父亲当媳妇的...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