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到槐树,总会让我想起我的姑奶奶,还记得那日她衣服上别着我送的槐花,笑起来多么甜。
  
  一
  她是我爷爷的妹妹,家里孩子多,她自小就被送去隔壁村当了人家的童养媳。想着送到大户人家可以吃饱饭,却没想到,这三个字是她苦难的开始。
  我出生的时候,听母亲说这位姑奶奶还给我做了一双老虎鞋,盼望我能长得虎头虎脑,一生平安吉祥。我没有看过她年轻时候的样子,若是长在父母身边,一定出落得白净美丽,就像五月槐树盛开的槐花,笑魇如花,洁白无暇。
  等我长大了,母亲就带着我去看她,给她送米送吃的,过生日的时候陪她一起过。第一次看到她,给我的印象就像一棵老槐树,弓着腰,驼着背,满脸的皱子,就像灰褐色的树皮,一层层挤在一起,干瘪瘪没有一点光泽。只是见到我们时,眼睛快眯成了一条缝,取下挂在屋顶那个竹篮子,拿出她不舍得吃的零食,一股脑儿塞在我的手上,那都是过年下人来看她节买的,我怎么会要,每次又偷偷给她放回去。
  她的眼神不太好,厨房的锅台总是洗不干净,母亲每次去总要把锅碗仔细清洗一遍,把她的被子、衣服拿到河沟洗干净。姑奶奶没有女儿,只有一个儿子,那时候老伴也已经过世了,他的儿子在他的大房子旁边搭了一间矮房子,里面一间卧室放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外面一间厨房,黑咕隆咚地,地也不平,她一住就是十几年,直到去世。两层、三层的大楼房,齐刷刷地白墙,红色的琉璃瓦,看起来多么的气派,旁边那个小矮房子,显得多么格格不入!在那时候的农村好像是一种现象,我姑且理解为也许是为了老年人行动不方便吧。拉扯大了儿女,成家立业,做了大楼房,自己却想不到住。
  想到今年在乡下过年看到的一幕,至今我久久不能忘怀。年三十的晚上,鞭炮声此消彼长,一群土狗在外面等待着残羹剩宴,其中有一只土狗,跟那些健壮的土狗不一样,看起来骨瘦嶙峋,皮包着骨头,黄色的皮毛稀稀散散,一对耳朵尖尖的,长得也不好看,在乡下那群土狗里,它长得最难看。于是,孩子们连吃剩的骨头都只愿意丢给其他的猫儿狗儿,看到它都躲的远远的,仿佛丑陋也会传染。孩子又懂什么呢,只是人都喜欢美好的样子罢了。它依偎在墙角处,耷拉着头,不知道是因为饿了没力气,还是感觉到人类的不喜欢而心情沮丧。我和孩子看见了,把碗里的骨头和肉丢给它,怕它不敢吃,故意用力丢给它,它应该是感受到善意,很快叼起一块肉,头也不回地跑了。就在我们还在感慨,可怜的狗,今天总可以吃点东西了。只见,它又来了,叼起一块肉,又头也不回的走了。我们偷偷地跟在身后,在屋角草堆里,一只黑色的团子,胖胖的,应该是它出生没多久的孩子,正在嘤嘤地哼着,吃着面前的肉,它则站在旁边宠溺地望着,一口也没吃。此时,它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孩子。各位,你们能想到我们当时多么震撼吗!在这只土狗身上,我们看到了母性的光辉,世间万物,母亲的眼里只有儿女。可是儿女长大后,似乎忘记了母亲的付出,很多人一年也难得回去看几次把自己辛勤养大的父母。“羊羔跪乳”“乌鸦反哺”的故事被人传颂,孝顺父母天经地义啊。
  
  二
  特别难忘的是有一年暑假,家里双枪,最忙也是最热的时候,我们跟着父母后面去田里收割稻子,田野里望去,到处都是丰收的快乐和喜庆。我们小孩子负责把稻谷一抱抱的送给父亲,父亲麻利地捆了两担,就拿起扁担开始把捆好的稻子挑到路边,母亲就接手了父亲的工作,对母亲来说,捆稻子很吃力,手破皮流血是常有的,没办法,为了减轻父亲的负担,母亲从来不吭一声,咬咬牙就挺过去了,在很多的时候,人就在每次的咬咬牙中变得坚韧起来。等山轮车来,我们坐在稻子上面,一起拉回家。现在回想起来,还记得那一袭凉风和稻香,我们很快乐。
  这时候,我远远地看到了稻田里一个人影,低着头、弯着腰,手里拎着一个篮子,那是一位拾荒的老人,我的心很难受,我的眼睛追随那位老者,久久不能离去。近了竟然发现,那是我的姑奶奶。我简直不敢想象,母亲想下去,我说我去吧,我牵她回家。已经不记得那一路是怎么走过去的,想着姑奶奶可怜的一生,那天我哭了。她执拗地并不想回去,舍不得稻田里那些浪费的粮食,我陪着她,一路拾稻穗,听她一声声说着,这些稻子浪费了多可惜啊,一粒粒都是饱鼓鼓的,流了农民多少汗啊,我们竟然拾了满满一大篮子。一辈子在地里讨生活的姑奶奶,我知道她不仅是怕浪费,更是想在她没有什么劳动力的时候,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养活自己。
  那些年,家家都不不富裕,孩子多,很多人读完初中就辍学出去打工挣钱了,我们家孩子读书的钱很多时候需要卖粮食来凑。不过,每过一段时间,家里总要送些米给姑奶奶,起先是父亲送,后来是母亲带着我一起送。再后来,我接替了他们,一个人担着两个塑料桶,两边各半桶,每次我都尽我的能力,再多舀一瓢,一路担过去,我的肩膀也压红了,但是,我很乐意。
  有次跟母亲闹矛盾,中午没有回家吃饭,我一口气跑到了隔壁村的姑奶奶家,看到她就趴在她怀里哭。她用手摸着我的头,那是一双温暖的手,我的委屈顿时就消散了。知道我没吃,就要起身煎鸡蛋给我吃。我说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掀起锅盖一看,锅里是清水煮土豆。你吃不惯的,小乖。我喜欢吃。她看着我吃,心疼坏了,小乖,煎鸡蛋煎鸡蛋哦。我知道她的鸡蛋要换盐的。那日我吃了一碗土豆,直到现在还怀念清水土豆的清甜软糯,就要姑奶奶温暖的手。
  
  三
  也许是因为她给我做过老虎鞋,我们的感情格外亲切,就央求母亲把姑奶奶的故事讲给我听。回忆的时候,母亲的眼神总是忧伤的,她应该也是从长辈们的嘴里听到的,当时只知道他们家很有钱,做童养媳,总能吃饱肚子的,没想到,那家人只把姑奶奶当苦力,家里种了很多的烟叶,小小年纪整日在田间地头,干不完的活,回来也只是冷粥,家里天天很多人吃饭,好酒好菜,可是她从来没有上过大桌子吃饭,锅洞口就是她吃饭的地方。在她的老公因病过世后,日子就更艰难了。干活穿的草鞋,一路走回来,一脚一个血印子。把儿子养大了,自己老了做不动了,还种菜养鸡,靠着自己的双手自力更生。她一辈子没有享过福,那双眼睛在夜里,该是哭过多少次,所以才会看不清吧。我只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孝顺她。只是姑奶奶却从来没有跟我提过她的苦。
  有一次她过生日,家里买了她爱吃的芝麻酥糖和鸡蛋糕,我高兴地送过去了。路上,看到了美丽的洋槐开花了,我摘了一把带给她。没想到她竟然开心地流眼泪,拉着我的手。我把带来的酥糖拆开,喂一口给她,我吃一口,姑奶奶的一生太苦了,我想让她能多享受点甜。
  她掐了一小支馨香的槐花,别在白色的绵绸褂子的纽扣上,笑起来就像洁白的槐花一样。她回忆说,去世的姑爹爹其实人很好,每年当一串串洁白的槐花缀满树枝头的时候,总会和姑奶奶一起坐在槐树下,享受着槐花的清香,姑奶奶那时候一定是幸福快乐的,那位少年一定摘了一朵最美的花送给了这位善良的姑娘。为姑奶奶的怨恨和不值,在那一刻我似乎也放下了。
  也许,在人生中,有这样的时刻,姑奶奶才没有觉得苦,回忆里的香和甜让她无怨无悔地过完一生。突然觉得槐树,是否有“怀念”的意思。94岁那年,姑奶奶寿终正寝,她坟冢旁的那棵槐树,每年开出开着洁白如雪的花,落花时,洁白清香的槐花满铺一径。
  姑奶奶,你可知道,你常常来到我的梦里。槐花要开了,姑奶奶,我又想你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