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板路,古榕,牛犊,竹林,绿潭,石桥,金色的斜辉。这就是所走近的大石桥,一条茶马古道的遗迹。这份惊心之美的图画体现出来的幽深绝妙的意境,如果我是一个画家,这可是一个绝美的创作画面,如果我是一个诗人,她可以是我灵感的源泉,这份历史的深重悠远也使自己惋惜没有敏锐的才思。
  曾经多次从大石桥旁经过,但每一次总是因为对它的一无所知以及道路与山路的相左而与之失之交臂。当从一个老人口中得知大石桥作为一处茶马古道的遗迹,便禁不住走近它。
  未去大石桥前听得老人说:几截丈余长的石条横在那河流上相并联成了石桥,因为是巨大条石搭成,因为多年以来此路是马帮必经之路,大石桥就这样得名。长年累月的行人和骡马经过,石桥的条石中间便深深地凹陷下去,一尺多厚的石条居然最薄处只有几寸厚,就奔着它的如此厚度和如此的凹陷,这记载着多少的年月?于是便奔它而去了。
  走近了,首先惊诧于绿潭背景前的古榕。
  两棵古榕,守在大石桥的两侧,相距四丈有余。桥头这棵少不得四人合拱才能围定。盘根错节的生长着,树干上是彼此纠缠着的树根,其形极如武士过招时的手脚,富有力的倔强和张扬。根须本来是从树延伸下来寻找土地的,但是却在长久的年月中也化为主干的一部分,而且将主干表现得更为遒劲!树枝很繁复,叶子也很多,从而就形成了巨型的伞状,她与桥尾那棵古榕将大石桥护佑起来。树干上还缠着一些红布带,体现出百姓对这古榕树的敬畏和友好!两棵榕树守在大石桥的两侧,树护桥,桥映树,几百年来就是这样绝妙的配合着。两棵树虽然有中间的绿水相隔,但它们在无数个年月的相守中已经树叶相交了,而在土地的深处,它们的根也一定紧扣在一起了。它们的相守从而让大石桥如今依然,桥下的绿水依然。以树护桥在南方随处可见,真不知是出自于那位先人的诗意智慧!
  潭水如玉,如处子般静美。周遭是浓得不能再浓的竹丛,听说潭是近年来才有的,是将水蓄起来发电,从而就有了潭。大山里原生态的水,在溪流中表现出的是明净,但化为潭后便是深绿的美玉了。一片的绿,从而不知道它有多深,但这大石桥久久地横在这潭上,这潭便又多了一份羞涩中的稳重了。不能想象没有桥的潭和没有树的桥是何样?不论是上天的赠予还是先人的诗意,总之,它们精致地相配在一起了。
  最想看的大石桥就是脚下,但美中不足的是因为年久的原因,为了让它不至于老化而从众人的眼中远去,后人便在石桥上敷了厚厚的水泥,从而便不能见其深深的凹槽了,但没于潭水中的方石桥墩还能看见,水泥下面条石的侧面还能看得到。不能轻易评价后人如此作为的功过。因没看到历史的足印还是有着几分的怅然若失。身下是印无数脚印的大石桥,桥下是默默流淌着如玉的处子般的绿潭。身前身后是两棵相守了数百年生命的古榕,它们的枝叶就相交在头顶。
  在此桥上,有着许多的悲欢离合,有着太多的守候。
  从这里走出去的乡人,求学、致仕、经商、务工、出嫁……离开时,到此便人有万般的不舍,亲人总是有着万千的叮咛,因为此去就是距离的延伸。在那个音信需要人传或信封的年岁,此去,就有着太多的不放心,不仅山高路远,还因为远方总有着太多的不确定。因此,送别着往往要双手合什,祈求这老树能用她的神力与仁慈来帮助亲人能一路平安,能逢凶化吉,能带着美好的愿望归来。所以古榕的身上总有着太多太多的期许。而一条条红色的布条,就是乡人对古榕期许表达的敬意。我还能想像在大石桥上的别离画面的凄美。那手把古榕久久不愿离去的身影。那一脸的忧戚的神情。我们能想到是厚而重的恋恋不舍。同时我还能想到此地乡人离乡久了,他们的亲人在计算着归期里立在这大石桥上等待,张望的样子,有妻子对丈夫望穿秋水,也有母亲对儿子眼枯见骨。长久的等待,往往被夕阳拉长了身影,被黄昏抹去了底色,但是只要亲人不至,他们的心中的有望就不会灭。终于,山路那边转过来的身影越来越近,当揉了又揉有些花了眼神,再次确认不是眼花后,便载笑载奔而去,此时满心都是亲情因时间弥久而温情。哈哈,那笑声连大石桥都觉得是甜的。
  此时静坐桥栏上,闭上眼,咔哒……咔哒……,我仿佛听到那马帮的队伍从遥远的时空中传来,近了近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