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叶子冒着绿光,太阳冒着热光,我来到浙江东阳。这是无数打工人的天堂,大哥也在这里。我趁着暑假,来到这里游玩,看到一台大哥大。
  那位叔叔胖胖的,衬衫都掩盖不住肥肥的肚子,脖子上一根粗项链,右手拿着黑黑的大哥大,不时“铃铃铃”响起,叔叔按下接听键,抬一下衣袖,放至耳边,“喂”的一声,模样派头,神情得意,令我十分羡慕,眼里全是渴盼的目光。
  直到2005年,我已参加几年,每月准时拿到工资,也攒了数千元。这时,我想到买台手机,赶下时髦,也方便联系。我兴致冲冲地跑到县城,找到同学。那天,阳光暖和,稻叶随风招展,景美心甜。毕业后,我到了乡村学校,成了一名教书匠,站在三尺讲台上,每天面对一双双澄澈如水的眼神,分析段意,讲解技巧,大谈人生哲理……同学呢,到了县城劳动再就业局,成了一名干部。
  我找到他办公室。办公室虽然不奢华,但干净而整洁,桌子上的一盆绿植格外耀眼,我走近闻了闻,透出清新的味道。同学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他人较胖,头发短,天气热,汗水早已不停地冒了出来,湿透了背后的汗衫。
  看见我到来,同学格外开心。他是个热情的人,性格十分豪爽,招呼我在椅子上坐下。椅子四个轮子,可以转动,我坐在上去,来回溜了又溜,像个小顽童。得知我来意后,同学立即向主管领导请了假,带我来到星江路的手机店。
  星江路是我们县城最繁华所在,两旁高大的梧桐树如荫如盖,宽阔的马路上人来车往。同学陪着我穿过人行道,走过斑马线,抵达手机店。他细心地询问店主,了解手机的型号、价格、优惠力度……其间,他还跟店员攀起了关系,再三请求便宜点。那感觉,就是他自己购买手机。
  终于,我选中了最流行的“诺基亚”品牌,板砖模样,经久耐用,按键外凸,价格一千一百多元。虽然那时我的工资低,每月五百多元。一千多元,需要省吃俭用两个多月,但在我心里,手机高端,是科技的象征,值这个价。
  到了付钱环节,我遇到了一个问题——手机入网需要身份证,我却毫不知情,以为有钱就行,所以只带了人民币。没有办法,我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同学。同学二话没说,从裤子的口袋里掏出身份证。老式的那种,套着塑料膜,边角还有些皱。
  店员欣喜地接过身份证,这才顺利替我办理了入网。这样,我拥有了人生的第一台手机,迫不及待地将笔记本上的名字加号码存进通讯录,并将自己的号码通过短信告知了亲朋好友。
  这个号码陪伴了整整三年。三年后,同学才打电话提醒我,号码还绑定在他的身份证下,该换绑了。这时,我才猛然想起。要知道手机号码绑定在名下,是有一定风险的。他却不声不响,默默担当,不负同学情谊。
  2009年,我与妻子喜结连理,踏入婚姻的殿堂。随之,女儿呱呱坠地。生活依然贫穷,经济入不敷出,妻子迫不得已外出务工。为了可以时时联系,我决定给她买个手机。
  那时,春节刚过,春寒料峭,天空的阴霾还弥漫在空气中。因为有妻女的陪伴,岁月的美好尽显眼中,柔柔的温情盈在怀里。我驮着女儿,牵着妻子的手,来到星江路。我们家乡,大牌的手机店几乎在同一条路,号称“手机”一条街。
  妻子看中一款粉红色的oppo手机,价格1500余元。我虽然皱了皱眉,毕竟生活的捉襟见肘摆在眼前,还是毅然掏出了钱包。钱包是从二手市场淘来的,价格十分便宜,只是微蜕的皮彰显着陈旧的痕迹。
  拿到手机,妻子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手臂环在我肩上,热烈的香吻送上我的脸颊,看得春风停歇,路人驻足观看,女儿也吵着闹着要抱抱。
  很快,妻子踏上了去浙江乐清的客车。那里,欣赏她的老板娘开出了一年四万的年薪。她欣然同意,我也只能目送她离开,望着她的背影怆然泪下。
  分居异地,我们依靠的法宝就是手机。常常煲电话粥,一打就是一小时,直打得手机发烫,才依依不舍地互道晚安。
  周末,学生离开了校园,我不用上课,整个学校空荡荡的,我总等不及给妻子打去电话。妻子工作忙碌,会挂掉电话,空闲点再回拨过来。她的工资高于我许多,体贴地替我省点钱。
  聊什么内容呢?工作的忙碌,想念的酸涩,误解的苦恼……反正有什么,聊什么。真有重要的事情,恐怕没有,只要能听到彼此的声音,就是满满的幸福。有了这,一切困难都如灰尘,风一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手机中,我们也吵过架。那是某个下午,我拨通熟悉的号码,接通的却是一名男性,问我什么事?一听,我醋意大发,伴随着怒火中烧,以为妻子已经移情别恋。直到后来,妻子重新打电话过来,解释了许久,我才熄灭燃烧的大火。
  不过,我们的感情却因此更加深厚。因为我们知道,两个人的名字写上了结婚证,照片上盖上印章,已经是拴在同一根绳上的蚂蚱,根本离不开对方。
  重了这头,轻了那头。有了妻女,父母联系少了许多。老家在农村,信号不畅,手机买回家也成了摆设。不过,随着国家的扶农政策,村村的信号塔终于建了起来,立在高高的山头。
  我想起,该给父母买手机了。
  父母没有什么文化,最新款的智能手机并不太适合。同时,他们的年龄偏大,已经是白发横生,皱纹满脸,六十以上的高龄,老人机挺适合的。
  买了俩,一人一个。手机信号虽然还是不强,但站在屋外,还是畅通无阻。有了手机,再联系就便捷多了:想家了,先打电话通知一下,父母早已做好了丰盛的佳肴;没事了,拨个号码随便聊几句,也解一解乡愁;遇到困难了,父母想到我们,一个电话过来就行……
  小小的手机,饱含着浓浓的情意,似长长的线,牵起了友情、爱情、亲情……有了这,人生就有了足够的底气,傲霜斗雨笑风寒。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