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3日一早,雪华给我送来一幅横披。好家伙,加框长250厘米,高60厘米。尽管只是《富春山居图》手卷的局部,已然一幅宏大的作品了。从7月5日至此,穿越大半个暑假的辛苦,且装裱后以成品亲手送上门,不禁为老友这番情义所感动。
  这幅画,主体为《剩山图》部分。自元代至清代,原作转辗收藏至吴洪裕手中,变态的珍爱,几乎让这幅旷世名画毁于他临终前那付火式的殉葬,幸被他侄子静庵从火中抢出,却已身首异处,长达160厘米的损毁部分永远无法复原。《富春山居图》被誉为画中“兰亭”,几乎所有画家都临过,很少临全卷,局部为多,截其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已经算大作了。雪华发图让我三选一,我恰好在浦兄工作室,浦兄看都没看,说应该画《剩山图》,这一段景色最独特。《富春山居图》是一个整体,尽管研究者将它分解为六个乐章。很难说,浦兄有没“私心”,他一直以为,《剩山图》酷似当年的小山。
  《剩山图》部分长仅51.4厘米,虽有山有水有壑,似可独立成画,毕竟单薄如小斗方,画家多用技巧将其与长卷主体部分无缝对接。
  细看雪华这幅画作。右首,以一座横空出世的雄厚大山开局,峰峦浑圆敦厚,似江南水乡常见的走势舒缓的山包,山石与植被层层叠叠渐进堆砌着,又向左缓缓倾斜,与长卷主体之间构成呼应。从运笔看,雪华运用了黄公望最擅长的长披麻皴笔法,以强劲的腕力带动中锋运笔,自上而下用力批刷,形成厚实的土壤质地。往左,山脉的走向发生奇妙变化,点缀其间的树木、土坡、房屋,以及江上小舟,给人重峦叠嶂、群山环抱的层次感,山岚迷蒙,路转峰回,凝神品味似闻秋声萧瑟。最近处三棵苍松摇曳,其一微微向右倾斜,与卷首大山遥相呼应。
  黄公望的画作是典型的文人画,用墨淡雅,枯湿浑成,山水布局疏密得当,草木华滋,透出萧散淡泊的意境。因为年代久远,鲜活的色彩被岁月无情打磨,画色淡褪,给人陈旧感。雪华的临作当然不会是那个味道,在忠于原貌的基础上,用色鲜亮浓郁,但得醇酒一般陈上几年,年代感将积淀成画的质感。再过若干年看这幅画必然是另一番味道,相信那时候,就凭陆雪华三字,人家该嫉妒我了。
  我跟雪华认识三十年了,又一校同事七年,居然不知道他绘画,更无从领教他的才华。他低调,藏而不露,对他如何打发八小时之外闲暇一无所知。了解他也是近两年的事,并不比其他老师更早。毫无征兆地,我们练塘小教系统突然冒出一位画家,那是一种比刮目相看还要强烈的讶异。音乐美术都是才华中的阳春白雪,非天赋异禀之人很难有所成就,能成名成家简直麟角凤觜。
  今年上半年,在苏州市教育学会与工业园区教育局联办的诗书画展中,雪华以一幅《清澈的爱只为中国》获得美术类二等奖。这是一幅五尺整张的立轴,差不多一人高,画面是边关军人月夜站岗的定格。远处隐约的海岛,中部幽暗的海面,近处高不见顶的重山复岭,构成画面的纵深感。矮树丛中的界碑象征边关,一块向海面突出的礁石上立着一位站岗的战士,身着迷彩服,手持钢枪,身姿笔挺,警惕注视着远方。礁石上长了三棵松树,枝条虬曲,一树一态,裸出地表的树根紧紧抓住石头缝隙。松树恶劣的生长环境,强大的生命力,与边关军人之间构成了精神契合。一轮明月挂在苍茫的夜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万家团圆的背后,有边关军人为此作出的奉献。着色都用冷色调,整个画面给人静谧祥和的感觉。细节处理也独特,站岗战士是背影,礁石下有一条小溪,溪水曲曲绕绕,月色下显得清澈无比,与标题呼应。
  也许有人说,又不是什么专业大奖,值得你咋呼?此言差矣,苏州有多少科班出身的专职美术教师,很多还是美术家协会会员,相当于专业或半专业画家。他一个语文教师,以自己的业余爱好去跟人家的专业PK,不信你也试试。这个奖发到学校,由教科室领导发到QQ,然反应寂寥,似乎有点群体性冷漠。
  先不看那些证书,画家陆雪华便是老师陆雪华,便是我兄弟陆雪华。现在是作家采访画家,拿着笔记本圆珠笔,不比先前同事好友坐一块喝茶聊天,天南海北家长里短的。从没想过,昔日同事以这样一种形式会面,聊正儿八经的话题,他认认真真说,我煞有介事记。
  1982年高中毕业后,雪华拜本地画师朱永福为师学画。朱永福毕业于上海化工学院,曾在常熟化肥厂任职,出身亦非美专,但很有天赋,年轻时曾跟化肥厂一位老画家学过绘画。尔后,工学专业的朱永福跻身常熟画派,居然放着好端端的铁饭碗不端,一段时间在练塘镇上以画为生。当然他画的是商品画,为扬州国画院和江苏国画院做外发。商品画都是批量生产,一模一样的画动辄几十幅几百幅,只能算工艺品而非艺术品。作者以熟练取代创作,所以只能算画师或者画匠,不能谓之画家,因为真正的艺术家拒绝抄袭自己。当然,我无意贬低商品画,贬低画师画匠。
  初期,师傅只让他在废纸上练习画线条,那些废纸叠起来足有半人高。画线条是练基本功,如今很多初学者不画干巴巴的线条,以习写篆书大字替代。几个月后,师傅让他勾叶子,接着让他画小花及整片叶子,到一定程度了,允许他画牡丹之类的大花朵。一年以后,师傅放胆脱手让他画整张画,允许他把作业带回家做。雪华在这里当了两年学徒,没有分文工资。
  一段时间,雪华也曾师从李庆龙学画。李庆龙是山东菏泽文化局的专业画家,也是雪华父亲的小学同学,退休后回到练塘老家赋闲养老。李老很器重这位侄儿,悉心传授,有时亲自上门指点。雪华的同门师兄,也就是李老的儿子李立新,如今是南京艺术学院博士生导师,擅长小写意花鸟,在书法上亦有一定造诣,模仿的郑(板桥)体字惟妙惟肖,足以以假乱真。子承父业,青出于蓝,本地人不甚知道李立新的名气。
  这时候,雪华已经在当民办教师了,一年忙到头,拿不到几个钱。生活既安定又枯燥,业余时间画上几笔,权作兴趣爱好。1987年,他报名参加了浙江艺术学院的国画函授班,那时候花两三个月收入用于跟饭碗无关的旁门左道,可见他对画的痴迷。学员与学校及辅导老师之间全仗书信往来,根据课程表从电视上看讲课,回头自己练习。辅导老师沈岳,乃大名鼎鼎的美术大师,天安门城楼贵宾厅的《十月金秋》便出自他之手。那时信息不畅,雪华尚不知老师名气。沈岳爱才,非常重视培养新人,曾鼓励雪华报考浙江艺术学院。雪华可能生性胆怯,担心考不上,又担心考上后背井离乡一个人在那边孤独,或者还有些别的什么因素……总之,错过了由兴趣爱好到专业成长之间的阳光大道,却泯灭不了他与生俱来的灵气。
  1989年,雪华考取大仓师范民师班。太师非常重视师范生的基本功培养,毕业生大多写得一手漂亮的硬笔字,且字体风格接近,无需多说,他们遇上了好老师。雪华则放弃了书法,选择了绘画。绘画是师范生的选修课。某种程度写字也是绘画,绘画与书法在本质上相通,只是更加小众,难度更高,更需要时间的磨砺,所以一个班报名并坚持下来的仅他一人。由于雪华已经有了相当的基础,闵文彬老师毫不掩饰对这位高足的喜爱与期许。其间,雪华正式拜闵文彬为师,执弟子之礼认认真真跟老师学了两年。
  闵文彬属于海派画家,师傅是大画家江寒汀,列当年海派四大画家之首。江寒汀的画我没见过,见了也不懂,只知道作为国宝级的艺术品,海关上不允许出去的,这是否能作为侧面佐证?艺术行当讲究门派,讲究师门,师门代表高度,非得言传身教近距离感受,很多本事不是靠自身埋头琢磨所能。当年闵文彬在画坛籍籍无名,甚至在太仓也不怎么有名。其中有一些偶因,让他走出太仓走向上海这个广阔天地。太仓与上海相去不远,每个星期日,闵老师乘公交去上海,在静安区国画院绘画,教授学生,并在那里举办个人画展,很快就在上海画坛打出名气。太仓开始重视闵文彬,博物馆、档案馆开始搜罗收藏他的作品。
  师范毕业后,雪华回乡当小教,一直转辗于村小,融入平淡琐碎忙碌的日常。村小绝非专业成长的理想之地,庸常的工作与人际消磨人的意志。画画又累又烦,远不如看电视轻松,搓麻将好玩,雪华慢慢荒废了艺术,一废就是五六年。2000年,雪华回母校看望恩师,闵老师说现在求画的太多来不及画,又问雪华这几年是否坚持,画到什么程度了,雪华不语。闵老师的提醒如醍醐灌顶,雪华重拾爱好,此后二十多年笔耕不辍。
  雪华拿出一大沓证书,自嘲有些属于野鸡证书不值一看。社会就是这么回事,初入行者良莠难辨,走一段弯路,就当交学费了。几番努力,几番辛苦,梦想终于照进现实,黄河书画网、时代书画家网、中国美术家网等媒体,均推介过他及他的作品。雪华如今是中国书画协会会员,被中国国画院聘为画家。2016年7月,参加由中华慈善总会与中国国画院联办的洪灾地区捐赠活动。2018年8月,在第九届全国书画篆刻网展中获优秀奖;同年9月,参加中欧文化交流匈牙利书画邀请展;2019年4月,作品入选中韩国际书画交流展并获优秀奖……雪华形容自己是野路子,因为他没有加入常熟、苏州的美协,与本地画家也少有往来。闲云野鹤,风清月明,实乃隐于乡野间的丹青妙手。
  雪华搬出一卷卷一沓沓画纸,说这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很多因保管不善霉烂了,他自己不甚当宝贝。也许,对不喜欢的人来说不过一张废纸,于酷爱的人而言是珍贵的艺术品。艺术无价也有价,评估专家对雪华的绘画作品评定为1400元/平方尺。雪华工山水花鸟人物中哪一类?擅工笔小写意大写意哪一门?似乎不好说。他自己说有点野路子,就像民间木匠没有严格分工,造房子的大活要干,雨雪天或工闲帮人家打八仙桌,说不定还会在牙板雕刻一点花纹,你说他属于大木、小木,还是雕花匠?
  雪华的国画,很多是立轴。他尤其喜欢组合画,比如春夏秋冬系列组合竖幅,梅兰竹菊四条屏……适合悬挂在中式装修的客厅、书房、沙发背景等地方。我却对他的斗方情有独钟。一尺见方的斗方亦谓小品,可组合成装饰画,可单独挂在较小的墙面或者拐弯抹角处。雪华画的斗方都是两尺见方的加厚四尺宣,题材多样,又接地气。
  他画蔬菜,萝卜、白菜、茄子、竹笋……画水果,葡萄、苹果、枇杷、菱角……画鱼虾,画家禽,画花鸟,还给每幅画取富于寓意的标题。我尤喜那些描绘乡野气息的画面,在城市文明包围中氤氲着对农耕文明的追忆。
  比如,这幅《聪明伶俐珠玑妙算》,画面主体背景是一把鹅毛扇,就是羽扇纶巾的诸葛亮用的那把,扇面上摆十几只各具形态的菱角,底下还有几根葱。显然,这幅画是给孩子送学的。江南农村风俗,孩子入学要办送学酒,第一天去学校,书包里背着烤果、板刷、糕、葱等一干什物,有的甚至大张旗鼓露出大把的葱绿,其寓意无需赘述。
  这幅《顺心顺意》,主体是萝卜,一个胖乎乎的红萝卜,两根细长水嫩的白萝卜,随意交叠在一起,从色彩到形态间相互构成和谐的衬托。萝卜带着根须,带着翠绿的缨子,红非红白非白,色彩的渐变与质感灵动,连表皮上的窝点都栩栩如生。雪华说看画讲究距离和角度,我循着他的指点细看确实如此,我敢说,兔子见到这幅画都会奔过来。左下角画两只悠闲自在的蟋蟀,它们似乎没发现远处潜藏的危险,一只张牙舞爪的螳螂奔袭的企图。就是这几个富有动感的小生灵,让静态画面顿时生动起来。
  《五子登科》画一棵茄树挂五只茄子,底下一只最大,向上依次渐变,掩映于绿叶之间;《平安图》主体是苹果,枝上站两只麻雀;《金豆图》画一只藤条背篓装满毛豆,为呼应主题,豆荚绿中透黄,这个状态当毛豆吃太老,作黄豆又太嫩,当然是调侃语,艺术审美与现实或许有些距离;《五德之禽》画五只公鸡,说辞有些神话色彩,公鸡头上长冠谓文德,好斗能斗是武德,敌前敢拼是勇德,有食共享是仁德,守夜报晓是信德。民间视鸡为吉祥物,正月初一家家以红纸剪鸡贴窗花,鲜为人知的这天还是“鸡日”……那么多画,每一幅都值得一写,却写不尽其中的意趣。
  雪华的画也属于文人画,清秀雅致,追求意境,洋溢着田园生活的诗意。作品空灵、轻松、淡雅,表现宁静安详、淡泊悠远的意境。他用笔清刚而生动,舒朗而结实,随意却严谨,在笔墨、形式、意境三者之间,将中国文化精神融合到水墨丹青。雪华已经到哪一步了,我无权评说。他说画家的功力是日积月累的,哪怕随意一叶草,一瓣花,内行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每天至少画两个小时,因为注意力高度集中,觉得很累很累。
  雪华画国画不用赭石砚,也不用赭石颜料。台湾人千里迢迢来虞山寻访赭石,由此获得创作灵感。作为常熟人,咋能不用赭石,你笔下的浅绛如何能正宗呢?一定设法帮你弄一点赭石颜料,不说下回,也不说有机会。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