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辛弃疾这首《西江月》,让人读来非常有感觉。词中描写的田园生活,非常惬意,让人无限向往。在稻花的香气里,人们谈论着丰收的年景,耳边传来一阵阵青蛙的叫声,好像在说着丰收年。这场景,与儿时麦收时的场景无二。可能是因为农村出来的孩子,所以对田园生活有着独特的情感。虽然现在出来工作了,家里也早已不种地了,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对田园生活感兴趣。
  新搬的家,是一处小院,院子五间堂屋,三间西厢房。三间西厢房,一间是门楼,一间是厨房,一间是卫生间。院子东边是一个小菜园,东南角还有有个鱼池,院子中间种了两棵桂花树,两棵白玉兰树。卫生间和厨房的风格,非常现代化,这在本世纪初算是非常时髦的装修风格了,可见房东是个非常会生活的人。
  院子南墙上开了一个门,造了一个长度和院子一样宽的阳台。阳台下面是一个池塘,池塘被人承包养鱼了。鱼塘中间还有一个小岛,小岛上有几间瓦房,听说是以前的清真寺,不过早已荒废了。连接小岛的吊桥也毁坏了,现在想去小岛上就需要坐船。小岛上有很多树,所以栖息了很多鸟类。这几天,我看有白鹭,有斑鸠,有野鸭,还有不知名的鸟类。因为池塘和小院挨着,所以之前,我们没有住进来的时候,这些鸟类晚上飞到院子里的白玉兰树上栖息。我们刚租的时候,院子里全是鸟粪。自从我们住进去之后,晚上这些鸟类就不栖息在白玉兰树上了。不过开始前两天,它们还会栖息在院子里的树上。我放鞭炮嘣了两次,它们就不敢来了。前几天,乖还在院子里捡到一条被吃了一半的小鱼,一定是这些水鸟吃的掉在了院子里。
  刚租的时候,房东还介绍说:“你没事了可以坐在阳台上钓鱼。”
  可惜,我不爱钓鱼。
  今日已是春分,惊蛰已过去半月。近几日,气温着实上升了不少。池塘里除了鱼和水鸟,还有很多青蛙。前两天就听到它们“呱呱”地叫。今天中午回家,它们叫得更欢实了。去阳台上喂鸡的时候,听到更清楚。
  我说:“这青蛙真多,叫声真响。”
  乖说:“青蛙叫好啊,感觉像夏天一样。”
  我说:“是的,青蛙声代表丰收。”
  此时,我就想起了辛弃疾的“听取蛙声一片。”青蛙的叫声,确实代表夏天已经不远了。每天听着青蛙叫,确实很悦耳,我想到了夏天,蛙声更多。
  乖说:“明儿我用盆去舀青蛙,舀到了给你做着吃。”
  我说:“还是别逮它们了。”
  乖说:“咋?你不敢吃吗?你吃过吗?”
  我说:“吃过啊,以前在饭店里吃过牛蛙。青蛙是益虫,还是别逮它们了。”
  乖说:“那就不逮它们了。”
  我们上班走的时候,乖又去池塘边看看。
  “池塘里全是蛤儿(田螺),我真想下去摸蛤儿。”
  我说:“明儿买个船,坐船下去逮。”
  乖:“好啊好啊。”
  说起逮田螺,乖立刻来了兴趣。安徽这边河比较多,前两年,夏天的时候,我们就去北边河里逮了很多田螺。有一次,乖自己去摸了很多田螺,足足有一大盆。回来她把田螺泡了两天,然后挨个用刷子刷干净。然后又把田螺煮一下,再用牙签挨个把肉挑出来,最后收拾了一天,才炒出来一小盘孜然田螺肉。确实很好吃,就是太费功夫了。从那以后,乖只想逮田螺,再也不想做着吃了。
  看着池塘里的田螺,乖一定忍不住要去逮。请瞧吧,等休息了,她绝对会想法设法逮些田螺,不是为了吃,纯粹就是为了享受摸田螺的过程。
  现在我们在小院里养了两只小猫咪,四只小鸡。又在菜园里种了一片青菜,一片花,就等着它们发芽开花。院子里两棵白玉兰树,两棵桂花树,真期待它们花香四溢的时候。院外的池塘里鱼儿自由的游来游去,水鸟自由翱翔,青蛙们也不闲着,“呱呱”地叫个不停。
  夏天的时候,小院里一定很热闹。清晨闻鸡鸣,傍晚听蛙声。鸟鸣岛中林,花开小院中。鸟鸣、鸡鸣、蛙鸣,共同奏出盛夏的赞歌。青菜、花儿、猫咪、小鸡共同绘出田园的油画。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

近几年到温江七八次,曾两次游历金马河畔看花草风景,却不知道金马河畔还有个叫连二里市的古镇老场。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多次来温江,却对这样一个小巧而优雅,无浓厚商业氛围的古老村...

我对石头的喜爱,最初源自喜爱《红楼梦》。 《红楼梦》有很多名字,包括《石头记》、《金玉缘》、《情僧录》、《金陵十二钗》、《还泪记》和《风月宝鉴》等等,我最喜欢的名字,还是《石...

茶,灌木丛生,嫩枝无毛,品种繁多,源远流长。“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相传,神农在野外以釜锅煮水,清风相送,几片叶子飘零而入,煮好的汤水其色微黄,入口苦涩却回味生香,以神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