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岸燕舞莺啼,送来了阳春蓬勃的活力。晨风也温婉地爱抚着思绪,在轻轻叩击心灵的门扉,令我平静的心湖萌芽着柔美的诗意。大清早又想起昨晚给小姨微信聊天说正嫁接西瓜苗的趣事,那些忙碌而热闹的场面,和一棚棚碧绿喜人的瓜苗也立即闯入脑海。甚至那大街小巷此起彼伏而憨厚嘹亮的卖瓜声,和手起刀落下的鲜红脆甜也令我顿时馋涎欲滴、神清气爽、灵感爆发起来。是啊,这几年乡土散文写了一箩筐,老家的麦,老家的粮,老家的大街和小巷,怎么就没想起来写写老家的西瓜呢?而老家的西瓜,可算是我们家乡的荣耀呢!
  我出生的小村庄叫张营村,也是村委的所在地,故而十几个小自然村也统称张营村。这里由于依山傍水,土壤肥沃、人杰地灵所以从古至今也是能人辈出,种瓜种豆也皆是得天独厚。从小的印象中老家就是春天大面积种瓜,夏天大面积种豆,似乎已成亘古不变的习惯。而由于上世纪末大家都纷纷出外打工,黄豆也不太高产,卖瓜也很费劲,所以黄豆如今都不再种植,而取而代之的是秋天种葱。如今,村村通道路加宽硬化,行道绿树成萌,夜晚路灯高照,家家都有车。西瓜仍是我们村响当当的招牌菜,在当地的知名度一点也不亚于北京庞各庄西瓜。
  “闺女嫁到张营,夏天卖瓜,冬天卖葱。”不能干的女孩儿据说都不敢嫁到我们村。今儿就不说这个葱了,先说这个西瓜,每年正月从过了年过了初五六就开始忙活开了。严格的说是从去年种上麦子就在着手做准备了。瞅个秋高气爽的天气,上山去割可以搭建温棚的大竹杆,和做瓜弓的荊条。大竹竿不是每年都准备,不折也可以用几年,但瓜弓却很费,每年都得折很多。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爸爸妈妈开手扶拖拉机去20里外的老乐山去割荊条,早早出门,很晚才回来。一天不见爸妈的我们,晚上还曾吓哭了。
  最早时家家户户种西瓜都是为了卖钱,所以连三岁小孩都知道又大又圆的要卖掉,没有长歪和崩裂的,是绝对舍不得吃的。种瓜除了技术,还要勤快锄草,耐心打叉,也得舍得施肥。记得小时候爸爸妈妈是用菜籽饼给西瓜施肥,说可以让瓜又甜又沙瓤,因为害怕浪费,这经过耐心浸泡发酵过的饼肥,得直接供给到每棵瓜的根部,挖个小洞小心冀冀塞进去。然而西瓜喜旱而怕涝,如果坐果期遇到干天或连阴雨天气,是最让人发愁的事。
  不过大部分时间天还是挺遂人愿的,坐果期也是开花期,花儿朵朵金黄,蜜蜂飞来飞去授纷忙。这期间,瓜秧长的也是无比快,就需要人们一天一天的蹲在地里忙碌。一棵一棵的挨着摆弄伺侯,掐掉杈子,只留三个头,在适当的地方用土块压住稳定好。西瓜坐了果就需要根须及时输送水分和养分,压牢固定也是以防风刮起来分枝,不利于往土里扎根。我们在大路上玩儿,看的多了都感觉会了,但是大人们才不让小孩子进去捣乱,万一掐错一个杈儿就毁了一棵瓜,一棵最多只能留两个瓜。为了让瓜长的大,一般一棵只留一个瓜,其它都清掉。所以这就需要人们每天在瓜地里,一遍一遍反反复复地循环劳作,掐杈子,压瓜秧,清瓜胎儿。大家还都笑着说,这瓜地里的土疙瘩都被我们摸明了。真觉得这话一点也不为过。
  好不容易等到西瓜成熟时,卖西瓜更是又累又饿又操心受罪的事。天一亮就得全家老小出动去田里摘瓜,常常见妇女们一手抱娃一手挎蓝子。怕孩子摔倒了一次就让抱一个小点的,七八岁、十来岁的孩儿也全争先恐后当劳力,去装地边马车或架子车上,一个个摆放好。这事儿经常三两家合伙干,摘瓜的得认得瓜熟,运的人得快而稳。装车更得用心,为确保万无一失需要隔一层稻草放一层瓜,一车西瓜往往都是寄托着全家老少人的希望。我们家买四轮拖拉机比较早,每次卖瓜爸爸都要带上村里一长溜架子车,远远看去就像小火车一样。
  因为种瓜的人太多,也都聚集到县城卖,城里人吃得毕竟有限。不好换钱,就想办法换东西。于是爸妈就给我们换回来了凉鞋,裙子,书包,铅笔、本什么的。所以每到黄昏,村口路边就会站很多孩子等待自己的爸妈,一个个望眼欲穿扡看那长长的小火车从大路上回来。也盼望着自己想要的学习用品和衣服。再到后来就发展到农村换麦子和大米,然后再把麦子和大米换成钱。
  从整地,种瓜,打杈,压头,疏果,到卖瓜,虽说耗时耗力,而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丰收的喜悦。虽然只能等瓜卖完了,只剩下最小的、不熟的家人才能吃点,但大家都没有怨言。
  到了90年代,就开始了大棚育苗,然后再移栽到大田,这样就可以收麦之后就卖瓜,等于提前了一个月。春瓜一般是选择中早熟品种,也及时抢占了早期市场卖个高价位。人们都闲不住,然后又选择中晚熟品种栽种,这样一年就可以卖两轮瓜,虽说把战线拉长了,但是分散了时间精力,中间也可停歇一段时间了。记得那时候,家家户户都已经舍得吃瓜,当然还是不能捡最好的吃。农村人永远是把最好的卖掉,现在也是,次点儿的再给每家亲戚们都送去十个八个,再有多的才会留着自家吃。
  有两年,看到爸妈整天唉声叹气,一问才知道由于年年种瓜,责任田就那么多,重茬严重,所以坐瓜期死秧问题也越来显而易见,真让人心疼。好像不多久,这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就一招嫁接被搞定了。是的,嫁接西瓜你别笑喷了,我看到爸爸妈妈就是在大棚培育西瓜苗的同时,也培育一部分南瓜苗。这可是个更费时费力的活儿,即考验人的耐力还考验人的视力。看爸妈像科学家做实验似的,眼神好的我要上手了。妈妈就手把手教我,就是用一颗西瓜苗和一颗南瓜苗,放在一起,用小刀片轻轻各划一个斜口。重点来了,必须是一个口朝上,一个口朝下,然后让两个切口咬合在一起,再用小夹子固定。嫁接后的西瓜苗,不仅抗重茬还增强了抗病能力,长势壮,提高芽势,还能预防苗期猝倒病和其它病毒性疾病。因为南瓜的根系发达,抗病强。嫁接成功后长势喜人,在移栽大田的之前,要把南瓜的头和西瓜的根掐掉,这样就合二为一。这棵具有南瓜根和西瓜头的植物,就叫嫁接西瓜,随着更新换代,这种嫁接西瓜也一直沿用至今。后来又改用了葫芦苗嫁接,效果更佳。
  大棚种植也会出现许多困难,如果年后回暖慢,或阴天下雨,棚内就会持续低温。不见日出,没有光照,大棚作物就不能正常生长,尤其是对温室育苗种植户们更是需要耐心等待,或想办法应对。这时就不能温水泡瓜种,更不能暖芽,这瓜种就是要在温水里泡几个小时后,再把它带在身上,用体温把它暖出芽。以前看到妈妈暖瓜芽,就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总是又想笑又感动。每天出芽一些才能点到土里一些,芽出太长就弄断了,所以得时而检查一下。有一次爸爸在村里捡到一包瓜种,一猜就知道是从谁身上掉下来的,于是忙惴自己怀里暖着,又骑车子在村里一通打听,这真是像找孩子还要紧的事,要谁发现“流产”可急死了,瓜种若冻死了,重新泡,就至少也得晚一星期。所以说,科学种瓜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不只是种子与土壤的结合,更多的是技术含量,每一步也都凝聚了农民耐心、细心和爱心。
  育苗用的土壤也是重中之重,需要选用肥沃而细筛过的土,而且经过喷杀菌剂处理,晾晒几天后,再分装进专用育苗的小塑料杯里。那小杯开始都是自家用纸做的,口径长四至五厘米,高十来厘米。等点播上了种子,如果没太阳温度不高也不行,嫩芽的苗子叶片就会泛黄不生长,更让人无比焦虑。这时会搅尽脑汁想办法,或追施苗肥补增养分,或给泛蔫的苗子喷施杀菌剂,大家常常来一些无章法的救治,无计可施就撞大运。总之,土里刨食永远是不易的,也总有困难对科学不断发起挑战,却也能更激励人们去大胆探索。种瓜也让村民的关系越来越紧密,你去我大棚里看看,我到你大棚里瞅瞅,互相参观,考察借鉴、学习经验。
  待到瓜苗都移栽到大田,广袤的田野便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远远看去好似无垠的雪野,也甚是壮观。从只用小弓棚,小天膜覆盖,到用天地膜双重覆盖,步骤更繁琐了,瓜果质量也更佳,收入也更可观了。由于我们那里大面积种西瓜,近二十年来,就不断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外地生意人开着大车直接到村口收瓜。这样人们就再也不用为卖瓜作难了,所以种瓜面积也越来越大,好多人又去外乡县承包了土地,这又带动了周边百余里的人种起了西瓜。
  近几年随着网上直播卖货的兴起,家乡经济的发展也日新月异,很多年轻人也都纷纷返乡创业,有人建起了车厘子园、玫瑰香葡萄园。西瓜作为龙头项目,也引进了很多新品种。售卖西瓜也从麦收后,提到收麦前进行,早熟品种不断涌现。听着村里老少爷们说起瓜种,就如数家珍,什么早熟甜王、玖蜜王、甜王25号、喜美,又是无籽西瓜,或是小吊瓜,大红瓤,粉红瓤,金黄瓤。每个品种不仅个头均匀,纹路清晰,口感脆甜,清凉爽口瓜汁丰富,真正是科技兴农成就了天然绿色食品。
  去年夏天,我在抖音上看到邻家小妹在马路边的大树下搭了个帐篷直播卖瓜。前面摆放几个箩筐满满装上样品瓜,帐篷里安装了节能灯、电扇,摆放了沙发。帐篷前面悬挂着微信码和支付宝码,她一边唱着热情的歌招徕着顾客,一边切着诱人的西瓜让人品尝,看她那么轻松惬意地卖瓜,又不由让我想感叹以前老辈们卖瓜的各种艰辛。
  随着如今生活条件的好转,大家自己种的瓜也是自家人先尝鲜了。为了扩大影响,招商引资,当地政府每年还会举办西瓜节。去年邻居四叔家种了六亩西瓜,事先联系好几辆大车,弟弟又为他们找来了几个帮忙的人,摘瓜,称重,装车,一天就卖完了。而且趁着西瓜节,还卖了个好价钱,四婶说累疼的腰突然就觉得好了。
  生长在瓜乡的人们,个个也都是选瓜能手,也尽显中原大汉的豪爽。无论外表好看不好看的瓜,经人砰砰砰敲几下,就知道熟不熟,还说熟透的西瓜声音沉闷而浑厚。也不用拿个明晃晃的刀那么吓人,一拳下去,有的只用手掌一拍,便“崩”一声,黑籽鲜红爽脆的瓜瓤就呈现于眼前。端起西瓜,边大口吃边呼噜着吸汁,溢出的瓜汁弄的满脸满身都是,出着洋相还作着鬼脸,故意把旁边的人逗笑。有自称吃瓜高手之人的表演更神奇,人家用右嘴角咬瓜吃、瓜籽随即从左边嘴角缓缓吐出,直到吃得满堂喝彩,个个肚大腰圆才罢休。
  如今最难忘的,还有瓜地里那些瓜棚。搭瓜棚的目的,历史以来就是为了供看瓜人躲避风吹日晒雨淋之用,然而在我们那里不是。因为家家都有瓜,谁也不会偷别人的,所以就成了我们离开家郊游放飞之所。印象中瓜棚是最凉快的地方,头上喜鹊跳跃嘻戏,也向我们表达着无法言喻的欢欣。叫上小伙伴儿三五成群地去田里,在路上林荫大道上追逐嘻戏,或去谁家的瓜棚里听着蟋蟀的叫声写作业,如今想来,那是多么幸福的时光啊!
  此刻,我的眼前是一片明媚的阳光下万顷碧绿的瓜田,点缀着金色的麦浪翻滚,笔直宽阔的道路上一辆辆大车,满载着西瓜通向远方,这不是幻想的梦境,也不是油画,而是我的家乡,西瓜丰收时的盛景。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