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以和煦的阳光开始,用温柔回报大地,将明媚铺陈在每一道阡陌上。鹅黄的草木在黎明里苏醒,解冻的冰河星光闪烁,就连那古老的村庄也泛出了红晕。
  
  一
  白居易诗云:“雪散因和气,冰开得暖光。”许是天宫作美,没有将去冬的那场冰雪带到新春的门庭,而是大年初一的清晨,祥云飞渡,红日升腾,温暖的阳光很快洒满大庭小院,洒满每个人的心头,为新春增添了喜气洋洋的气氛。看那大街小巷贴满的大红对联,看那小区门楼高高悬挂的红灯笼,看那晨曦中柔韧的梧桐叶,在新春热闹的氛围里轻轻舞动,情怀,感慨,兴奋,激昂一并勾勒出一支春的序曲,一阵阵即兴的暖流,环绕在人来客往的祝福声中。开始了,春,在人间开始啦。在入春,迎春,探春的交响声中,踏春成为当下的首选。
  迈开春天的脚步,我选择了回娘家。每年的大年初一,回娘家是我一辈子不二的选择。虽然父亲远去,但老屋还在,还有那条我终身走不尽的娘家路。何况是年下,更是迫不及待。
  如今,家乡通了地铁,不光是方便,更缩短了距离,也加快了速度。早上,天刚蒙蒙亮就早早起床梳洗完毕,背着包包出发。这时的气温还有些寒冷,因为要回娘家,喜悦的心情完全顾不上冷,一心直奔故土。8点就到了家乡地铁站。一出站口,和煦的阳光已铺满田野的每一个角落,那树梢,那屋脊,那山腰,山岭,还有那纵横交错的泥泞小道,到处都披着一片白日光,熏染得人浑身暖融融的,它又那么柔和,一点也不刺眼,仿佛它要以最热情温婉的心态,迎接归乡游子。这就是我为什么总要急切地回故乡的原因,或者是随着年龄渐渐变老,念家的心思越来越浓。
  
  二
  回老屋,我选择了走那条弯弯曲曲,上坡下岭的小路。我为什么要选择那条难走的小路,而放弃平坦的马路不走呢?因为家乡征地一直都在规划中,随着地铁的到来,会加快建设步伐,到那时,想走小路,也没有走的。小路上有家乡祖祖辈辈人留下的脚印,有母亲牵着我的手,送我上学留下的身影,有父亲为生计、为养活我们早出晚归淌下的辛勤汗水。走一回小路,温故知新,踏一段泥土,重拾岁月的芬芳。
  当我急匆匆地走在半路时,恰好碰到一位兄弟从湾里出来。兄弟好客地上前打招呼:“大姐回来啦。”我非常高兴地回答:“啊,新年好兄弟。”兄弟上前主动跟我握手,表示新年问候。简单的问候,像一盆炉火般温暖着我,像春风化雨般地滋润着游子的心。亲不亲故乡人。人与人之间,是要以情相融,以礼相敬。草木也相依,日月也相随,雀鸟也缠绵。
  又有多少时候,明明非常熟悉的人,一碰面,都装作不认识,擦肩而过,彼此冷冰冰的。
  那条小路,要翻过一道岭杠,下一道斜坡,还要连接一条田埂,再上坡,经过邻湾,才能到达老屋。像极了凸凹连接起来的形状。这个结构,大抵也是家乡的基本地势,也是家乡千百年来世世代代不曾改变的模式。这条路随便一走,都是一里吧路。大约得30分钟左右才能到达老屋。将来的改造,会彻底改变,往后的人再也没有这样的印象了。
  小路长满了野草,它的周围仍然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野草。初春的小草还在睡梦中,面容鹅黄。如果说青绿是夏天的清凉,那么鹅黄就是冬日的温暖。说来也怪,走在上面,一点也不觉得冰凉,反倒觉得每一步都是软绒绒的。记得那年酷暑的时候,走到哪里都感觉焦灼,晚上下班从厂里回来,走在那条小路上时,陡然间凉爽一截,感觉气温下降几度。为什么?那是因为路面上长满青草,白天吮吸大量的热能,晚上挂满露水,散发出的凉气。特别到了仲春、季春时,这一路会开满红黄交相间的野花,如蒲公英、野生月季、小苦荬,二月兰等,它们还有药用价值,生长在绿草的缝隙里,挤挤挨挨,在四季变换中,演绎着多种风情,带给我们的是自然美,它的潜质有大马路不可比拟之处。
  小路,崎岖蜿蜒,荆棘丛生,更多的还有沟沟坎坎。像极了人生旅程,充满甜酸苦辣,悲欢离合,随四季变换,冷暖交替,风霜雨雪,阴晴圆缺。世上哪有那么多平坦的大道可走?
  一直以来在我的内心,和大家一样,期盼着征地,但又舍不得那些最为原始的地势地貌消失在建设的步伐里。因为那些原始,濡养了我的童年、少年、青年。如今重走,反复走,是因为它也是家乡历史的一页,值得铭记。
  
  三
  距离老远,就可以看到老屋。太阳的光线刚刚穿过屋脊,放射过来的晨晕恰如春色连波,波上含烟翠。在它的照耀下,老屋焕发了青春。
  当看到老屋的时候,就像看到父亲一样。来到老屋的路口,对着紧锁的大门高喊:“爸爸,我回来了。”这样的行为又何止一次。自从父亲走后,每次回家,一开门,就喊几声爸爸。父亲是温暖的家,是一盏明亮的灯,是我心灵的港湾,只要看到父亲,心中万般愁苦都会烟消云散,父亲是我精神的靠山。今天来,是我独自一人,孤单、冷清、寂寞袭上心头。父母在,头天就在土灶里煨好一罐鸡汤,等待着他的子女们回家享用,如今成为回忆。来时,明知道是这个结果,为什么急匆匆地甘心情愿赶来喝这一杯凉水?饮这一份孤清?是因为我对这个家爱得深沉。何止是今天,三年来的每次都是这样。虽然一次次失落,但又一次次决不灰心。难怪荧屏,网络传递那么多游子千里迢迢,背着行囊,赶回老家看看,哪怕大门紧锁,也是高兴的。这大概是游子们的共同心愿吧。此刻,只能借着老屋的归属地,依偎在陈旧的屋檐下,就当是父亲的胸膛,作为温馨的慰藉。我是多么想再看到父亲,可是永远也看不到了,问何物能解我惆怅的心结。
  都说:“父母在,家就在。”往年大年初一,五更头就迎来雄鸡高唱,晌午,成群的鸡子会兴致勃勃地时不时回来啄食,房前屋后大人孩子串门的,圈里圈外猪吟狗吠,一阵阵欢快的旋律连接着你家、我家和他家,那才叫六畜兴旺,人丁兴旺,父母不在情也空,人也空。
  孤独该是多么沉重,它像精神的大山,压得人窒息。汪曾祺老人这样说:“到了一个新地方……看看生鸡活鸭、新鲜水灵的瓜菜,彤红的辣椒,热热闹闹,挤挤挨挨,让人感到生之乐趣。”仅仅只是看看植物,人的心情都是那么愉悦,那么人呢?人性的本真需要群居,如果选择独立,一个人字何必是一撇一捺呢。俗语:“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社会也提倡团结多民族,“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如今,人际关系的淡漠,是非常危险的信号。生活的艰辛,莫过于薄凉更苦。
  母亲走得早,生前的父亲为了子女选择一个人过。到现在我才深深体会到了父亲心中的孤独之苦。以前总认为父亲一个人自在,就是幸福。可他内心却承受着沉沉的压力,没人理解。每次逢年过节我们回去,父亲总是百般地热情,用温暖感染子女,从不把苦愁摆在脸面上。直到他87岁高龄,还在以一盏孤灯残弱的微光,为他的子女们释放有限的热能。一个人又有多少能量释放?在父亲面前,我们享够了福。
  站在开始泛绿而又宽敞的门口,仰望大门贴的对联,这是父亲离世后的第三年,对联换成红的了,这是大弟、小弟年三十冒着初春的微雨赶回家贴的:“富贵平安福临门,新春如意喜事多。”横披:“永怀春晖”是啊,春,是父亲对子女的慈爱,是无尽的关怀,是父亲永不消逝的那份热忱。父亲在的日子,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热火朝天,进进出出都带着春天的味道,如今,那份热烈成为心中的永恒……
  
  四
  早春是:“病树前头万木春”,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带着父亲脸上的微笑,我漫步来到村子后面的湖岸。湖岸是我每次回家必去的地方,在那里赏碧波荡漾,观鸾翔凤集,看云卷云舒。站在湖岸,视线宽阔,它让我看到这一方水土长此以往那么淡定从容,以自然的眼光,笑看历史风云,把世世代代的苦难与辉煌收藏心底,为随时需要整装待发。它告诉我:它们已经踏上万物复苏,百花齐放的里程。
  经过去冬一场冰雪的洗涤与净化,“江天一色无纤尘。”春的湖水,湛蓝透明,清澈如镜,蔚蓝如珠。清风拂来,涟漪绵绵,在这美好的时光里,享受一回真正的闲逸,只有干净的环境,才有这般的清流,只有宁静的心,才能感受到它的洁净。站在那里,吮吸春天的气息,濡养疲惫的身心,不也是养身之法么。家乡就是因为有这座湖,堪称钟灵毓秀。
  湖面上一对野鸭缓缓地向我游来。看得出它们非常悠哉,非常宁静,游一阵,歇一阵,又时而对望一下。它们把偌大的湖面点缀得生动活泼,又是在早春的光阴里,越是显得唯美。
  突然一声“呼噜洒”的响动,我注目一看,哦,是潜在水底的一条鱼儿跳跃起来了,是不是它也要来感受春天的温暖。鱼向来不怕冷,但也喜温,每年只要到了春暖花开时,就会频发地繁殖,跳出水面,是它们激情的最美动作。一个跳跃,鱼身是弯曲的,那道弧线的美感在一瞬形成,又在一瞬中消失,鱼鳞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特别是草鱼,更为奇观。
  几乎同时“呼噜”一声,从芦苇丛中飞出一对白鹤,是不是鱼儿惊扰了它们的美梦,一个瞬间,就翩翩起舞在湖面的上空,在蔚蓝的天空下,一会儿斜式翱翔,一会儿平行盘旋,生机无限,它们的飞翔,轻盈、柔软,悠悠缓缓,不慌、不忙、不急,是不是它们也为节日献上一次精湛的表演,为两岸人送来特有的问候。对节日的眷顾,许是所有生灵的共性。大自然就是这么神奇,它不但是生存的源泉,还有更多值得观赏的价值。
  微风徐来,拂过脸庞,清寒里略带些许温柔,到底是春天来了,春寒料峭终有时。艳阳照在弯弯曲曲的湖岸线上,每一束光线都泼洒在一段段剪不断厘还乱的丛生杂草上,虽然一袭鹅黄,但仍然看得那么亲切,家乡的一草一木,一泥一土,哪怕是一片飘忽的树叶,都值得去亲近。其实生活并非需要什么精美绝伦,更多的还是需要朴实无华。正因为这样始终成为我心中难忘的乡情、乡音、乡味。都说乡愁是什么?我说乡愁是心中永远对家乡那份不舍的情感,是对那里永不言弃的眷恋,是我无论何时回去不受歧视的眼神,更是来去自由不受任何约束的地方。
  著名作家迟子建说:“我之所以喜欢回到故乡,就是因为在这里,我的眼睛、心灵与双足都有理想的漫步之处。”是啊,回到故土,看到的除了美景,还是美景,不受汽笛的惊扰,红绿灯的限制,一眼望穿,都是熟悉的。如今多少城里人,不惜时间,不惜里程,赶赴乡村踏春,我回到家乡,就近赏春,一举两得。随着内心的感知,我漫不经心地来到湖汊堤上,这道堤的里面是邻居村湾的荷堰,外面就是湖。这道堤的两侧都栽种着一排排杨柳,可以说柳树与河堤是挚友。有堤无柳不成趣,有柳无堤不成景,就像草木对阳光的钟情,它们相依相守,互为成就。时下,芊细的柳条赤裸裸地根根泛绿。“残雪暗随冰笋滴,新春偷向柳梢归。”柳是入春的先行者,它带着自信,立于潮头敢为先。它像素描中的绝顶之笔,洋洋洒洒地摇曳,虽然还没有绿芽苞苞,但那根根像极了抛物线,如梳地整齐垂下,伴着清澈湖水的倒影,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隐隐约约,婀娜婆娑,实在令人陶醉。倒影,曼妙的空间,它把地面所有的物种浓缩在一面立体的镜子里,令人眼花缭乱。
  临近午时,太阳当空,站在堤埂上的我,深深感受到了每一寸值得珍惜的光阴。尤其是春的气息裹挟着冬的余寒蔓延,它的蔓延,会无声地唤醒万物沉睡的灵魂,赶赴一场场属于它们复苏的领域。
  霞光满溢暖新春,草长莺飞正当时。杨柳依依鸟翼兴,思亲念祖游子心。
  站在湖岸,立于堤边,享受家乡与众不同的春仪,它成为生在湖岸人的福分。在四季云雨里,湖水瞬息万变,但始终保持生生不息,聆听拍打岸边的浪声,那是它生命的节奏,灵魂的独舞,在一呼一吸中,与大自然同屏共振,演绎着浪漫的情调。尽管眼前一片素景,葳蕤指日可待。
  我时常感慨家乡有山有水互为缱绻,有日有月互为照应,有影有踪互为旖旎。春天是心灵放飞的牧场,是梦想成真的摇篮。
  我把春天比作母亲,她把无限的爱与温暖,赐给一生钟爱的人类,把幸福播撒在每个人的心头。当我们恍然无措的时候,想想父母赋予我们的厚爱,想想春天寄于我们的希望。一年之计在于春。
  一次新春漫游,一次回望家乡新年的情景,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听父亲生前常说:“大年初一,即便农活再忙也放下,一家人欢欢喜喜过大年,还有少不了的走亲访友。”浓浓的亲情,殷殷的心愿总会一代一代地传承。如今虽然他们远去,但他们勤劳刻苦耕耘家园的精神,始终是激励我前行的动力。
  年方初一,没有鸡汤美酒,赏一方春色,也值得。即便父亲不在,看看老屋,看看父亲生前所用过的一些物品,令心神安泰。我怀念老屋,怀念亲人,怀念那永不消逝的烟火味。
  家乡、故土、老屋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用无数甜酸苦辣的乳汁,酿造一杯杯美酒,共敬日月,共勉星辰,共话桑麻。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