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境内绵延的山丘将一条条沟壑隔断,造成了不便的交通。一条条蜿蜒的小道就像血管一样,连接着一个个村庄。连接赵家沟的小道有四条,一条是翻红花梁子沿二队的沟垄到达龙虎乡;一条是沿沟垄往西,一路直下3公里,与通往龙虎乡的碎石路相连,到达龙虎乡;第三条路就是赵家沟水库修好后,从大坝顶端沿100多级梯道下到赵家沟。这条路往南是通往广新场最近的路,往北是通往龙虎乡的石子路;一条是沿水库渡槽,经凤灵寺过黄金桥,上淮仓公路(淮口至中江苍山)通往竹林,乃至县城、成都和川中一带的碎石公路。这条路,是赵东祥这一代人推鸡公车送棉花,交公粮的重要通道。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公路附近的公社社员都有“民工建勤”任务,也就是,各公社、大队,知道生产队,都要负责一段路面的维护工作,全是义务劳动,没有任何报酬。有的大队干部想出妙招,全部让被打倒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去义务劳动,由于是被打倒的对象,修路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只好听从领队的大队民兵或者治保主任的安排,不管是天晴下雨还是打雷刮风,或者是生疮害病,不得缺席。
  赵家沟五组没有地主,只有赵东祥顶着“地主子女”成分,加之解放以来就没有安排过赵东祥做义务劳动,所以,队长就将任务分给各家各户,于是接到任务的社员,头天就要准备好干粮,或者煮好红苕,还有带上铁锅,抓一把米,顺几根红苕,第二天一早就要从赵家沟出发。
  修路适逢暑假,赵家沟的后生们只好被迫放弃去水库洗澡的机会,被父母牵着耳朵,不情愿地一起出发去修公路。远斌和龙娃等积极踊跃去修路,主要是想看看通过公路的大卡车和长途客车。经过黄金桥时,赵东祥放慢了脚步,一边提醒远斌,注意不要跌落到资水河了,同时又给远斌讲黄金桥的故事。
  传说有一年涨大水,将以前的简易木桥冲毁了,后来当地的吴姓长老号召大家筹银两修建了一座新桥,开桥那天恰遇一堆新人过桥,新娘子向游人挥洒黄金。吴姓长老心中忽然一亮,大声说道:“这新桥就叫黄金桥”。长老一锤定音,大家掌声雷动。都说黄金桥这个名字好。
  这么有趣的黄金桥故事让远斌不知疲劳,很快就到达了指定的修路路段。赵东祥一家的任务是4立方碎石,赵东祥与龙娃爹合作,从200米远的公路边石场,抬来石头,作为碎石的母料。准备好后,就安排远斌用手锤子将大石头打碎,形成如今的麻将一样大的小石头,敲打成一堆后,用撮箕提到规定地方,码成梯形状的长方体,便于公路养护段的人收方。
  一上午的时光,很快就在远斌的手锤声和赵东祥的汗水中飘逝,到了中午,赵东祥叫远斌捡来三块石头,成三角形,他拿出铁锅,放在上面嘴里念道:“三石一鼎锅,吃了才热火。”远斌惊讶地望着父亲,这位与石头泥土打交道的父亲居然还可以说出这样有哲理的话,他打心眼里佩服。赵东祥从附近的堰塘里用桶提上半桶水,倒入锅里,从背篼里抓出米和早就削好皮的红苕,放入锅中,叫远斌生火煮饭。
  远斌一边生火,一边期待汽车通过,这是他今天最大的心愿。当远斌望眼欲穿的时候,一辆从遂宁开往成都的长途汽车喘着粗气,冒着黑烟艰难地向成都方向行进。汽车从远斌身边驶过,扬起的灰尘,将东祥、远斌还有那“三石一鼎锅”淹没在飞扬的尘土中。过一段时间后,灰尘逐渐散去,东祥淡然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自言自语地说道“吃得脏,不生疮。”有点文化知识的远斌,此时一种莫名的难过浮出心间。
  吃过午饭,东祥心痛远斌,说了声“你去找龙娃耍一会儿吧,莫累到了!”转身就一个人拿起锤子,继续敲打大石头,一块块大石头在被东祥的汗水,化作了小小的麻将。不久,龙娃跑来约远斌耍。龙娃说:“我告诉你一个好耍的,一会儿有货车来,爬坡是很慢,听说有人就从这个坡爬上汽车,然后搭车到了竹林,好安逸啊,你敢不敢?”生性胆小的远斌说:“不敢,万一摔下来,脚杆手杆都要弄断,还有可能摔死,要去你去嘛。”
  “好嘛,你不去我去,等会你给我打掩护,我爬车去竹林耍一下。”
  果然一点半左右,一辆大货车就像一头老黄牛一样,艰难地爬行上来了,远斌在车子驾驶员方向吸引驾驶员,龙娃从路边的碎石堆上,一个飞跃,直接登上货车车厢,成功了的龙娃得意洋洋地向远斌挥手。远斌报以羡慕的吼声:“早点回来啊,注意安全!”听到车厢里有响动,驾驶员减慢车速,吼道:“鬼崽崽,你不怕死啊?滚下去!滚下去!”
  “我不下去!”龙娃说。
  “你爬嘛!”司机生气了。
  “我已经爬上来了。”龙娃淡定地说。
  “你不要脸!”司机开骂了。
  “莫得好远,就是前面的竹林场,我就下车。师傅莫生气,我搭个车,我是修路的。”龙娃幽默地说。听说是路边修路的司机也就拿出怜悯之心,让龙娃得逞,最后在竹林场口还主动刹了一脚,让龙娃下了车。
  听说这样搭车的农民还不少,当然也有和司机骂架打架的事情发生;有被司机拉到几十公里远才放下来,让爬车人走回来的事情发生;还有爬车人手没有抓稳,被摔下来成为残疾人。
  这条淮仓公路(淮口——中江苍山)是县际公路,班车很少也不在竹林和广新场停车,东祥这些辛苦修路的社员,从没有乘过这路上的班车,没有享受到自己的劳动成果,只有享受到几公里远的交公粮、送棉花,推鸡公车或者挑担子的方便。依然还是穿着草鞋从自己修建的碎石路面走过。那尖锐,有菱角的碎石经常将他们的鞋子划破,幽默的东祥说“这叫自作自受。”
  逢场天,可以看到一长串背背篼,或者担箩筐的农民,走在灰尘肆虐的路上。远斌也随东祥去过一次轧花厂,送棉花。父亲赵东祥在前面拉双杠板板车,母亲张桂芳就用一根绳子,拴在腰间,从左边助力,帮到拉车,远斌就从右边助力拉车,经过碎石路,板车的钢圈与碎石相互鼎力,不时将碎石碾飞,那圆圆的钢圈被摩擦得发亮。一早从家里出发,时近中午,到了轧花厂。赵东祥一看,轧花厂的大坝里已经人声鼎沸,摆满了棉花箩兜,挤满了架子车。一眼望去,全是竹林附近几个公社社员上交的棉花。在阳光下呈现出白花花的一片,好像一朵白云飘落大地。
  歇了半小时,赵东祥从一位打着酒饱嗝的收花工作人员手中,拿到收棉花的编号,这时已经是中午了,轧花厂的工作人员开始吃午饭,不再收棉花了。赵东祥叫张桂芳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干粮——锅盖馍馍,叫远斌用陶瓷水盅,去厂部打水,便于吞咽。
  远斌来到围着一大群人的水龙头前,打水的人很多,拥挤不堪,乱作一团。远斌个子小,没有力气挤进去,只好等一大堆人打完了,才从那挂着说的水龙头上,接到一盅水。半个小时后,三人终于将还冒着热气的锅盖馍馍吞入肚里。两点过后,来了一个工作人员,迈着吊儿郎当的步子,用手一摸,说道:“这是哪个的棉花?”
  “我的,我的,哥老倌看看我的棉花要得不?”赵东祥赶紧跑过来,不管他多大,他就叫哥老倌,希望早点交掉棉花。
  由于东祥不吸烟,只好堆笑。那收花站的工作人员,左看看,右看看,最后从冒着酒气的嘴里挤出一句话:“你的棉花不合格,有渣子,需要清理,弄好了再说。”
  赵东祥看了看其他所谓的合格棉花,都有一点渣子,在家的时候,他反复叮嘱张桂芳要把渣子清理干净,否则会打麻烦。思考了一会儿,他揣摸出里面的道道了,赶紧叫远斌跑步去买一包经济烟。赵东祥拿到烟,将工作人员叫到一边,说自己棉花返工完成了。顺手将那包经济烟塞给那人,那人地脸色马上由阴转晴,拿出圆珠笔在收花顺序号上签上“合格”二字,大声说:“你的棉花返工合格了,快去交吧”就这样到下午四点终于交完棉花。
  “回家了啊!”赵东祥拉着架子车,张桂芳和远斌就坐在架子车上。行走在弯弯的乡路上,他们落满灰尘的脸在夕阳下显得更加黝黑,最好的棉花交给了国家,剩下的就给一家人做棉袄,还要请弹棉花的师傅来弹两床棉絮。为国家做了贡献的欣喜,让赵东祥兴奋得唱起歌来:“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壮,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鱼儿离不开水呀,瓜儿离不开秧,革命群众离不开共产党,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
  生产队唱歌的时候东祥就是这首歌经常打啰啰,没有搞清楚歌词,将不落的太阳,唱成菠萝的太阳,被队长狠狠批评过,他就刻苦练习,今天终于唱准确了。
  接近黄昏,一家人终于回到了自己家。赵东祥的快乐伴着张桂芳准备的一杯小酒,继续飘扬。而远斌心中却对收花站工作人员的厌恶,永远铭刻在心里。
  
  2024年3月21日于赵家沟竹韵书院之耕庐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