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有一个听起来很美、很曼妙的词牌叫“蝶恋花”,若将这个蝶字从庄周的梦里拾起,再将其穿针引线绣在女子的罗裙上,不能不叫人为之触动,蝴蝶穿花而来,轻轻落在我的手背,细细的触角上是清晰翅痕,这次初见让人心里为之一震,顷刻间心里生出情意绵绵。
  “儿时蝴蝶来,双飞西园草。”
  草木丰盛,流水声声,门前的步履已经生出绿苔,我就是那个在门口等了三十年的凡人,有蝴蝶自花间飞来,不曾留恋我的凝望,又双双飞到西园那边去了,站在水榭处和一株荷一起枯老,这番景象叫人如何不想起她,像蝶一样优雅的女子。
  只有银白的蝴蝶羽衣才能企及人类的感情,只有银白才能配得上她的清透。
  从梁祝化蝶的曲子里绝版的蝴蝶,注定要在枝头变成春天的花朵,祭奠人类爱而不得的感情,穿过树林的朝阳落在我的眼眸,流金的黄让我有了和命运对抗的勇气,那不是因为我有多强,而是因为我遇到了这位素白纯粹的女子,青山压住一点眉黛。你不能忽视她的美,不能直视她的双眼,她的眼比月色还要清淡,比朝阳还要动人,只一眼就映照出世间的美好。褪去萧条的寒冬,太多寒苦的岁月,以为终于能遇到一人,真正的所爱之人。于是不再惧怕寒冷、不惧怕狂风、不惧怕深渊,为了这一刻的相遇,赌上了所有的勇敢,直到她像春天里的花朵把干枯的心填满,晨光从车船内照进来,在车流穿行的路上,我发了一条消息给她“心已经打扫干净,请安心入驻吧!”那天的街一片祥和,一点也不觉得冷,那天的我拥有全世界最幸福的笑意!
  南方的桃花在大片大片的开,好想给她酿酒,家里的春菜正是时候了,她要跟我回家该有多好呀,好想给她做饭!仿佛我的每一寸呼吸和每一次心跳都和她有关,若万物尽显其美,那这一刻我真想把万物都放到她面前,她的羽衣透着清寒,觉得世间要被定住才好,这样我们可以不分离,她说拥抱喜欢的人,心里的蝴蝶会飞动,那一刻,我的世界揉进了花香和雪花一样的美好,我尝试着张开双臂,让点点星光穿透我的胸口,春风入怀的时候,仿佛她也随风扑进我的怀里。
  春天已经很美了,蝴蝶更美,她最美。当春风和蝴蝶同时出现,就变成两颗心的彼此映照、彼此相惜,一时分不清到底是蝴蝶喜欢上春风,还是我离不开蝴蝶。
  花织了一场很美的梦,蝴蝶不一定流连花间,我是低洼的湖,也算明洁清澈,她轻轻地停在湖畔,我发誓,我要修炼成人,我要以最柔软的怀拥抱她。她的羽衣映在水里,是皎月一样的白,相互映衬之间,我们相互喜欢,在寻常的自然,低洼的湖爱上一只自由的蝴蝶,湖一激动难免会叠起阵阵波纹,为了不辜负这份美好,湖再三乞求,如果可以它愿倾尽所有去留住这只偶然停落的蝴蝶。
  只是我这低洼的湖三十年来还匍匐在山脚下,在快要开花的早上和快要下雪的傍晚,也曾醉了多少人,也曾温暖过多少心,或许,唯一的遗憾就是,这些人没能看清我心里纵横的沟壑,那当然,谁又愿意在一片湖里翻船呢?
  有蝶,已经是最大的圆满,如果它能陪在我身边是不是要丧失飞舞的羽衣,我又如何忍心这样做?做普通人尚且要被世俗挞伐,何况我连做妖的资格都没有?原来在我心疼和突然惊醒的时候,这只蝶的纤细的足也在颤动,我的疼痛来自于她,但这份疼痛我愿意默默领受,她说不用一再确认她的心意,她不愿错过美好的事物。所以,我要变成人后和她拥抱一次,这三十年来,成为一片湖开始,我还未拥抱过任何人。
  你相信吗?之前的真相会在某天变成尖钩利刃以更狠的方式刺入胸膛,我修炼成一个人,但我依旧没有修出俊美的姿容,那我的蝴蝶还会喜欢吗?我这幅相貌鄙陋得像没上釉的粗陶,我还是想以最朴素的方式爱她,人与人一旦有了隔阂,仿佛隔了万水千山一般遥远,确实这副驱壳和肌肤都在不情愿地抗拒着我,很快,我也像人一样的活着,像人一样在生活的艰辛里苟延残喘。只因为一次相见,我就产生痴恋,并一再乞求上天让我得偿所愿。
  仿佛突如其来,还是要感叹上天的妙手安排,最玄妙的是我在为找不到她而苦闷蜷缩时,她刚好走到我面前,一身白色的衣服,和当年停在湖畔草尖上一样美丽动人。我想,她定是用尽胆量才敢靠近我的吧!在我起身的时候,她扑进我的怀里,在我身死道消之前我用力抱住她,交出我最后的心动和波纹,我看到她的眼里满是温柔,我祈祷所有的美好就留在这一瞬,没人知道我抱着向死而生的想法挨过多少雷电的击打,才修得一副凡人躯体去拥抱我喜欢的女子。
  我在她的怀里缓缓变成水雾,我道行粗浅不能变成骑马扬鞭的少年,也不想崩溃得那么彻底,我的孤独又在一阵雨里抵达远方。我想,无论多久我会再修炼,仍以最朴素的方式爱着美好的事物,以最朴素的情感爱着像那位像蝴蝶一样灵动的女孩。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