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有你——大姐和大姐夫
  文/张凤英
  自从我到烟台以来,每逢过年过节我都会去看望大姐和大姐夫。老伴儿在的时候,我们结伴儿去;老伴儿走了以后,我自己去。现在大家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我知道大姐和大姐夫并不缺少我送的那一点点礼物。而是我很在意自己的感恩之心,如果不去看望他们,我会感觉少了点什么。
  上世纪末,我们一家人从遥远的内蒙古和河南等地,一个一个地调动到烟台来工作,并且都安排了不错的工作岗位,这都要感谢大姐和大姐夫的帮忙。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时候我和老伴儿30多岁,在伏牛山的一家三线企业工作,那里不仅生活条件非常艰苦,买菜买粮食不方便,就是牙膏肥皂洗衣粉等生活用品也是经常不能满足供应。而且厂办的学校教育质量很差,多年以来也没有一个学生考上大学。许多职工都不安心山区工作,纷纷调离山区。那时候工厂经济效益很差,发工资都困难了,上级主管部门也在筹划工厂搬迁事宜。我很为自己的儿子担心,因为他很快就到上学的年龄了,如果在那里的学校读书,要考大学是很难的。当时烟台的教育质量是全国有名的,又赶上刚刚作为十四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被国家所重视。因此我们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回烟台来生活。
  那时候我们的哥哥弟弟妹妹都已经从内蒙古调回烟台来工作。这些人员的调动都是大姐和大姐夫帮忙办理的。其中有些没有技术特长的人员,很难安排工作,大姐都想方设法安排了合适的工作。于是乎我们也给烟台的大姐和姐夫写了信。大姐和大姐夫千方百计地为我们的工作调动而奔波。为了把我们调入教育单位当老师,他们动用了自己多年积累的资源。在大姐和姐夫的大力推荐下,不久我们就收到了烟台方面来的商调函。接到公函以后,我们非常高兴,心想终于可以回烟台了。
  但是,调入单位对我们能否胜任专业教育工作,还是没有把握。于是他们派人去三线工厂进行了外调。外调员约我们见面,问:“你们喜欢中专教育工作吗?能做好一名会计或统计教师吗?怎么证明?”我和老伴儿当时非常想回烟台,也喜欢“教师”这份职业,倾其所有把自己的工作业绩和能力表现出来。我们拿出在报刊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散文和随笔,证明我们对经济问题有自己的独特见解,有一定的科研能力。还把我们在电视大学代课的录音放给他听。同时叫我们的宝贝儿子表演了讲故事和诗歌朗诵。外调员很满意。他答应我们回烟台后,马上就能下调令。
  那个外调员老师姓王,我们称呼他“王老师”。王老师说,你大姐的关系网很硬,听说认识省厅的领导,我们是需要经济类的教师,但是对你们不了解,因此校长派我来了解一下你们的业务水平和工作能力。看来你姐姐给我们推荐的人选不是混饭吃的,是有能力的,既懂理论又有实践经验的好老师。当时我就认识到,大姐和姐夫是我们生命中的贵人,他们用力提携我两个,为我们创造调入烟台的条件。我们也要拿得起、放得下,这样才能取得调动的主动权,才能安排一个好工作,坚决不能掉链子。
  王老师还说,学校最缺的是理论联系实际的骨干教师,如果你们只是能够应付一般化的讲课,我们也不欢迎。你大姐给我们介绍说,你们具有九年实际工作的经验,并且毕业于经济类名校厦门大学,是《资本论》翻译者王亚南学生的学生。因此我们很感兴趣,需要实地考察一下。经过我的调查,你们是货真价实的。
  听了这些话,我非常感动,为了将我们调入学校当老师,大姐还做了这么多功课,对我们的特点和亮点了解得这么详细,真是让她费心了!不仅如此,来到学校以后,大姐还帮助我们与学校协商,给我们分配了住房。当时学校家属楼还在筹划中,学校住房也很紧张,尽管如此,还是给了我们两间单身宿舍。解决了我们的住宿问题。能够调入烟台而且一来就能住上房子,我们非常感激大姐为我们的付出。
  我们走上教学工作岗位以后,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重视,很快成为学校的骨干教师,逐渐由讲师晋升为高级讲师,学校合并后转为副教授。随着学校的教育质量的提高,我们学校的经济收入和福利待遇也不断地提高,相对应的我们的生活水平也不断地提高了。每当我想起自己来烟台以后四十多年的生活和工作,我都会十分感激大姐和大姐夫。我们一家人能够从三线企业调回烟台,一定不能忘记大姐的知遇之恩,推荐之恩。俗话说:“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烟台不缺工人、学生和老师,我们能从外地回到故乡烟台,全靠大姐和姐夫的鼎力相助,不能忘记大姐对我们的帮助。感恩有您,我们敬爱的大姐,感恩有您,我们尊敬的大姐夫!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清晨的五点半,天色尚暗,星光犹在,我与一群同样怀揣着期待之心的游客们,一同乘坐大巴,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华山。华山,这座五岳之中最富传奇色彩的山峦,以其险峻著称于世,吸引了无数...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