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天暗了下来。窗外和窗内,一片乌漆嘛黑。
  我知道,是天在积蓄暴风雨落下前最后的能量。
  就像一个大男人在一群陌生人面前痛哭流涕,都需要积攒足够的勇气一样。
  瞬间,天的矜持变成了放纵,开始了“嚎啕大哭”。
  那些雨点从四面八方砸下来,敲出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打击乐。
  这是一场,淋漓尽致的发泄。
  “这个点,正是下班的点。唉!‘你’再矜持矜持,他们就都回来了。”看着窗外狂轰滥炸的雨点,想着正在路上的老公和孩子,我心里开始着急。
  这种雨应该不是诗人们的所爱。瞧,下得如此没有章法,更谈不上什么美感了。
  那种“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腾云似涌烟,密雨如散丝。”“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
  “你说,有这么多美丽的雨你不下,干嘛非得搞的满马路上的人,这么狼狈不堪?”看着风雨中“东倒西歪”赶路的行人,不知为什么我心底里第一次有了想跟天讨价还价的想法。
  “这种雨,应该是小说家笔下的座上宾吧?雨的背后一定隐藏着各种的惊险刺激的故事情节吧?”在雨里,我心底里接二连三冒出来一个又一个问号。
  因为只有小说家的指尖,才会敲出那种跌宕起伏,又让人捉摸不透,还有些刁钻的故事情节。想至此,不免想起前一天还在某诗歌朗诵现场见过的一位小说家。只是,这位小说家的笔下,总是些很接地气的故事。
  “先生此时在做什么呢?某个窗前赏雨?还是也在雨中呢?若也在这场大雨中,心境会如何呢?”这一刻,自己希望先生在雨里。不是对先生的不敬,而是想知道,这场大雨的生敲猛击,在小说家眼里是否也是另一种的表达和倾诉?
  知道自己又在胡思乱想了,便加快了脚步。只是脚下深一脚浅一脚的全是雨水裹着地上的灰尘沙土在恣意流淌,已形成了各种的大小溪流,想快也快不到哪儿去。因为着急出门,没有找雨鞋,脚上的皮鞋里一出门就灌进了脏水,而且感觉越来越多,这让自己从心底里感到了某种不舒服。这一刻我知道,只有转移了自己的视线和注意力,才不会陷进那种越来越因在暴风雨里,自己竟然连把伞都拿不住的懊恼情绪里去。
  其实,人活着能体察一些“情意”不容易。不管是对物还是对人的。就如,人活一辈子得一知己不易。其实,人活一辈子能懂一些“风情”更不容易。
  就说这雨吧。每一场雨,每一滴雨,自己总感觉是不同故事的诉说。也曾一度想知道它的每一个故事属于谁?为了谁?很是莫名其妙对吧?!
  也许,这些想法和念头都是荒唐、可笑的,可是又总是盯着盯着那些雨点,就不由自主陷进去了。
  也许江南的雨不寂寞,就是因为自古有那么多诗人的追捧。所以,江南的雨越下越缠绵温柔,越下也越多情。可是,这种狂风骤雨呢?是天生气了?还是雨寂寞了?我似乎永远琢磨不透天的情意,这难道就是“贼心不死?”不然,为什么总是想迎难而上?
  晚饭后,坐在书桌前,想着去车站接没拿伞的老公时的感慨,随即给先生(那位小说家)留言。
  “老师晚上好!请问在干嘛呢?今天下午有被雨淋吗?”
  “呵呵,在家喝茶赏雨呢……”先生很快回复。
  原来,先生看见天阴的厉害,早早打了啤酒在家中边喝边赏雨。这种惬意的小日子,虽然让人羡慕,但我心底里还是不舍弃。遂告诉先生,自己在雨里的感慨,看看他是如何想的?没成想,先生笑着调侃了一句“原来,今天的大雨里有个被风刮跑伞的女人啊。”
  这雨给我的那些不切实际的“歪瓜裂枣”的臆想,被先生的一句话,瞬间便这般轻描淡写的解了。
  我禁不住也乐了!先生不愧是先生啊!
  
  
  南与北的牵挂
  
  俗话说:春雨贵如油。
  可是,这立春后的第一场春雨,昨夜竟然在耳际淅淅沥沥、噼里啪啦地下了一夜。不知又惊扰了多少人的南柯一梦?
  今日清晨,这贵如油的春雨,还是没有半点要停下的意思。这“油”流得一点也不节约,不知是可喜可贺?还是……
  这才正月初六,看来,期待正月十五最后能够来一场雪打灯的期盼也早早无望了。
  这个北方的冬天算是又结束了。只是,没有一场雪似这春雨,也下上一夜然后竖日再接着下的。今年的冬天,终归没有迎来琼枝玉叶粉妆玉砌皓然一色的童话世界。
  不知为何,往年本属于北方冬天的那场漫天大雪,竟然悄悄去了南方。难道它也是因了对那个“江南”的太多思念吗?
  今年的雪冷落了北方。这个冬天的首、尾却迎来了几场南方的雨。细思量,难不成是那个江南,也因了对北方的思念,让她的雨来探望这个北方的冬?
  看来,今年这雨和雪是互换了一下位置。本属于北方冬天的皑皑白雪,从北方坐着冰雪琉璃车去了南方。在那个冬天依旧温暖如春婀娜婉约的地方,绽放了一季美丽。让北方的那份痴情也跟着步入了南方,为南方冰雪童话的世界,增添了一些小插曲,聊以安慰了南方的牵挂。
  反而她们那缠缠绵绵的雨,却又从南方踏着七彩祥云来到了北方,让这一向冷傲的北方的冬,也变得像个小女生似的多情了起来,时常被感动的稀里哗啦。
  不管是北方和南方的缱绻,还是某个心中有诗与远方的人的一贯自作多情,或只是某人的一厢情愿。无论如何,这雪和雨是完成了它们这一季各自的使命,让这南方与北方互换了冬天,完成了许多人梦的童话。
  也许南柯一梦里的童话,永远都有一份无法超越的唯美。只是,梦醒来,伴着雨滴的倾诉,走出梦境之人的思绪却不知穿越去了哪里?
  恰好,正在此时,就收到了南方一文友的信息:“早晨醒来,你们那应该还在下雨吧?这应该是你们2016年的第一场春雨,又是一年春来到,送你这首单曲《教父》,祝你天天开心快乐!”
  这个上午,一杯淡茶、一曲经典、几个瘦瘦的文字、还有一个总是能走进南柯一梦的女人……在窗外细雨霏霏的陪伴下,一遍又一遍,在她心里画着北方和南方的故事。
  (注:作者:逄英姿。网名:苍海樱子。)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