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车一进多伦多,第一眼看到的竟是“大摩电”,这让我感到震惊。“哐当当、哐当当”,那行进中演奏的轮轨奏鸣曲,瞬间就把我的思绪引回到六十多年前,初识哈尔滨摩电车的岁月。
  “去,到大同路老毛子药房,买一包儿正痛片儿,过摩电道千万小心!”
  六七岁我就成了爸妈的“小支使”,就结识了摩电车。后来上了学才知道,摩电道上跑着的摩电有大名儿,叫“有轨电车”。头顶上有形影不离,亲密无缝儿的天线,脚下有铁轮子须臾不能离开的轨道。除了“哐当当、哐当当”,轮子碾轧道轨接缝儿处发出的声响,车篷顶上,那个能高也能矮的弓子,摩蹭着天线,还经常“刺啦刺啦”地闪出好看的电火花。那时候我就想,这摩电车的小名儿,是不是就是这么叫出来的。
  十几岁人大了,心也野了,就想坐上摩电去更远的地方看风景。记得最清楚的是,安字片儿家门口的大同路,哦,后改名儿了叫新阳路,除了南边从安和街始发,北边到斜纹街,也就是后来叫了经纬街,新阳广场终点的那一条线儿,哈尔滨老城的摩电行程还有好远呢!打新阳广场再起步,摩电道跨过尚志大街仍在继续延伸。拐到了西十六道街、田地街银行门口,又去了道外景阳街、大新街、靖宇十六道街。再从道外景阳街,又爬上南岗烈士馆、博物馆,才到了文明街的电车场。可绕了老哈尔滨一段不短的路。
   “哐当当、哐当当”,车轮碾压道轨演奏出的这首奏鸣曲,虽然曲谱有点儿简单,节奏似乎也单调了一些,但不得不承认,就是在这不知疲倦,从未间断的乐曲声中,摩电车载着满满的乘客,也载着悠悠的岁月,一晃就驶入了八十年代。
   好像是1987年,眼见争不过身旁那越来越多,轻便快捷的汽车,哈尔滨的摩电,才服老认输了。跟一个年轻人从入职到退休一样,跑了60年马拉松之后,正式从马路中央退下来靠了边儿。那令人怀念的摩电车,摩电道,还有空中的天线网,一夜之间全都下岗了,归堆儿了……惋惜归惋惜,当时也并没感到有什么不正常。倒是觉得这可能就是时代发展,新陈代谢的历史必然吧。
  
  二
  就是这一万个没想到,从尼亚加拉大瀑布回程,这个久远的话题却又被重提了起来。搂草打兔子,女儿顺便领我们走马观花,看了加拿大东部的大城市多伦多。谁想在这里,竟与那个在头脑中,早已经被删除了记忆的大摩电,邂逅重逢了!那个喜出望外的兴奋劲儿和亲切感就可想而知了。
  说起摩电一族历史,还真的不短。1879年,德国工程师西门子,在柏林的博览会上,率先在全世界作了使用电力带动轨道车辆的尝试。刚刚两年,西门子公司设计制造的世界第一台有轨电车,就开始在柏林运营了。一枝独秀的摩电,初登世界城市交通舞台,就收获了一片青睐,占尽了闪亮登场的风头。
  摩电驶进中国,是二十年后1899年的事。先是在上一年刚刚有了电的古都北平登陆,随后就一路“哐当当”风风光光地开到了其他城市。几十年时间,香港、天津、上海、抚顺、大连、沈阳,后来连代哈尔滨这些城市,也先后有了有轨电车的足迹,响起了轮轨奏鸣曲。 
  可到了20世纪四、五十年代,随着汽车产业的发展,摩电客流量受到了明显冲击。眼看着就成了半老徐娘,不但风韵不存,还沦落到了滑铁卢式的命运。大规模拆除,使她真到了红消香断有谁怜的地步。国内可能只剩了大连、香港、长春不几个城市,还有“哐当当,哐当当”的响声,在越来越短的道轨上,不紧不慢地跑着摩电,颇有那么一些苟延残喘的悲壮。好多国人,特别是年轻人,对有轨电车的印象,也只能从一些旧中国题材的老电影中,略见一斑地觑见旧日桃花的身影了。
  
  三
  还好,女儿驱车驶入多伦多,还不是早晚的高峰时段,这让我们基本上能够做到坐车缓行浏览市容市貌了。尽管只是一掠而过,但遇上了十字路口的红灯,等信号的短暂瞬间,还是帮了一个大忙。我快速数了一下,那辆,哦不,应该是一列正处于行驶中的大摩电,竟然有五处铰接的结合部,一连串链接了六个厢体,和老摩电的老哥一个“独生子”车厢相比,分明已经长成了一条名副其实的巨型长龙。
    多伦多由于距离闻名全世界的尼亚加拉大瀑布,开车也就一个半点儿的车程,是名不虚传的近水楼台,这也成就了这个城市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来自全世界各国的游客,来看大瀑布,顺便游览多伦多就成了常式。
  引我生出一万个没想到的惊诧,可能是源于夜郎自大的孤陋寡闻吧。觉得作为一个发达国家,还是这样一个能吸引众多游客旅游观光的热点城市,满城的主要街路,却都趴卧着一条条摩电道轨。街路中间的空中,还都悬布着蜘蛛网似的天线。湮没于久远记忆中,“哐当当”喘息着的摩电,似乎一瞬间就穿越回来了,竟堂而皇之又成了现实,感觉与时代违和了。窃以为,都进入21世纪了,老古董竟然还在这里作为城市的重要交通工具,发挥着主力军作用,这与加国最大城市的名号,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协调,不相匹配呀!是不是应了国人那句: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我刚发了自己的感慨,女儿却立马回怼了我:不对,大摩电并不能说明一个城市的落后,或者认为其没有与时俱进。而恰恰从历史的角度,体现了一个城市的文化、文明的传承和赓续!论见完全相左的见地,叫我不得不服,慨叹自己老了,一些透溢着老气的观念,应该与时俱进淘汰更新了。
   女儿说得没错,建筑是城市的灵魂底蕴,交通是城市的脉络神经。这是打造和提升一个城市文化,两个缺一不可的羽翼和臂膀。
  从慢慢行驶的车上,我看到了这个在北美洲位居第四的大城市,在城市建筑上,也有着传统与现代的新旧交融,欧式折中主义的古典建筑,与现代时尚风格的地标楼宇,和谐并存的风景。而来往的大摩电,则宛若穿行于历史与现实这一幅水乳交融,相得益彰,绝美画图中的一条灵动的游龙。给这幅画图增添了活力,更为这座城市涂抹上了一道活色生香,风韵独特的靓丽色彩。
  
  四
  起草本文之前,笔者认真做了些功课。果不其然,网上最具权威性的说法,都是把多伦多的大摩电,作为这个城市的一张独具特色的名片来定位的。可见,绝不能小看、低估了大摩电无可替代的价值。她绝不是一个过了气的老古董,而是这座城市,在旅游经济愈游愈旺的今天,把历史与现实紧密链接的一条金丝纽带,仍然在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别看巨龙大摩电摇头摆尾,招摇过市,但她在方便了市民,确保了城市交通运载的同时,更在不经意间,彰显了这座城市的管理者,那高瞻远瞩,高屋建瓴独到的城市发展管理理念。
  由西到东,由外及中,将思绪拉回到眼前,我不禁又想起了摩电在哈尔滨夕阳老妪的凄凉晚景。短视的决策,导致了这个曾是东方小巴黎一分子的摩电全军覆没。而其后当意识到了她的历史地位,和独特风彩时,又没有论证充分,就贸然在果戈里大街儿童公园至革新街一段,复制了一个孤零零的独厢体,假古董的时髦货,跟话剧舞台上的道具有得一比。眼见无客光顾,市民不买账,天天形单影只,百无聊赖站在路中央,还影响车辆通行。又像小孩子过家家搭积木一样,急匆匆地将其大卸八块,一夜之间就叫摩电一族在这个城市隐身匿踪,彻底蒸发了。这成了一个费力不讨好,劳民又伤财的笑话,叫人一想起来还隐隐作痛。
  诚然,多伦多的市民只有不到280万,与哈尔滨的人口数量不在一个档次。国情也不相同,不能照搬照抄,这无疑非常重要。但对于城市的历史发展,对于那些历史延续下来的市政设施的取舍留存上,似应在强调使用功能,社会效率的同时,亦应该从彰显城市文化历史的底蕴和传承,从增强城市人文景观魅力的大前提下,统筹兼顾,缺一不可综合布局,拍板儿决策,这应该是管理者必须具备的大格局。
  
  五
  毕竟,我们也有过诸多成功的经验。在整合凸显哈尔滨这座东方小巴黎和东方莫斯科,独具一格的迷人风韵时,那一个个颇为值得称道的样板儿,已经说明和诠释了这个问题。
  家有梧桐树,引得凤凰来。试想,如果没有当年,对圣索菲亚教堂广场周边,拆掉两幢围堵着的六层居民楼的大手笔,将这一名冠远东的建筑瑰宝的真容一展天下;如果没有杀伐决断,将原本只是一条拥挤的城市交通干道的中央大街,辟为步行街,拉开欧式建筑橱窗的厚幔尘纱的远瞻决策,那么,哈尔滨这座号称北方最洋气的天鹅项下的珍珠城,该会在国内,乃至世界城市历史文化形象的评分榜上,打多少折扣啊!
  2023年冬,哈尔滨空前的“冰雪热”,能不能热得起来,也未尝可知。能不能引南方“小土豆”,和更多的中外游客趋之若鹜,纷至沓来,是不是也要画一个大大的问号?
   多伦多的大摩电,注定会给人们带来反思,亦或许,轮轨奏鸣曲的主角儿,正偕御着“冰雪热”的东风,整塑崭新的姿容,承负新时代的使命,热身健体,跃跃欲试。重又向这座充溢着欧风古调的北方名城,摇曳着那令人企盼的,使其能锦上添花,更上层楼的橄榄枝……
       
  2024年2月于纽约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