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刚搬进这个小区时,道边有两个修鞋匠,其中一个年长一些,瘸腿。另外一个二十刚刚出头,驼背。
  年纪大一些瘸腿的修鞋匠姓李,摊位长居道边中央,但去他摊位修鞋的人很少。因为他也年纪大了,修鞋也有些力不从心了。而驼背的年轻小伙子姓钱。他的摊位偏道边一角,摊位不大,去他摊位修鞋的人很多。小伙子相貌平平,人实诚,见谁去修鞋都会离老远就打着招呼,露出他的一对虎牙。他修鞋手艺不错,据说是家里祖辈传下来的。他不光修鞋还接了一些旧鞋翻新,打鞋油,修拉锁等一些零活。
  据说他家就住在我们小区附近的八里沟乡,每天骑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拉着他的修鞋家什,风里来雨里去的几乎每天都到。他修鞋摊位虽然也和长者修鞋师傅一样,明码标价,但每次收钱,他都会根据实际情况少要一块或两块钱。当然了,这些都是他私底下和人的交易,不敢明目张胆。因为做买卖人要想和同行和气生财,价钱方面就不能你低我高,同行是冤家嘛。但时间久了,难免有修鞋的人给说出去。那位长者修鞋匠就对他有了意见,他不止一次地警告他,不能私自改价,不然他的生意就没法做了。不得已驼背修鞋匠再给人修鞋,开始丁是丁卯是卯,不敢再给减价。只是有人修完鞋,他给人把皮鞋打好油,把一些拉链需要换的都给换成新的,不收钱。
  离他摊位不远的地方是一个公交车站点,家属院人去坐车都会经过他的摊位。之前他的摊位有一个红绿相间图案的阳伞,有时赶上下雨了,路过的行人都会跑着来他伞下躲雨。有时人多了,他为了给人让地方,自己就披着一个塑料布站在伞外。
  有一天,有一个老爷爷站在伞下躲雨时,一下犯了心脏病倒在地上。他见到后,急忙跑过去把老爷爷抱在怀里,又打了急救电话。救护车来了之后,他又把老爷爷送进医院,帮忙交了住院检查费。还一直陪护在医院,直到家属来了他才离开。后来有一天,他从家里拿来一块大苫布,支了一个像房间一样的房子。既能遮阳又能遮雨,来他这的人更多了。有过路躲雨的,附近修车子的,配钥匙的,闲下来都来他这呆着,有时还会在里面打扑克。
  我刚大学毕业时,喜欢臭美爱穿高跟皮鞋,个头不矮的我穿上高跟鞋走在路上看见比我矮一头的同事,感觉心里有一种自豪感。高跟鞋固然好,但需要钉鞋跟,打油。所以我每次买了新鞋,都会去驼背师傅那钉鞋跟,打油。还记得第一次去他那钉鞋跟,我脱下鞋,他随手给我拿了一只别人的鞋子让我踩着。我是一个有洁癖的人,我抬着脚没穿,就一直那么抬着脚扶着凳子站着。他似乎看出我的洁癖,急忙说着“对不起”,随后他给我拿来一个塑料袋让我套在脚上,我才踩在了那只鞋上。从此后,我再去修鞋,打油,他会给我拿出一次性拖鞋。他说他在网上买了不少一次性拖鞋,只为了方便来修鞋的人穿。
  有一天,我下班坐公交车回来,下车时发现鞋的拉锁开了,蹲下身去拉,一用力还把拉锁拉坏了。正好路过他的摊位,就走进去让他帮忙修一下,他细心地给我换了拉锁,还给打了油,给他钱时他不要。他说,我经常照顾他生意了,就不要钱了。临走时他问我:“你每天来回上下班的,穿这么高的高跟鞋不累吗?”
  我笑了没有说话。他犹豫了一下又说:“其实说句实话,你不穿高跟鞋就已经不矮了。穿双平底鞋不仅符合你的气质,你来回上下班的还不累多好呀!本来你做一天手术站了一天已经很辛苦了。你何必要委屈你的脚呢?”
  他的话对我感触很深,对呀,我干嘛要为了形象而委屈我的脚呢?何况我本身就不是矮个子。那天后,我不再穿高跟鞋,而是穿起了平底鞋。
  我上班的第二年,那个长者修鞋匠不再修鞋,只剩下了驼背修鞋匠,他的摊位上也多了一个女孩。女孩皮肤黑黑的,长得膀大腰圆敦敦实实的。人们都说,女人是驼背修鞋匠指腹为婚的媳妇。每天,女人骑着三轮车驮着他和那些修鞋家什风风火火地来。他还负责修鞋,女人在帐篷里放了一个缝纫机,接一些牵裤脚,缝缝补补的活计。
  一年后,女人生了个女孩。有了孩子后,男人买了一个摩的,每天除了开着摩的来摊位修鞋,闲下来时开始跑摩的拉人。我坐过他的摩的,别的摩的起步最少七块,他管我只要了五块。他说,无论谁坐他车,都是五块。他说他只想挣一些良心钱。
  几年后,他的闺女也长大了。每天他们一家三口开着摩的一起来摊位上。他仍然修鞋跑车,女人踩缝纫机,看孩子,在摊位给男人做饭。
  没过多久,由于八里沟站地的原因,他得了一笔钱。就把摩的卖了,买了一辆车,除了白天依然修鞋外,他夜间跑起了出租。
  有几次我下班回来晚,不想开车,就打了他的车。他说:“一口价五块。”
  我问:“换车了,咋也应该十块了吧。”
  他笑了说:“咱们家属院人都是老熟人了,优惠不能要高价。”
  前些日子,我去天津进修学习回来。刚到家就听邻居和我讲,驼背修鞋匠被人骗了三千块钱,他媳妇和他闹离婚呢。原来,前几天他跑车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从承德回承钢,一路上女人就和他套近乎,套着套着女人接了一个电话,“哇”地一声就哭了。修鞋匠急忙问,咋回事呀?女人说,她公公出了车祸,在医院急救呢。急需钱。男人让赶紧转三千块钱过去。她卡里没那么多钱,钱在家里还没存进银行。修鞋匠一听就急忙说:“我这有钱,我先转给你,等你到家了再给我。救人要紧!”
  女人高兴地千恩万谢说着:“你赶紧加我微信,把钱给我。等你给我拉到地方,我上楼就拿给你。”修鞋匠急忙加了她微信,把钱转给了她。
  到了一个楼下,女人让他在楼口等她,就进了楼。结果他在楼下等了她半天,也没见女人下来。修鞋匠急忙在微信上呼她,微信已经把他拉黑了,打她电话也成了空号。修鞋匠挨家挨户敲门,也没找到人。
  他不能一天总守在这吧,就回了摊位。媳妇听说后骂他,是傻子!说啥要和他离婚……
  “后来咋样了?那个女人找到了吗?”我问邻居。
  邻居说:“还能咋样呀?让人白骗了呗。”
  “那修鞋匠和媳妇离婚了吗?”我问。
  邻居说:“离啥婚呀?现在他女人跑车了,他只负责修鞋。”
  正好小弟的鞋也需要清洗了,我就拿着鞋去了他的摊位。他身边有一个十多岁的长了一对虎牙的女孩,他说是他闺女。他一边给我洗着鞋一边说起了他被骗的三千块钱。他说,其实这钱也不算骗,是他心甘情愿愿意帮助她的。女人肯定是遇到了困难,才不得不想出这个办法。这年头谁愿意做坏人呀!
  他和我讲了一件事,那年他奶奶在老家被车撞了。他父亲听到信后,在家凑了所有的钱,领着他就急忙往家赶。在火车上,他父亲拿的钱袋子居然丢了。那可是救他奶奶的救命钱呀!他父亲疯了似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嚎起来,惊动了车厢里所有的人。但钱已经丢了,哭有啥用呀。下车时,他父亲紧紧拉着他的手,无精打采地往家走。正走着,一个女人追上了他们,把手里的钱袋子塞给他父亲说:“大兄弟呀!对不起,你的钱袋子是我拿了。我儿子病了,在医院抢救呢,我准备回家凑钱去救他,可是回去了想想也没钱呀?看见你睡着了,身边有个钱袋子,就顺手拿了。看见你哭,我于心不忍呀!”
  修鞋匠说,那天他父亲一边哭一边把钱袋子里的钱给了女人一部分。他父亲说:“谢谢你大妹子呀!你拿我了钱,又把钱还给了我。我不怨你,我还要感谢你。因为你也是有苦衷的呀!”
  父亲回到家后,有时会经常谈起能还给钱的那个女人。父亲说:“还是做个好人好呀!
  我离开修鞋匠时他说,如果他给女人的钱真的能救人于危难,他不后悔。因为他虽然姓钱,为了生活也爱钱,为了养家糊口也拼命去挣钱。不管生活如何待他,他都会努力做一个好人的!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