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冰糖葫芦
  父母去世后,我每年都会去二舅家过年的,今年也不例外。
  二舅家住一楼,有一处小院。刚一进院,就看见院子里摆了一个桌子,表弟大伟正往桌子的玻璃上放冰糖葫芦。
  “做冰糖葫芦了!”我兴奋地叫出声来。
  大伟看见我笑了说:“老姐,你不是说吃完年夜饭,吃一串糖葫芦既解腻还助消化吗?我妈就记住了。我妈说,只要是你爱吃的,我妈就一定给你做!”大伟的话,让我心里一暖,顿时泪湿眼眶。
  是啊,还记得那年我们刚来承德,住在我家隔壁的是孤寡老人王爷爷。他家院里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山楂树,山楂果结的满树都是。每到过年的时候,王爷爷都会做许多糖葫芦,然后挨家挨户地送。从三十到初十五,村里人都会请他去家里吃饭。我们刚来承德第一年,过年是回东北过的。第二年没回东北,三十晚上王爷爷给我家送来了十串糖葫芦。他说,凡是留在村里过年的,他都会送十串糖葫芦,寓意着十全十美。母亲问他:“村里也有三十多户人家呢,一家十串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你干嘛要那么辛苦呀?”
  王爷爷说,他那年从青海流浪到我们家属院,无依无靠的,是村里的村干部给他安排了住房。村里的村民,还自发地这家送油那家送米面的。每逢年节,各家各户都会请他去家里吃饭,对待他就像亲人一样。他也无以报答乡亲对他的好呀!正好他住的院里有一棵山楂树,也已经结果了。他父亲在世时,是做糖葫芦生意的,他和父亲学过做糖葫芦。后来一场火灾,他的父母都在火灾中遇难了,只留下孤苦伶仃的他,后来他去了一个寺院做了和尚。几年后,那个寺院也不存在了,他也年纪大了,就流浪到我们村。乡亲们对他的好,对他的恩情,他都记在心里呢。他这人也没啥本事,只会做糖葫芦,以此表达他的感激之情。
  母亲后来也和他学会了做糖葫芦,每年过年前,母亲都会抽空去他家,和他一起给村里人家做糖葫芦。我亲眼看过王爷爷和母亲做糖葫芦,山楂洗好去籽,用竹签穿串,开始大锅放水熬糖。然后在院里支桌,放玻璃。待糖煮好冒泡,把穿好的山楂滚糖。玻璃上淋上凉水,把穿好的糖葫芦放上一拉,晾凉了,糖葫芦就做好了。糖葫芦做好后,王爷爷和父亲会用稻草或麦秸做一个稻草靶子,然后把糖葫芦插在上面。母亲和父亲还有王爷爷一起会挨家挨户送。我和哥会屁颠屁颠地跟在他们身后,嘴里喊着:“王爷爷给各家送糖葫芦了!过年了!”
  乡亲们听见喊都会欢快地迎出门,接过糖葫芦连声说着“谢谢”
  王爷爷七十八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急需输血。村里人听说信后,都主动去医院排队去给输血,但还是没能挽回他性命。他去世后,那棵山楂树依然枝繁叶茂,硕果累累。每年过年,母亲也会做许多糖葫芦,挨家挨户送。
  我和哥都喜欢吃糖葫芦,总觉得吃完大鱼大肉了,能吃上一串糖葫芦再美不过了。但母亲不许我和哥多吃,只许我和哥最多吃两串。母亲说吃多了糖葫芦会伤胃,胃里会反酸。
  后来我们搬到市里,市里店铺很少看见有卖山楂果的。有时逛街,会偶尔遇见乡下小贩挎着篮子在道边卖。母亲每次遇到了会买回一兜子,过年时,会饶有兴趣地给我们一家做糖葫芦。做好的糖葫芦放在阳台外晾凉,也会给楼上楼下的邻居送几串让他们尝尝鲜。每次做糖葫芦,母亲都会提起王爷爷以及住在村里以前的乡亲……
  二舅和舅妈结婚那几年,过年都来我家过。那年过年,舅妈也刚怀孕。母亲做了糖葫芦,舅妈一连气吃了五串,还想吃。让母亲给拦住了,母亲说:“爱吃一次也不能吃太多,伤胃就不好了。只要你爱吃,以后我年年给你做……”
  “凭啥年年给她做呀?我和妹妹也爱吃!”哥对母亲提出了抗议。
  舅妈笑了说:“等我以后学会了,也给你俩做。”
  母亲去世时,舅妈也学会了做糖葫芦,每年过年前舅妈都会挑选好日子,做一些糖葫芦给母亲摆在墓前。
  舅妈做的糖葫芦也和母亲做的一样,不粘牙。三十晚饭后吃上一串,既能解腻又能解馋。舅妈说:“只要你俩爱吃,我就负责给你俩做。我买了不少山楂呢!”
  
  二、酸菜芯
  初一早晨除了吃饺子,舅妈的母亲还做了一桌子的菜。其中有一盘白糖拌酸菜芯,我们一家人都喜欢吃,几筷子就都给搂光了。
  舅妈的母亲看我们爱吃笑着说:“这个菜你们都爱吃吧,我还是和叶子妈学的呢。”
  她的话勾起我的回忆,我想起那年,二舅刚和舅妈结婚,舅妈母亲由于身体方面原因,刚从安定医院接回来。为了让舅舅和舅妈过一段安静的二人世界,母亲就把舅妈母亲接到了我家。舅妈母亲来到我家后,母亲特意请了假在家陪伴照顾她。她初来我家,似乎很不习惯。她时常半夜会又哭又闹,经常一宿一宿闹腾不睡觉,为此,母亲就守在她身边,耐心地陪着她劝导她。她有时半夜想吃东西,母亲就去厨房给她做。她爱吃酸菜馅饺子,啥时候她想吃,母亲都会给她做。即使是半夜她想吃,母亲也会给她包。
  半夜为了不影响别人休息,母亲每次剁馅都会去外面柴房里剁。柴房里冬天四处透透风,没有取暖设备,母亲每次剁完馅都会冻得手脚冰凉打着哆嗦。那时候家里生活比较困难,吃顿饺子就是过年了。每次包饺子会特意给她和奶奶少包一些够她俩吃就行。有一天,母亲切酸菜时给我和哥一人吃了一口酸菜芯,她看到了也想吃,母亲就给她嘴里喂了一口。她吃着吃着竟然喜欢得不得了,高兴地又蹦又跳。她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妈妈,酸菜芯。”
  过后,母亲和舅妈通电话时说起这件事,舅妈说,她和她母亲就爱吃她姥姥腌的酸菜,尤其爱吃酸菜芯。母亲记住了,从此后,母亲每次做菜都会给她洗一些酸菜芯,她每次吃都会高兴得手舞足蹈。
  舅妈母亲在我家期间,母亲对她极尽耐心,操碎了心。母亲知道她爱吃酸菜芯,就变着花样用酸菜芯给她换着法做着吃。今天酸菜芯做汤,明天酸菜芯蘸酱。有时父亲开工资了,会特意给她买回一块五花三层肉,煮熟白肉,加一些调料用酸菜芯裹上蘸辣椒油。这个菜,她吃得是津津有味。反正无论母亲咋给她做,她都喜欢吃。平时她爱犯糊涂,但吃饭的时候她绝不糊涂,饭桌每天必须有酸菜芯就好,没有她就不吃饭。有一天晚饭,母亲给她做了单层饼卷酸菜芯炒土豆丝她没吃够。她吵着闹着不睡觉,不得已母亲只好又给她炒了一个酸菜芯加土豆丝,她又吃了两张单层饼。吃完之后,才心满意足地躺在炕上睡着了。母亲看她睡了,也就放心地躺在她身边一会也睡着了。结果睡到半夜,一睁眼发现她人不在身边了。母亲急忙爬起来,下地去找,发现她正在厨房酸菜缸前,把酸菜扔满地都是。问她为什么扔满地酸菜?她说,她在找酸菜芯。搞得母亲哭笑不得,急忙说尽了好话把她劝进了屋里躺下。母亲看她睡下了,又把她扔在地上的酸菜,捡起来洗干净放进缸里。
  舅妈母亲爱吃酸菜芯,有时半夜醒来也要吃,母亲会下地去厨房捞一颗酸菜,切开把芯给她吃。但母亲怕她吃多酸的会胃酸,就给她拌一些白糖。白糖拌酸菜芯母亲不给我和哥吃,因为母亲说一袋白糖要几块钱,我俩如果也这么吃,家里开销就不够了。
  “那你咋给她吃呀?”我有时会问母亲。
  母亲说:“她是病人,是你舅妈的妈,即是咱家的亲人也是咱家的客人。对待亲人咱们一定要倾尽所能,对待客人要懂得待客之道呀!这才是温暖的一家人呀!”
  酸菜芯拌白糖让舅妈的母亲在我家住了下来,也变得安静了许多。两个月后,她的病也好了许多,舅妈给她接回家,没几天她就会和二舅来家里找母亲。每次来,母亲都会给她来上一盘酸菜芯拌白糖……
  酸菜芯拌白糖,这道菜确实好吃,不仅酸甜还下饭,解腻。它就如糖葫芦一样让我和哥喜欢,因为它不仅吃着可口,最让我和哥喜欢的是里面含有舅妈一家人对我和哥如家人一样的关心,里面还包含着我母亲爱的味道。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