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仙女会在天空绣织五彩锦,我家也有一个仙女,会做新衣,为每一个新年。
  新年来了,我想许个愿,新年能再现昔日的快乐,让我走进时光深处,寻找到那个埋藏于雪里的小屋。小屋里有一个仙女,她会用自己的双手把新年的幸福召唤出来,她就是我的大姐幸儿。我家孩子多,幸儿比我大了十五岁。我是老幺。二姐吉儿,三哥福娃,四哥祥子。
  那一年的雪好大,天气也格外寒冷,西北风吹着号角,猛烈地刮着那间埋藏在雪里的茅草房。仿佛要把它从黑夜里拉出来吹走。夜早早降临,屋子里点着蜡烛,不时传来一阵阵急促咳嗽声。幸儿姐姐在昏暗的灯光下,脚踩着缝纫机,弯着腰忙碌着给弟弟妹妹做新衣服。幸姐姐美!眼睛又大又水灵,就像清澈的泉水,看一眼就能沉醉。村里的小伙子都追求幸姐姐,爸爸不想让姐姐早出嫁。家里姊妹多,幸姐姐一边在生产队挣工分,一边帮助妈妈照顾弟弟妹妹,幸姐姐心灵手巧,会做缝纫活儿,弟弟妹妹脚上穿的,头上戴的,身上背的,都是幸姐姐的作品。幸姐姐缝制的书包非常漂亮,只要背在身上,就会看到无数艳羡的目光。有个好姐姐真好。
  幸姐姐给弟弟妹妹做新衣服迎新年,熬到深夜,不肯休息。妈妈过来给姐姐披上棉袄,柔声劝她休息,姐姐摇摇头,她有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除夕那天,家里每个孩子都必须穿上新衣服。
  家里的孩子平时都是穿着旧衣服,大的穿剩下的给小的穿,穿旧了的衣服可以拆了调换一下里和面,用里子做面重新缝制一下,就像新的一样。或者有破洞的实在舍不得扔掉就打一个补丁。妈妈打的补丁是长方形的,很明显的一块补丁。幸姐姐打的补丁就是漂亮,她会给补丁穿上花边,就不那么难看了。要过新年了,爸爸用难得的布票买来一些便宜的粗布。墨绿色的布料,和草一个颜色。妈妈认为这些布料不好看。爸爸叹了一口气,家里孩子多,要平均分配只能买便宜的,用妈妈的话说“狼多肉少”。不过姐姐还是蛮乐观的,看到这些布料,幸姐姐眼睛亮了,她开始构思一件件漂亮的衣服样子,想象弟弟妹妹穿上她做的新衣服过新年陶醉的样子,幸姐姐先醉了。于是她开始裁剪。幸姐姐没学过裁剪,开始和我们的旧衣服对比着裁剪,时间长了,头脑里就有了衣服样子,可以随心所欲的裁剪,甚至可以自己设计衣服样子。家里有一台解放牌缝纫机,姐姐就在缝纫机前忙起来,因为要赶到除夕前完工,幸姐姐从来不敢休息。
  雪越下越大,风越刮越猛,幸儿姐姐似乎什么也听不见,她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在用那些普通的麻布做出漂亮的衣服。孩子们只有穿上她做的新衣服,那才叫过年呢。年就在她的巧手上。她耐心细致缝进去一针一线,她不觉得累,反倒十分的快乐,她感到自己肩负的使命。通过她的巧手就能变幻出新年的幸福来。熬了一个通宵,总算把福娃的衣服做完了,还有妹妹吉儿,和哥哥祥子的衣服没做呢。福娃穿上新衣服,标准的军装,笔挺干练,穿上新衣服。对着镜子一照,福娃快乐晕了,从来没穿过这么好看的衣服,比城里的表哥的衣服还漂亮。去年表哥给他一件旧的类似警察服的童装,还破了一个洞,还是幸姐姐给他缝了一个徽章,把那个破洞掩盖住。这身军装是崭新的,草绿色,姐姐还给他封了红领章,和真的没什么两样,穿上它太带劲了。按捺不住内心激动,福娃兴奋的眼睛雪亮,他要马上跑出去。他要让别人看到他的新衣服,他来到到乡村土路上了慢慢逛,看到过来人,脸就涨得通红,他太幸福了,就想让人家看看自己的新衣服,说来也奇,平实不待见他的大人们,都对他发生了兴趣。把他叫住,围着他看,问他这么漂亮的衣服哪来的。“幸姐姐做的!”福娃大声说,生怕问话的人听不到,“我们家的孩子都有。幺妹也有,不过她的和我们的不一样。”福娃认真地说。
  “是你姐姐自己做的!”
  “对!”福娃点点头,他不觉得别人在羡慕姐姐,他觉得别人都在夸奖他。他从来没有如此的荣耀。此时穿着新衣服跨新年,就有了非凡的意义。那是无比快乐自信和幸福!
  看着别人热情羡慕的眼光,福娃幸福死了。姐姐却累坏了。挣扎着准备给吉儿和祥儿做衣服。两个小孩看福娃穿新衣服,急红了眼,幸姐姐吃了点药,稍稍休息一下,就又做在缝纫机前开始工作了,吉儿,和祥儿哪都不去,就守在缝纫机前。他们盯着姐姐的手,觉得姐姐不一会儿就能变幻出他们想要的幸福来,他们是多么盼望那一身可爱的绿色军装。穿上它,那才叫过新年呢!
  “让你姐姐歇一会儿!”妈妈又过来劝幸姐姐休息。又看了看两个馋猫似的儿子。左右为难。幸姐姐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眼睛熬得红红的,脸色因兴奋更加红润,像一个仙桃子。幸姐姐像个仙女,两个孩子想:只有仙女才能变幻出想要的幸福来。幸姐姐能满足他们的心愿。她甚至知道他们心里喜欢的衣服是什么样子的,就按照他们想要的做出来,跟他们的想象不差分毫,幸姐姐不是仙女是什么?平实幸姐姐也最懂他们,幸姐姐做什么都好吃。酸菜被姐姐做成了透明的翡翠白玉汤。幸姐姐把黄黄的叶子弄掉,把白菜弄成透明的薄片,养眼还好吃。妈妈说姐姐浪费。但在弟弟眼里姐姐就是化腐朽为神奇的高手,她总能让平时看腻了厌了的事物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你眼前。简直太神奇了!不过他们现在倒不希望幸姐姐去做菜,他们盼望着姐姐快点变幻出来福娃身上的绿色军装。穿上它,就会无比的幸福,带着幸福去跨年,这年才是他们的年啊!
  又是一昼夜的苦战,家里的弟弟妹妹都穿上了新衣服,幸姐姐给我做的是碎花布拼的衣服,布料实在不够了,我看到她拼接得十分辛苦。等我穿上新衣服已经很晚了。姐姐太累了,连晚饭都没吃,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姐姐睡梦中,梦见好多人围着她,大声说“幸儿做的衣服真好看!”声音越来越大,她睁开眼睛,忽然觉得不是梦,她的面前站着好多乡亲,带着各种布料,他们都是来求幸姐姐帮助做衣服的。还有不少和弟弟妹妹一样的孩子,都红着眼睛逼着父母过来的。妈妈一看这么多人,着急了,连忙推托,说女儿生病,帮不了忙。
  乡亲看着幸儿姐姐憔悴的面容,也不好强求。可是孩子们不肯走。有个孩子甚至哭起来,幸儿看着一双双渴望的眼睛,她挣扎起来,操起剪刀,帮那些大人裁剪,让他们自己找人做。进来的人,只要拿了布料的,幸儿姐姐都帮忙裁剪。幸姐姐又忙了一小天,大人们带着孩子心满意足走了。可是除夕晚上,幸姐姐开始发烧,不得不找人打针。打完针幸姐姐昏沉沉睡着。
  十点钟,天空上各色烟花爆竹如开了锅一样。妈妈兴奋地说“接神的时候到了!”
  小时候我总认为新年是为了迎接神仙,所有的人间美味都为他们准备。现在我明白新年的幸福是一种心愿的满足。不论吃的穿的,新年来了,大人们总是尽力满足我们的要求。
  看着新年生病的姐姐,我知道新年的幸福是姐姐换来的。
  那个新年,好多孩子都穿上了新衣服,新年在他们点缀下格外的好看。其中不知道有多少衣服经过了姐姐的双手!
  影视剧中的七仙女,剧情差不多,个个都会动了凡心,来人间找她们的如意郎君,如此的爱,的确唯美,满足了我们心中的姻缘美。而去的姐姐,在我的心中也是仙女,她喜欢为别人做新衣,喜欢看着春节在她的手中变成五颜六色的世界。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清晨的五点半,天色尚暗,星光犹在,我与一群同样怀揣着期待之心的游客们,一同乘坐大巴,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华山。华山,这座五岳之中最富传奇色彩的山峦,以其险峻著称于世,吸引了无数...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