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产到户了,东青通过自己的努力拼命,保住了那头就像自己“情侣”一样的老牛。
  五味杂陈的他,回到家里,他拿出放在柜子里的半瓶白酒,从挂在房梁的口袋里,抓出两把生花生,坐在家里仅有的“高档家具”——四方桌前,独自喝了起来。前几年队上的括娃也就是他隔房的侄儿结婚,换了新的红油漆的八仙桌,准备将旧桌子砍来当柴烧。这时正巧东青牵着牛从括娃的家门前的竹林盘路过,他见只有一只脚有点跛,面子还好的桌子,就求括娃不要将它砍了,承诺用一堆烂柴,给他调换。因为东青是老辈子,括娃觉得也不吃亏,自然爽快地答应了。于是,十几年没有添过家具的东青家,终于有了一个像样的家具,自己吃饭不再蹲在门口了。
  经历过分牛的风波后,东青亲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和他生活了十几年的牛保住了。东青一辈子没有沾过女人,一想女人,他就去牛圈喂牛,久了把牛当做自己的亲人了。牛很通人性,东青一挨近,它就低着头,像个少女一样向他靠近,那牛嘴不断地在东青身上嗅着,当寻找到熟悉的味道,牛就发出“嗷嗷”的巨吼,向冬青示好。
  今晚,东青喝多了,酒劲发作,在牛圈里偏偏倒倒,他扶着牛头,就昏昏欲睡了。牛很乖,直接低下头,趴在地上,给东青做了一个肉枕头。还做了一个让他一辈子都有幸福感的梦,他梦见自己和一个似人又似牛的花姑娘结婚了,他办了十几桌酒席,队上的人都来贺喜。自己身着大红花,与那花姑娘双双进入洞房,兴奋的东青,笑逐颜开,被乡亲们灌醉了。当热烈的鞭炮响起的时候,东青的梦醒了,原来是一场梦。后半夜,东青带着喜悦,嘴角呡笑,口水直流,靠在牛身边一觉到大天亮。
  后来的日子,关于牛的使用,出现了很多的矛盾。开始,队长安排二十几户人家轮流耕田,东青也顺着队长安排。日子久了有的社员就采用小恩小惠的办法笼络东青,东青也经不住诱惑,凡是给他吃过烟的,喝过酒的,送过鸡蛋的,他就提前安排。要知道,在农村种庄稼,季节很重要,一旦错过,收成就会减少。农户也知道,把东青的关系搞好点,开始一本正经,后来逐渐有人开始请他喝酒吃饭,牵着牛去农户家犁田时,东青这时像个干部,躺在田埂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农户发的香烟,望着自己的牛帮别人犁田,就很有成就感。他知道中午反正有酒肉吃,就连老队长都跟着东青屁股后面去吃点好处,还要看他的脸色。
  东青手上有了权力,也要好好用一把。哪家表现不好,没有烟抽,他会到中途,撂挑子,再不高兴就冒出一句:“你看牛都犁不动了,畜生也是一条命,需要休息,不要累死了。”不等农户答应,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牵起牛就往回走,气得农户一顿乱骂。越骂,东青和牛跑得更快。主人家无奈,只好用锄头慢慢地将剩下的田翻出来。这事被村民知道后,狡猾的村民后来就买好酒肉菜,去请东青出场,东青也经常到下午太阳落山的时候,满脸都还是通红,嘴角还挂着油珠珠。农户却是瞎子吃汤圆,心中有数,不敢得罪。
  后来一次,东青没有吃到麻狗娃当初承诺的酒肉和烟,东青按老办法对付麻狗娃,田地犁了一半,牵起牛就跑了。这下还了得,麻狗娃也是不怕事的人,直接冲到东青家门口,一顿乱骂,吓得东青不敢出门。
  东青吃拿卡要的事情逐渐反映到老队长耳朵里,老队长非常愤怒。“狗日的东青,你要翻天了,看我喔嘎(赵家沟土话,怎么的意思)收拾你。”就邀请几个社员代表开会,研究处理办法。包产到户后,队长也难得开会,自家的几亩地都做不出来,以前当队长,就是动动嘴,如今全靠自己和老伴两个人,加之以前当队长,都是社员干,自己对最基本的种庄稼都陌生了,所以,他的耳朵边经常听到,老伴埋怨的声音。把老队长也搞得焦头烂额。有了这个开会的机会,他又可以享受一把官瘾。
  开会了,队长边说边骂,把事情原委说了,让大家提意见,看怎么收拾东青。东祥说:“看到东青一个老单身汉名下,批评批评就算了,免得他以后找不到婆娘。”
  曾经当过记分员的赵东理,性格刚直,很讲原则,吼道:“这还了得,当初不是东祥大哥帮到说,我们就把牛杀了,免得有这些后患。要不趁这次就杀牛吧,我们也分点肉好喝酒,最近包产到户,天天都在整自己那点地,也没有收入,想吃肉了。”
  “你又说杀牛,那次差点弄出人命。这头牛就像东青的婆娘,他舍不得啊,万一又闹出什么幺蛾子,那就麻烦了。”会计赵远凯慢悠悠地说道。
  队上年龄最长的三爷爷,参加过抗美援朝,为人厚道,处事公平,很得大家的信任。三爷见大家对东青这事扯不清楚,重重地将自己的烟斗在地上敲了几下,扯起大嗓门说道:
  “我来说两句,俗话说,砍了树子免得老鸨叫。我的意见是把牛处理掉,反正都分田到户了,各人自己耕田,自己想办法。当然,直接杀牛,那是不好的,毕竟这头牛和东青是有感情的,和我们全队的社员都有感情。我们杀不下手,吃得也伤心。我建议,把牛拉到广新场去卖了,现在到处都是包产到户之后的耕地需要耕种,而耕牛又不够,牛的价钱莽涨,现在卖还可以卖个好价钱。”
  队长也同意三爷的意见。他反应快,用心一下子就算出来了:“要是把牛换成钱,就好分了,全队二十几户人,每家还有十几块钱,大家都高兴。”
  最后大家举手表决,绝大部分人同意卖牛。老队长见形成了一致意见就最后说:“那就这样子——卖牛,由会计和记分员一起去,请三爷爷去监督。”队长一锤定音。
  大家刚要散会,队长拉着东祥的手说:“东祥老哥,你和东青还对付,我们一起去告诉东青,给他做工作,不要惹出人命来。”东祥满口答应。随后,队长又请上德高望重的三爷一起出马往东青家里走去。
  一到东青家,东青又喝了两口,醉醺醺的东青一见三人到屋里来,一定没有好事,故意拿出一根高板凳,请三爷和东祥坐,把老队长一个人冷落,东祥马上谦让,让队长坐。东青借助酒力说道:“东祥哥,你不要站起来,我就给你和三爷坐,队长觉悟高,站一会没有问题。”这下马威把队长搞得很尴尬,也不敢发脾气,赶紧从兜里拿出一支烟甩给东青,东青见是纸烟,赶紧接到手里,拿出火柴就点燃了。然后慢悠悠地再给队长点燃。嘴里说道:“来、来、来,队长,我给你打燃火!”
  机智的队长化解了尴尬,气氛缓和了,东青从里屋拿出一把破旧的竹椅子给队长坐,队长的心情好了起来,给东青通报了社员代表会议的决定。听到这个消息,东青愣了一下,反应还算平静。因为前几天就有人放出风来要收拾他,还要卖牛,其实这是老队长的妙计。消息近半月才来,东青已经平淡了,东青知道胳膊扭不过大腿,说道:“既然队上已经开会研究了,看到三爷爷和东祥老哥的面子上,那我照到队长的意思办就是了。”
  三爷见东青有点意外,平时绝对不是这么爽快的人,就重重地补了一句:“东青,你娃说话一定要算事啊,不要惊风火扯的。到时候队长安排人来卖牛你要帮到做事,不然队里还是有办法收拾你的,新账老账一起算,老子也不会饶过你。”三爷爷摆出自己的威风。
  “三爷爷,你们放心,我会照办的。”东青听出三爷话里有话。赶紧再允承了一次。
  老队长一行走了,东青心里难受,想抓花生喝两口,可是花生已经吃光了。愤怒的他将花生背篼一扔,骂道了一句“龟儿子,人霉了,喝冷水都要咽死”。然后,酒瘾发作的东青在家里翻箱倒柜,从一件烂衣服兜里面抓出一把生胡豆,这是从生产队喂牛饲料中偷偷揣回家的,喝了几口,感觉这酒好苦啊。他放下杯子,摸黑往牛圈走去。
  见到自己就像情侣一样心爱的牛,东青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嘴里喃喃地说:“花花,队上要卖你了,不是我的错,我也舍不得你啊!”东青心中一直叫这头身上有两块白色疤的牛叫花花。此时的花花看得出主人家的意思,听到东青的哭声,很通人性的花花,眼泪从硕大的眼眶中滴落下来,打湿了东青紧挨着花花的那副老脸。东青哭得更加伤心了,哭声从牛圈里传到保管室的卡卡角角,好像哪家姑娘出嫁的哭声,撕心裂肺。
  牛,是感情动物。是东青的情侣,有爱有憎,有喜有悲。赵家沟的东青对牛有着源远流长的感情,把它当作“衣食父母”,当作寂寞中的伴侣,当作有血有肉的平等的一种生命。在过年时,东青要将牛棚打扫干净,给牛送去“年夜饭”,给牛说些“贴心”的话。赵家沟人特别是东青,在与牛的交往中,建立起了相濡以沫的感情。可是包产到户,这个农业生产关系的变革,让赵家沟失去了几百年传承下来的牛耕方式,从此赵家沟的田地上见不到了耕牛,也见不到了牧童晚归的场景。
  在外读书的远斌回到家乡,看到满脸颓废的东青老辈子,知道其中的原委后,也是心酸过。远斌一想,那与小伙伴们跟在牛尾巴后面追检牛粪的机会没有了,更没有了想骑在东青老辈子牵着的牛背上,一晃一晃地悠闲走在水库大坝上的机会再也没有了。回到家里,远斌发现家里的墙缝边,父亲东祥放农具的地方,增加了两把雪亮的锄头,这是用人力代替牛耕的写照。
  远斌不知道这是倒退还是进步。他从父亲嘴里知道了,没有了耕牛,家家户户都丰收了,都有饱饭吃了,父亲那副老脸又有了笑容。
  
  2024年2月8日星期四于赵家沟竹韵书院之耕庐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