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听童话吗?不难,那么就把这一杯汤药水,痛痛快快给喝了吧。”
  坐在庭院里,树叶被太阳烤得蔫蔫的,狗儿坐在庭院门口的树阴凉里,伸着长长的舌头,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猫儿趴在夕颜花下,眯着眼睛打盹。几只母鸡在门口空地上刨食吃,一只老母鸡带着它一群鸡仔,也在其中。
  夏季里,天气很热,人也变得烦躁,不想吃饭,不想吃东西,何况一杯苦苦的汤药水,更是苦得不堪下咽。
  我看着母亲在给我煎药,就会很自然而然地开始犹豫着,左思右想,从内心而外地拒绝着。
  忽而,猫儿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爬到了屋顶上。抬头望着猫儿,白云下,猫儿的一身白色皮毛,也闪亮起来。猫儿在屋顶的瓦楞上来回走动着,好似思索这什么,燕子落在晾晒衣服的晾衣杆上,呢喃的声音好似刚刚学会说话的邻居家的小囡囡,奶声奶气儿的。
  一藤南瓜架下,母亲刚刚给我熬好汤药,烟熏火燎的,一身的汗水。母亲也顾不得,手背挥一把脸上的汗水,抹了个满脸花,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辫子也乱乱的,头上落有草木屑,柴草也有几颗。但是,不影响母亲的美丽,她依旧眼睛里有神采,脸儿红润,酒窝浅浅的,手不断试着药杯子的温度,一边看着我,说着那句我文章开头的那句话。
  这种样子,只有我不喝药时,或是生病时,母亲才有的,好似很讨好我,又不得不要命令我;担心我不听话,妥协,那是绝对不可以的。
  母亲总是微笑着对我说,我也总是很无奈地端起杯子,匙子在杯子里搅一搅,再搅一搅。看看天,看看庭院里的花,看看燕子,看看自由的猫儿狗儿……可以想象,一个几岁大的孩子,对汤药的难以下咽,对童话的渴望,一下子纠缠在一起,无法分解。唉,怎么会是这样?
  抬头望向天空,云朵默默,白得晶莹。阳光灿烂,普照着大地,这样的天气故事里总是有美丽的事情要发生的,母亲会慢慢地讲着,从前呀,一个好天气里,大森林里住着的小白兔一家,趁着天气好,小白兔儿和兔妈妈去外婆家,看外婆。它们带着什么礼物呀?当然了,一定是胡萝卜,因为兔儿们家族都喜欢吃的,小白兔的外婆也不例外……
  母亲还会讲,夜里,在下雪了,一片片小精灵,也就是雪花们,落在地上,一转身变成一个雪孩子,在雪地上跳舞。有时候,母亲就会捧着一本书,在慢慢读,什么《格林童话》《爱丽丝漫游奇境》《木偶奇遇记》《尼尔斯骑鹅旅行记》……
  一天母亲读着:不料就在这一瞬间,雄鹅恰恰弄明白了应该怎样动作才能使自己离开地面腾空而起……
  我说:妈妈,知道吗?我也像尼尔斯一样,可以听得懂小禽类小也野兽们的语言了。
  母亲疑惑地看着我,问:听到什么?
  当然了,也许它们说的没有道理,可是,它们都在说,不要再继续喝苦水了,喝干药铺也没有用的。它们建议我去上学,不要关在家里,上了学就好了。
  母亲一愣,说:哦,它们还真是不懂呢,不喝药咋会医治好病?糊涂嘞。上学的事,还要再想想。
  
  二
  我知道,母亲是知道我听到了她和医生的对话了。医生说你这孩子的这种病呀,喝干药铺也无法医治的。而且,医生建议我父母亲,不要让我去读书的,要在家里玩耍,上学会很累,担心身体受不了,何苦受那累。
  我都听见了,我没有哭鼻子,反而,感觉医生真是说得有些夸张,我咋会那么娇气,身体也不会那么不抗折腾的。我听了医生的话之后,求着父亲把我带去学校,我要报名去上学。母亲当时,冲着父亲直摇头,说:再等等,万一孩子的身体受不了,等等再说。
  父亲说:没事的,我看一点问题也没有,先报上名,开学去上上试试嘛,不行再休学喽。
  母亲说:都好商量,眼下,就是喝药的问题,要想去上学,就好好喝药,不要喝药总是要命一样,打个针,更是嚎得半个村子都听得到。
  我选择,还是听童话吧。或许,何以解苦,唯有听童话吧。
  童话果真很好听,但是杯子里的药也足够苦的,真是很难喝得下去。每次,母亲就捏起我的小鼻子,说:不要喘息,一口气喝下去,否则,会很苦,憋上一口气一仰脖子,不就完事儿了吗?咋还这么难呐?
  外婆就会说母亲:这话说得跟吃了灯草灰儿似的,说得容易,孩子嘛,必定是孩子,嗓子眼儿细着呢,咋那容易就喝下去了?
  母亲说外婆太惯着我,孩子不能惯着,要知道,恨病吃苦药。不管咋行,不管不成材的。
  外婆说:你小时候,谁又给你讲这些大道理的,还不是什么由着你?也没有不长大,这不也挺好的。
  外婆总是护着我,我就更是得意了,端着药杯,轻轻晃一晃,再晃一晃,大声问着:药杯低下,到底藏着什么呢?
  母亲和外婆几乎一起说:那就一口气喝了干了,看看杯底到底有什么?相信哈,有好多童话嘞。
  我一仰脖子,喝干了,再把被子倒空一下,说:出来吧,不要藏在杯底里,害我喝得这么苦,这么难喝了。
  药一喝完,杯一见低,姥姥的故事就开始了。母亲更不用说,早早把童话书放在一边。
  其实还是喜欢听父亲讲的故事,每次给我喝药,都要给我讲《西游记》,讲里面的孙悟空,猪八戒,唐僧沙和尚。每次还故意留下话头,不讲完,留下悬念,总是觉得父亲讲的《西游记》比神话还要神话,比童话还要有悬念,书里那是绝对读不到的。
  外婆喜欢讲《聊斋志异》,对母亲说:什么王子呀公主呀,宙斯呀,阿波罗呀,雅典娜呀,那都是外国的童话和神话,还是咱们自己的故事好,多讲讲红玉、青凤、海螺姑娘、画中人,七仙女、外婆讲的《聊斋》呀神话呀再经过民间那么以演绎,已经比《聊斋志异》比神话更是更加神乎其神了,一个故事连着一个故事,很难分得清红玉小谢小倩到底是哪一个故事里的了。反正,总是那些妖精鬼狐很有情谊的,也很善良,对待穷书生,对待普通百姓,总是很好,而对待那些为富不仁,坏事做绝的人,就会恨之入骨,想尽办法去报复他们,惩治他们。
  外婆口里的狐狸女鬼甚至花手帕、绣花鞋、蔷薇花。牡丹花都会摇身一变,变化成了女子,纤美的腰身,如花的脸儿,窈窕如桃花盛开,袅娜似风中杨柳。美丽的女子,总是那么善良,手巧,人儿也好,好似住在我们邻里,好似就在身边。
  常常的,喝完了药,看着一直空杯子凝神想象,一位位女子走出来,一个个王子打马归来或远征而去,一朵朵花儿掉落又盛开,一棵棵树木枯萎又葳蕤,一片片云儿,在天空上护佑着少年去旅游,一尾尾鱼儿,催着海浪回故乡……
  
  三
  一个孩子,总是喜欢童话的,也总是喜欢想象的。
  一天天长大,一天天听着童话,无论古今无论中外,我都喜欢,也都听得津津有味。不知道,从哪一天起,守着一杯苦苦的汤药水,我也开始给村里小伙伴们讲起了童话。一个个小伙伴们,等着听我的童话,叽叽喳喳说着话,一听到我讲童话,都安静下来,瞪着一双双亮晶晶的眼睛,听得很入神。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再也不需要和那种苦药水了,身体也健康起来。
  坐在树上,或是坐在河边,坐在家门口的树荫里,坐在村头的老槐树下……学着大人们的样子,我给孩子们讲故事。村里一群孩子成了我的伙伴,呼呼啦啦的,本该玩不到一起的,因为有的孩子年龄很小,偏偏孩们把我当成了他们一样的孩子了。有口好吃的找我一起分享,又好看的书找我一起来读一读,有高兴的伤心的事儿,也来找我说一说。
  我已经坐在教室里上学了,孩子们就等在教室外,一放学,围起我来,相拥着往家里走。书包没有放下,就去玩耍去了,到处疯玩,忘记了自己是一位学生,还以为没有长大。这也就是了,最是自己已去了城里读书去了,是十几岁的大姑娘了,只要一回村庄,一群孩子依旧围上来,像是小时候一样,一起去河边,一起去草塘,一起爬树,采花,挖野菜抓蚂蚱捞小鱼……
  玩累了,依旧围在我身边,听我讲童话。
  想不到,毕业后,我真的成了一名孩子王。
  回村,我做了一名教师那时和我一般大的几乎都工作了,有的成了家,有的有了孩子。而我呢,还像是一个孩子,每天同孩子们一起学习,开心的玩耍。母亲却开始着急了,催着我赶紧找男朋友吧,抓紧时间,结婚。姥姥也急得四处托媒人给我介绍男朋友。
  我总是笑着说:不急,不急。
  父亲说:对,俺妮儿,说得对。这事急不得的,要缘分说了算的。
  我把一切精力放到孩子们身上,每天除了上课下课,就是读书,再就是和孩子们在一起,日子过得好开心呀。我的课堂上孩子们没有开小差的,一个个聚精会神地听课,认真回答问题。原因,好简单,他们喜欢听我的童话。
  每天放学后,我都要给孩子们讲几个童话的。
  然而,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也到了论婚谈嫁的年龄了。虽然我不急,但母亲姥姥急得很。天天在耳边催婚,我想起小时候每曾喝药,都要喝完倒扣着杯底,问问藏了什么?咋还忘了问问是不是藏着一个王子呀?就大笑说:亲爱的妈妈,姥姥,莫要急哈,药杯底下的童话里,还真是有王子的。说不定,哪一天,我的命中王子会从药杯低下走出来。只是,可惜,我已多年不在喝那苦药水了,不然,我还是有希望,将那一个王子呼唤出来的。
  母亲气得笑了,说:多大了,还是只会说这些小孩子气儿的话,快加紧点吧,不然,成了老姑娘了。父母不能跟你一辈子的,找一个疼爱你的人,我和你姥姥你爸爸就放心了。
  一天,坐在庭院里的树下,好久没有用的药锅子,母亲找出来,给我煮蒲公英茶喝,因为天气太热,我说话太多的缘故吧,嗓子说不出话来了,医生说是咽炎。母亲一听,这好办,什么也不如蒲公英茶治疗咽炎好呀。于是赶紧采回来蒲公英,又翻箱倒柜儿的把那只多年不用的药锅子找出来,给我煮蒲公英水喝。
  烟熏火燎后,母亲又在给我熬药了。好久没有在喝汤药了,想想那苦苦的汤水,我记忆深处的酸甜苦辣。于是又一次想起母亲的话,就学着母亲的声调说:想听童话吗?想听就……
  话没说完,他却被村里的一位婶婶领进门来,我知道这位婶婶平时喜欢给人保媒,都叫她田婶。母亲看着来人,赶紧烧水泡茶,他一脸的和气,丝毫没有陌生的样子,进门就蹲在药锅子旁,给我看着药锅子,问这药还要再熬几次,他来熬,他最喜欢熬药,绝对不会把药熬过火,或是熬不足……
  我就说:想听一个童话,你会讲吗?
  他笑着说:当然会,还会唱呢。
  没容我再说什么呢,他就哼唱起来: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我一口喝干那一杯水药水,杯底下对着他,仿佛间,杯底映出了一个王子,就是他?他微笑着看着我,轻轻地在唱着爱情的歌谣。
  后来,我嫁给了他。而且,我跟着他,去了一个个我想要的远方……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