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枫】过年了!消逝的青涩年味儿(散文)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陆游《游山西村》,叩开了不少人的过年情结,自然于我,当是这样理解,别人么?自己还真不知晓。
  
  况且回归几十年前,那眼眸、耳朵与大脑,当时的记忆,总还会清晰映现,汩汩般,流泻发散……
  
  迈着轻快的脚步,穿着被称作“抱鸡婆”的棉鞋,踏着田间小路与机耕道,一家人拖儿带女,男女老少,一溜长串七八个人,嘻嘻哈哈说着亲热话儿,趟着田野风儿的吹拂,闻着嫩绿小麦油菜等稼穑的清香,向约或未约亲朋好友之家,深一脚浅一脚地……这就是曾经的我们农家,逢年过节与平常走亲访友,耍火腿(指用脚步行)惝恍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浮现于脑海,挥也挥不去,让那淡淡的乡愁,时时地袅娜娉婷,萦绕心里头。
  
  那时自己还是小小的年纪,几岁甚或十几岁,占却家中老大,下面大大小小加我五个兄弟妹妹,齐杵杵立于那里,父母好像皇帝皇后,活了九十九岁父亲的奶奶我们称呼的老祖祖是太上皇。老祖祖曾经说,“解放前推车抬轿也要生一窝娃儿,何况我们解放后……”唠嗑的话儿,在一家人中洋溢,“雄赳赳,气昂昂,走人户,全家上,吃了中午吃晚上,如果留宿更吃尝……”甩脚甩手,不错的一家子吃货。啧啧,让如此气势与美好,就是神仙,也没有我们潇洒倜傥,幸福感爆棚,满满的正能量!
  
  因此,对于逢年过节这么神圣庄严事情,我们小娃娃自然心儿向往,早早的,眼眸也是充满希望与力量,“新衣服,新裤衩,走着人户跟着逛,既吃嘎嘎(指肉)还打发(现在的红包),蹦蹦跳跳拉呱呱,相互看着书娃娃,名堂特多养脑花,长大成就书香家……”想起了自己曾编的顺口溜,与孩童玩伴一起经常过家家……
  
  “年关只在父母间,娃娃高兴满了天,闯关自然蛮辛苦,吃苦受累活人间”,父亲长辈和娃娃们,没有哪个一家子会轻松,“养猪养鸡养鸭子,积肥农活干家务。白天社队劳动忙,夜晚家禽家畜养。”那时国家提倡猪多肥多粮多,以粮为纲,百业兴旺,毕竟美西方对我们国家经济封锁,没有什么化肥、农药以及好的种子(国家一直进行农业种子科研,我们也年年在党和国家安排下进行诸如‘杆杆秧’,以及土、肥、水、种、密、保、管、工‘八字宪法’等各种田间试验),只有全靠农家肥过关,俗称“大春一田水,小春一把粪,庄稼要丰收,农家肥当家”,鼓励着一家一户大人娃儿们,大家人人攒劲,个个努力,偷奸耍滑,从无一人,集体与家里里外外,匆匆促促尽是奔忙。我家自然也和其它家庭没有两样,农历二、三月,甚或三、四月,就会买入一条或几条猪崽,早早做好计划,大人带头,我们小娃娃们也紧紧跟着,打猪草,干家务,做农活,还要收拾柴禾,连干笋壳、干树枝树丫树叶等等,凡是能烧火做饭做菜着火物,均累积于家的灶房与柴垛……甭用说,父母长辈太忙,自己这个老大,在家中也带领着弟弟妹妹,出头笋子先遭难,吃苦耐劳勇打冲锋,农家孩子永远早当家,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只有两三岁时,自己就颤颤微微,晃悠晃悠开始,踮起个脚,站上了小小板凳,伸长个脖子与双手,刷锅煮饭弄菜洗碗……把家中一应之事,承担和带动起来,当好父母长辈贤内助,还要铲草皮子积肥与各种家禽家畜,“脚不沾地尽是忙,苦累权当甜蜜尝,至今思却仍甜蜜,此种经历永难忘”。而最高兴的,当数闷洋芋(土豆)干饭,我家的当家最爱,洋芋削皮刮皮,土豆生清油炒炒,放米加水,锅边还耙上小麦磨粉做的糢糢,吃起来油珠珠,香喷喷,可香可羡了。然而自己最最喜欢的是刮皮,毕竟把芋肉削掉非常可惜,况且粮食还没有现在宽裕,但手却因此遭殃,常常整得黑梭梭的特难看,多久都没法洗掉。同时啊!只要饭菜面不够,还自然水来凑,把自个撑得,打着饱嗝儿,去盯满天繁星,“多像打胜仗的将军……”老祖祖经常笑咪咪看着我们,那满脸的皱纹,早咪成了一条线,隔代亲啊!我们早已习惯,成了自然,家和万事兴,笑靥如春水。
  
  五、六岁时,我就开始担着父母卖猪崽(家里养着老母猪)买的小水桶,“咕噜晃漾挑水桶,家务农活忙上手,学习读书特认真,做写作业田埂头”,把赖家院子的水井,荡漾出了潋滟清波;田间地头的泥土,被徜徉出了文字的温柔……自己年少的真实写照,边学边用,决不耽搁,学工学农学军(自己有些文章已涉足,不再赘述),锻炼身体,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农村的知识青年与娃娃,真的健康丰硕,没有那么多嬴弱不堪,吃苦受累多了,自然感到轻松自如,不像那些从未干过农活的人们,稍微一做,就被累成了地狱。贱皮子的我们农村娃儿,谁个不是这样子活着,因此就常常就想,难道我们的能够逢着,不正应了孟子所说,“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历数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来,那一样不是我们农民群众爆发出来的活力与干劲,创造出来的惊天辟地壮举与奇迹,其充分验证,早已昭然若揭。“我是农民我骄傲,祖国兴旺我欢笑。添砖加瓦日复日,勤把苦做创辉煌。”
  
  “喂个猪儿八九月,养个鸡鸭半年上,提前养置苦熬累,年猪吃肉伯伯香”,长辈们、娃娃们都知道,年猪若不肥大壮硕,肉会吃起来没嚼劲。而且女同志们,那就更加的忙了,除了其它应干的出工出力外,哪家的女人们不是从五、六月份或七八月份开始,忙里偷闲赶做大小一家子棉衣棉裤棉鞋,尤其做棉鞋的打鞋底,那种麻烦,是必须用旧布或新旧边角余料打浆子,晒布壳,麻线扎鞋底,把手指拇都弄得痛酥酥的,只要有顶针,那还会好一些。我么?也常学着大人样儿帮着做,所以说男孩子,多学点东西,好处还是蛮多蛮多,啥子都做得来,不好吗?
  
  那时的过年仪式感特强,腊月二十三开始祭灶打扬尘做清洁,杀猪杀鸡斩鸭,写贴春联(我13岁起就因字好常常写卖春联)等等,反正家里内外,均戴上草帽,拿上竹杆、扫帚打扫一新,腊肉香肠挂得高高,被火与烟的灶房烟熏火燎烤得流油,黄澄澄亮闪闪,嚼起来口舌生津,想来,这种咀嚼回味,现在已经没有再次的条件与原材料了。
  
  “走人户”这个我们四川人说的走亲戚拜年吃年酒,几乎在腊月就已大张旗鼓展开,许多都要一直走到正、二月乃至三月间,家家户户都是一个兜兜或背兜,装上一把最少两斤的干面条,多的买上一斤水果糖,如果是新娶亲的新媳妇拜新年,往往外加一个最少两斤的猪肉名曰“兜兜菜”……这么简单的礼物,家家户户如此,“礼亲仁义重”,凑成了当年走亲访友请客送礼标配。而饭菜么?中午吃了晚上热热,若不够也会再弄一点,从不铺张浪费,大家都是认同的,没有人会说吝啬。因为勤劳俭朴是当时公认称许的传统美德,又有谁会去有所在乎,只会互相学习帮助,雷锋精神,发扬光大得人人奋勇争先,个个追求进步,从不去多吃多占,那种占便宜与抓拿骗吃歪风邪气,永远都是被唾弃的,简直罕之难见,若有,也是如鬼一般,人人都会躲之远远像躲瘟神,自然没有什么人与之交流沟通,与“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无异。
  
  然而吃饭中最麻烦的是,若是碰上和中老年人坐一桌,那就惨了,礼仪讲究不说,讲究得一个二个,谦恭礼让,尊老爱幼,将最受尊敬的扶坐上把位,“上座舅子下坐客,中间坐的姑老爷;娃娃只能坐边边,姑娘媳妇窝灶屋”。让一桌子人满当当的,从长辈依次开始,一个碗儿倒酒,轮着你就抿一口,一溜完了,才开始客客气气,拈菜,入嘴,咀嚼,吞咽,然后酒就碾出龙门阵,一摆就不是三言两句,摆着摆着,最尊贵长辈又依前番节奏……反复循环,往往吃上一顿饭,至少要好几个钟头……反正没事,时间够用。但这让我们小娃娃们,就非常老火,弄成了莫奈何!所以自己嘛,总嫌麻烦,就往女人和娃娃群中拱,毕竟与他们才有稍许放纵,舀饭拈菜吃喝很快搞定,好与孩童们,抚胸摸肚,尽情玩耍去啰。
  
  恍兮惚兮啰嗦了这么多,其实逝去的过年味儿远远言之不够,若要将它们全部挖掘并传承发扬光大,我想还真的难以办到,因为时光早过去了几十年,现在人心儿变化空前,南辕北辙朝着了各自方向,只能让它们像记忆一般深深埋藏,因为现在过去都是好,一切早回不了原先面貌,纯朴善良,虔诚谦恭,礼义廉耻,勤劳节俭,互帮互助,亲情友情爱情兄弟姊妹情,你好我好大家好,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就连徜徉的天空和大地,以及一切的一切,早化为了虚无缥缈,与过往成了两样,所以我们就只能怀揣曾经梦想,馨享过去现在各自的美好,把时光珍惜,展望未来,冲锋陷阵,努力拼搏,顽强奋斗,不屈不饶,脚踏实地,心向远方,如同《祝福你》这首歌儿唱的那样,飞翔,冲浪,一直一直,与明天未来共享:
  
  “祝福你万事都如意
  生活步步升高
  新一年好运天天交
  烦恼都勿扰
  祝福你平安又欢喜
  福星时时高照
  爱常在喜乐同分享
  幸福是主角
  窗外白雪皑皑兆丰年
  换上新衣辞旧迎新岁
  提笔落下美好的祝愿
  烟火绽放漫天
  祝福你意志冲天起
  财源滚滚来到
  事事顺阖家多欢乐
  喜常上眉梢
  爆竹声声响祝福声声到
  祝你新年好”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