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越来越近,回家的心也越来越切,“什么时候回家过年啊?”电话那边父母的牵挂,我的身心早就飞回家了。压抑着,忙好了手头上一些琐事,收拾好行囊,晚上哪里还睡得着,只等天亮——回家。离家那么近,开车一个半小时、动车半个小时,怎么还这样欢喜呢!我也这样问自己。
  
  一
  工作一结束,就像归巢的鸟儿,一心只想回家,这两个字是快乐的代名词,让我们一瞬间就可以把所有的疲惫都放下,让人快乐、轻松。
  我要回家,是没长大的孩子说的赌气的话。小时候在外面受委屈了,被别人欺负了,一句“我要回家!”常常就解决了孩子们的僵局,本来还互相打闹,此时,大家就像得到了特权,都飞似的跑回去,趴在母亲的怀里撒娇,寻求家的温暖和爱。
  “家来哦,吃饭喽!”不论你在树林里和小伙伴玩躲迷藏,还是在水塘边游泳,又或是在后山捡松果,只要听到母亲大人每日发出的诏令,在外野的孩子,都不约而同奔回同一个方向。
  2005年,第一次离开熟悉的家去陌生的城市上大学,父亲送我,中午在学校食堂吃完饭后父亲要走了:“想家就回来。”我哀伤的心就像吃了速效药,顿时雀跃欢喜。回家的路要转车,有时没买到车票,一个小姑娘,跑到路边,看到和家相关联的车,就敢拦车。没有车位坐那种小椅子,晕车的我每个月回家也乐此不疲。周六的早晨6点不到,就收拾好书包准备回家,上大学还每个月回家的我成了大学同学的趣谈。
  长大后,常常还在回家的路上,母亲就打来电话:“什么时候到啊?等你们回来吃饭。”我知道,头天晚上母亲就想好了孩子爱吃的菜,一早就要拉上父亲去采买,再掐着时间,在我们回家前就做好了饭,孩子到家就能吃上热乎乎的饭菜。
  家是甜蜜的场所、温馨的港湾。一到家,刚坐下,母亲就端来黑鱼汤,一人一碗,我们姐妹几个笑着说,怎么还一人一碗给我们装好啊,就像小时候。那时候在乡下,母亲养了不少鸡。母鸡用来下蛋给我们吃,公鸡打鸣了就开始一个个进到我们的肚子里,我们姐妹个子挺高,想来除了遗传,也有母亲养的这些公鸡的功劳,在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勤劳的父母尽力为我们的营养做好保障。临近过年,母亲喊我们回家吃饭,来到厨房,满满的四碗炒鸡。不知道母亲从哪里听来的,完完整整的一只鸡孩子吃下去更有营养,母亲竟然一次杀了四只,鸡一下子少了四只,我们都觉得不舍。养的鸡大都进了我们的肚子,辛苦喂养的母亲父亲很少吃。哪怕现在,已经为人父母的我们,永远都是他们的孩子。
  家带给我们的独有的偏爱和滋养,让我们幸福成长。
  
  二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多么动人的话语,仿佛全身都有了力量。
  有一则视频,记不清看了多少次,我每次看都会热泪盈眶:一对小夫妻带着孩子冒着风雪回老家过年,雪太大,车子被困在小路上,打电话没有信号,车子又快没有油,妻儿吵闹,正在崩溃的时候,前方亮起一盏灯,原来是男子的父母,弓着腰打着手电筒,一路铲雪,一锹一锹,铲出一条回家的路,迎接孩子们回家。临近过年,很多地方下起了大雪,路上一睹就是十几个小时,看到这一幕让人担心,家里亲人们纷纷出动,拿着铁锹铲除路上厚厚地积雪,一条条回家的路变得平坦开阔。雪花片片,不落别处。两边高耸的雪堆,让雪天回家的路成了一道迷人的风景,回家的路不再艰难。
  还记得2008年,我在外地学校实习,那一年雪下得特别厚,那一年的我特别任性,与父母产生隔阂。母亲打来电话,听着她的碎碎念,异常烦躁,不等她说完,就挂掉。不想回家,不想听到父母的唠叨,连家里打来的电话也不愿意接。没有跟亲人交流,没有听那些碎碎念,人变得烦躁,只想把自己封闭起来,躺在床上,像是生病了一样。放假了,大家拖着行李箱,一个个都回家去了,我站在窗边,看着外面雪花飘落,父亲发来信息:“娟儿,我们等你回家过年!”我来不及收拾,背上包,像小时候那样,什么也不管,那一刻只想飞似的回家。路上的雪很厚,车子很多,都是回家的人儿,三个小时的车程,开了一夜,第二日凌晨到家。下车后,依然是父亲,就像从前每次回家那样,在路边等待,头上、身上落满白雪,紧锁的眉头在看到我的那一刻,全部舒张开来,父亲欣喜地跑过来:“回家就好!”所有的疲倦、委屈都化成了泪水,所有的芥蒂、隔阂在到家的那一刻烟消云散,再也无人提及。第二日,看着厨房里忙碌的父母,起床,来到他们身边:“妈,我饿了。”坐在小木椅子上,喝着暖暖的热汤面,还是熟悉的味道,一切回归到从前,仿佛我从没有离开。
  从那以后我才明白,不要让爱你的人等待太久。家是一味良药,可以修复生活的沧桑,温暖一颗冰冷的心。
  
  三
  外面时不时有孩子们放的一两下鞭炮声,孩子已经坐不住了:“什么时候回家过年哦?人家都回去了!”很欣慰,小朋友也像我一样渴望回家。我们一样渴望家人的互相关爱,亲情的陪伴,家带来的快乐。定下回家的日子,就开始数着回家的日子,连等待的每一日都那样欢喜。
  到家后,依然是父亲,早早在楼下等待,孩子飞奔过去,亲切地唤着“外公!”多么熟悉的场景。
  此刻,我坐在房间写文,孩子们在打闹,父母亲在闲聊,温馨轻松。“不要累了,吃点水果再忙。”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推门而入,放下洗好的水果。
  爱你的人在等待,家人团聚,灯火可亲,原来是最幸福的事情。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