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戚从较远处,托人带来了一个烧饼,这可把那个叫做“君儿”的小姑娘乐坏了。烧饼才一进门,她就追着妈妈不停地发问,问烧饼从哪里来,为什么走了这么远的路,只为传来一个烧饼?妈妈就只得耐心地向她讲解,告诉她每逢有人家里办喜事,就会向他的每一位亲戚朋友,分别奉送去一个烧饼。每一个烧饼的意义不在于送你一个烧饼吃,实是在往被邀请的人家里发送请柬。告诉她被别人邀请是值得骄傲和欣喜的事,告诉她你如果得到了别人送来的烧饼,你于喜庆当日就必须得前往祝贺。你要去祝贺,就必须敬送上一份礼物或者礼钱。才能够表明你对那家主人,不仅是真有爱和关怀,而且也有庄严与尊重。
  君儿才三岁多,才三四岁的小人儿能懂多少人情世故呢?可她就是要问,问这问那,问成一个个环环不断,圈圈相扣的九连环。别看她有一张这么灵巧的嘴,几乎没有一句话从她嘴里表述不出来,几乎没有一句别人的话进了她嘴里后,她无法将你,我,他这三个方面的角色与内容,回环旋转不过来。她也有一个短项呢!比如说吧,在她一岁多的时候,在她把什么字儿,什么话句都会表述成功的时候,任你再怎么教授,她都不会叫“姥姥”。奇怪的是她会说“老师”,会叫“老爷爷”。妈妈就循循善诱地说:你把老爷爷后边的“爷爷”去掉,只说一个“老”字,你把老师的“师”字也去掉,只说一个“老”字。将这两个“老”字连接在一起说,不就说成功了吗?
  面对妈妈的耐心诱导,她是这样仔细地听,等你再逼她具体去叫“姥姥”的时候,她虽然憋得眼泪汪汪,叫出来的却是“舅舅”。要知道,姥姥和舅舅这不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吗?见她反复地摇头,反复地说着“我不会”,一家人就再也舍不得去难为她了。经过了很多次努力,到后来她勉强才能叫“媪媪”,这已经是很不错的事了。甚至,她把“姥姥”叫成“媪媪”,还延续了好几年,直至她终于学会叫“姥姥”,才修改过来。
  君儿一看见烧饼,怎么就乐坏了呢?这当然和她又能吃到一个烧饼无关,因为在她家里,不管是向爷爷要,还是向爸爸要,无论谁都能给她把一个烧饼买回来。或许是她每天都呆在自己的家,住厌了吧?也或许是她爱上了不同的地貌,爱去看看外面的新奇。见到烧饼,她高兴又能去到另一个村庄,又能到另一座房子里去仔细看看,所以她乐不可吱。妈妈非常熟知她的小心思,提醒她说:“这一次的亲戚用不着我去,是你爸爸的姑姑在满月孙子,又不是你的姑姑在满月儿子。连我都不去,你还去做什么?谁来抱你?况且又是冬天,天又这么冷。一定要记得咱们不去哦”。听了妈妈的话,小姑娘当时什么也没有说,好像是已经默认了。
  可是到了那一天,她把眼睛附在爸爸身上,一圈又一圈地跟随着爸爸转,她自己则在地板上转过来转过去。她看着爸爸洗好了脸,刮净了胡子,她看见爸爸穿好了西装,插好了皮鞋油。她家不是就居住在柏油路旁边上吗?直到她看着爸爸推出了自行车,把车放在了柏油路面上。她彻底急了才跑过去,抓着姥姥的衣服和手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姥姥见状,一把将她抱起来,将她紧紧地掬在自己怀里,用嘴巴贴着她的脸,哄她,劝她说:“乖,咱们不是早商量过了吗?你妈都不去,你去干什么?”可她不仅不听劝,反而委屈更大,泪水更多,一边哭一边祈求姥姥:“爸爸就要走了,爸爸就要走了!”并且她的小脑袋,一直向爸爸张望,一直都没有扭转回来过。
  她家的院子里,离柏油路不是只有二尺多的高度吗?到这时妈妈的心已被她的紧张程度,揉搅得完全酥软了。妈妈跨过门槛,从院子里往下跳,直接就去阻挠住自行车,又用双手努力地把准备往前面行走的自行车,向反方向这边硬拖。
  在这些天里,爸爸和妈妈原本不知是因为了哪一件小事,他们竟又犯起了冲突,相互之间甚至连一句话,都不肯和另一个人主动去说。
  爸爸被妈妈阻挠着,自然是无法行走,又听见君儿在家里啼哭,他当然是怒不可遏,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放下车子返回家里,一边对着她谩骂:“这么冷的天气,你去受那份活罪干什么?”一边又说:“想去也早点穿好衣服呀,脏兮兮脸都不洗,去让人家看笑话吗?”爸爸的话说到了这里,君儿细心听着便觉得有了转机,她再不肯哭了,忙忙地催着姥姥去为自己洗脸,去为自己换鞋子换衣服。爸爸等她换好了衣服才把她抱起来,重重地放在车上,还狠狠地骂了声“冻扁你。”而君儿居然一声不吭,也没有告状,只是依着姥姥的叮嘱,用一双手紧紧地抱住爸爸的后背。这么顺和,这么屈服,这和平时那个活泼机灵的小姑娘,是不是大不一样了?然后,爷儿俩一溜烟似地,被车子载远了。
  无论爸爸的姑姑,还是君儿的姑姑,她们都住在同一个村子。既然如此,爸爸走亲戚的时候,自然是先去君儿姑姑家,然后再去自己的姑姑家。因为君儿的姑姑是爸爸的亲姐姐呀。姐姐和姑姑同住一个村,当然是要先去姐姐家了,即使当日是姑姑家里正操办喜事。原意是要往姑姑家去随礼,也不例外。
  到了姑姑家,一走进姑姑家的院子,姑姑从窗玻璃上就看见了他们。这时候姑姑从家里走出来,一把手就将君儿抱起,抱进了屋,抱在了炉火旁,又为君儿把毛绒绒的风衣上的纽扣打开,这样好使她便于接近温暖,容易接纳炉火。看着君儿被冻得彤红的小脸蛋,姑姑心疼得一直埋怨爸爸。埋怨爸爸从家里出来时,怎么就连一条围巾都不给君儿围上?爸爸一直解释说,她不是穿着风衣吗?风衣上不是也有帽子吗?可姑姑还是一个劲地直埋怨,埋怨即使风衣上也有帽子,也应该拿条围巾,为君儿把嘴和鼻子都捂上。
  爸爸在炉火边,君儿紧挨着爸爸。正在这时,有两个和姑姑一般年龄的妇女走了进来,她们都是姑姑的左邻右舍,也都是今天要和爸爸一起,要和姑姑一起,正待要去同一个主人家随礼的人。她们俩一进来就看见了君儿,看见了这么个小小的小女孩。姑姑给她们摆好了凳子,摆好了椅子,她们往炉子边刚一坐下,就看见了君儿齐眉的刘海,看见了君儿齐耳的短发,还看见了君儿肚兜上的画儿。君儿才四岁左右,她穿着背带裤,她穿着姥姥给她亲自用花灯芯绒布面做出来的,装了棉花的鞋子。在她裤子的兜肚上,妈妈竟然还特地用丝线给她绣了一只童话猫。她们都问这身衣服从哪来的,这双鞋子谁做出来的?
  君儿听见她们夸自己的猫,得意极了。她一个劲地向人家说,在她内面穿着的毛衣上,还绣着一朵花,并且一定要用手扯出来给别人看看。爸爸忙去截止她,阻拦她。但是爸爸的态度却没有得到姑姑和两个女邻居的支持,因为她们也愿意顺着君儿手指告诉她们的方向,去看看究竟。于是爸爸只得为她把裤子的背带打开,把罩在毛衣上的那件单衣揭开,至此姑姑和她的邻居就看见了,妈妈为她亲手编织出来的那件墨绿色的,衣服和裤子一体的朝背后结着纽扣的毛衣,看见了在她脖子以下,胸脯以上的那朵,妈妈用粉红色的毛线为她缠绕上去的花朵。这一切,在爸爸看来是那么地普通,那么地平凡,而君儿听到别人夸赞自己的衣服,夸奖自己的鞋子。夸奖自己兜肚上的花儿的时候,她却甜蜜极了,幸福极了。
  单等没风没浪地回到家,本以为这件事情就已经过去了。有一天早上君儿才刚刚起床,好端端对着姥姥说“那一天,姑姑还给了我五角钱呢!”妈妈恰好也在此,就接着她的话继续问,“钱呢?怎么就看不见,是不是你自己又想着法子瞎花去了,不是不教你乱花钱的吗?”君儿赶忙回答:“我没有瞎花。”“那么,钱到底去了哪里?是你弄丢了吗?”妈妈又进一步询问她。这时候,君儿才变得异常小心起来,她小声对姥姥说:“你问爸爸,姑姑才给了我,就被爸爸拿去了。”一向无话不畅谈的君儿,为什么突然间就变得如此小心起来了呢?生怕被别人听见似的。原来她和姥姥,妈妈,三个人是在这一边的小室里,妈妈随着君儿睥视着的方向,就看见了正在客厅里做着自己事情的爸爸。君儿本以为她小声点说,爸爸就听不见。
  妈妈却发现,原来君儿小小声说给姥姥听的那些话,爸爸其实也都听见了,因为他的两腮已经压抑不住地溢出了笑容。是的,爸爸在笑,他笑他在外面无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有身旁有这么大一个小女儿,他就对整个家庭和家人,连一点点都无法隐瞒。
  听君儿说完,爸爸马上走过来,他问君儿说,“姑姑给你的钱是我拿了,可是我们来的时候,刚好遇见了一个卖糖葫芦的。你非要吃,我不是又把钱花出去了吗?”爸爸之所以匆匆忙忙地就来证实,他怕他如果不说穿的话,他今后就将会在家庭里遭受到不白之冤。
  妈妈分别听完了这父女两个人的话,竟然也在心儿里笑开了花。他们一家人虽然怀着不一样的心事,却也笑在了同一时间,笑在了一起。从这一分钟起,妈妈对于爸爸在随礼之前所犯下的,那属于上一次的错误,因为他庇护女儿,热爱家,才又一次对他感激,又一次原谅了他。
  君儿确是个聪明又可爱的好姑娘,在她六七岁刚刚去读书的时候,有一天她正准备去上学,却转身问她的妈妈:“在学校里,怎么有的人就叫做二狗呀,有的人就叫做二猪呀,这是怎么回事?”妈妈说:“那是他们在家时所取的乳名,无论猪和狗,都是他们的家人,以为只有用最丑的和最笨的东西,才能突出地表述出来的,对他们的最爱。”说到这里,君儿不无遗憾地说,“那么,我就没有这么娇气的名字呀?”她说着的时候,一双眼睛望着妈妈,像有一万个怀疑。妈妈说“从今以后,我就把你叫做狗猪,代表你一半是狗,一半是猪。也代表我要给你一个人,以超于他们两倍的爱,你满意吗?”君儿想了想说:“好!”于是“狗猪”这两个字,就一直陪着君儿读完了小学四年级。五年级的时候,因为即将要上初中。到那时才将这个不雅的名字终止去。
  君儿十岁的时候,妹妹也上了一年级。有一天她和妹妹一起上学回来,姐妹俩一齐绕着妈妈,她说,“妈妈,我问你,学校里都说我和妹妹是双胞胎,你说是吗?”妈妈说“你几岁了?”君儿回答我九岁。“那妹妹呢?”妹妹回答我七岁。“那么你们是不是同一个时间出生的?”君儿才恍然大悟,回答说“当然不是。”想了想之后又说,“可是人家都说我们是双胞胎呀,他们说我们俩不仅长得像,而且身上穿着的衣服,鞋子都是一样的。”妈妈有时候真的太忙,实在不想去回答那么多的为什么,就说“你先去告诉给别人,说你们是三胞胎的话,那么他们还会来说你们是双胞胎吗?如果你再加上你弟弟。”于是,她们娘女三个,又一齐笑了起来。
  这些当然都是君儿,稍微长大点以后的事了。其实在君儿一岁半左右的时候,那天爸爸刚从姑姑家回来,姑姑问爸爸君儿是不是已经开始会自己走路了?爸爸说“没有”。第二天午后,他们家院子里有好多人,妈妈抱着君儿,娘俩坐在自家门槛上。而爸爸却和别人在一起聊着天,在离六七米远的地方。直到君儿一溜烟地跑过去,终于抱住了爸爸的腿之前,没有人知道她原来,也能够自己去走着路的。而且她不是走,是一个劲地跑。等爸爸发觉她来到了自己膝盖前的时候,或许也只有她自己才晓得,她是一面既惊恐害怕,一面又一心想着前方,才最终跑在了有爸爸存在的那块地皮上的吧?当爸爸一俯身就抱住了她,才不无欣喜地说:“我昨天见了你姑姑,姑姑还问我你会不会走路来呢?假如我能早知道的话,我今天才去你姑姑家,那该多好!”
  这还不算,因为从这一次之后,因为已经见证过了,所以一家人就期待着她自己去开始走路。可是一天两天过去了,却始终都没见到她自己去走出一步。这时候姥姥就说,“我们不如放下她,让她自己走。”当姥姥一把她放开,并要求她,让她自己去走路的时候,小小的君儿,她竟然事先趴在了地面上。妈妈就问姥姥,“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一步不走?”姥姥经验丰富,一边解释说“她怕把自己摔倒,所以事先做好了永不摔跤的准备。”一边用手去拉扯她,并催促她说:“要站起来,快点,你要站起来。”
  可是,作为人,如果你一直是趴下去的时候,就不是你一直保存着,你再也不会被摔倒的状态,和你再也不用去承受被摔伤时的危险了。而是永远都保持在了,你摔倒之后再也无法站到笔直,再也无法恢复起来的状况啦。
  你看,就这么一丁点的小小女孩。她用她自己的原始,用自己的率性,从那么小开始,就能给你带过来多少无穷无际的周密与思考了!你说,哪一双父与母,如果能拥有她,不是天赐的幸福呢?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