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种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趁着这明媚的春光,在这万物生发的季节里,我们开始春种。郊外麦儿青青;菜花飘香;绿树逼眼;蚕豆树高;碗豆立丛,牛心鼓肚……所有这一切,都给了我们以无限的希望,增强了我们春种的信心。
  开沟排水,江南多雨,洼地浸水。挥起铁锨,泥土飞扬,凿出土沟,积水流散。我们这才开始深翻土地。因为暖冬,几乎没有霜雪,所以躲在深土中的害虫依然存活着。我们得深翻土地,把那些隐藏在革命队伍里的害虫给揪出来。为了彻底消灭它们,纯洁队伍,我们又在深翻的泥土上,堆上柴草,开始烧灰。烧灰既可以肥土,又可以烧死害虫,所以这是一本万利的事儿。
  待荒烟散尽,我们开始整地作畦。把泥土砍得细细的,畦整得平平的。我们这就开始播种马铃薯。在畦上打出一个个整齐划一的窝,在每一个土窝里撒上刚烧的泥灰;浇上农家肥,然后在土窝里放上马铃薯。放薯子时要看芽儿,让芽儿向上,才会长藤结薯,否则,让芽儿向下,只会孵小鸡。那年在家乡务农时,弟弟妹妹种了一垄马铃薯。我有事,没来得及给他们指导。结果,去检查,只见垄上的马铃薯长得稀稀落落,许多土窝里没长出薯藤来。我奇怪,弟妹们吃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搬开覆土,只见马铃薯种那白嫩的树茎直往地府里长;旁边根上却长出了许多小马铃薯,我们管这叫“孵小鸡”。等到放好薯种,仔细检查后再覆土,盖住薯芽,不让它冻坏。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麦苗长穗,芥菜上蕻,尖豆挂上弯刀了。我们又开始在整畦打窝,施肥种龙牙豆。这龙牙豆长得如獠牙,又叫四季豆,一年四季都可以种。种完了龙牙豆,去看看我们的马铃薯兄弟。还好,都长齐了,蓬青了。于是给它们松松土,施点肥。
  再过一段时间,我们把芥菜给收了。一捆捆柴似的芥菜叶儿,又绿又嫩,非常馋眼。一代管一代,茄树拔了栽芥菜。我们是反其道而行之,一代管一代,拔了芥菜栽茄子。茄子怕晒,栽了,还得浇水,盖草,看护两三天,等它回过气来才行。
  栽了茄子,又种了豇豆,栽了青椒和红辣椒、青扁豆。我们顺便去看看薯兄豆妹。薯兄茁壮,豆妹含羞。又给它们松土、施肥。看着龙牙豆妹妹羞羞答答地长出泥土,这才想起该种黄豆豆了。我们这里的黄豆种类多,选了一种叫“六月白”的早熟豆播种了。种黄豆太省力气了,种时给它上点磷肥,它就会一生一世感激你的。往后你只要给它锄锄草,松松土就好了,它别的什么要求都没有。于是,我们一连种了好几畦黄豆。
  等黄豆从泥土里长出嫩黄的豆牙儿时,我们又在田头屋角栽了丝瓜、蒲瓜、刀鞘豆、南瓜。这些瓜豆很吃肥,所以,在栽秧时,先得在土地里施上大量的农家肥,再载种瓜豆秧,浇水,遮荫,像看护茄子一样看护两三天,等它们舒活过来了。这才算完成。要是有死株的,还得及时补种上,不能误了农时。
  滴答滴答,飘飘洒洒,纷纷扬扬几场春雨过后,田地里是一派生机盎然。马铃薯是万头攒动,绿意逼人;龙牙豆是展翅腾飞,绿蔓遍野;茄子新枝劲发,遍地成林;黄豆一片碧绿,绿遍荒原;丝瓜、蒲瓜、南瓜、冬瓜、刀鞘豆,长蔓飞天,直上九霄;青椒、辣子,树树丛丛,青绿无限;豇豆上篱,飞蔓南天……
  春天是万物生发的季节,春种一片绿色的希望,秋收一堂金色的收获。那绿色的瓜豆,欣欣向荣,生机勃勃,正是自己顽强生命力的写照,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们收获成功,收获喜悦,收获乐趣,收获深情!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青山不敌我们绿;绿水不敌我们富;富原不敌我们芳;芳甸不敌我们艳;艳泽不敌我们丽;丽园不敌我们香……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清晨的五点半,天色尚暗,星光犹在,我与一群同样怀揣着期待之心的游客们,一同乘坐大巴,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华山。华山,这座五岳之中最富传奇色彩的山峦,以其险峻著称于世,吸引了无数...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