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舅和舅妈结婚时,我们全家人都不怎么看好。特别是姥姥一直持反对态度,乃至最后和二舅断绝来往,发下狠话:“就当我没你这个儿子!”
  先说二舅,一米八的个头,长相帅气,特别是学习优秀。高中每次考试,都是全校前三,考上好大学没有悬念。作为学校里的学霸校草,二舅的桃花运比较多,喜欢他的女同学不少。高三临近高考时,曾有两个女同学为了二舅大打出手,为此学校请了双方家长。两个家长来到学校明白了咋回事,一股脑把责任推到了二舅身上,每天堵在学校门口围攻二舅。为此,二舅偷了姥姥的钱连夜坐车来到承德,投奔我们干起了烤红薯的生意。二舅这一出,给母亲气得不知道说啥好,姥姥一气之下也病倒在炕上。骂二舅是不求上进,不孝之子!白费了她这么多年对他的付出。
  二舅属于认死理的人,他认准的事会一直执迷不悟走下去。他以前假期时和大舅曾去过俄罗斯做过买卖,数学又学得好,有点经济脑瓜,所以做起烤红薯生意来,也做得挺顺。他经过几天的视察,瞄准了到厂矿机关门口卖烤红薯能挣钱。他人也勤快,每天一早天还没亮就推着车出门,来到机关门口等待一早没吃饭的干部职工。做烤红薯就他独一份,再加上二舅的东北口音惹来许多人围观。二舅人口齿伶俐,高兴时会给人唱上一段二人转,所以买他红薯的人很多。其中经常吃他红薯的就有舅妈,舅妈是二舅第一眼就入了他眼的人,也许正应了一首歌:只因在人群里多看了你一眼。
  那天舅妈第一次来买烤红薯,还把手机落在了二舅摊上。由于那天买红薯的人多,二舅当时也没注意,过后人散了,二舅才发现了手机。他不知道是谁丢的,就拿着手机四处打听。打听到门卫,门卫说,这个手机好像是机关干事王小梅的手机,因为这个手机他见过,一次王小梅来门卫等人,她也是把手机落在了门卫,所以他有印象。二舅听他那么说就把手机给了门卫,让他交给王小梅。
  第二天王小梅来摊上买烤红薯,说起手机事,那天二舅才特意记住了她的脸。就那天,二舅心里有了王小梅。他一整天脑子里都是王小梅的影子,晚上到回家,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起床敲了母亲房屋门。他对母亲说,他喜欢上一个女孩,他一定要追到她!
  说起这个女孩,二舅说是他见过的最入他眼的一个。长得简直太漂亮了!
  母亲当时还嚷了他,只当他说了一个笑话,训斥他影响了她睡觉。因为母亲明天一早,还要早起去白灰窑搬石头。
  那天后,二舅更加勤奋地去卖他的烤红薯。说是卖烤红薯,或许是追王小梅。两个月后的一天,二舅给姥姥打电话,让姥姥给他转二十万块钱,说他要帮助一个有困难的女孩。这个女孩,或许以后会是他媳妇。
  “还或许是你媳妇?万一不是呢。你的钱不就打水漂了吗?”姥姥很生气地训斥二舅。
  二舅却平静地对姥姥说:“这个女孩现在遇到了困难,看见她无助的眼神我心里就不好受。如果我能帮助她渡过难关,即使钱打了水飘,我也认了。妈,你就打钱吧!”姥姥也是善良之人,听二舅态度坚决,又是帮助人也就没带犹豫地把钱给他打了过来。
  咱再说王小梅,王小梅皮肤白皙长相甜美,尤其有一双大大的眼睛。人送外号“一枝梅”。她有一个男朋友在美国留学,留学的几年里,都是王小梅资助他学费。本来两个人说好,等他完成学业就回来和她结婚的,可是他毕业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并拉黑了王小梅。王小梅由于资助他时借了不少机关财务的钱,在这节骨眼上她父母又离了婚,她母亲因此受了刺激精神变得不那么正常了。她不得以把母亲送进了安定医院。二舅追她的过程中,了解了她家情况和她欠下的外债,为救她燃眉之急,就让姥姥给他转了钱。
  二舅对王小梅说:“我追你是一回事,我帮你是另外一回事,你别有负担。你放心,咱家东北人不会趁人之危的!即使你以后不同意嫁给我,我也会照样帮你的!”
  王小梅听后感动地哭了,从此后她和二舅有了来往。三个月后她就问二舅,如果她同意嫁给二舅,二舅能不能留在家里帮她照顾自己的母亲。她母亲那时在安定医院不配合治疗,总是又哭又闹吵着回家。她也曾想着给母亲接回家,但她有自己的工作,接回家了雇保姆她又没钱。她看二舅心地善良,当时也是没办法的事。二舅听后想了想说:“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别着急答应嫁给我。我不想让人说,我是趁人之危。另外,我谈恋爱只想双方都是心甘情愿的,而不是报恩或者有别的目的。即使你以后不嫁给我,你现在遇到了困难,我也会管的。咱俩先慢慢接触了解一段时间,等你真的心甘情愿了,咱们再谈婚论嫁。”
  那天后,二舅每天都会买了东西去安定医院看望王小梅的母亲,一去就守上半天。陪她聊天和她唠家常,还给她买许多她爱吃的食物。有一天下午二舅刚离开,王小梅的母亲不知咋地打了安定医院的镜子,不仅伤了自己还把其他的两个病人弄伤了。王小梅母亲看见血,当时就失去了理智,在房间里乱跑乱跳。安定医院通知王小梅,王小梅见到母亲一刻,母亲一把抱住她,说啥不想在医院住下去了。她母亲哭,王小梅也哭。二舅见了很是心疼,就毫不犹豫地把王小梅母亲领回我家。奇怪的是,她到了我家,变得安静了。每天跟在二舅身后,很听二舅的话。但她有时也会犯病,一犯病对二舅不是打就是挠。每次她打二舅,二舅都会让她打,直到她打累为止。二舅说:“她是病人,她心里有委屈呀!只要她打我,自己心里好受些就好。”
  她在我家住了一个月。一个月后的一天,王小梅对二舅说:“你是一个好人,你们一家人都是好人!我慎重考虑过了,我要嫁给你!”二舅和王小梅相处半年后结了婚,并留在家里照顾起她疯娘。她疯娘接回家后,也很少再犯病。
  姥姥听说二舅搞的女朋友有个精神不正常的妈不说还要他每天留在家里照顾,当时就持反对意见。姥姥说:“你们这不是爱情,是利用!赤裸裸的交易。我不同意拿婚姻当儿戏!坚决不行!这哪是结婚呀?你是入虎穴,去找罪受。闺女长得再好,你也不能不要命呀!”
  二舅可不那么看,他觉得不管何种原因,他也要喜欢她呵护她。二舅对姥姥说:“我要娶她!我要和小梅一起共分担照顾她母亲的责任。”他对于姥姥的话,根本就听不进去,不顾姥姥反对就和王小梅结了婚,并把她的疯娘接到家里,每天留在家里细心照顾。既然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姥姥也不得不默认了。但她还是放心不下二舅,背地里会让母亲时常去二舅家看看。
  所以母亲会经常领着我去二舅家,看望舅妈的母亲。换着样给她做她爱吃的菜,包饺子。舅妈的母亲每次看见我和母亲来她家,都会咧着嘴笑,对我们很友好,也不那么疯癫了。有时她还会把我抱在怀里,不住声地叫我“宝宝”。母亲说:“她是想抱外孙子了。”二舅和舅妈躲在一边,紧紧拉着手都羞涩地笑。
  二舅和舅妈结婚后不久,舅妈就怀孕了。快生的时候,舅妈提前休了假。姥姥还特意来承德,把他们一家三口接回了东北。回东北后,姥姥还给舅妈的疯娘找了老中医,每天姥姥给熬药,领她四处走。姥姥性格好,对她极尽耐心。在姥姥的呵护下,舅妈的疯娘心情也变得开朗了许多,后来竟然奇迹般的痊愈了。
  舅妈后来生下一个男孩,取名叶大伟。舅妈回东北时,二舅通过自学考试考上了会计师,去了一个厂矿机关财务科。舅妈休完假回去上班不到一年,就升为政工科科长。从此后,他们一家人过上了幸福生活!
  舅妈人漂亮,对我也好。我来江山文学网都是舅妈帮忙注册的,是她引导我来江山发文,签约一切事宜都她一手包办的。每年过年,我和哥都会去舅妈家过。舅妈的母亲做一手好菜,吃着吃着就吃出了我母亲的味道。因为她的有些菜都是以前她生病时,母亲来家里照顾她,教她做的,她都记着呢。如今二舅和舅妈在一起已经十五年了,从未红过脸,而且如初恋般的甜蜜。别人的婚姻我很少羡慕,但他们俩不得不让我羡慕。正应了一句话:所谓真爱,就是当感觉、热情和浪漫统统拿掉之后,你仍然珍惜对方!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