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不太熟悉大庆这座城市的人来说,也许只知道它是一座石油之城。有着数不清的抽油机,还有着王进喜的铁人精神。如果你能够深入了解一下它,你就会知道这只不过是它刚硬的一面。它还有着一望无际的湿地,绿茵漫漫,芳草萋萋,还有无数的水泊像繁星点缀其中。这也正是大庆内在的温柔之美,无数的文人墨客因此也毫不吝啬地给了它一个雅称,把它称作“百湖之城”。
  这个夏天,我又探访了它的美。还没到大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湿地,野花盛开,湖光涟涟,落霞与孤鹜齐飞,如诗如画。它美得惹人怜,值得去守护。也有人甘愿默默守护它一辈子。
  随着人们对自然环境的重视,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湿地生态环境建设之中。相关部门建立了大庆湿地生态公园,不仅可以更好地保护湿地,还为市民打造了一处休闲娱乐的好去处。湿地走廊,观景大道,十里荷塘,不仅让人陶醉在碧草连天,群鸟起飞的画卷之中,还使人沉浸于荷塘月色的静雅意境。去湿地生态建设馆和监测塔,细细地聆听它的脉搏,会更进一步了解湿地的前世今生。
  我选择了择一叶片舟,荡漾在湿地之中。俯则群鱼跃跃,仰则万鸟起飞。穿过片片芦苇荡,向着湿地深处驶去。朋友拿着照相机,东拍拍西照照,忙得不亦乐乎。而我只想沉醉其中,聆听鱼跃鸟鸣。
  不远处出现的丹顶鹤,让我想起了湿地护林员老刘。我们相识于十多年前,那是我第一次来大庆湿地。我背着摄像机在湿地里寻找丹顶鹤的踪迹,试图能够进一步了解它。
  寻找到湿地的深处,遇见一只受伤的飞鸟,在不远处无助地哀叫。当我俯下身子查看它的伤口,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有一双大手抓住了我,并大声呵责道:“湿地禁止猎鸟!”边说边要把我扭送到派出所去。我解释了好久,并且拿出我的证件,还把我的摄像机递给他看过之后,他才渐渐相信我不是偷猎鸟类的人。
  等彼此的情绪缓解下来以后,我才逐渐看清了对方长什么样子。这是一个典型的东北大汉,黝黑的脸上有些皱纹,微微驼背尽显岁月的苍老。交谈了一番,我才知道他是这里湿地的护林员,而且对湿地很熟悉。在他即将离开的时候,我请求他可以帮助我去寻找丹顶鹤。他刚开始还略有些警惕,不过经过我详细地自我介绍后,他同意了我的请求,并把我带到他在湿地居住的地方。
  他居住在湿地深处的一个小岛上,几间简陋的茅草屋,还有一口炕,外加几副碗筷和一口锅,这就是他的全部家当。这样的居住环境,在东北如此寒冷的环境让人难以想象。他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屋后看看他那些带回来的受伤的鸟儿,细心地照顾着,和她的妻子谈论着鸟儿伤势恢复的情况。这时候,才能感知到这位东北大汉的柔情,还有他满眼的幸福和知足感。
  随后的一些日子,他带我在湿地里到处巡查,说这片湿地以前是别人围垦的耕地,那片湿地以前是多么的脏乱差,漂浮着黑色的污浊物。还有一些地方,是偷猎者经常出没的地方。
  他熟悉这里的一切,包括每一片云,每一条鱼儿和每一只鸟儿。说起湿地,他总有滔滔不绝的话语。他说,他祖辈四代都生活在这片湿地,以前靠打鱼为生,这湿地养育了他。后来,他就成了湿地的护林员,在别人看来这工作既辛苦又危险,但他非常喜欢这个工作。每天在湿地走走,就是最大的幸福。他会深情地去抚摸每片芦苇和这里的鱼虾,他会蹲坐着,望着这片湿地发呆良久。
  在这里待了几天以后,我就发现在他住处的不远处,每天傍晚西边落日的余晖里,总有一只鸟,直到深夜也不回离去。接连好些时日,一直如此。我禁不住好奇地问:“这鸟为什么一直都不飞走?”他妻子告诉我,这是因为这只鸟的爱人受伤了,住在了她家。它要等到另一半身体恢复回家后才能离开。湿地护林员老刘说陪:“如果不是这鸟呼叫他,引领他,他也拯救不了那只奄奄一息的鸟儿。”听到这里,我深有感触,鸟儿之间有不离不弃的爱情,我们人与人之间肯定也会有。我心中产生好奇,问道:老刘大哥,你和嫂子是怎么认识的啊?
  老刘害羞地低下头,默默不语。嫂子打趣道:年轻的时候那有人喜欢他。一听说他是湿地护林员,别说姑娘了,狗都嫌弃他。刚开始相亲的时候,听说他是湿地护林员,心想这么好的小伙怎么做这工作,怎么能够养家。大年轻的小伙,谁不想着走出这湿地,去外面挣大钱,过更好的生活。如果不是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小伙,我也不会想进步了解他。跟着他在湿地里四处走了几天,看到他这么细心照顾受伤的鸟儿,心想他对鸟儿都这么有爱,跟着他过日子,一定也差不到哪里去。于是,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了他。
  在我看来,湿地护林员老刘过的日子虽然平淡,但却处处充满着幸福和快乐。一个人在湿地到处巡查,一个人照顾受伤的鸟儿,偶尔两个人一起在湿地里荡。摘一朵野花,送给她,拉拉家常琐事,看日出东方,夕阳西下。这样清净的生活,让人羡慕。
  嫂子却说,湿地护林员这工作生活充满着危险。前些年,还有一些偷猎者,找到我们家里威胁我们不要多管闲事,否则有你们好看的。有一天,已经很晚了,你大哥还没有回家。我左等啊,右等啊,也不见他的影子,就乘坐小舟去湿地里寻他。我边划船,边喊他,这空空荡荡的湿地里,只能听到我的呼喊声,怎么寻,也寻不到他。当我发现他的时候,他满身血糊糊地,怀里还抱着一只受伤的鸟儿。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问我鸟还活着吗。
  把他送到医院才发现他被人家捅了好几刀,养了大半年才好。住院的时候还嘱托我好好照顾那些受伤的鸟,不要把时间浪费到他身上。问他那天发生了什么事,他一直不说。到后来,才在警察那里听说,他为了护住这只受伤的鸟儿,被偷猎者狠狠地捅了好几刀,受伤倒在地上还死死地护着受伤的鸟儿。偷猎者一看这人要鸟不要命,就骂骂骂咧咧地走了。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他,估计他早就死了。
  过了些日子,我在湿地也遇见了丹顶鹤,拍了好多有关丹顶鹤的珍贵照片,也写了许多相关材料。临分别那晚,湿地护林员老刘告诉我,他儿子也快大学毕业了,他儿子也像他一样喜欢这里的湿地,毕业回来以后,也会在这湿地工作。他有知识,一定能够给这湿地带来变化陪,湿地环境也会越来越好。近些年,湿地偷猎者也少了,湿地污染的地方也没有了,鱼虾也多了,鸟儿种类越来越多,有些品种我都不认识。他说这些,就像在描述着一幅卷轴水墨画,有现实的美也有憧憬的美。
  多年后的夏天,我又一次来到大庆湿地。这里变化真的好大,天翻地覆来形容都不为过。它的美丽几乎用语言无法形容,看那络绎不绝来游玩的人就知道它的美多么富有吸引力。现在有更多的志愿者参与到湿地保护的工作中,他们是有知识有抱负的一代,用先进的技术和保护理念来守护这里的湿地。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片美丽的湿地会更好地造福这一方人,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在默默守护着它。
  我离开大庆湿地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小姑娘说:这湿地真美,他是我们城市的“肺”,我要好好爱护它。我想,如果湿地护林员老刘听到这话,他应该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