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的朔北,阳光仍然是那么的灿烂。蔚蓝色的天空,没有一丝的云彩。雁儿已南飞,凉爽干燥的秋风,吹黄了山间田野。走西口的茶马古道,落叶纷飞。只有那金黄色的银杏树和国槐树在秋风里摇曳。崇山峻岭难见绿色,显得有些苍凉。
  我们几个军人出身的老战友,相伴凭吊古战场,慕名游览了被誉为中华第一关的雁门关,感慨万千。
  仰望关城,两山对峙,中间高挺险峻的塞口,其形如门。以“飞雁出于其间”,故名雁门关。门额嵌着“雁门关”,楹联是“三边冲要无双地,九塞尊崇第一关”。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
  登临关城,雄伟壮观的建筑让人震撼。蜿蜒起伏的古长城,犹如一条巨龙,连关接塞,盘卧于群山脉之巅。气势辉煌磅礴,万里连云际。历经千年风雨,傲然屹立,与日月同辉,山河同在。
  斑驳的石板路,铁甲车扎出的深辙痕印尚存。古战马的铁蹄,在坚硬的石板路上烙下历史的痕迹。每一块青石板,每一块城砖都记载着无数英雄的征战与荣耀。
  古老的烽火台,高高矗立在山岗上。栉风沐雨,见证了边关千百年的战争与和平。曾经狼烟滚滚的烽火台,如今已是荒草凄凄,不见狼烟,只有那秋天的一抹残阳。“烽火台上无烽火,四面东凤唱古歌。”
  即兴擂响关城上的战鼓,让我们这些曾经戎边卫国的老兵心潮澎湃。穿越千年的历史云烟,仿佛听到了古代战马的嘶鸣声。金戈铁马,千年鏖战的古战场在我们眼前展现。在这古老的雁门关下,有多少英雄豪杰,仁人志士,为华夏的安宁,浴血奋战,马革裹尸,青山埋忠骨。
  战国末年,赵国将领李牧镇守雁门。“习骑射,谨烽火,多间谍”,秣马厉兵。当匈奴来犯时,李牧将军精心布阵,英勇战斗,一举歼灭匈奴十万骑。李牧碑记载了这位名将的赫赫战功。
  秦朝初年匈奴大举入侵,占领河套地区。秦始皇派遣大将蒙恬统兵三十余万,从雁门关出塞,击败匈奴,收复河套失地。把匈奴赶到阴山以北,始筑万里长城。
  大汉初建,百废待兴,匈奴强盛,骚扰边境。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匈奴单于冒顿率领数十万大军南逾雁门,直驱晋阳(今太原)。汉高祖刘邦亲率三十二万大军反击,出师失利,被围困在平城(今大同)的白登山上七天七夜。后用陈平之奇计,突围而出,得以生还。这是历史上有名的“白登山之围”。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汉元帝建昭元年(公元前33年),王昭君从雁门关下前簇后拥,出塞和亲。成就和平传奇。
  汉武帝时期,虽然匈奴十分猖狂,屡犯雁门关,掠夺边民。但大汉经“文景之治”,国力强盛。雄才大略的汉武大帝下诏整修雁门关。大汉名将卫青、霍去病、李广等都曾在雁门关下鏖战。卫青的“匈奴不灭,无以家为”,李广射虎,霍去病封狼居胥等典故。耳熟能详,名传千古。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是华夏的最强音。
  一代女皇武则天也巡视过雁门关,见雁门关险峻陡峭,不胜感慨,题写“天险”砖匾,如今仍嵌在雁门关东门的门额上。只是这个造字女皇所书的“䒶险”,的“䒶”字,没有几个人能认得。
  雁门关战斗最激烈的年代莫过于宋朝。北宋初期,塞外契丹人崛起,建立辽国,常犯雁门关。英勇善战的杨家将在雁门关前屡败辽军,一代战神杨业被辽军誉为“杨无敌”。
  公元980年,辽军十万大军入侵雁门关,骚扰边民。时任代州刺史杨业,布置重兵把守雁门关隘道南口,又亲率精兵由关南迂迥到雁门关北口,断敌退路,将辽军包围在几十里长的峡谷之中。向正准备攻关的辽军发起突然袭击。重创辽军,杀死其驸马,擒获马步军都统指挥使李重诲。杨家将也一战成名,从此令辽军闻风丧胆。
  北宋雍熙三年,辽国发重兵进攻雁门关,由于敌强我弱,寡不敌众。杨业身陷重围,士卒全部战死,杨业因伤被囚禁。他宁死不屈,绝食身亡。
  杨家将三代镇守雁门关数十年,仅杨六郎就镇守雁门关二十余年。酷暑寒冬,苦守边关,寸土未失。
  杨家将的忠肝义胆,精忠报国的精神千古流芳,永远激励着华夏儿女。
  如今在关桥前的东西两侧建有杨家将雕塑群。东侧是佘太君率领的杨门女将,西侧是杨令公和七郎八虎,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这是雁门关风景区最亮丽的风景线!
  近代史上,雁门关仍然是战略重地,兵家必争之地。八年抗战,雁门关战绩辉煌。1937年10月18日,贺龙统领的八路军120师,在雁门关以南公路两侧高地设伏打击日本侵略军,激战三天,击毙击伤日军500余人,击毁日军汽车数十辆。在古战场上谱写了一曲抗日救国的新凯歌。
  雁门关也有伟人的足迹。公元1948年3月,毛泽东、周恩来和任弼时率领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告别陕北,东渡黄河前往河北西柏坡。途径雁门关时,毛泽东、周恩来和任弼时等一道登临雁门关,凭吊古战场。后来毛泽东还为雁门关题写了“中华第一关”和“雁门关”关名。
  追觅历史的烟云,雁门关自周定王五十二年(公元前595年)赵襄王北逾雁门,攻击代戍之国起,到二十世纪初。在雁门关地域发生有规模的战役和战斗共计140余次。彰显出华夏民族是真正的战斗民族。
  一座雁门关,半部华夏史。这是战斗之史,民族强盛之史,华夏辉煌之史,
  战斗精神是华夏民族之魂。
  雄关依旧,民族魂永恒!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