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护站里的暖气给冻住了,原因是巡护回来很晚,身体有些倦累,觉得室内温度尚可,没有去生火,便躺下睡去了。
  早上起来,灶膛里的火才把锅里的水烧开,才发觉锅炉不循环。这时候已经晚了,水箱里的水沸腾了起来,气浪窜出老高,像一头愤怒的猛兽,在向我咆哮着,并亮出了又白又长的牙齿。我哪里见过这等阵势,不免心里骇然。
  怎么办?害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好在猛兽被锁链拴住,是扑不过来的。我忙找来了一把扳手,试图去解燃眉之急。暖气被冻住的事情,以前有过发生,不过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放出暖气片里的水,再不断加水,给锅炉减压,才让危机平稳度过。
  这一次,我也是如法炮制,忙活了好一阵子,才把管子里的冻,给慢慢化解了。看着渐渐平静下来,不再窜出气浪的水箱,心里一阵轻松。我忙往锅里添了许多的水,又往灶膛里续了几块柴禾柈子。这突如其来的惊吓,让人心有余悸,不敢再有丝毫懈怠,快把暖气烧热,把那点冻给驱散出去。
  因为昨晚的懒散,才有了今天的故障。冷冻是从屋门口进来的,有一段管子通过了那里,不停地开门,再加上门缝不严密,才导致了这个结果。
  此时已经是三月份了,春光泻地,风情浪漫,不觉间让人产生了麻痹大意的思想。元旦前的冷冻还只是停留在地表之上,我常在山里行走,是知道这些法数的。扒开厚厚的腐叶层,黑黑的腐殖土散落着,松软的质感,捏一把还能成团。别看北风呼啸,山河银装素裹,其实,这些都是表面现象。大山是披着一件大皮袄的,根本就冷不着,也冻不着。
  元旦后的寒冷却不同。冷冻往土层的深处扎,这是春天到来之际,寒冷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呢。这极度之寒,在原有的冻层之上,又进一步加剧了冻层的深度,犹如把无数根钢钎,往土层深处钉。
  往往来到春天将要解冻的时候,猛然来这么一场缓阳冻,把我的一颗苟安的心也给冻住了。不要把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春意,当成春天,那只是春天的一根根触须,伸展到这里,真正的春天还远没有到来。缓阳冻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序曲,由此开始,大幕才徐徐拉开,才能听到气势恢宏,宏伟壮丽的春天交响曲的乐章。
  
  二
  屋后的小河边,有眼泉水。其实,在平常的季节里,泉子有脸盆那么大。来到数九寒天,先是小河冻住,泉子也越缩越小,最后萎缩成拳头大小,像一只亮晶晶的眼睛,静静望着天。
  草木知春,流水最先体会到。屋后的小河虽然被冰层覆盖着,却难掩流淌时发出的轻灵之声。小河水好像是一根根琴弦,被不停地拨动着,不由地,也不知不觉地撩动着我的心弦。
  小泉的眼在睁大着,如同半梦半醒之间,猛然睁开了。当一只水瓢能伸进去的时候,我便多加了些自身的需求。开初,仅仅用来烧水泡茶。过几天,水量大起来,便用来淘米洗菜了。
  这天,我又去泉边打水。打完水,蹲在泉边,发现些许事情。那泉水之中,怎么会有一块石头在动呢?开始我以为是水波荡漾所致,让视线产生了幻觉。可是,我紧盯了一会儿,才发觉那不是一块石头。
  只见它慢慢地伸出一条腿来,又慢慢地收回去。慢悠悠,笨拙得很,那是一只蛤蟆,准确地说,是一只癞蛤蟆。
  我吃惊地发现,那身上有些像颗粒一样的东西,竟然是一个个白尖儿的脓包,好像不用挤,自己都能冒出白浆。它如果不动,我不会认为它是一只癞蛤蟆。如果它错过我的打水时间,我也不会看到。可是,它偏偏在我的眼前,好像在故意卖弄着自己那令人作呕的身姿,让我的内心卷起一阵阵波澜。
  这些天,一直都在品味着那股“癞”的味道,思绪不由地往任何肮脏上面牵扯着。尽管我拼命地拉拽,还是不能抵挡思绪的自由与缥缈。
  一连几天,我都无法从那眼泉水里自拔,甚至连望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那里是一片的黑暗,并且,这片黑暗慢慢地游动过来,像一块黑布,渐渐地把我给包裹起来。
  这天,有人给我送来了一些鱼。他拎着一个长长的网,来到管护站前。他刚刚从河里取回的网,湿漉漉的,往地上滴着水,很随便地倒在门前的泥地上。网里倒出些树叶子,还有一些泥鳅鱼和白漂子鱼。另外还有几只大癞蛤蟆,在懒洋洋地爬动着。这个“癞”会与“懒”结合在一起,是那么的恰切,也是让我很惊异的。同网而来的东西,我捡出了鱼,丢弃了癞蛤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没有那种厌恶感。
  是鱼儿游进了心里,钻通了血管里的那点冻,才让全身的血液流通得顺畅起来。河与泉怎么不一样,我也说不清。
  
  三
  蓝大胆儿是一种小山雀,它的本名不叫这个,蓝大胆儿是个诨名。去山里行走,常常都有它相伴着,离人太近了,胆子真的够大。
  不怕人这一点,让人觉得这个大胆儿,有点彪,它大概没有体会到,离人近了有多么的不好。小鸟不大,背羽呈靛蓝色,白腹,外形多少有些像南极企鹅。
  我在山路上行走着,手里有一块面包。从手里掉下来的一点点面包屑,在一旁恭候多时的小鬼头,径直飞蹿过来,去捡那面包屑。有它在,我怎么就觉得身边跟着一只小小的狗呢?虽然它不会摇尾巴,也不会摇头晃脑。可是,它的小巧身体却很是灵便,横飞竖飞,都能像一根钉子一样钉到路边的树上。落到蒿草上,蒿草颤悠悠地,让它好像骑上了一匹奔腾的骏马。
  它再就是飞落的我的前面,一跳一蹦,再一跃便上了高些的路石,像个小小的皮球。我喜欢它这样,一只飞起,又有一只飞来,相貌相同,不是双胞胎,也是双胞胎。鸟儿都是一个模子扣出来的,我见过那揣面的手,就能扣出一个个大小均等,一模一样的面果。鸟儿这般,我无法理解,否则,一定可以认出先前的那一只,和后来的那一只了。
  除非两只鸟双双在一起傍对儿。这时候,我的脑子里闪过了“比翼双飞”的那个词,是名副其实的。
  春天来了,两只鸟一起抖落着羽毛,把寒冷抖落了一地。没有了寒冷,就想想有关温暖的事情。它们落到一根枝条上,异口同声地发出一个声音,我第一次听见它们的鸣叫,音质丝滑,优美动听,一下子就滑入到了心里。
  小小的鸟,有了大大的爱情,归属这个季节的,都是美丽的山野故事。这个季节里,满世界都是爱情,我虽然不懂它们的浪漫,可是侧耳去聆听啊,一声声婉转而优美的声音,回荡在林间,估计着要唱上好一阵子呢。
  
  四
  面前的落叶松林里,始终都有松鼠在活动着。绿叶葳蕤时是看不见的,叶子落尽,林子里方方面面的小细节都展现在眼前。
  一棵落叶松树的尖梢处,有一个用落叶松细枝搭建的巢。落叶松林是有些稀疏的,这样的树林更容易招风。那天,大风袭来,高挑的杆子上,那个巢是一个插在上面的球,晃动的幅度大起来,随时都能甩出去很远。
  这个巢里有两只松鼠,平时它们出门都是黎明的时候。它们的粮仓在不远的一棵大白桦树上,那里有一截枯朽,被啄木鸟钻了个洞。它们就把这个洞当成了粮仓。秋天到来,它们忙着收集各种坚果,比如榛子、橡子、松子,它们会用嘴巴当做运输工具,两腮鼓鼓囊囊,圆得像个球,把坚果运送回来。而像核桃一类的大坚果,无法进行携带,只能就地隐藏。
  我见过松鼠埋藏核桃的地点。在离树几米远的地方,它跳下树,要跳多少步,才是它的埋藏地点。如果一切安好,如它所愿,那么,在春天来临,青黄不接的时候,它便把核桃挖掘出来救急。
  不过,什么事情都有个意外,总是不随心意而来。它的埋藏核桃的地点,常常找不到。并不是它的记忆力出现偏差,而是遭到意外的破坏。
  野猪群常常集体出去觅食,最爱去的地方,就是沟谷里的核桃林。这些夯货仗着自己有一身的傻力气,春天解冻的时候,把大片的土地拱得乱七八糟,使得松鼠的那张藏宝图,变成了一纸空文。
  面对着如此凌乱的林地,我能想象出来松鼠的失望与沮丧。那天,我看见一只松鼠,历尽千辛万苦挖来了一颗核桃,用两只小爪捧着,献给了另外一只松鼠。
  把最好的礼物,献给最亲密的爱人,是这片森林所深藏的真谛。活着就要寻找活着的意义,在这个世界里,生命是相同的,爱的意义也是相通的,因为爱,这个世界才有融化所有寒冷的温度。爱是这个世界的永恒主题。
  我的眼睛湿润了,被这份爱深深地感动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