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梅花
  目今春深,万紫千红,犹自品梅,不亦迟乎?我说未为晚也。那岁寒三友之梅,确实令人赞叹不已,自古以来有多少文人墨客品梅赏雪,留下了多少壮丽诗篇、锦锈文章。青梅煮酒论英雄,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有人称梅为夫人,我却赞梅为伟丈夫。梅花傲骨嶙峋,铁骨铮铮,一身浩然正气。悬崖红梅更具精神,铁须抱坚石,深根扎悬崖,劲枝凌空,老杆压云。
  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三九严寒何所惧,凌霜傲雪独自开。寒天冻地,悬崖峭壁是她广阔的舞台。梅花香自苦寒来,历尽严寒,才有花艳、香飘。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艳冠群花,芳盖万紫,香压千红。可是她无意争春,一旦唤醒了百花,她即刻激流勇退,隐身树丛,笑看人生。
  问世间有多少人能比红梅?贫穷寒酸避之唯恐不及;荣华富贵趋之若骛。争名夺利,尔虞吾诈,互相算计。为了蝇头细利,不惜性命相争,总得拼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落个人财两空。自古以来又有多少能人看不开这红尘乐事而拼却身家性命。韩信功高盖主,居功自傲;终招杀身之祸。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不如进退,没有看开世事,只图高官原禄,没有做到激流勇退,必然招致杀身之祸。
  范蠡堪比红梅。救国为民,他悉心戮力。与越王勾践同生死共患难。助勾践卧薪尝胆,励兵秣马,重整河山。三千越甲可吞吴,一举助越灭吴,复大仇、雪国耻。功成名就之时,他深知越王勾践性情,此人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于是,他激流勇退,隐姓埋名,浪迹天涯,终成天下巨富。
  与范蠡同朝的文种,却终为越王勾践所杀。因为他不愿抛弃高官厚禄,也不听范蠡“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退身之劝。他终成勾践的刀下之鬼。
  助朱元璋打天下的刘基,智慧超群,聪颖过人。陈事务十八策,朱元璋用之一半,就打下江山,一统天下了。刘基谆古之训,功成名就,激流勇退。他辞官归隐故乡,著书立说,因为他得罪奸相,后被招致京城,知危急返,在追兵追击之下,吞金自亡。一生智慧,千秋英名,功垂史策。
  世上的人儿呀,哪有梅花的境界?来自贫寒者往往得荣华富贵之后,得意忘形,利令智昏,最终都在这名利场上丢了卿卿性命。出身高贵者往往为守住这一方荣华富贵,不惜身家性命,拼命相争。最终也在这名与利的重压下跨蹋而成齑粉。
  林彪,共和国的元帅,平型关大捷,勇击日寇,彻底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转战南北,军功卓著,万人景仰。后来却要谋天夺国,阴谋加害毛泽东,东窗事发,叛国出逃,结果葬身异邦,成了千古罪人。他也经不起名利的考验,留下千古骂名。张青山、李子善,新中国的巨贪。他们曾经横刀立马,驰骋疆场。为新中国的缔造立下了赫赫战功。为了中国革命,他们曾经艰苦卓绝,犹如梅花历尽苦寒,就在翻身当家作主之时,却经不起金钱的利诱,在利益面前栽了跟斗。成克杰出身贫寒,也可以说是一介寒士,犹如雪中寒梅。他本该为党为国尽心尽力做贡献之时,却经不起名利的诱惑,终成名利场上的风流鬼。
  要学那雪中红梅独自开,千里冰雪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要学那雪中梅花凌寒独自开,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我在丛中笑!笑看风云,笑看红尘,笑看人生!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