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长在大山里,从小受到家庭的良好教育,尊老爱幼,做事勤快,乐于助人,精明能干,且有一股英雄气概,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豪迈性格。她不管去哪里都受别人的欢迎,村里人都喜欢与她交朋友。
  今日是个晴朗的日子,老村长将全村老老少少邀来坐在村头的大槐树下开会。这回村头那块平地上可热闹了,黑压压地坐了三百多人。有些人边嗑着瓜子边与周围人谈天说地;有些人交臂竖起耳朵静静地聆听,听到有趣处就开怀大笑,听到气愤时,就瞪眼竖眉,呸!一口痰吐到地上,表示对故事中的人物的厌恶。总之听者表情丰富,而谈者眉飞色舞,唾沫横飞。小孩则成群在场地上嬉戏奔逐,嘻嘻哈哈,或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或玩“跳山羊”的游戏;总之,场地里热闹得不可开交。
  这时老村长走到中间的主席台上,对着话筒喊:“乡亲们,兄弟姐妹们,今天见到你们来很开心,今天邀你们来主要有一件大事要你们去完成。”老村长一开口,全场就鸦雀无声。这时有人对着村长说:“什么事?不要拐弯抹角,直说!”老村长被他打断一下,就停顿一下继续说:“我年纪大了,又常有病,做事不再灵便,该退休了。所以今天要你们来选举一名新村长,这位村长必须是乐意为大家服务的,且是大家心目中最好的朋友,下面就开始选举吧。”老村长将事先准备好的选举票分发给每个在场的人,除十八岁以下的小孩没有外。
  一听要选村长,这下场地里像炸开锅似的,叽叽喳喳地议论开了。正当村人议论得起劲时,一个青年站起来了,他自告奋勇地说:“让我来当村长,我年轻力壮,敢作敢为,我愿意为大家服务。”群众抬眼一看,原来是村里的一名无赖,整日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只靠爹娘吃软饭,身材长得虎背熊腰,说话像打雷,所以他娘就给他取个名叫大雷。有些人也怕他的凶相,表面上跟他卖好,背地里也嘀咕他的坏话。有人站起来敷衍他:“大雷,放心啊,我一定选你。”大雷听了开心地笑了笑。但是更多的人想选举花儿,因为花儿谦虚,谨慎,博爱,勤劳。
  当老村长读完所有人的条子时,就在黑板上写下:“花儿180票,富贵60票,长寿40票、大雷20票……,因此花儿当选我们村的村长,大家鼓掌表示祝贺啊!”老村长的话音刚落,场子上就掌声雷动。他们纷纷拥到花儿面前表示祝贺,热烈欢迎她来为村里做大事情。大雷看到这个情景有点生气,愤愤不平地带着那几个铁哥们扬长而去。
  花儿被热心地群众拉到主席台上,也信心十足地说:“父老乡亲们,谢谢你们对我的抬爱,对我的大力支持,我不会辜负你们对我的期望的,我一定会尽力而为。”老村长一听也很激动,起劲地鼓起掌来,于是大伙也鼓起掌来。他老早就想花儿接任他的位置,只是不好自己说出来,他想让广大群众来选她,这样她做起事情来以后就有威信和效率了。
  
  二
  自花儿当上村长就更忙了,她不但打理自己家中的小事,还要操心村里的大事,为群众的事情东奔西跑的,一会儿下地检查,一会儿上县城报告,时常办到天黑才回家,现在是丈夫在家烧饭等她回来吃了,但丈夫看到漂亮的妻子这么能干,也乐意做她的贤内助。有丈夫的背后支持,花儿更是信心百倍,对待工作尽心尽责,没有半点怨言。村里的生产队在她的管理下井然有序,百姓们安居乐业,生产搞得热火朝天。群众也很听她的话,只要她说什么,农民们就一呼而应,从不说二话,立马去做。
  这几天,大伙儿都很高兴,生活过的有滋有味,只有那个落选的大雷闷闷不乐。他原想当上村长好好捞一把油水的,可是希望落空,他看到花儿管理得如此出色更是嫉妒生恨,为了出口气,于是心生一计。下午,他约来那几个平常老跟在他后面转的铁哥们,还有他的亲叔叔铁老头,一同走进一家酒店,点了一桌丰盛的菜肴,于是他们边吃喝边嘀咕起他们的计划来。
  次日凌晨,村人被一阵咚咚锵的打鼓声惊醒了,都纷纷披衣走出院子想探个究竟。原来打鼓的人是大雷的表叔,是村里的一个富豪,最近几年他在外头跑生意,也赚了一大把,于是家里电器应有尽有,出门坐小车,西装领带油头粉面的,让村里的一些人好生羡慕。现在他正一边打鼓一边吆喝着,见村人陆陆续续地来了,于是选个高地站在上面拍着胸脯,振振有词地说:“谁愿意入股,我要在镇上开个酒楼,愿意入股者每年分红五千,还将入股的钱以2分利息计算给你。俺铁老头说话算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有些群众动心了,他们认为将多余的钱存在信用社里太亏了,利息那样低,简直是作践钱呢,放在信用社里,久了那些钱只能贬值。要是将这些钱入了铁叔建酒楼的股,那些钱只有越滚越多,再个铁叔家那么富有,即使亏了也不怕,可以叫他变卖洋房汽车来垫的,所以这些人就一百个放心,纷纷拿出自己的钱入了铁叔建酒楼的股。
  选了一个好日子,铁叔的酒楼就热热闹闹地开张了,开张那天,他邀来所有入股者免费吃了一餐,显得很大方。铁叔还给这个酒楼挂上个大匾,取名为凤凰酒楼,他希望这个酒楼能像凤凰一样,一曲朝阳迎天下客那样吉祥,欣欣向荣。一开始,铁叔开酒楼做生意很有一套,不仅请来好厨师,饭菜不贵,待人也很热情,招待的话说得让客人心里热乎乎的,所以,生意也就红火了。第一年年底,铁叔的酒楼确实办得很成功,给每个入股者发了一个大红包,把那些入股者乐得合不拢嘴,于是继续将本钱投入他的酒楼做生意,希望来年再拿个大红包。
  
  三
  可是好景不长,自打铁叔的侄子大雷进来当仓库总管时,就连续出漏子,来酒楼用餐的顾客纷纷来投诉,说饭菜里有蟑螂,说青菜不新鲜,说猪肉是病猪,说海鲜吃了肚子疼。这样子一折腾,酒店的声誉接连受损,生意经营不善,渐渐惨淡,时间一长,越亏越大,欠了一屁股的债,酒店只好关门。这一切原来是大雷从中作祟,上菜场,专拣那些黄菜叶、病猪肉、烂海鲜来当好菜好肉来报销,还用钱买通厨子里的那几个人,这样一来大雷捞了不少油水,可是酒楼生意是被他害惨了。铁叔面临这样的问题可愁眉苦脸了,他想我怎么向村里人交待呢,这事可不能让村里人知道,要是让他们知道我可就没命了。可是他又不能与亲侄子一刀两断,于是他想了个万全之策,托人找了个想办酒楼的人,将酒楼的生意以低价出售转给那个人。于是自己偷偷地卷起铺盖,变卖家当,离乡去了广州,隐姓埋名地在那另起炉灶,从此小镇上没了他和大雷的踪迹。
  再说那些入股的农民起早摸黑地下地播种,很少去镇上转悠,他们现在是对凤凰酒楼十分放心,因为他们在第一年年终已经领到一笔可观的利息金,对铁叔他们很信任。此时,他们正与花儿带来的技术员一起在田头讨论稻谷如何种的问题。忽然张家小儿跑来大喊:“不好了,不好了,凤凰酒楼的老板变了!”大伙一听,心中咯噔一声,难道铁叔病了吗?暂时找个人来代管几天吗?于是第二天有人将信将疑地来到铁叔家的院子前,发现院子的大门紧锁,敲了一阵子的门,也无人来应,于是有人就爬墙进去,当他发现堂屋里什么家具都没有的时候,于是大呼不好,情况有变,于是再爬出墙外大呼小叫地一路喊:“大事不妙!大事不妙!我们被骗了!被骗了啊!”。现在所有入股者都聚在一块,花儿也来了,她镇静地说:“乡亲们别慌,和我一起去镇上瞧瞧到底是怎么回事,等事情搞清楚了,再向公安局报案不迟。”于是村民们在花儿的带领下走进凤凰酒楼。新老板姓赵,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操外地口音的壮汉。他看见这么一大群人进来,不知怎么回事,就笑脸相迎道:“你们是来用餐的吗?”“用餐个屁”张老头由于生气得骂起粗话来。花儿连忙阻止,并礼貌地对赵老板说了事情的经过,她告诉赵老板,这座酒楼是我们村几十户人家出资开办的,应该说这里的一桌一椅都是他们的血汗钱换来的。赵老板一听傻了,他万万没想到他也被铁老板骗了,铁老板告诉他这个酒楼是他的个人财产,辛辛苦苦经营了很多年,也结识了很多客户,说这些客户经常来这里用餐,生意蛮好的。如今只因家中出点大事,急需一笔资金,于是没法转售的。所以赵老板就付钱接了他的生意。这回可怎么办啊,大伙都是受害者,害人者铁老头已不知去向。张大妈坐地大嚎:“我的天呀,这可怎么办啊,我的辛苦钱没了啊”,其他入股者也纷纷落泪,不知所措。还是花儿理智镇静地说:“走,我们去公安局报案”。
  
  四
  接待花儿等人的民警叫小王,小王拿来笔和纸,叫花儿等人坐下,叫她将事情的经过慢慢道来。并叫花儿大致描述了铁叔和大雷两个人的长相、个头、年龄和爱好。笔录完毕后,小王叫股民们先回家,他们马上就立案进行跟踪调查。
  次日,民警先从赵老板那了解情况,他和铁叔什么时候办的转接手续,什么时候付钱给铁叔。于是民警分头去了解情况,有的民警去银行调查那天有哪些人来汇款存款;有的民警去车站售票窗口了解情况,那几天都有哪些人来买票,买了票的顾客都去哪些地方。经过电脑的排查,民警们很快就找到可疑人的去向。原来犯罪嫌疑人已经到达广州的和顺镇居住,他们在那开了家面馆,生意刚开张不久。浙江的民警在广州警察的协助下,很快就找到他们的住处。
  那天夜里,浙江调查组的同志们为了不打草惊蛇,吃过饭后,穿着便衣,乘着夜色埋伏在各个街口,只等铁老板和大雷出现,然后来个守株待兔,抓个正着。几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看见他们的身影出现。于是警察打起精神,继续守候,直至半夜,两个身影从路的那头慢慢移来,原来他们白天去市区进货去了,由于路上塞车,所以到达和顺镇,已经半夜。这时,他们正提着大包小包往他们的面馆走去,全然没注意到有人在暗处等他们。快到店门口时,民警们一拥而上,将他们逮个正着,当他们意识到不对劲时,手铐已经戴上他们的双手。
  开庭那天,法庭内外围了很多人,大半是入股的人,他们见警察押着铁老头和大雷过来,就瞪眼睛吹胡子地骂道:“你们这对狼心狗肺的东西,不知心是什么做的,专门害人骗取他人钱财,你们就是坐牢回来,俺们也不会饶你。”当大雷和铁老板被警察押着走过股民身边时,他们就呸得一声吐了一口水在他们脚尖前,满脸鄙夷地说:“骗人钱财的畜生,看你还神气到何时?”说着就将一个苹果心砸到大雷的脸上,这时的大雷已经像只死狗似地耷拉着脑袋,全然没有往日的神气劲儿。
  根据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6条规定,大雷和铁老头的行为已经构上诈骗罪,且数额巨大。法院判他们10年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十万,没收他们的全部财产。听到这个宣判,花儿和村民们都如释重负,拍手称快。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