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在家做饭,打算炒两个青菜:一盘上海青,卖菜的婆婆称之为“瓢儿菜”,一盘萝卜丝。边洗青菜,边放在嘴里品尝;边切萝卜,边当水果吃。萝卜肉清甜多汁,比水果多了一份爽脆感。
  南方人很少生吃青菜,以前去北方游玩的时候,我也学当地人吃过蘸酱菜:将青菜洗干净,直接蘸着大酱吃,觉得比下锅用油炒的菜,多了一份清甜感,而且菜中的维生素也更容易保全。只要是带叶的蔬菜,都是如此吃法。
  夏天的青菜,真没有打霜的好吃,总是透着一股子苦味,让人怀疑是不是农药打多了,吃着吃着就没了胃口。冬天不同,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冬天病虫害少,蔬菜很少打农药,大多天然生长,吸纳阳光雨露,遵循自然规律,在时光里慢慢自我酝酿,自我生长。
  青蔬菜为了保护自己在冬天不被寒霜冻坏,开启了一套自我防御机制:将自身所含的淀粉转化为麦芽糖酶,再通过麦芽糖转化为甜蜜的葡萄糖,当叶片细胞中有了充足的糖分,再低的气温也冻不坏啦。
  生命内部适应气候的系统是相当精密的,我深有体会。以前,只要一到寒冷之地,就非常喜欢吃肥甘油腻之物,而且饭量也加大。我对朋友说:怎么一到北方,人的胃口都发生了变化,特别爱吃肉食。朋友说:人体内部需要集聚热量来抵御寒冷,所以口胃会发生变化。蔬菜也是如此,为了抵御寒冷的侵袭,得自我合成糖分,可见万物皆有灵。
  青菜碧绿如翡翠,萝卜晶莹似白玉。同样的菜蔬,一经霜打,不仅外形更为健朗,味道与之前都截然不一样了,更加甘甜多汁。看来寒霜并非都是坏东西,而是生命的磨刀石和催化剂。
  
  二
  寒霜的好,还体现在竹做的笛子上。父亲闲暇喜欢做笛、吹笛,老家的河坡上长满了青青的翠竹,取材非常方便。
  竹子皮实,耐活,尤其耐低温,在零下十几度的气温里,依然郁郁葱葱,不减苍翠,所以有“岁寒三友”的美誉。
  每年春节回家,父亲都要采竹做笛。父亲说做笛子用的竹,至少要生长五年以上,经过霜欺雪打的竹,才算是好竹。这个好,指的是质地坚韧,密度高。
  别人判断竹子的年份、优劣,通常是观察竹身的粗细光泽,竹节的大小长短,竹叶的颜色深浅。父亲除此之外,还要砍一截竹子,通过竹子发出的声音,来研判竹子是否具有做竹笛的资格,并以此为乐。
  父亲说,竹子采好之后,还要在阴凉通风处悬挂一段时间,让竹中的水分自然风干。这样做出的笛子,音质才更为清澈透亮,悠远绵长,要不然就是嗡声嗡气的。
  我并不太了解植物的生长原理,只知道,冬天寒冷,风霜雨雪重,为了抵抗寒冷,必须坚实内在,才能好好活下去。人和物都是一样的,人也是自然的一部分,其内在规律具有共性。
  生活处处是学问,看似不经意的小事,却藏着许多门道。所以,真正的老师并非书本,而是生活本身。前提是,你得从中摸索经验,加以领悟,所得的东西就是智慧。
  
  三
  大寒节气,气温降至零度以下,湖面迎来了第一场薄冰。水真是个神奇的精灵,可以升天变成云朵,可以幻化成美丽的雪花,也可以凝结成坚硬的冰块。水成为何种状态,全然取决于外界的气温。
  人们总是喜欢形容女人是水做的,水可以很柔软,也可以很坚韧。历史的惯性,总是让女人处于被凝视被调侃的尴尬位置。社会上一些习惯性的小恶,对女性的伤害是无形的,因为他们不认为这是恶,只是利益诉求不同。比如,在职场,招工时,对女性公开的歧视,因为女性要面临生育、产假、哺育孩子等重任,有些用人单位明确拒绝招收女生。
  男性创业,没有人会问他如何兼顾家庭,假如女性创业,就有人会问她,如何平衡工作与家庭的矛盾。身为女性,体能的先天弱小,社会不公平的待遇,如同寒霜,让本就不宽裕的生存环境变得更为艰涩。
  所以,女性为了拼得一席之地,往往要比男性付出更多的精力和血汗。女性一旦看清世事,懂得挖掘自我潜力,就比男性更多一份柔韧,更多一份坚定。
  对权势的崇拜,对利益的追逐,深扎人性,亘古难变。谁能免于寒霜的侵蚀与凝固?谁能寄期望于他人的良知与善意而生存?社会的每一分变革,制度的逐步完善,需要漫长的演变过程。惟有养成抗寒体质,才能应对外界的冷暖变化。每日草木间的行走,只为在自我内部合成一些抗凝固剂,避免外界的寒霜带来内心的僵化。
  生而为人,要背负的东西太多,若能真正活得像水一样柔韧,顺应万物,那倒活出了生命的真谛:遇高温,变为蒸汽和云朵;遇寒潮,变为雪花和冰晶。无论哪一种状态,都具有不可复制的美。
  
  四
  我从来都不歌颂苦难,苦难对人的打击和侵蚀,有时是具有毁灭性的。我想说的是,人生经历一些低谷、挫折和打击未必是坏事。前提是,你的心智足够强悍,心气足够高,那些想要吞噬你、击倒你、腐蚀你的恶力奈何不了你。
  曾经的你,听闻误解、谗言,就想去解释、去质问;看到虚伪、丑恶,就想去揭穿、去争辩。看多了,就懂得,别人的言行只代表别人的品质,他缺他的德,我积我的福。我们改变不了无数的别人,更改变不了外在的环境,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增强自我内核,去应对外界的无常。
  当你一步一步从黑暗、寒冷、风霜、冰雪中走出来,你就再也不是从前的你了。那些丑恶的冷眼、刻薄的言辞,那些曾经让你伤心难过的东西,在你眼里,化为齑粉。
  一直记着塞缪尔·厄尔曼的一句诗:岁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肤;热忱抛却,颓唐必致灵魂。所谓青春,就是有一颗永不变硬的心,无论外界环境怎样,内心永远葱茏青翠,永远生机蓬勃。所谓诗意,不过是用泪水洗涤过的眼睛看世界,用寒霜浸润过的心爱生活。
  再美的明天、远方、未来,都不及此刻的平静。所有的云淡风轻,都是历经无数三九严寒的淬炼。生命最神奇的能力,是以人间寒霜,酿自我甘甜,不仅不为恶所折损,且比之前更为醇厚,更有力量!
  
  2024年元月17日,首发于2024年2月8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