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怀疑崇祯二年八月十六那夜,张岱在船上做过一场梦,而传世的《金山夜戏》,只是梦醒后带着迷醉和欣喜的记录。这种手到擒来的涂鸦,对于张岱来说,也就是伸伸脚的事了。
  在那个清泠泠的月夜,江水以万古不变的姿态向前奔流,升腾的水汽在江面氤氲。
  江边树林里,明亮的月光透过树叶打在地上,像斑斑雪痕。
  那一夜,张岱应该是饮过酒的,乃至在微醉中,弹过一段琴音,吟唱过几句心曲。
  那是一个独酌的良夜,友圈人全都消隐不见,他身边,只剩被差遣的仆从。他们像大大小小的陀螺,忙得不亦乐乎,直到主人醉意朦胧。
  张岱肯定来不及摘下方巾,脱掉外衣,朦胧中看着一路经历的种种欣喜和遗憾辗转成眠。他该是在波涛摇摆的节奏中,沿着黄花梨酒桌的鬼面或狸斑纹路匍匐,从现实遁入梦幻世界的。
  金山寺的众僧,遵循严苛的作息,早已念经完毕,进入酣眠。
  似乎很少有人关注远离红尘喧嚣的僧者之梦境,或许他们也被一场又一场过去年月里的久远尘梦所纠结,沉醉,悔恨,遗憾,还有惋惜?或许都不是。
  但所有的梦,在今夜,在月色清幽、万籁俱寂的今夜,都因另一场梦的袭来,凸显出特别的意味。
  据说,如果你梦到一个人,那是因为对方正好也梦到你。这样毫无依据的说法,听来令人动容,乃至有人会因为思念一个人,而希望通过不停地做梦,以弥补现实中山河湖海的距离。
  小时候第一次听闻烂柯山的故事,是在夜里,天空中缀满繁星,萤火虫在潮湿的草丛中忽隐忽现,突然特别渴望做一个遇见仙人的大梦。
  从那天起,很长一段时间,我在临睡前都会酝酿一场梦,以怎样的方式进山,路过什么样的树和花。
  起初,我直接把这部分忽略掉,每场梦连开头都省略,直接站到树下,迅速与身材魁梧、手提铁斧的樵夫合体。但我不会傻傻地盯着棋盘看,我会好好端详仙人,看他们的样貌、穿着和表情,看他们大笑时的恣意,沉思时的从容。如果可能,我会跟仙人对视一会儿,那样的话,会看见仙人眼仁里的我吗?我似乎真的跟他们对视过一次,只是,不在烂柯山,而在小河口。
  第二天我在小河口寻访梦的痕迹,满地都是槐树小小的发皱的落叶,还有风干的鸟屎和牛粪,我站立的地方,蹲着一只有气无力的哑青蛙。
  后来我每晚都会默默祷告,但这样的梦,再也没有过。有次悄悄拿了一颗棋子,放到枕头下。第二天被祖母发现,她以我在夜里睡得不安稳为由,换成了一把长约半尺的小宝剑。小宝剑斩断梦的出入口,一直到初中住校,我再没有能力造一场可以牢记的梦。
  几年后偶然说起小时候的梦境,祖母看着窗外很远的地方,在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中,低声说:你的梦只有不被神仙关注,才能平平安安度过一生。
  现在想想,这是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祖母往生的那年秋天,梦境成为她现实生活的主要部分,她不是闭上眼睛深陷梦境,就是睁开眼睛不停地诉说梦境。
  不可否认,有人走进了她的梦,那是她早年间的伙伴,还有故去几十年的她的父母,以及她年轻时期交往过的故人,当然,也有那种远远对着她微笑,捋着白胡子不说话的仙人。
  她终于在初雪之前不再造一场接纳他人的梦境,生命在一夜间枯萎。
  娴熟的造梦者遇见娴熟的造梦者,完全可以想象到火花四溅的情形。
  那一次,张岱的梦境得到呼应,像一条蜿蜒的河流,缓慢而持续地流进金山寺一众僧者的梦境,冥冥中,他们彼此的交集似乎需要通过一场梦境来完成。
  于是,那些隐约的残梦,那些金山寺之外的枝节,那些无痕的时间过往,都被赶走,而蛮横占据舞台的,是他们那场梦中梦。
  所有人都是梦者,所有人也是被梦者,所有人都是表演者,所有人也是看客。
  金山寺大殿里,灯光烈烈,锣鼓喧天,丝竹盈耳。张岱跟一众仆从,脸画油彩,身着戏装,口吐清音,咿咿呀呀,扭扭捏捏进入僧人黑白两色的梦境。
  写到这里,想起那句“明月装饰了你的梦”,似乎一直以来,他人都是装饰我们梦境的主要成因,而我们与他人的真实距离,即便是最亲近的人,父母、兄妹、伴侣和子女,也因梦境的存在而无法跨越彼此肉身之间的隔膜。
  好在有梦。
  对于僧人来说,他们晨钟暮鼓,青灯黄卷,清苦节律的现实已削弱了梦境的力量,而这场繁华大戏的侵入,岂止是装饰了余生之梦,更是开启了一场繁华大梦。
  关于那场韩蕲王金山的戏,明末清初的诗人彭孙贻有一首《谒金山韩蕲王庙》,里面详细描述了当年韩蕲王忠勇战敌的悲壮事迹,令人联想到日本怪谈故事中无耳芳一的那曲《坛浦之战》。而后上演的长江大战,应该是赤壁大战,当然也可能是东晋之战,长江浩浩荡荡,千年万载,观望和接纳过太多人类之间的杀戮,以及生命的血肉横飞。
  天亮时分会告别,这是所有梦境的标准结束方式。
  张岱在迷糊中翻了个身。金山寺那场大梦正在一点一点被江面的雾气吐纳,先是大殿的烛火,接下来是那些锣鼓丝竹,而后是人们的声音,之后是戴上帽子会隐身的人。
  老僧站在最前端,边打哈欠,边用手背不停地揉着自己模糊的眼睛。
  陷在梦境中的人,大多是无法张口的,所以,张岱看见的是一个欲言又止的老和尚。
  但可以落泪,也可以大笑,于是,在晨钟即将敲响之前,僧寮内的老和尚听到笑声,他蓦地睁开眼睛,朦胧中,江风徐徐,一只大船,正在走离他的视线,耳边,笑声朗朗,余音绕梁。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