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
  冰箱前儿子正边往冰箱里塞东西边数落老爸:“上次买的东西还有这么多,不吃,再不吃,放坏了,坏了给你扔了......”
  父亲:“吃不了......”
  儿子:“什么吃不了,每次买的又不多,这肉每次炒菜多放点,不要只放手指肚那么点,鸡蛋每天最少吃一个。”
  父:“营养够了,多吃也是浪费,又干不了活了,吃那么好无用。”
  儿子:“吃好点有营养,身体才能好,身体好了不得病,也省了吃药的钱,把钱买了东西吃,比花在医药费上划算。”
  父亲:“这么大年纪了,活的够本了,帮不了你们什么,不想给你们增加负担,以后少买东西,竞花钱,老了吃不了多少东西,这些你拿回去你们吃吧。”
  父亲又从冰箱里拿出些东西,又到里间拿出自己种的瓜菜。
  父亲:“吃不了,你拿上回去吃......”
  儿子拿回来一小包,父亲拾掇回一大包。
  儿子:“不要。”
  父亲:“拿上。”
  大门囗儿子从车窗往外递,父亲由车窗往里放,车子启动了,父亲还提着一小包。
  父亲:“吃不了,拿回去你和孩子吃......”
  父亲对着已开走的车喊着。
  车子走远了,父亲拎着小包边往回走边自言自语:吃这么好干啥,又干不了啥了,儿子工作忙要加营养,孙子要长身体也要加营养......
                  
                     贪小便宜吃大亏
  颈椎有点小毛病,无大碍,只是低头时间长了,颈肩酸胀,活动活动就有所缓解。
  有了医疗保险,去医院看门诊能够报销,合计着除去报销的费用,自己花的钱要比去私人理疗店便宜,就去医院理疗科做推拿。推拿了几次,脖颈有所缓解,回头不再那么疼。肩也许是推拿师的手劲太大,被捏得生疼。可是头不知为什么一钻一钻地疼,有时自己能摸着,一按有个痛点,说不清什么时侯要疼一阵。又没干别的,就是那天牙疼去牙科看了下牙。牙科大夫说有颗牙坏得挺深,要切断牙齿神经,以免再疼。也就是那天上午看完牙,中午头就疼了。感觉头疼跟牙也扯不上关系,又感觉了两天,感觉后颈有根筋脑袋一转就疼,好象通着头上,头痛一周了,莫名其妙的。
  真是人不能生贪心,要是不去贪图医疗报销的便宜去理疗,也不会头疼。举头三尺有神明,神明窥见了我的小私心,来惩罚我了吧。所以不敢再去理疗,隔了有几天,头疼毛病减轻了,颈肩的肌肉也不再疼。
  我发现我的小身板,只适合温和的呵护,不适合大力度的蹂躏,更是贪图不得任何的便宜的。比如买彩票,那么多中奖的,我从来就没有中过,买股票基金也赔了些钱。我给自己下定义:外财不附穷命人,我只适合做些安分守己的工作,挣些安分守己的小工资,过安稳平静的小日子,如此甚好,甚好。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