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早些时候,文会并不能自如掌握“怀疑”这种情绪,他的世界里充满快要溢出来的信任。即便你手里握着石头,跟他说这是一块窝窝,他都会欢天喜地接过来塞入口中,那石头太硬了,让文会咬掉了半颗槽牙,疼得他龇牙咧嘴。下一次,他又会接过一块相对软一点的砂石窝窝,这回他一嘴沙子,咽不下,吐不掉。男娃们在杨树沟摘回许多红艳艳的植物果实,那是被大人们叫做噎狗蛋子的果实。我们曾被大人们反复告诫,除非是树上摘下的果实,否则再好看的果实都不能往嘴里塞。显然文会并不理会这些,或者说所有的禁忌和戒律在他那里是不存在的,因为他从不相信世上还有坏的人和果实,总之,这些红果子都会被文会毫不犹疑地接过来,豪迈地吞入口中咀嚼。当然,人类身体自带了一些分辨功能,即便文会傻,他也会因为口中的酸涩苦味难以下咽,而不得不将口中的食物吐出来,之后没心没肺地加入他们前仰后合的大笑中。
  庄稼从地里收回来,村里到处都是秸秆,饲养处,街巷里,人家的房前屋后,虽然它们整齐地用草绳码着,但经不住夜里一场接一场的风,不停将它们从里面揪出来。明天,暖村街巷里,到处都是短的、碎的秸秆,有勤快的人,会将门前的秸秆们扫成一堆,用火点了。但再一天,新一批秸秆又在风的助力下,从秸秆族群中逃出来,四处溜达。顽皮的男娃们在沤肥池边上那条土质松软的小路上挖陷阱玩。文会作为一个智力固定在五岁的男娃,自然对这种事特别感兴趣,所以他也是干得最起劲的那个,别人用石片和木棍挖,他用双手挖,边挖还边抬起头对着面前某张油光灿灿的小黑脸嘿嘿笑。挖到一人深的时候,文会被命令去捡秸秆,他似乎很为自己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而愉悦,乃至被汗水和黄土敷了无数次,又被手臂和袖子擦过无数次的那张花脸上,烟花般绽放出一朵又一朵的笑意。他们小心翼翼将秸秆放到陷阱口,再将黄土撒到上面,一层,又一层,像大人们在灶台上蒸黄米糕,直到再也看不见陷阱的痕迹。
  “文会,你来试试陷阱好不好玩。”
  文会有些局促不安,这肯定不是犹豫,而是缺少一种决心,但经不住男娃们七嘴八舌的说劝,一个说,文会,你相信我,可好玩了。另一个说,如果你走过去,就能像鸟一样飞起来。似乎后者更让文会信服,他的眉眼照例向下弯成两只月牙,嘿嘿一笑,不自觉地将双臂伸开。飞起来的文会,就是那个自己挖好陷阱,又让自己掉下去的人。他发黄细软的头发,他的花脸,他细长的脖子和窄窄的双肩都不见了,一个全新的,被命名为超级土人的文会,猎物一样狼狈地站在陷阱里,跟其他站在陷阱外的人一起发出一阵阵大笑,嘴里含着沙子和秸沫。
  我们怀疑是那次杀死蝴蝶游戏,让文会对暖村的人们开始生疑,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男人还是女人。那是农历五月,暖村的上空,还残留着淡淡的粽叶香气。潮湿的早晨,无论是栽在人家花盆里,还是长在田边地堰的家花野花都开了。住在河沟边的二闺女家门前一堆青灰色的破瓦,开满黄色的小花。成群的蝴蝶沿着河沟中的淤泥闻讯而来,盘旋在小黄花上。文会照例张着双臂,翅膀下赶着一群鸡跌跌撞撞从坡上下来。鸡们在河沟边刹不住了,纷纷张开翅膀飞到了河沟里,文会高兴坏了,眉眼弯得比平日更厉害。但是,后来他的眉眼渐渐就舒展了,因为他看见了二闺女家那只瞎了一只眼的鸡,正在河沟边不停地绕圈,显然它根本看不到文会,更莫说那些纷纷飞落的鸡群。它沿着自己视线划定的那个圈,永无休止地蹀躞。文会蹲下来,伸出食指,鸡背上蓬松的羽毛,瞬间被划出一道裂痕,那鸡受了惊吓,脚下一滑,整个身子翻了过去。文会不觉惊叫起来,但也只是短暂地“啊”了一声,便迅速被眼前飞舞的蝴蝶们吸引住了。那是一群菜粉蝶,白色的小身体,淡黄的翅膀上点了对称的两个褐色圆点。二闺女家大紫荆树上的花早已凋谢,但那股香味隐约还残留在院子里,那香气就像一根线,牵着我们这些小闺女的鼻子走。于是那堆黄色小花和蝴蝶们身边,便只剩下痴醉的文会,嘴里发着怪异的声音,像笑,也像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听到了哭声,哇哇哇哇,不用猜,肯定是文会。文会蹲在地上,低着头对着手心哭,手心里,是一只被撕掉翅膀的菜粉蝶的白身子,瑟瑟抖动着,也不知是文会的手在动,还是那个残了的躯体还在努力扇动失去的翅膀。
  “文会,你怎么把蝴蝶弄死了?”
  文会抬起头,脸上挂着泪痕,悲伤的目光从我们脸上转到对面窄窄的街巷,那里,腾起来的烟尘尚未散去,男娃们的嬉笑声隐约传来。
  “他们杀死了蝴蝶。”
  那天文会蹲在河沟边,手里捧着渐渐死去的蝴蝶,号啕了好久。从此,文会对所有带翅膀的动物和昆虫突然变得特别有兴趣,无论是院子里,街巷或者河边,只要它们出现,文会就像被定海神针定住般,推他,拉他,赶他,他都纹丝不动,有次有个男娃用手里的树枝抽了他一下,他的脖颈里瞬间起了一条红线,但他并未因疼痛而回头,乃至没有叫唤和哭泣。
  暖村的小孩开始养鸟,连我们这些小闺女,都能轻易得到一只小麻雀,而男娃们对小小麻雀极为不屑,他们更喜欢大一点的鸟,红嘴鸟,斑鸠,或者鸽子。我们每天到河边的草地里捉蚂蚱,起初,文会不知道蚂蚱是鸟的食物,他也很高兴地拍来拍去,并把手心里偶尔触到的绿蚂蚱送给那些男娃,男娃高兴地说,“走,咱喂鸟去。”于是,文会亲眼目睹一只鸟伸长脖子,准确地用鸟喙用力挤压蚂蚱的胸腔,将双脚还在挣扎的蚂蚱吞噬掉的过程,呆呆的,不知所措地张着两只手,想将蚂蚱从鸟口中夺出来,又怕男娃们打他。他后来慢慢地走了,低着头,脚下踢着一块石头,那背影看起来,失落极了。月亮大爷走过去拉他,文会抽噎着嘟囔,“不能飞,不能飞了”。
  是欺骗和死亡让文会警觉起来的吧,让身体之中的某部分开始苏醒,慢慢成熟,变得敏锐而不可触碰。那些跟男娃渐渐不再理会文会了,甚至懒得去捉弄他。但捉弄者并不会灭绝,村里的其他男娃娃不停被生出来,风一样长到某个阶段,七岁八岁惹人嫌,这个时候,他们最喜欢的游戏,就是捉弄文会,无论文会年龄多大,长的多高,都无法树立某种正常的尊严,停在五岁那年秋天的智力,就像文会无法逃脱的桎梏,将他变成树林里那株歪脖杨,二闺女家那只瞎眼的鸡,鸟喙里的那只蚂蚱。
  我们在大人们海阔天空的闲聊中,隐隐约约获取到了关于文会的一些讯息。比如,文会小时候雪白雪白的像个假娃娃,村里人总说,皮肤白的孩子体质弱,不好养,文会就像专门去应验这话一样,挑食,干净,动不动就咳嗽,拉稀,高烧。但人们又说,小孩病一病,就会更聪明。文会也在每一次生病后学会一些技能,文会八个月就开口说话了,十个月就会走路了。那时,文会的父亲远在东北当兵,春节回来,每天扛着好看的文会串门,东家出来西家进去,幸福得不得了。比如,文会在他母亲去世的那年秋天生了一场大病,连续高烧近十天都没退,他祖母去南村请先生,先生的药也没管用。来年春天,文会才好起来,好起来的文会变得虚弱而迟钝,扶着炕沿边重新学走路,跟他说话,半天也不应答,即便听见了,要不嘿嘿笑,要不哇哇哭。比如,自打文会病好后,他祖母的后背就没有干过。起初,这个说法我们不信,直到有次在五道庙,文会真的站在祖母背后尿尿,尿液从着她的后颈一直淋漓到整张后背,她的钢蓝衫子湿了一大片,我们才相信大人们说的原来都是真事。
  文会十四岁那年,跟他相依为命的祖母去世了,出殡那天,他扛着一个引魂幡走在前面,他身后,是一对童男女,都是粉连纸糊的,又青又白的脸,黑黑的眉眼,跟文会有七八分相像。他们站在一起,不哭不笑,面无表情,仿佛是被施以某种无法解除的魔法,呆滞的,木讷的,空洞的,透明的,一碰即碎的。当然,后来文会就跟那对童男女有了区别,因为有男娃扯着嗓子问他,“文会,你高兴不?”文会就嘿嘿笑起来了。仿佛他身后的棺材里,是童男女的亲人,跟他没半毛钱关系。
  文会现在被村里派到饲养处跟月亮大爷一起喂牲口。每天上午,他们都在铡草,月亮大爷坐在铡刀左侧,往刀口里续草,文会站在铡刀尾部,握住刀把按下。经过月亮大爷几个月的调教,文会看起来已经是个合格的铡草人了。但每次看到他们铡草,我们心里还是替月亮大爷隐隐担忧,深怕文会的刀,不小心把月亮大爷的手伤了。
  夏天,饲养处那匹枣红马生下了一头小毛驴,灰黑色的毛支棱着,四条跟身体不协调的不长腿让它看起来就像一头假驴,只有眼睛上那个白圈,跟那头马一样。没两天,那头驴就大了一圈,我们发觉,它的颈部有一道红毛,像用毛笔画上去般齐整。暖村饲养处有几年没有养驴了,我们平白得了西洋景,一放学就跑到饲养处看小毛驴,它长着吓人的长睫毛,细细的尾巴,走起路来仿佛被什么绑着一样拿捏得不自在。有意思的是,小毛驴喜欢冲进鸡群,把那些正在牛粪里找食的鸡们吓得四下里逃窜,每每这时候,文会的眉眼就弯成月牙,大张着嘴,笑个不停,或者他也会跟毛驴一起冲到吃食的鸡群中间,唯一不同的是,他张着两只翅膀,小毛驴没有。
  文会作为饲养员,看起来特别喜欢这头毛驴,没事就赶着它在饲养处院子里跑,边跑还边喊。但有一天,我们发觉文会居然不会说“驴”这个音,我们问,“文会它是谁?”文会就说,“马的儿子。那它就是小马吗?不是,它是鱼。”我们也前仰后合笑。
  我们刚上学,正在学拼音,于是,我们就开始教文会,怎么发驴这个音,“文会,他叫l—ü驴。”文会努起嘴,呜呜了半天。明天放学,我们又来看驴,又来教文会,“不是鱼,是l—ü驴。”文会努起嘴唇,努起下巴和胸脯,可是,无论如何,他的喉咙里也无法发出l—ü这个音,第三天,文会突然拍着手说,“我会了,它叫绿鲤鱼,绿鲤鱼。”那段时间,男娃们从话匣子里听相声,学会了有限的几段绕口令。如果遇见比我们大,比文会小的暖村哑巴,那些男娃们总会远远地开始叫喊,“打南边来了个哑巴,腰里别了个喇叭”,说完,顺手在哑巴身上摸一下,确认哑巴腰里有没有喇叭,吓得哑巴哇哇乱叫。而现在,文会说驴是“绿鲤鱼”,难道他也知道那个“吕小绿家养了红鲤鱼绿鲤鱼和驴”的绕口令?没有人能找到答案,它只能成为永远的谜。在文会身上,或许还有许多永远也无法解开的谜题,但没有人对此感兴趣。渐渐的,我们都开始跟着文会,喊那头脖颈上有一圈红毛的驴叫“绿鲤鱼”。
  文会跟“绿鲤鱼”形影不离,他赶着它,在村巷里游荡,有时还会进人家院子里找蝴蝶,文会还学会了偷人家晒在院子里的黑豆,装了两兜子,当那些丢了豆子的婆姨们撵到饲养处时,豆子早已进了“绿鲤鱼”的肚子里了。明年春天,“绿鲤鱼”长大了,队里要它拉车下地干活,文会抱着“绿鲤鱼”的脖子,就是不放手。没办法,队长发话,让文会以后赶车。月亮大爷挑了一辆比较新一些的小平车,将“绿鲤鱼”套上,交给文会。文会和“绿鲤鱼”很勤劳,拉种子,拉肥料,哼着不知名的曲调,拉着驴,像个老把式。晚上下工,文会都会把“绿鲤鱼”牵到温河边,拿笤帚给“绿鲤鱼”冲洗,然后又用破布给“绿鲤鱼”擦干净,一驴一人,一前一后,披着夕阳的红光回村。那样子的文会,看起来很幸福。
  但后来文会常常被月亮大爷责骂,原来,文会把其他牲口的料豆子和盐都克扣下来,全给“绿鲤鱼”吃了,把个“绿鲤鱼”吃得皮毛油光,身上连一只蚊子也站不住,那圈红毛在太阳下还发光哩。在月亮大爷的监督下,文会后来对所有牲口都一视同仁了,加草料,加料豆子,加盐,加水,公公道道。虽然如此,他还是喜欢跟“绿鲤鱼”呆在一起,跟它说话,还抱着它的脖子,就像当初抱着祖母的脖子一样。虽然文会的双臂铁箍变长了,变大了,但对于一头驴来说,这铁箍还是有点小,所以文会根本无法施展魔法。
  文会十七岁那年,竟然忘了自己的名字,你问他,你叫什么,他嘴角扯向两边,眼睛弯成两个月牙,我叫“绿鲤鱼”。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