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不停地飞逝,年一轮又一轮地来去循环。刚入腊月不久,就有买卖年货的了。超市里、集市越来越热闹。“小寒大寒,准备过年。”街上已经挂起了一排排的红灯笼,写着喜字,带着喜兴。园林工人被吊车送到半空,向街道两侧的树上悬系着红色的小灯笼,里边有小灯泡,各个小灯笼连着线送上电,晚上闪烁出浪漫的喜兴的红光,景观树也就变成了红色的迷漫的风景。已经有卖对联的了,红色的纸面,字迹有黑色的,有金黄色的,端庄大气。货摊儿都挂着红色的福字,宣示着年的临近。
  年味美美地歇息了一年,梳洗打扮妥当,袅袅婷婷、婀娜依依地飘向人们的生活。
  这还没到过年。真到了过年的晚上,横穿县城而过的冶河上,在新桥北侧,会喷射出几十米高的彩色喷泉。嘹亮、欢快、悦耳的“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响起,喷泉时刻变换着各种造型,变换着各种颜色,时而一飞冲天,时而在地面做着各种造型。时而像孔雀开屏,时而像凤凰展翅,时而像天女散花。有的像万朵荷花,有的像一树雪白梨花。
  县城过年,与那时候我在农村过年有着不一样的味道。县城过年,看起来比农村的过年繁华多了,红火多了。繁华红火,一是人多,一两个一拨,三五个一群,瞧那熙熙攘攘,川流不息。二是车多,家家户户有车,有的人家有几两汽车。瞧那傍晚,真是车水如流,一望无际,缓慢的爬行。三是楼多,高楼大厦,一望无际,鳞次栉比,连天接云。四是灯多,到了晚上,到处是灯光,到处是闪烁,五彩斑斓。五是超市多商品多,大超市三五家,小超市不计其数。大超市前面挂着大大的红色灯笼,楼顶着挂着一幅幅彩带,迎风飘舞;商品堆积如山,超市里人潮涌动,电梯上人流拥挤;十多个出口的收银员紧张繁忙,没有喘气的功夫。小超市商品堆满门帘,堆在门前,老板会请来几个亲戚来帮忙,照样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一年又一年的反复品尝年味,像陈酒,像腌肉,越回味越咀嚼越有味。我有时思考,年味到底是什么味?
  年味是港湾味家园味。身处异国,遇到灾难,迫切地渴望回归祖国。航船发生故障,迫切地盼望到达港湾。为生活打拼的人们,远离家乡,一到年关,就想念家人,盼望团圆。正是年味,将远方的亲人,一个个吸回家乡、牵回家门、拉回家园。
  年味是团聚味团圆味。最有象征意义的是小年晚上,全家人围一个桌子坐一个圆圈,一起吃团圆饭。团圆饭当然是精心准备的,有象征团圆意义的,首选饺子或汤圆。全家人一齐动手,把饺子、汤圆包圆满了,然后下锅。“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打一千,骂一万,三十晚上吃顿饭。”任天南海北,千山万水,千里万里,人们想尽一切办法,回家团圆。为了团圆,春运期间,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人头攒动、人流不息,公路上车水马龙、车轮滚滚,只有一个目标——回家,一个念头——团圆。父母盼儿女,儿女想父母,丈夫盼妻子,妻子想丈夫。中国人在年关,将爱心表现地感天动地,将亲情体现地淋漓尽致。
  年是欢乐味开心味。“姑娘要花,小子要炮。老头儿要顶新毡帽,老太太要件新棉袄。”穿新衣,买年货,贴春联,贴年画,挂灯笼,作美食,赶庙会,走亲戚,大人孩子全参加,快乐充满内心,内心绽放笑声。晚辈来拜年,老人拿出年前精心准备好的崭新崭新的压岁钱,皱纹乐开了花,胡子也止不住抖动着幸福。孩子穿了新衣,吃了美食,得了压岁钱,高兴得一蹦一跳。
  文人雅士眼里的年味,别具一格。他(她)们踏雪赏梅,绘画书文,写诗填词,别有其乐,留下了无数的璀璨名篇。北宋王安石的“千家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把辞旧迎新的新气象,写得脍炙人口。清代孔尚任的“听烧爆竹童心在,看换桃符老兴偏。鼓角梅花添一部,五更欢笑拜新年”,有声有色有画面,堪称佳作。
  年是祝贺味祝福味。祝贺祝贺,祝与贺不同:贺是庆祝去年不错,祝是祝福新年更好。祝愿新的一年和和美美、阖家幸福、吉祥安康。正如宋代赵长卿写的那样:“愿新春已后,吉吉利利,百事都如意。”祝贺方式是拜年。古代晚辈给长磕头拜年,同辈亲友也要施礼道贺。新社会送来了新内容,新时代带来了新形式。下级给上级拜年,上级给下级拜年。同学们,战友们,同事们,朋友们,生意客户,街坊邻居,都互相拜年。电报拜年、电话拜年、短信拜年、微信拜年、邮件拜年、网络拜年,各尽所能,多种多样。心愿只有一个,今年更比去年好,你好我好大家好,光景越来越好。
  年的港湾家园味、团聚团圆味、欢乐开心味和祝贺祝福味,重叠又渗透,交融至融和。回家就是为了团圆,团圆本身就是快乐,团圆了当然就快乐;团圆了快乐了,就要通过祝贺分享,通过庆祝宣泄。
  年味有五谷的淡香,有水果的酸甜,美酒的醇香,优茶的苦香,是香中带甜、甜中带香,甜中带酸,酸中带甜,苦中带香,渗着微辣,醇厚,浓郁,绵长,淡雅,各种味道,妙手天成地调融到一起,令人流连陶醉,回味不已。
  少年人的年味,主要是开心和成长;青年人的年味,主要是奋斗和进取;老年人的年味,更多的是豁达和收获。年味最重要的,还是奋斗味进取味。去年奋斗和进取,赢得了今年的欢乐。明年的欢乐,需要今年的奋斗。过年期间人们的平安祥和,也正是很多人坚守岗位,默默奉献换来的。天上不会掉馅饼,空谈误国,实干兴家。高高兴兴过了年,甩开膀子踏实干,拜年词所祝愿的一年更比一年好,才能心想实现。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