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抚仙湖是下午二点钟的样子,高原的风凉飕飕的吹着,但是太阳光却极毒辣。几个小朋友闹着马上去湖里游泳,我坚决制止——此时下水,皮肤不掉一层皮才怪。
  之前我以及家人都不曾听闻过抚仙湖。两年前听到过的朋友提及此,并看到过这里的照片,才知道这是一个极美的去处。
  我们最开始去的地方是红沙滩。这里是“网红”打卡地之一。我们没有“网红”的才艺和容颜,但是我们对美的占有欲望却很强烈的。只要能得悦于目,惬于心何乐而不往呢?
  抚仙湖如一面巨大的镜子,镜子周边是翠绿的群山,山如巨大的绿色纱巾随风飘飞,起起伏伏,张扬而柔润。当然也有突兀如螺缬者,饱满如馒头者。山顶之上自然少不了变化万千、美轮美奂的白云。在云南旅行,百见不厌的是蔚蓝色的天,形态万千的云。这天上的云,千百年来,每天每时,都以不同的形态呈现,不在乎人们的评说。此时,白云、青山都以湖水为镜,尽态极妍,仿佛他们就是为了呈现而呈现,为了美而美。三者相生相济,构成一种宁静、明丽、动态的意境。再加上岸边的民居、滩上的游人、湖面的船支,于是一副色彩丰富的画面就形成了。如此的美,一定是会引来不少写作的人,谱曲的人,作画的人,把它作为艺术的源泉。
  红沙滩在色彩上对抚仙湖进行了丰富。因为此处岸边泥土为红色,于绿色的湖水形成了一种强烈的色差,从而就将人激发出一种浪漫的感情来。如果在天空鸟瞰,红蓝分明。我想,飞翔在云南天空的鸟儿都是幸福的。她们的目之所极,皆是美好。
  在红沙滩戏水不是好去处,近岸边的水不是很清洌。且岸边的乱石太多,若赤脚而行,往往痛苦难耐。我们为了找一个湖水稍清洌一点的地方,走了好远也未能如愿。往远处看,因为湖水掩映青山,所以是一片碧绿,但靠近了,才知道这碧绿感觉是观察的角度所致。但我们的心情并没因此而受到影响。七岁的小侄子不管湖水是否浑浊,三下五除二就褪去衣服,仅剩一条裤衩就下水嬉戏起来。今年才上高中的大侄子将裤子绾得老高也下水了。我亦跟着下水了。湖水冰凉,水底有尘泥,每一走动,便会有尘泥荡起。不时会有小虫子在脚边游动,痒痒地。由于水底乱石较多,且我们的脚平时养尊处优,很少与乱石亲密接触,所以对乱石的个性很是抗拒。
  我们在淌水时,侄儿他们还发现了两条水蛇。其中一条被大侄儿捉住了,由于比较惊奇,所以几个小娃娃不时发出一声声的尖叫与欢笑。他们的声音一听就是还处于童心未泯的心态,这个心态期是值得我们成年人留恋的。成年人长期在生活中磨砺,自然就很难找到了。虽然是个体很小的水蛇,但毕竟是蛇,也是让人后怕的。最终这小蛇还是被再次放入水中,它又自由自在地游到远处去了,在湖面留下一路浅浅的波纹,并慢慢消失。我和小侄子们开玩笑:这是一条五百年前在峨眉山修炼的蛇仙,和你们有过约定,所以五百年后的今天在抚仙湖与你们相遇。
  后来我们又去了鱼洞景区。这里比红沙滩还要辽阔,开发的游玩项目也较多。湖面上有很多游船。在碧水万倾之上,百帆高悬,千帆竟渡,颇为壮观。由于我们曾在厦门坐过帆船出海,所以对此地的帆船没有太多游玩的激情。最终是三个娃娃去划了小船。一直划到天黑。三个小娃娃从各自为政到齐心协力,做到了真正的同舟共济,从无所适从到奋起直追,以至到了湖心。他们在湖水中划着,岸上的我们却提心吊胆。有时一眨眼便看不见了,众里寻他千百度,很是着急。儿子后来讲,有几次都差点有了小船倾覆的危险,最后又化险为夷。
  他们这一体验要感谢红总,是她坚持要三个小娃娃去划船的,当时三个小娃娃都不想去,也许是因为怕危险,还有是怕吃苦。但最终在红总的坚持下才去,后来他们却乐此不疲,竟然是湖中最后上岸的人。上岸时,暮色已开始降临了。尤其是我儿子,平时胆子小,是被赶着鸭子上架的。玩到最后,他是最兴奋的一个。
  离开红星鱼洞时我们竟然见到了彩虹。此时天空大面积是灰色的云,只见一柱阳光穿过云洞,投射在湖边的山上,所到之处特别亮丽。而在阳光的上方便是一道淡淡的彩虹,让人特别心动。三个小娃娃很少见过彩虹,所以欢喜得不得了。这些年来在农村呆得少,平时里要么在奔波求食,要么呆在家中,所以我已经有好多年没见到这自然的馈赠了。小时候在老家农村,夏天雨过初霁,往往会见到家对面的鹩鹰岩上挂着彩虹。小时候从视觉上觉得彩虹是美的,但是对彩虹又是害怕的。大人们说,彩虹是龙,龙在河里、田里吃水时,不能靠近,如果被龙舌舔了会患上花皮病,比如谁谁的花皮病就是这样造成的。后来长大后,才知道这种说法很荒谬。当然后来长大后还知道彩虹与梁祝有着更浪漫的邂逅,愈让人喜欢。没想到今天在千里之外的抚仙湖又遇到了久违的彩虹,其欣喜自然难以禁耐。此时的我,年已半百,上有垂暮的老母,下有待立的儿子,时时忧于生计,疲于身心之顿,竟然在这里拾到了一抹彩虹,重记起童年的情趣,真是美事。
  入夜,我们在抚仙湖畔的一家民宿过夜,收拾停当之后,我独自到户外走走。此时没有白天的喧嚣,路灯将四周照得通明,道旁是整齐生长的玉米。这时节,老家宜宾的玉米已收获获了,而这里的玉米还没有吐须,觉得这里的秋天来得太迟,其实这里是没有秋天的。后来我才知道这里的玉米每年种两季,眼前的玉米是第二次播种的。不出门,真的不知道见识的短浅。这出门已有几天,古训: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此时,我有些想念我的亲人,于是给老家高坪的亲人们打了电话,报了平安,聊了一会家常,谈了谈修缮祖母坟墓的事,并由此达成了共识。
  回到旅店时,店主坐在店前一两摩托车上,在抽烟休息,红总正在洗车。我便与店家聊了一会天。店家道:他两个儿子都在昆明城里上班,都在城里购了房,他与老伴经营这家民宿权当是一种闲散的营生,所以相对轻松。对于红总洗车,他说自己的车几个月都没洗过了,还是不算脏。这使我们羡慕不已,在宜宾若一周不洗车,车身便会有一层厚厚的灰尘。能长期生活在这样温暖而又凉爽的环境中,空气清新,自然呼吸系统方面的毛病也要少一些。我们还聊到了景区基础设施建设,他抱怨道:换一个领导上台做一套,现在景区基础设施都跟不上。如果允许修建,他早就将规模扩大了。
  在与店家闲聊中,不自觉就十点过了,必须休息,明天还要赶路。
  清晨,家里人还没起床,我一个人去了湖边。穿过杂草地,下一个小小的斜坡便来到湖边,此时湖边很静,零零落落几条早起捕鱼的小船,在湖面显得很孤单。此处是一个偏僻的地方,此时没有人。阳光从厚厚的云层中的一条缝隙穿过,将铅色的天空染亮,阳光投在湖面,湖面波纹跃动,远远近近,闪烁不定。由于可见度稍底,所以湖面此时显得极空阔。
  岸边静悄悄的,有一条闲置的铁皮小渔船,尖尖的船头,狭长的船体,空空的船身,半个船体在水中,半个身船身搁浅在岸上。船边是杂乱的石块以及我叫不出名的高过船身的野草。再往远处看,便是碧绿起伏的山,澄澈阔大的湖面。这画面给人一种孤清意境或是一种超然的淡定。我去船上坐了一会,努力将思绪与小船、沙滩、湖水联系起来。但一切都白搭,风轻轻吹着,好像在说:你就是一个过客,他们才是永恒。
  就这样一个人闲坐一会,也是一种享受。
  沿着岸边往南走,穿过一片小树林,这里此时人不少,主要是早起的渔人正在收获云鱼。他们将宽大的网拉在沙滩上,用竹棍轻轻抖落网上的云鱼。他们三三两两配合着劳作,有说有笑。偶尔也会有一两个如我一样早起的游人看他们劳作。他们每天都面对这样的劳作以及我这样观看的游人,所以他们也视我们如一起一散的浮云。劳作才是他们真正的生活,他们才是这是永恒的主人。看到他们悠闲的生活,淡定的动作,宠辱不惊的神情,黑黑的粗糙而健康的皮肤,一切都与这辽阔深逐的湖水融合在一起,从古至今,他们的祖先至他们,一代又一代,与这山川湖水合成一体,而我,我们都是过客。
  回到民宿,上楼时,偶然见到临湖面那间房门开着,一个女孩正在窗前认真操作笔记本电脑。窗是落地大玻璃窗,整个天地都展现在宽阔的视野里:近处的庄稼、农舍,远处如银的广阔湖面,再远处黛绿的青山,天上飘逸的云朵,一切都收入眼底。窗前的女孩侧着身,神情专注,其身影优美。不知道她是在写旅行日记,还是在完成工作内容,或者是在写学术论文,总之,此时的她很美。在这美景中,她的心是空灵而活跃的,此时她的专注如一尊石雕,与自然的美合在一了起,成为了我眼中的一道风景。这道风景是我离开抚仙湖时一抹不能忘记的印记。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