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多日的寒冷,催生出纷纷扬扬的一场大雪。
  好大的雪啊,好大的雪。抬头远望,那漫天的雪花,仿佛让人进入一个梦中的童话世界,飘渺瑰丽。
  这一片天地,疏朗,洁白,纯净,空灵……我心之像中的岁月风尘,不知不觉得以荡涤、净化。
  抖落身上的繁杂尘嚣,穿越时空,悠游到一种怅恍莫测的虚境中……亚里士多德说过,悲剧有净化作用,借此引起的怜悯,让感情得以净化。
  我的怜悯与悲伤是今天滋生的,晓霞死了。在这场多年罕见的大雪中,我童年的玩伴,晓霞,将与苍茫大地共眠。
  
  二
  想起了儿时的冬天,最是盼着下雪的。
  那时,生活单调,孩子的娱乐方式也单调。我们,一群疯跑在村头的野娃儿,在雪飘的日子里,就能捕捉到更多的欢乐和情趣,并将此揉进年关将至的憧憬里,丰满岁月。那时的我们,像干裂的土地、枯竭的河床、饥渴的麦田、凋涸的林场一样,热切期盼着一场大雪的到来。
  “下雪啦,下雪啦!”同伴晓霞的惊呼声,像村口的高音喇叭一样,清脆,嘹亮。
  寻着她的声音,穿出巷口,溜到村外。簌簌的雪粒子,啪嗒啪嗒,落在苍苍大地上,砸在我们的小脸上,旷野白了,远山白了,梦中的童话世界也来了,而我们的面颊、小手,涩辣辣地灼痛,并欢乐着。
  不知过了多久,雪粒变成了大朵大朵的雪花,纷纷扬扬,飘飘荡荡。它们给田埂、洼地、河畔、山岗、房顶、树梢换了衣裳,也让野娃儿童稚的心坎再度纯净。
  我仰起脸,伸出手,瞬间,一个个雪精灵落满掌心,雪在手中融化了,我小小的胸腔却溢满了无限的快乐。又从地上抓起一把,使劲儿地将它握成团团,砸向同伴,晓霞躲闪不及,雪团在她的背上炸开,溅起一堆雪渣,大伙儿前仰后合地笑了,晓霞也笑倒在雪窝里,串串银铃般咯咯声,被迷乱的雪絮托到了高高的云天……
  那时年,一场大雪降临,便悄无声息地覆盖了我们的村庄和田野,周围的世界,粉妆玉砌,皓然一色。厚厚的雪被下,是无数个生命,在忍冬蓄发。苍茫天地间,演绎着缠绵悱恻的结晶奢华,漫天雪舞,就像天女挥动长袖撒下的玉片银花。
  那些干枯的枝条,覆上白雪,毛茸茸亮晶晶地伸展开来,琼枝摇曳,灿然生辉。我们,就像一群上天的宠儿,在漫无边际的雪野追逐打闹,将飞扬的童真和欢乐,放逐在疏朗辽远的长空里,和自然万物一起,坦坦荡荡、酣畅淋漓地迎接这一场天地造化的滋养……
  
  三
  然而。
  次日清晨,天气奇寒,滴水成冰,屋檐下挂了一串串尺把长的冰凌。刺骨的北风不时发出尖利的叫嚣,母亲说,这冰天雪地,路面打滑,还是不要上学了。正纠结犹豫中,听到晓霞在扯着喉咙催促我,她的呼喊,恰如昨日手心的六角冰晶亮亮闪闪。
  和她牵手走出村外,看到的居然是一派静穆的洁白,浩浩苍苍,让人凛然生畏。那一刻,我心中的雪,不仅是童趣飞扬的欢乐梦境,还有寒冷侵袭的现实苦楚。
  两个七八岁的小丫,身穿棉袄,肩挎书包,脚蹬款式相同的黑色条绒棉鞋,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声咔嚓。鞋虽厚实,但白色的塑料鞋底尤为光滑,为了防止滑倒,我们俩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北风强劲,一股股寒流扫过脸颊,钻进衣襟,穿过肌肤血脉,直抵骨髓。嘎吱嘎吱的踏雪声,犹如少年梦中的飞翔。回头望,身后是一串深深浅浅,结结实实的脚印……
  快到学校时,需翻过一个沟渠,沟渠不深,攀爬尤为困难。我们猫着腰,一点点地挪动,生怕一不留神摔倒,但冰覆的斜坡犹如险关狭道,尽管我们在费力挪移,还是刺溜一下,被滑送到沟底。突然想,人生就是一场场不期而遇的遇见,就像那年我们光滑的鞋底遇见结冰的堤岸。
  晓霞很是麻利,她飞跑几步,借着惯性冲到半坡,伸手拽住岸边的一株桑树,窜了上去。而我,在沟底打转一阵后,勉强登上两步,又给滑了下来,这样反复几次,让我心生气馁,双脚绵软打颤,不争气的泪水夺眶而出。岸上的晓霞要拉我,她趴在地上,身子下倾,伸出冰凉的小手……
  我仍在哭,迟迟没有行动。
  晓霞突然她说,妞,别哭,快上来,看,这儿有一角钱呢。我卯足劲儿抓住了她通红冰凉的小手,终于趴了上去。她赶紧让我看,啊——果然,是一角钱!
  浅浅冰层下,裸露出一片枯黄的草地,那张暗红色的角票,正安静地躺在草尖上,冰天雪窝中,显得楚楚动人。
  晓霞弯腰捡起那充满神力的毛票,它覆盖着一层毛茸茸的冰霜,硬邦邦的。放在手心里捂了一会儿,才融化舒展开来。
  物质匮乏的年代,见钱颜开,一毛钱被我们买来的两只发卡,乐在心底好个美啊,好个美。一直美到来年的春夏。
  
  四
  时光流转,我俩在一天天长大,等上到小学二三年级,很少再去村头撒欢。年幼时在雪天的点点记忆,成就了我们未来的时光。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
  但无论如何,忘不了那年的冰雪。它带来的,是新奇,是美妙,是快乐,是感动,也是孩童难以抵抗的威力和震慑。
  后来,我和晓霞常在晚上放学后呆在一间土屋,它矮小敦实,是夏天大人们烤烟叶的土屋。诸多冬日的黄昏,屋内的小桌上,一盏煤油灯,昏黄的火苗在颤颤地耸动,油灯旁,是一个方方的光滑的石板,我和晓霞各握一支粉笔头,头抵着头在石板上写生字,哪管外面寒风呼啸,大雪翻飞,直到她娘一遍又一遍地喊:吃饭啦,回家吃饭啦……
  时光飞逝不是虚话,一晃,童年的一幕幕成了遥远的残忆。人到中年的我,离开故乡太久了。年少的玩伴,都多年不曾联系。前天,突然听说晓霞去世的消息,我几度哽咽。她去世前,曾疾病缠身,且重度抑郁。
  我悲切,无情的岁月可以剥夺她的童真欢乐,可以消磨她的生存活力,但不该早早地将她推向生命的终点。
  小霞才四十多岁,竟然在今年纷纷扬扬的大雪中去了天国,这个像雪一样纯洁、美丽的女子,又像雪一样融入了大地,在结晶的世界中洁净了自己的所有。
  此刻,我在漫天飞雪中仰望茫茫苍宇,——雪下得更大了,一团团,一簇簇,慢慢悠悠,飘啊,飘啊,我不知道,晓霞的魂儿遇到这暮冬的天道,会附在哪一朵洁净的精灵上,轻盈飞舞。但我明白,宇宙间的生命轮回,注定她会在某个时刻重新造访人间,与我重逢。
  突然,我又流泪了,泪眼蒙蒙中,我看到了晓霞的笑脸,一张清纯无邪的童年笑脸,还有她的小手,一双冰凉通红的小手……我想拉住她,紧紧地,给她捂热,可惜,她倏忽就消失了。等我再度追忆她,听到的只是弥漫着苍凉的阵阵风声……
  这个雪天,我第一次感受到深深的孤独。
  孤独,让我在在通往时光深处的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远……恍惚觉得,那年冬天的那场雪,在我生命的河流里,凝固了。
  感谢此时这一场大雪的到来,它让我在苍凉中回望可爱的故乡,回望如雪飞扬的过往。雪虽冷,但我回望的深情炽热、滚烫……
  
  (原创首发)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