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东北的雪很多,多到隔三差五地下。喜欢下雪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幼时就喜欢过雪花飞舞的日子,因为那时不光能堆雪人,更主要的是院子里的雪堆里有老妈包的粘豆包。
  小的时候我家里人口多,多以粗粮为主。一进腊月,奶奶和母亲就开始张罗蒸粘豆包了。从开始到结束大约需要忙碌三四天的时间。那时我家院子旮旯处有两口大缸,专门用作储存一些食物。北方冬季寒冷多雪,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蒸好的粘豆包大缸里放不下的会放在雪堆里,储存起来非常方便,等到春暖花开时,雪也化光了,粘豆包也吃完了。
  奶奶和老妈包的粘豆包,在我的记忆里可是世界上最完美的艺术品,袖珍型只有酒盅大小。做粘豆包的过程很复杂,首先要把黄米用水淘洗干净,滤去杂质。母亲做这道程序极尽耐心,米要淘洗三四遍,再用清水浸泡,最后捞进簸箕,控干水份。第二天一早,拿到磨坊里碾成面粉。面粉扛回来后,母亲把它们倒在一个大盆里,然后开始发面。面和好后盖好面盆,蒙上大棉被放在火炕上等待发酵。黄米面发酵过程,老妈就已经煮好了红小豆。煮好豆馅加上红糖,然后用手把豆馅团成小团。再然后,老妈会把提前一天泡好的苏子叶端出来,放在火炕桌子上。盘腿上炕,就和奶奶一起包粘豆包了。包好的粘豆包依次摆好放在盖帘上,然后待水开之后就开始放在大锅篦子上,蒸上二十多分钟粘豆包就出锅了。老妈蘸着凉水,把粘豆包捡出来,放在盖帘上,稍微凉一下,就可以蘸着白糖吃了。这样的粘豆包每年这个季节我家要蒸上几大锅,放到院子里晾,待晾凉后,用布口袋装好放进院子里的雪堆里。
  那时的日子,虽然苦但过起来却是甜的。因为日子无论穷富,过的就是一种满足,踏实。一家人能在一起其乐融融,邻里和睦。生活无论怎么艰难,怎么含辛茹苦,也过得温馨心安。那时的日子也禁混,总盼着过年,好能穿上新衣服,能大口的吃顿肉,吃粘豆包粘白糖。盼着盼着却等来的是一场场雪下,雪堆里的粘豆包盖了一层又一层,但年还是迟迟不来。不知为啥,那时的时间实在是过得太慢了,不像现在还没等咋过不见雪飘,年就又到了跟前。
  蒸粘豆包,可是我们乡村每一家一年中的头等大事,它意味着年就要到了。在以粗粮为主的我家,平时少见油荤,贫困的日子人们掰着手指头盼过年。隆重的节日里,有新衣穿,有鞭炮放。饭桌上还有热乎乎黄灿灿抗饿的美食粘豆包,人人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打我记事起,就喜欢吃粘豆包,不光我爱吃,我家里的人都喜欢吃。粘豆包可属于过年的稀罕物,早晨起来大锅里热几个,再煮一锅稀粥,清粥小咸菜,全家人围在一起,吃得四鼻子汗流。母亲做的粘豆包,口感滑润,特别是蘸上白糖,吃完一个又一个,直到肚子撑得饱饱的。
  那时东北人,家家都蒸粘豆包,蒸粘豆包也可以说是一门技术活。有的人家蒸了一辈子却还是手艺不佳。不是面发时间长了,就是没发好。发大劲的面,做出来的粘豆包不仅酸还软,要加不少干面,但蒸出来后粘豆包会不成个。发不好的面,包出来的粘豆包梆硬,糊牙。而母亲做出的粘豆包在村里可是出了名地好,不酸还不硬,街坊邻居们很是羡慕,常常前来取经。母亲都会一一指点,毫不保留。有时还会亲自去人家里帮忙发面,去包。
  邻居小米的母亲娘家是厦门的,男人家是我们东北本地的。她那年大学毕业跟随男人做买卖来到东北。公公每年都会给他们一家人包粘豆包,淘米、磨面、发面、包都是公公一个人干。后来公公得了阿尔兹海默症,从此后,他们一家人再也没吃过粘豆包。小米她妈没事时爱来我家串门,每次看我们家包粘豆包都露出羡慕的目光。母亲几次想教会她,可是她学了几次也没学会。她说粘豆包虽然好吃,但还要淘米,发面,煮豆馅的简直是太麻烦了,她实在是学不会。所以母亲看出她也确实不会做,就每年包的时候多发一些面,多包一些给她家送去两盖帘。每次母亲去她家送,她的婆婆和她都高兴得合不拢嘴。婆婆说:“以前老头子身体好的时候,都是他磨面扛回来,煮豆馅发面的。那时候就觉得以后他做我们吃就行了,但谁曾会想到他会病了呀!还好的是遇到你们好邻居呀!让我们年年吃上粘豆包。”
  放在雪堆里的粘豆包,比放在大缸里的水灵,不爱裂开风干。所以我们村里人家蒸好的粘豆包多数会把它埋在雪堆里。那时的乡邻相处和睦,即使都没有高墙大院都只是几个木栅栏,谁家雪堆里放了啥都一目了然,也没见谁家丢过东西。
  但是有一年,家属院里着了贼,好几家过年准备的猪肉,鸡,还有粘豆包被贼偷了许多。本来乡里人家都不富裕,攒的一些东西都准备过年吃的,怎么一夜之间说丢就丢了呢?村里人开始互相猜疑起来,甚至有几家还张罗着各家各户去搜找。
  奶奶是村里的支书,她就给村里人开了大会。她在会上重点强调,咱们自己村里人要精诚团结,不能随便怀疑谁。奶奶说这么多年都没见丢过东西,如今生活不那么贫困了,怎么会丢东西呢?
  随后奶奶问村里最近有没有来陌生人,一问还真有一个南方来的小木匠。他每天走街串巷,吆喝着给村里人做一些简单的家具活。他和他瘸腿老娘,在村西头租了一个简易房。自从村里各家丢了东西,也没见那个小木匠来村里。奶奶为此特意拎着两瓶罐头,去了小木匠的租住房,一探究竟。刚一进他家院,就看见小木匠大包小包拎着东西正要出门。他家院里也有几大堆雪堆,似乎也冻了许多东西。他看见奶奶先是紧张地愣了一下,急忙问奶奶是不是有啥活要做?奶奶说:“我不是找你干活的,我是来看你老娘的。这马上要过年了,我来看看你们。”
  小木匠听奶奶这么说,流着眼泪说:“我老娘前几天摔了个跟头,把腰摔坏了住了医院了。”
  奶奶一听就急忙问:“在哪家医院呀?有没有困难呀?我这个村支书说啥也要代表村里人去看看。”
  奶奶也不查丢东西事了,急忙和他一起去了医院。到了医院,小木匠他娘看见奶奶来看她,一把抓住奶奶手,感动的一下就哭了。她说,我们东北人简直太好了!为了生活,她随儿子背井离乡,四海为家的。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还,没有来得及和人相处就会去另外一个地方了。所以她会时常想念家里的乡亲,她内心缺少的就是温暖。她会经常感觉孤单寂寞。我们村里的东北人让她感受到了亲情温暖,每家每户还给她拿了许多过年的东西。尤其是东北人才会包的粘豆包,她非常喜欢吃。她说等她好了,会挨家挨户拜访,感谢乡亲们送她家的过年礼物。让她和她儿子在异乡感觉到了家的温暖。奶奶一听心里顿时明白了,原来村里丢的东西真的是小木匠偷的。
  奶奶从医院出来,还给她留了一百块钱。小木匠送奶奶出来,一下就跪在奶奶跟前,哭唧唧地恳求奶奶,千万不能和她母亲说他拿了村里人家雪堆里的过年东西。他说如果他母亲知道了会伤心的。他偷村里人家的东西,是想让她母亲高兴,因为母亲远离家乡,随他走南闯北四处流浪,实在委屈了母亲。他只想让母亲开心。因为做木匠活也没挣多少钱不说,回家路费钱都没挣出来,所以他实在没钱给母亲买过年吃的东西。他不得已偷了几家的雪堆里一些肉食和粘豆包。然后,和他母亲撒了个善意的谎言,就说是村里的乡亲各家送的。他之所以这么说,他想让母亲高兴开心。奶奶被他诚恳的话语以及他的孝顺感动了。从医院回来,奶奶挨家挨户走访说了小木匠母子俩的情况,做了许多工作,希望他们都能去医院看望。通情达理的乡亲们也理解了小木匠母子的不易,这家炖只鸡,那家拿几个鸡蛋都去了医院看望。那些日子,奶奶每天都会让母亲去医院给送饭。小木匠母亲出院后,也过年了,这家请家请,那家请,让她娘俩感受到了身在异乡家的温暖。后来经奶奶保媒,小木匠还和村里孙叔叔家的莲子结了婚。从此后,他和他母亲也不再漂泊,就定居在了我们村。
  我十岁那年,由于父亲工作关系,我们一家来到了承德。来承德后,过年前我们家依然会包粘豆包,而且一包就包很多,粘豆包蒸好后放在院子里晾凉装袋。所幸的承德的雪也一场接一场下,虽然没有东北的雪下的厚实,但雪堆里也能存下一些食物和粘豆包。那年,我们家属院过年没有蒸粘豆包过年的习俗,也很少有人家会包。所以每次母亲包了粘豆包放在院子里晾,都会有路过的人往里看。他们看后,都羡慕的一个劲地吧嗒着嘴。母亲每次看见邻居张望,都会热情地把他们让进家里,让他们尝尝自己做的粘豆包,看他们爱吃还会给拿一些。以后每年母亲发面蒸粘豆包,都会多发一盆,蒸好粘豆包挨家挨户地送。为了让他们各家吃的方便,母亲还挨家挨户走访。传授蒸粘豆包的经验,教会了他们包粘豆包。从此后,你就看吧,每年过年,家属院里家家都开始包粘豆包,蒸好的粘豆包晾凉后放进院子里的雪堆里……
  我上大学那年,我们家属院集体搬迁,都住进了楼里。母亲还会蒸粘豆包,蒸好的粘豆包只能把他们放进了冰箱里。冰箱里的粘豆包怎么吃都感觉干巴巴的,缺少了雪堆里粘豆包的味道……
  前几天,老婶给我打来电话问我过年是否回东北?她说家里已经蒸了好几锅粘豆包,都在雪堆里埋着呢,等我和哥回去吃。听到雪堆里埋了粘豆包,哥实在按耐不住兴奋,对着电话里喊道:“老婶,我和叶子抽空一定会回去!回去吃雪堆里的粘豆包!”
  一夜微微冷风,雪飘了一地,润了街,静了巷,轻轻拂过玻璃窗。往事万千,温柔了心情。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