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一片绿意给子孙
  繁忙的工作,纷杂的心绪,早已让我忘却了人世间美好的一切。两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教圣贤书,除了哺桃育李,似乎关己之事不多,也不分心思去想。
  倒是两位学生给我提了个醒:今天是植树节,我们想去山上栽树。好主意,上山植树,绿化山场,对学生来说,也是一个教育的机会。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无时无刻在树木,这祖国的花木,这姹紫嫣红的花,这满目浓绿的树,这生机盎然的春,也许就是我们给创设的。植树造林,绿遍荒山,绿遍原野,绿遍谷地;绿遍天涯,绿遍海角,绿遍高原,绿遍沙漠;绿遍心灵,绿遍情感,绿遍理想。
  可是我还是拿山高路陡,不安全为由制止了她们。她们乘兴而来,满以为能够取得我的支持,就可以付诸她们的活动。可我并不能遂她们的美好愿望,而且还摧残了她们刚刚冒出来的理想之芽。
  父辈们给山林带来灭顶之灾,因为他们要采伐大量的树木烧炭炼钢;因为他们要砍伐大量的山树,劈山造田;因为他们要烧毁大量的树林,烧荒种地。我们又给山林带来毁灭性的打击;砍其树到集市上去换钱;挖其根放灶里烧火。两代人的“努力”,终于让山土见了天。
  后来,我们总算觉悟了,因为毁灭山林给我们自己的生活带来灾难。洪水到处泛滥成灾,肆无忌惮地吞噬着村庄、田园。我们的生命财产遭受了一次次重创。泥石流、山场塌方,山石滑坡,阻断了我们的路;冲毁了我们的家;夺走了我们的生命。那次蔡谷发生的山石滑坡,砸死了我们两位刚刚接到通知书的大学生。
  于是,在故乡的时候,我总喜欢植树。在荒山上栽竹种树;在田头地坎上种树栽枫。如今后门山竹园里有我当年植下的樟树,已成气候,取代当年被砍伐析分的樟树王了。西湾祖父坟头的枫树,也已枝繁叶茂、杆大根深了。地头的野松与乌桕树都已参天。连当年植下的板栗、杨梅,如今都已开始挂果。每年的清明节,我总想借扫墓之机,挖几棵树苗去栽种。
  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弥补我们过去的错失,才能聊以慰藉我们的心灵。也只有这样,才能染绿由于我们的摧残而荒秃的山场;才能返青,因为我们的蹂躏而荒芜的原野。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就让我们在大地之上支起一派绿意,捧出一块绿洲,携上一方绿原,来荫底我们的子孙后代吧!
  植树不但给子孙后代带来好处,也给自己带来乐趣。挖坑填土浇水的过程活动了筋骨,看护守望整枝的过程培养了韧性;吐绿、透芳、绽花的时候带来了惬意;竹木成林,万头攒动,拥你为皇,更给你带来无限的遐想。即使百年后,我们已然做古,化为树林。可是我们的后代繁衍不息。他们那个时候,也许会到我们缔造的树林里乘凉玩耍。那时,我们可以看见我们的后代茁壮成长。当他们抱着树杆时,我们可以轻声地告诫他们:这是爷爷的腰,别闪着啰,我的乖孩子!当他们拉着低枝的时候,告诉他们:这是爷爷的胡子,别扯,别扯!当他们爬上树梢,骑在我们脖子上时,那才叫高兴呢?就跟当年我们抱孙子一样,“小子哎,别在爷爷脖子上撒尿啊!”
  我们把我们的生命浓缩为一片绿意,让这一片绿意无限,奉献给我们的子孙后代,造福予他们,祝福于他们,愿他们春意盎然!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