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给我做冰车
  张凤英
  
  清晨起来,走向阳台那一瞬间,看见天空中飞扬着鹅毛大雪,喔,烟台真不愧是“雪窝子”啊!今年冬天的大雪又不期而至了。街道两边的冬青树上覆盖着厚厚的白雪,院子里的汽车、摩托车上面也是厚厚的白雪,楼房顶上也是厚厚的白雪,还有华侨新村那低矮的围墙上都是厚厚的积雪。就连小区门口的石头狮子上也顶厚厚的白雪……似乎把我们带到了哈尔滨那个令人神往的冰雪天地中。从窗户上望出去,外面一片冰雪朦胧似梦似幻的童话世界。
  “童话世界”!猛然间被这个词触动了,想起童年时代那个飘雪的冬天,爹爹给我做冰车的往事。那时候,我上一年级,对眼前的一切似懂非懂,内蒙古的冬天特别冷,工人文化宫附近有个滑冰场,小伙伴们都在放学以后去冰上玩耍。我们穿着大棉衣,大棉裤、大棉鞋,在风雪中好像是小狗熊一样跑来跑去。
  我的好朋友李英祥有一个冰车,他带着冰车去滑冰场玩,许多小伙伴都想坐一坐他的冰车,我也很想试一试那种在冰上飞快的滑行的感觉。可是那天李英祥却不让我玩。他说:“小气鬼,你的作文都不让我抄,害得我没有完成家庭作业,以后不跟你做好朋友了。”我感觉自己很委屈,又无话可说,只好哭着回家啦。
  那天是周末,爹爹在家里收拾地窖里的萝卜,我趴在地窖口上对爹爹说:“爹爹,李英祥他们玩冰车,不带我玩,您能给我做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冰车吗?”
  爹爹从地窖里上来以后,我就给他讲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爹爹说:“不让李英祥抄作业是对的,爹爹这就给你做一个属于自己的冰车。不过,你要答应我等弟弟妹妹从老家回来了,你要和弟弟妹妹一起玩。”
  爹爹找来家里的木工工具,将一块木头一破四半。其中两块厚厚的做主轴,其余的两块用锯子破成板材,把板材钉在主轴上。最后用两根很粗的钢筋固定在主轴上,成了冰车的冰刀。然后用钢筋做了两个冰锥,就这样,我有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冰车,虽然它不是很精细,但足以加我喜欢备至。
  吃完中午饭,爹爹带着我去工人文化宫的滑冰场,亲自为我做示范,爹爹坐在冰车上,盘住腿,两个手里紧握着冰锥,往冰面上一划,冰车就开始向前滑去,随着爹爹不断地划冰动作,冰车越滑越快,就像是飞驰的电车一样,我高兴极了,大喊着:“爹爹加油,爹爹加油!”小伙伴们也都对着爹爹的背影大声呼喊“加油,加油!”。那一刻,我快乐极了,自豪极了,我爹爹是一个技术工人,做冰车对于他来说是小菜一碟,他做的冰车非常结实耐用,滑动起来又快又平稳。
  爹爹滑回原地以后,叫我坐上冰车,我刚刚坐稳,爹爹就用力一推,我的冰车就像飞剑一样冲了出去,我大声地欢笑着、滑动着冰车,心中充满了欢乐,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是白雪公主的化身。我从内心里感觉有爹爹呵护的童年真的很幸福。
  从那以后,我喜欢上了滑冰,几乎每天放学以后,就约上小伙伴们去滑冰,通过滑冰结交了许多好朋友,有一些比我年龄大的朋友,经常谈论一些我不太懂的物理知识,从那以后,我喜欢上了物理。
  我们经常在一起比赛速度、比赛技巧、交流滑冰的经验,后来在寒假前夕,五个铁路小学组织的一次滑冰竞赛上,我们第二小学的滑冰小组获得了冠军的好成绩,李英祥也参加了那次比赛,他们第四小学获得了亚军的好成绩。从那以后,我和李英祥重归于好,成立要好的朋友。第二年冬天,弟弟妹妹回来了,我真的带着他们去滑冰,但是他们太小了,有点害怕,不敢自己滑冰,只能靠我在后面推着滑行……
  如今,只要是想起爹爹对我的爱,想起童年时代爹爹给我做的滑冰车,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掉眼泪,爹爹实际上是很亲我的。可是我还经常不听爹爹的话。想起爹爹对我的呵护与教育,虽然随着弟弟妹妹的到来,使得爹爹忙得没有时间和精力陪着我玩耍了,但是他给我做冰车的往事,我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那个小小的冰车承载着爸爸对我的爱,承载着我童年时代的幸福时光。
  前几天,我在兄弟姐妹群里说起了冰车的故事,弟弟说,他也跟爹爹学会了做冰车,每年冬天都去河边滑冰,现在工人文化宫成立了滑冰队,他经常去那里,不为滑冰,只为回忆快乐的童年、回忆爹爹、回忆那些多雪多冰的寒冬季节。俗话说,有些人是用童年时代的幸福来治愈整个人生的。我的童年有爸爸的呵护和爱,足以治愈一生的悲痛。虽然我的青年时代在零下四十度的冰雪严寒中经历了很多人生的磨难,但每每想起父亲的爱,就会浑身充满了热血和力量,有什么困难也不在话下。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