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27日,农历正月初六,我与妻子坐上儿媳的轿车,带着两周岁的孙女,从射洪市沱牌镇风尘仆仆赶到成都市双流区儿子家中,与儿子儿媳孙女生活,一家人真正团圆了。
  从那一天起,我就开始了“都市人生”,迄今为止在省城居住一周年了。
  我这个土得掉渣的乡村小学教师,辛辛苦苦工作39年,没有学生读清华北大,连普通大学也奏不够一桌。不是我不努力,穷乡僻壤,学生能够完成义务教育,我也功不可没。我一生中值得炫耀的事不多,但有一项“壮举”足以载入“家谱”:我和妻生育了两个孩子!黄金万两,不如儿孙满堂!
  现在看来,生两孩何足挂齿!又不是升官发财?也不是中了大奖?可在我们的青壮年时代,能够生育二孩,是远比升官发财更值得人炫耀!
  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曾说: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家实行计划生育,要多生一胎没有特殊理由,那真是比登天还难!
  85年我结婚,第二年冬天女儿呱呱坠地。我虽在远离家乡30华里的明星镇山区教书,妻在家种3分包产地,但周末团聚,日子也还过得甜蜜而充实。
  可由于我女儿体质差,常常生病,于是,我和妻子都想再生一个健康的孩子,妻说,儿女都行,衣裳也要有一件换洗的啊!那时,我身边的同龄人,头胎是男孩的,超生欲望还不那么强烈;如果是女孩,就是砸锅卖铁也想再生一孩。在中国人的传统意识里,无人传宗接代是被人看不起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其次才是养老送终。
  我是公职人员,深深懂得“计划生育”的重要性。“国策”似铁,谁碰谁出血;“国策”如钢,谁碰谁受伤。
  1987年一1992年,我在明星镇雷电村小学教书,妻子在该村当幼儿园教师。远离家乡。妻躲过了育龄妇女每季度一轮的“三查”(查怀孕、查安环、查妇科病),于1991年春意外怀孕,我们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计生部门人员突然登门,动员妻子刮宫引产。
  有一次女儿生病,我带她到县医院治疗,医生检查后神情凝重地告诉我:小孩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手术治疗宜早不宜迟。在我正为此事忧虑时,有人告诉我,你这情况可再生一个,因为《四川省计划生育条例》有规定:一孩有重大疾病,可以再生育一孩。为了名正言顺生育二孩,我加快了办理生二孩出生证的步伐。我从小丧父,恢复高考后历尽艰辛才考上师校,端上“铁饭碗”,工作来之不易。妻子的肚子一天一天大起来,为了保住腹中的婴儿,我必须与时间赛跑,别无选择。
  我到医院出具女儿病情证明,又去找生产队长签字盖章,去大队妇女主任(兼计划服务员)递交申请书。一天,妇女主任要陪同我与妻子去县计划生育指导站体检。照心电图、抽血化验。材料齐备后,由柳树镇计生办交到县计划生育委员会审核,接着就是焦急地等待。
  那段时间,我和妻子每天都提心吊胆、担心手续批不下来,我的“铁饭碗”会变成“泥巴碗”。8月上旬,我将女儿托付岳母照看,送妻子住进了县人民医院妇产科待产。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妻仍未分娩。
  9月1日开校后,我回校上班,妻子躲在老家待产。我天天忧心忡忡,隔三差五跑到镇计生办打听出生证办下来没有?
  妻子分娩前不久,我接镇计生办通知:县计生委已批准我们生第二胎了!但先不能高兴,按规定,还要在集镇醒目的墙壁上公示7天。公示期满,计生办主任才将准生证发给了我。捧着盖有县计生委鲜红公章的《照顾生育二孩(出生证)》,我和妻子都喜极而泣,心中的愁云也一扫而光了。
  10月1日凌晨2时30分,儿子呱呱坠地的啼哭声像惊雷炸响在龙池村上空。我兴奋地给儿子取名国庆。祖国啊,母亲,儿子与“母亲”共生日,这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啊!
  儿子出生不久,我校一位姓徐的公办教师,就因生了两个女孩遭人举报被开除公职。有人跑到明星镇计生办举报:张萃勇也生了二孩,为啥不作处理?校长接到镇计生办通知,也为我捏了一把汗。叫我快去计生办说请楚。我气喘吁吁敲开计生办大门,将《照顾二孩生育(出生证)》放在计生办主任面前时,他大吃一惊。双手将出生证拿到窗前左看右看,前看后看,久久不放下。眼神中分明在说:这出生证不会是假的吧!看完,主任流露出羡慕的微笑:看不出来你这个教书匠还有这么大的本事呢!
  时隔多年以后,二孩政策全面开放,我才敢在公众场合中大谈特谈有两个孩子的好处。每当想起当年生育二孩一事,我仍心惊胆战,心有余悸……当年国家为了控制人囗过快增长,实施“一孩”政策,无疑是高屋建瓴,深谋远虑。现在,国家科学应对老龄社会的压力,放开生育政策,同样也是利国利民。
  那时,自从有了二孩后,我和妻子肩上的担子就更加沉重了,常举债度日。尽管我高函取得本科文凭,但我知道工作调动,特别是想进城当中学教师,没有经济实力去“打理”还有谁会买你的账呢?于是,我只得安份守纪在村小土台子上埋头耕耘,心想与妻子齐心协力经营好小家庭,把两个孩子培养得有出息就不错了。
  2007年6月,女儿大学毕业参加工作,2010年1月结婚,于2012年和2016年先后生育两个孩子。带外孙的美差就由我那知书达理的妻子来干了。妻30岁那年成为沱牌集团“土地工”,44岁那年“内退”后被公司返聘。但由于要带外孙才,只得依依不舍离开沱牌公司。心想外孙进了学堂,就可松一口气了,没想孙女又来到人间……
  2014年6月,儿子大学毕业后在成都某物业公司上班。2017年2月,我借够首付款为儿子在成都市双流区某小区按揭了一套电梯房。儿子结婚两年后,孙女又来到人间,照料孙女的任务,又责无旁贷地落在了妻子头上。
  2020年3月我光荣退休,来到成都与妻子一起带孙女,尽享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
  时间如百驹过隙。转眼间,我与妻子来成都已整整一年了。孙女在阳光下,在爱河里,在原生态温馨家庭中茁壮成长。小小年纪,就可以背颂《春晓》、《静夜思》等5、6首古诗,还会背颂《三字经》前部分。
  童言无忌,快满3岁的孙女总爱一本正经对我这个在山村教了一辈子书的爷爷喊:“傻子爷爷,说普通话!”惹得全家人笑弯了腰。
  人们都说现在的孩子比原来的孩子聪明很多,我认为孩子聪明,主要跟父母高学历、家庭文化气氛浓厚温馨有千丝万屡的联系。
  妻子是四川省示范高中——柳树中学毕业的高材生,曾经教了6年半小学、幼儿园,教书时期期获奖,带小孩经验丰富;儿子儿媳受了高等教育,占足基因优势;我本人是恢复高考后凭本事考上本县师范学校,在三尺讲台上整整占了39年的小学教师,书香门弟无疑对儿女的成长大有裨益……
  实话实说,我来成都带小孙女,纯属“身在曹营心在汉”。我双眼高度近视,玩手机成了病态,成天“机″不可失,在小区里散步,一站就是一个“坑”,谁放心把小孩交给我带呢?就总想进城去潇洒,我对妻说有朋友请我喝茶,招呼一声就屁颠颠地出小区,背着装充电宝的高档皮包,乘公交、换地铁。武候祠、杜甫草堂等成都的名胜古迹,我几乎游遍了。成都目前开通的14条地铁,我已条条“坐”通头。每到一处,我都忘不了拍照写诗,及时发在朋友圈上。我享受着丰厚的退休金,每天悠哉游哉,夕阳无限好,就怕落坡早……
  我与妻子在成都这一年里,有时回一趟射洪老家看望八旬岳母,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我的师范和高函同学,大多数只生育了一个孩子,因此,同学聚会时,他们总爱拿我“开涮”,还是张记者有远见,提前20多年就享受二孩福利了,现在是既当爷爷又当外公,享不完的福哟!”
  我嘿嘿一笑:“我哪有你们一个一个脑壳“尖”(方言:聪明的意思),年轻时生怕多生孩子,我是木匠戴枷——自做自受。外孙带大又带孙孙,哪有你们耍得伸展哟!”
  盛世修谱,我是历史本科高函生,对续修《张氏家谱》一事十分热心。我家珍藏着4卷手抄书《张氏家乘》,上边清楚地记载:西汉三杰之一的留侯张良是我的74代高祖。这部差点儿在“文革”期间化为炭烬的传家宝,我幼时从父亲手中接过后就爱不释手。儿子出生满100日那天,我慎重地将儿子的名子写入家谱,让张家香火代代相传……
  现在,我已人过花甲,体力活儿不能干,就在家专心当好“家庭保姆”,传承优良家风,精心培育下一代,体现人生的最大价值。虽累,但快乐着……
  
  2024年2月1日下午5:20,2月5日晚上7:02修改,2月6日再修改。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