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对于每个人来说,是一个很隆重的仪式过程。过年又叫春节,是一个很有特色的传统节日。在上古,过年的时间是除夕到初一,不过现在我们农村过年都是从农历二十三小年开始,到元宵节结束。
  过年有许多民间的传奇色彩,其中之一是在太古时期,有一种猛兽叫“年”。年生活在群山密林里,专门吃各种飞禽走兽,还一天换一种口味。年不仅生性凶残,长相狰狞,还会吃大活人,让人谈年色变。后来人们掌握到了年的活动规律,它是每隔三百六十五天出来一次祸害人间,吃一回人族,尝一下口鲜。年出动时都是晚上,而且怕火光,怕红色,怕响动。于是在那天晚上,家家户户都会点燃篝火,敲锣打鼓,燃放鞭炮。年看到火光,听到敲锣打鼓燃放鞭炮,就跑了。人们赶跑了年这头凶兽,为了庆祝胜利,于是把这天叫做过年。
  年的故事虽然颇具传奇色彩,但在那个愚昧的年代里,人们对许多自然生物是无法理解的。而且也正是这些不理解,人类才拥有了许多形形色色的祭祀活动,进而衍生出许多节日来。随着时间发展,岁月流逝,人们对这段由来也渐渐淡忘在历史的尘埃里。而现在的过年已经演变成了一家团聚,祭祀祖先,祈求来年风调雨顺的传统节日。
  过年从腊八就要开始准备,在许多地方,腊八那天就是年了。为了过好一个红红火火的大年,老百姓们会提前准备许多吃的,比如打糍粑、油炸鲤鱼、做年糕,杀年猪等。我们家过年不过腊八,不过初八一过就会准备开始打糍粑,油炸鲤鱼,杀年猪。
  打糍粑在中国也是具有悠久的历史渊源。传说春秋战国时期,楚国名将伍子胥为了建造坚固的城墙,于是用大量的糯米蒸熟压扁制成砖块,用作城墙的基础材料。另一方面,这些糯米砖块也是储备粮食的方法,用以抵御灾年饥荒。而后人为了纪念伍子胥这位千古名将,于是以糍粑来纪念他。只是现在不知为何糍粑从砖块变成扁圆形,可能是为了更好的存放吧!
  打糍粑可是件力气活,得将蒸熟的糯米放到石臼里,利用杠杆原理砸在糯米上,将它锤烂粘合。石臼分子母,子石臼嵌在一根大木头里,木头约三米长,在靠近尾部有一个凿穿的圆孔,一根杠杆就从中间穿过,架在两个大钩子的木头上。木头靠近尾部会被削成扁平状,下边是挖出的一个小坑。只要踩在木板上方,子石臼受跷跷板的原理,就会高高翘起。松开脚,子石臼则狠狠地砸在糯米上,与母石臼发出“噗”的一声巨响。
  糍粑是过年的必备食品,煮甜酒,摆老太都要用到它。糍粑可以烤着吃,或者烤熟煎着吃。而我最喜欢的是拿糍粑煮甜酒,那暖糯香甜的口感特别好吃。每年过年我们家都会打糍粑,酿甜酒,在三十夜那天美美地吃一顿。
  除了打糍粑,酿甜酒,我们家还养了许多鱼。到过年的时候,父亲就会下到水田里捉几条鲤鱼上来。过年都是在冬天,水田里的水温度很低,有时还会结冰。但为了准备年货,父亲挽起裤脚,也不怕冻伤,赤脚就下到了田里,将一条条肥美的鲤鱼捉上岸来。看着活蹦乱跳的鲤鱼,我也想下去捉,可父亲眉头一皱,我就缩回了脚。父亲怕我冷到,因为每到冬天我的鼻涕就缩个不停,所以不能碰冷水。
  油炸鲤鱼得用菜油起锅,这样炸出来的鱼香脆可口。父亲将鱼清理干净,去除水分,又在炉鼎上的油锅里放了半锅菜油。随着柴火的燃烧,锅里的油开始冒起青烟。这时父亲叫我坐开点,他便将鲤鱼一条一条放下去。随着油与水的碰撞,锅里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响声。尽管我已经坐得很远,可那油水还是有几滴溅到了手上。看着我吃痛的摸着小手,父亲笑骂说,还不坐开点。见这油水不是好惹的,我急忙缩到木炕的角落里,生怕再被油水溅到。
  鱼儿油炸完就等杀年猪,杀年猪可是农村最热闹的事。每到年二十三,父亲就会请屠夫和玩得好的村民一起来杀年猪。年猪都是养到两三百斤,从年头养到年尾。杀年猪时,需要几个年轻力壮的壮汉才能制服它。好在农村人都不缺乏力气,这点难度对于他们来说,轻而易举之事。不过最重要的是那个抓猪尾巴的人,必须要力气大,不然抬不动那圆鼓鼓的猪屁股。猪尾巴都比较滑,而且接触面少,得抓起一把稻草缠住才能开始。
  杀年猪,最热闹的莫过于吃庖汤。吃庖汤得做出一顿丰盛的饭菜,荤素搭配,用大锅炒出一锅香喷喷的猪肉。吃庖汤的时候,得把亲戚邻居,以及帮忙杀猪的家人一起叫来,大家围坐在火炉炕上,推杯换盏,互相敬酒。父亲很爱热闹,也很喜欢喝酒,每次都会把来家里的客人喝得舒舒服服,直到人家不能喝为止。
  杀完年猪,清扫门窗后,基本就没什么事情做了,有的只是等待大年三十到来。不过在大年三十之前,家家户户都得贴一副对联,喻意驱邪保平安,庆祝新年传递美好愿望,以及求来年风调雨顺,丰收有成六畜兴旺。贴对联可是有讲究的,不仅对联要写得好,还要贴得齐正。对联都是贴在大门两旁,横批在门檐上。不过有些家庭会贴很多副,堂屋里的柱子要贴上,摆老太的地方也要一副对联。至于灶房、谷仓、猪牛圈,也会贴上。
  我家贴对联都是我跟父亲负责,我拿米浆打下手,父亲拿刷子给对联背面刷米浆,然后让我看上下左右是否对齐,他才动手贴上。贴对联我们村有专门写对联的高手,是一对父子。老的那个六十多岁,小的也有三十来岁。他们的字体写得很好,对联句式对仗平仄都很规范。
  大年三十一到,中午是吃猪脑袋里的瘦肉。这天父亲会早早起床,将灶房里的大锅洗干净,烧一锅开水,将整个猪脑袋放进去。猪脑袋要炖很久,不然里边的骨头和猪肉分离不出来。差不多炖了几个小时后,父亲就用一个小木盆将猪脑袋捞出,然后拿到厨房的火炉炕尾的边沿上,准备祭祀后刀解猪的头颅。父亲刀解猪头颅的时候,我最喜欢跟在旁边。猪头骨上的肉很好吃,全是精瘦,没有一丝肥腻。父亲手脚很麻利,手不停在猪脑袋里又扣又掰,有时还要用上杀猪刀。看着父亲吃力的样子,蹲坐一旁的我也会帮忙,会帮父亲撑开猪脑袋,防止两边闭合。
  猪脑袋里有许多脆骨,这是整个猪头骨上最好吃的东西。我一直守在父亲的旁边,也是为了能吃到这些脆骨。父亲也知道我爱吃这个,每次扣出脆骨碎屑,他就会塞到我的嘴巴里,让我嘎嘣嘎嘣地吃得津津有味。而父亲不同,他最爱吃的是猪头骨里的骨髓。每到大年三十,就能看到父亲凹着两个腮帮用力地吸着。有些骨头里的骨髓吸不到,父亲就用一根筷子捅出来,然后咕噜一下吸进了嘴中。看着父亲吸得很香的样子,我也要尝试。当骨髓吸到嘴里的时候,我连忙吐了出来,父亲则笑骂我说浪费。
  当然刀解前,第一步还是先摆老太,让祖先们先吃。这时父亲会用一个茶盘将猪头搁在上边,拿几个杯子和一壶酒以及焚香纸钱等。在父亲准备这一切的同时,我早已翻出一卷万字头的鞭炮放在堂屋的供桌上,就等祭祀完,将鞭炮点燃。供桌的壁板上有一张观音像,这是我们当地的信奉神灵,摆老太的同时也要供奉她。茶盘猪头放到供桌上后,父亲就点上香,烧上纸,给杯中一遍一遍地斟酒,口中念念有词。差不多酒过三巡,然后将每杯酒滴出一点,浇在桌上和地上,代表祖先神灵们已经吃好喝好。做完这一切,父亲就叫我给老太和观音,以及土地神礼拜。每次礼拜,都要磕三个响头,说些祈求保佑之类的话。礼拜完成,父亲收好东西,就开始放鞭炮,我则捂着耳朵站在旁边看。
  鞭炮是孩子们最喜爱的东西,喜欢自己拿来放。一卷万字头的鞭炮不可能每个都会响完,也有些鞭炮被震开没有燃放的,或者是引线燃完没有爆炸的。鞭炮燃放过后,整个堂屋都是充满青烟和散落一地的碎红纸,以及鞭炮的幸运儿。鞭炮一燃完,几个小伙伴们便开始哄抢地上没有爆炸的鞭炮,一个个把小小的荷包塞得满满的。我们家堂屋是和几家叔伯供用的,是一脉相传下来,所以祭祀的时候都会商量在一起,然后让鞭炮响个不停,证明我们家族日子过得兴旺。
  到了下午,家家户户都会宰杀一只鸡,晚上炖鸡肉吃。父亲炖鸡肉的手艺可是一绝,是村里的美食灵魂所在。父亲炖鸡肉前,会将鸡肉翻炒出香喷喷的味道后才盖上锅盖用慢火炖。鸡肉入味对柴火的大小掌控尤其关键,火大了,香味会跑掉,火小了味道又炖不出来,恰到好处才是最好。到了晚上,吃几块舌尖上的美味,千万别错过那极具营养价值的鸡汤,那才是炖鸡肉里的精华。
  三十夜那天晚上有守年夜一说,一家人会在火炉炕上一边烤着火,一边吃着零食谈天说地,等待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在过年里,最忌讳的是不能说不吉利的话,也不能说鬼故事,所有话题都得围绕着吉利的说。守年夜到了十点多钟,母亲就会煮一鼎罐甜酒,切几个糍粑放到里边一起煮。煮甜酒也很快,只要看到糍粑块翻跟斗了,就可以盛出来吃。差不多过了十二点后,就可以休息睡觉了。若这是在城里,十二点一过,就是放烟花鞭炮的开始,那热闹程度可不是农村能比的。
  年三十到初一这一夜,是可以允许睡懒觉的。到初一的早上,父亲不会像往常一样喊我起床,差不多会让我睡到十点多钟快吃中午饭的时候,才走到楼下叫我。三十夜这晚是睡得最美的,若是平时,睡到七点多钟就得被父亲从被窝里喊出来。初一这天中午煮的是茶叶粥,用以调理昨天除夕盛宴的肠胃。茶叶粥是用本地的一种油茶叶,油茶叶晒干后混合在米饭里与杂粮一起煮的。吃茶叶粥时还要加点油爆米,这样味道才更美。
  初一那天不能出门,这是父母的交代,所以那天只能待在家里,一家人坐在火桶里看电视剧。过年看电视剧是最美的,那四四方方的电视机总让人着迷,甚至连吃饭时都会端个碗,两眼直盯盯地看着屏幕。每年过年父亲都会买许多酸柑子、瓜子花生、橘子,甘蔗等。母亲吃不得酸的,那酸柑子是我跟父亲的最爱。坐在火桶里,烤着暖洋洋的炭火,吃着水果零食,这年味是满满的亲情。
  初二一过,就是拜年的开始,得去给外公外婆家拜年。还有亲戚朋友也要拜,而拜年的这几天里,少不了吃肉喝酒,晕乎在农家自酿的酒缸里。等到元宵节一过,年也就过完了,人们又要开始一年的新计划,去到更远的地方开始打拼。
  回首许多年前的年,一家人待在农村里过年的日子是多么让人怀念。那个时候虽然穷,可是穷得快乐。而眼下年又近了,似乎又可以回到从前的画面里……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