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有自己的道。有人走的是康庄大道。有人走的羊肠小道。
  有人走了,头也不回。有人走了,却总还是有人会来。有人揣着无奈,有人等着机会,有人寻着梦想。也有人,不过是想混口饭吃。
  陈冰忙着手里的事儿,就连手机里传来工资到账的短信也懒得去看。办公室里很安静,安静的就只剩下陈冰一个人敲打键盘的声音。盯着屏幕上的各种信息,陈冰继续忙着手里的工作。
  陈冰是个辅警,三方劳务派遣的那种。五年备考,三年考公,两年文职。如今已经37岁的何冰再也无缘那一抹深蓝。看着所里越来越年轻的民警,陈冰多少次想要放弃。朋友劝他赶紧放弃这份没前途的工作,他们说这年头干个保安一个月还能赚五千块多呢。父母虽然没明说,却总帮陈冰介绍对象。
  陈冰也想过放弃,只是每次都狠不下这个心。陈冰总喜欢说所里离不开他,但其实是他离不开这个所。就算抛开现实原因不说,陈冰也不想放弃这份确实没什么前途的职业。不聊虚的,其实陈冰很适合干这一行。
  虽然陈冰记不住每一个民警的名字,但陈冰很清楚每一个民警行事风格和处警习惯。
  虽然陈冰记不住辖区里这些年发生的每一件警情,但陈冰很清楚这里面哪些是正经事儿,而哪些又是些有头没尾的瞎事儿。
  虽然陈冰记不住这些年看见过的每一起案件。但陈冰却又很清楚每一起案件最后能办成什么样子。不管是行政处罚还是刑事拘留,哪怕是调解,陈冰都能大概猜出能赔多少钱,或者被拘留多少天。
  七年的磨砺,陈冰已经从当初的小白,慢慢成长为一个自己不再觉得亏心的辅警。尽管这辈子再也没机会把前面那个“辅”字去掉,可陈冰还在坚持。初心什么自己早就忘了,如果非要说的话,习惯了而已。
  只是习惯了,习惯了每天看法制节目,就算是刷短视频的时候,碰见一些案例点评也会多看两眼。习惯了每天在所里的忙忙碌碌,习惯了用警察的思维去想事儿,办事儿。真的就是习惯了,如果非要说的话。就是习惯了已经习惯的习惯。
  陈冰是个少言寡语的人,平时除了聊案子和警情之外很少和人聊别的。陈冰也是个老实人,除了工作之外,陈冰和这个世界几乎没什么交集。不会请客送礼,更不会溜须拍马。陈冰每天只想着如何把上面交代下来的事情办好,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还记得陈冰刚来所里工作的第四个年头,与陈冰一起搭伙的同事刘大宝辞职不干了。任凭陈冰怎么挽留,当过兵的刘大宝最终还是选择辞职。吃了最后一顿饭之后,刘大宝就去了一家物业公司。因为当过兵,听说刘大宝后来当上了那家物业的保安队长。尽管刘大宝几次三番劝说陈冰辞职跟自己干,却都被陈冰婉拒了。而拒绝的理由也很简单,没意思。
  陈冰就是个很没意思的人,没意思到有时候连陈冰自己都觉得自己没意思。尽管周围的人都劝陈冰想办法找人意思意思,可陈冰却觉得如今这份工作就挺有意思。
  何小娟的老家是东北大庆,陈冰不止一次问过她家里是不是有矿。因为陈冰实在搞不懂,一个外地的姑娘为什么一定要在这种鬼地方耗下去,后来才知道何小娟的老公也是个辅警。
  记得大概是第六年的时候吧。和陈冰搭伙了一年的何小娟打算和她老公要个孩子,盘算了很久后,何小娟最终向所里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听说何小娟的父母在东北老家给她俩买了一套房子,何小娟也因为身体原因需要回老家看病。然而事有凑巧,就在何小娟回老家这段时间里,所里的领导班子有了调整。而新上任的所长干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将请了长假的何小娟给开除了。
  时至今日,陈冰还一直认为,当年何小娟被开除,背后一定是有人在传闲话。何小娟虽然是个女生,但性格却更像是一个男人。这是东北人所独有的特质,用东北人自己的话说,这就是东北特产,虎老娘们儿。也正因为如此,陈冰心里一直对如今这个所长十分的不爽。当然,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林晓蕊是所里的老职,算起来林晓蕊的在所里的时间比陈冰还要长。俩人虽然曾经分属两个部门,但因为业务上的往来,一来二去也就慢慢熟识了。
  派出所这个地方有时候很奇怪。有些部门里,你越是什么都知道,往往却越不受重视。有人说是因为太熟了,也有人说是因为你太好使了。说的冠冕堂皇一点,那便是能者多劳。
  陈冰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给林晓蕊发了一个微信。因为所在的部门缺人,陈冰也只能是死马当成活马医。趁着新上任的所长不了解情况,陈冰便悄悄给林晓蕊发微信,问她想不想来自己的部门工作。
  看着陈冰发来的微信,林晓蕊很清楚,陈冰所在的部门无论是待遇还是作息时间,都比自己如今呆的部门要好上很多。加之陈冰是那个部门的“绝对主力”,林晓蕊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似乎也正是因为陈冰平时少言寡语的性格,所里的领导们都十分摸不透陈冰的脾气。加之先前开除何小娟的事情,新来的所长也实在拉不下脸来去找陈冰聊聊。虽然多方打听,但所里对陈冰这个人先鲜有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直到林晓蕊主动要求调到陈冰所在的部门工作时,所长总算看到了一点希望。
  陈冰很少主动提出什么要求,如果不是何小娟被开除,部门里的工作也不会全都压在陈冰一个人身上。当林晓蕊第一天来部门里上班的时候,之前一直被迫跟陈冰替班的民警老徐终于松了口气。简单培训了一下后,林晓蕊便成了陈冰的第三个搭档。
  即便是陈冰,刚来到这个部门工作时也是状况练练,每天忙的焦头烂额是常有的事。林晓蕊更是如此。虽然干的都是公安的工作,但隔行如隔山这句老话放在这里依然适用。当林晓蕊终于明白,那些曾经道听途说来的只言片语全都是扯淡的时候,自己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辅警的工资本就已经很低了。可即便如此,刚开始独立值班的林晓蕊还是被所长叫到办公室里一顿臭骂。尽管陈冰和民警老徐一个劲儿的劝,可回到办公室的林晓蕊还是哭的梨花带雨。
  就像小孩子不摔跟头就学不会走路一样。辅警如果不闯祸,不惹篓子,就没办法成长。尽管心里时常有些不放心,陈冰也还得让林晓蕊继续独立值班,哪怕每天被林晓蕊打来的电话烦的想要砸了自己的手机。可自己又何尝不是那样一路走过来的?哪怕遭人白眼,哪怕四处碰壁,哪怕夜深人静时流着泪独自在办公室里加班到天亮。可如今想想,也没什么了。
  有人说陈冰就是懒,一份辅警的工作能干上七年。可刘大宝却说陈冰一点都不懒。
  有人说陈冰就是傻,为了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辅警敢去和所长怄气。但何小娟却说陈冰一点都不傻。
  有人说陈冰就是个犟种,明明就是个四处招人讨厌的部门,却被陈冰干成了连警察都佩服的地方。而林晓蕊却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
  要说现实原因,已经37岁的陈冰实在没有勇气再把自己扔回到社会里去。离家不远,管吃管住。除了每个月挣得少点之外,陈冰实在想不出这工作还有哪点不合自己的心意。
  可即便抛开现实原因,已经有七年工作经历的陈冰实在也不想再回到那个是非不分黑白颠倒的职场中去。看惯了是非曲直,陈冰也早已习惯了泾渭分明。
  如果再加点感性的套词儿。七年的时间,陈冰的心里早就被那一抹深蓝所浸透。就如同消防员的身上总带着些世间的烟火气一般。陈冰的身上也早已浸满了公安的正气,即便此生无缘穿上那身警服,可心中的那一抹深蓝,却再也无法褪去。
  当一个人看什么都不习惯的时候,说明你还没有上道,当一个人看什么都习惯的时候,说明你已经走在道上了。只是这条道很长,也很远,还很不好走,可我依旧不想停下。
  或许是为了不再如当初那般活的那么苟且,或许是为了不再如当初那般随波逐流,或许只是为了当初的那份执拗,又或者像很多人所说的那样,是懒,是傻,是犟种。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不积跬步,又何以至千里?
  人都有自己的道。有人走的是康庄大道。有人走的羊肠小道。
  有人走了,头也不回。有人走了,却总还是有人会来。有人揣着无奈,有人等着机会,有人寻着梦想。也有人,不过是想混口饭吃。
  可即便是混口饭吃,也希望这口饭吃的,能更有滋味一点。
  暗夜敬上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