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一到,山里就热闹起来。
  雪宝顶的积雪融化了,深山中的溪流聚拢了来自高山的雪水,不再沉寂,在山谷里欢快地跳跃着奔赴一条叫涪江的河。
  山里的花啊树啊草啊,或早或晚,各自换了新装,欣喜地迎接又一个四季轮回。小鸟们小动物们仿佛也从沉睡中睡醒了,在树枝上在草丛中在林间的任何一个地方,展示歌喉,舒张筋骨。
  这里是中国的西南,是四川的西北,位于岷山山系四周的山川,广袤而辽阔,是大自然众多生物的乐园。
  一切都要从雪宝顶说起。
  以涪江左岸的平武县县城为起点,再向西北出发,途径众多的藏族寨子,顺着蜿蜒的山路盘旋而上,几经峰回路转,到了平武与松潘交界的一处高地——雪山梁子。
  雪山梁子植被稀疏,强劲的风从四方呼呼而来,石子沙砾在空中飞舞,五彩的经幡烈烈作响。很多游人喜欢在这里做短暂的停留,感受舞动的风,飘扬的经幡,也感受目之所及的空旷。
  如果目光再放远一些,向北方的高空望去,那是要惊叹的。你的眼前会赫然出现一座巍峨的高山,黑白相间。黑是生铁的黑,那是坚硬的岩石;白的是雪,零散地覆盖在岩石之上。而在这铁黑和莹白之外就是高远青蓝的天空。一眼看到这一切,瞬息之间,周围似乎空旷得人绝物尽,内心原本满满的心思也被荡涤一空,再深深地吸一口气,吸入肺中的空气清冽无比。是的,空无一物,只有雪山。
  这座雪山,就是雪宝顶,岷山山系的主峰,以5588米的海拔耸立在天边,以孑然的姿态矗立在群峰之巅。
  如果万物皆有灵,我相信雪宝顶是有着悲悯之心的。山顶融化的雪水成为深谷中的涓涓细流,这大自然最丰富的营养一路向东,流经之处草木茂盛,繁花似锦。
  雪宝顶是川西北的高地,是涪江的源头,大熊猫、金丝猴、羌活鱼、高山杜娟、珙桐等,众多珍稀动植物隐匿期间,自由生长。如星子一样分布在雪宝顶周围的黄羊关、白马、虎牙三个藏族乡得益于这高山流水的庇护和滋养,各自呈现出不同的魅力。
  金丝猴下山了!这来自山里的喜讯,是黄羊关的徐大哥告诉我的。都说金丝猴是最有灵性的动物,他们能敏捷地捕捉到季节的讯息,也能本能地辨别出人类的友善。刚下过第一场春雨,黄羊关的金丝猴就下山了,如织的细雨中,他们在密林里穿梭打闹,发出阵阵“唧唧”的声音,金黄色的羽毛在微有绿意的树丛中很是显眼,那是春天大自然最灵动的色彩。
  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安排。传说中,黄羊关最初得名是因为那里有一对金黄羊,而现实中,这里却迎来了浑身批裹着黄色毛发的金丝猴。
  老李的老同事徐大哥约我们去黄羊关玩。他退休后收拾了祖屋,有了宽敞的院坝和闲置的几间卧室,屋前的山坡上还种上了一大片的芍药,每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就开始邀约人去玩。他说,芍药开了,草原的金丝猴也越来越多,每天固定时间下山吃保护站的投食,进山看花看金丝猴的人多,热闹得很。
  和众多山里的乡镇政府驻地一样,黄羊关的政府驻地位于岷山山脉猫儿山脚下,黄羊河畔,村民的房屋和政府办公楼毗邻而居。山中多林少地,黄羊河边少有的平坦之处就成了建屋的聚集地,而这些房屋都被一层层的绿意环绕着,房前屋后都是山都是树。
  徐大哥家的老屋在黄羊关的草原村,植被好,是野生金丝猴出没的地方,几年前那里新建了一个金丝猴保护站,修了上山的栈道,还有了巡护队。
  我带着女儿第一次去黄羊关是2008年“5.12”地震半个多月后。
  那是爱人老李工作的地方。徐大哥是老李的同事,瘦而黑,头上戴了一顶和迷彩服同色的薄帽。他一张嘴就知道是本地人,满口的翘舌口音,上声去声分不清。黄羊关是个藏族乡,藏族人口占了三分之一,本乡本地的干部多。
  在黄羊关的一周时间,我和女儿吃住都在徐大哥家,白天,老李下村工作,我们就跟着徐大哥妻子李姐在四周转。
  五月末,村里有很多好东西,竹笋蕨根这些山里的蔬菜随处可见,地里的莴笋土豆也可以吃了,随手折一枝茴香,连手指都是一股特有的清香味。清晨或者傍晚,走在被绿色围绕的小路上,感觉这里就是一个没有受过地震影响的世外桃源。
  李姐说,地震前在黄羊关,还能看到金丝猴,好几只,大模大样地跑下山在村里玩。地震后估计猴子也被吓跑了,一直没有再见。
  我想起在《平武县志》上看到的关于黄羊关的介绍:黄羊关最早是白马番人的土著部落,西北和阿坝州的松潘县相接,在古代是一处防守关隘,森林覆盖率接近82%,良好的生态环境形成了生物多样性,有中草药当归、虫草、贝母,也有金丝猴、熊猫、锦鸡,是动植物的乐园。
  我对李姐说,黄羊关人少林密,不管是地震还是人为的破坏都少,金丝猴一定会再回来的。
  时间过得很快,徐大哥已退休,两个女儿也各自成家,他和李姐留在黄羊关,在山里生活得有滋有味。徐大哥说,大半辈子都在山里生活,总觉得山外的水空气都比不上山里的干净和清新,离不开大山了。
  又是五月,十五年了,如果没有人刻意提及,地震已经成为了时间长河中的“曾经”,大地上的伤口也慢慢愈合了。徐大哥在山里种的芍药开了,金丝猴早已回到了老地方,我们也该回去看看了。
  青山绿水,山川河流有着这个季节该有的模样。我们沿着涪江左岸新建的柏油公路去黄羊关。雪宝顶的雪在融化,河水涨了,涪江在河谷间奔腾,哗啦啦地响。
  和徐大哥汇合后,我们没有停留,直接去了已经建好的金丝猴保护基地。徐大哥说,正是投食的时候,那一大群金丝猴肯定已经吃饱喝足玩得不亦乐乎了。
  我们在山脚下开始踏上木栈道,一级一级地向山坡爬去。木栈道是封闭式的,很好地把游人和树林隔开。再喜欢金丝猴,也要保持距离,这是生物的相处之道,相融而不相扰。
  走了一段,就已经听到了树木晃动的“唰唰”声,还有“唧唧唧唧”的叫声,我们快速地向上爬。终于看到了,目力所及的半山坡有几棵大树,树上的树枝间,很多的黄色长毛金丝猴跳来跳去,自由玩耍。
  还是用木栅栏做了隔离带,一只小猴子上肢搭在栅栏上向我们看过来,那眼睛滴溜溜地转,蓝色的眼圈就像打了眼影,很是可爱。我拿了一根香蕉从栅栏缝隙中递给小猴子,他并没有抢,不慌不忙地接过来坐在地上就开吃,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
  黄羊关的冬天很冷,食物匮乏时,这些金丝猴下山试探着接近人类,当地政府安排专人进行日夜守护,定时补食,一来二去的,这有四十多个成员的庞大家族就留下了。万物都一样吧,对一个地方内心认可了,建立了信任才会安心定居。
  想起一位自然保护区的巡护朋友,他和他的战友们每天都在和深林里的各种生物近距离接触,在他的眼中,每一种小生物都值得呵护,他说,只有人类平视自然界的万物,人才能是大自然的一份子。这些金丝猴应该也把人类当做了朋友吧?但愿他们在黄羊关能快乐平安地生活,与山风为友,和森林做邻居。
  我倚靠着围栏,安静地看着这些森林的精灵。它们时而攀爬到树梢,在空中“荡秋千”欢快游戏;时而栖息树干相互依靠,拥抱亲吻,叠罗汉;时而捡起投递的食物开心地吃,清澈的大眼睛也在人群中转来转去,乖巧得很。
  徐大哥说,金丝猴很聪明,也很有警觉性,每天在这里停留的时间最多三个小时,吃饱了玩够了倏忽间就隐入更高更密的山林,只有全神贯注地倾听,才能听到遥远的地方传来模糊的几声“唧唧”声。
  看着这一群机灵的金丝猴自由地在林间树上穿梭,很容易忘记时间,直到树叶上淅淅沥沥的声音提醒我们,下雨了。徐大哥说,他们要回到最深的密林深处了,我们该回去了。
  回到山下,我回头再看,烟雨中,已不见了金丝猴的身影。
  在徐大哥的祖宅,又见到了阔别多日的李姐在厨房忙碌,她说,这个季节地里都是好东西,随随便便就会弄一桌好菜出来。听到这话,我又想起了十多年前,我掐了茴香闻那清凉的香味。一切好像就在昨天。坐在院坝里看过去,一路之隔的半山坡上是一大片芍药花,在濛濛细雨中,盛开的紫红色的花瓣很鲜艳很好看。
  徐大哥笑得很开心,他说,山里都是宝,以后大家都想进山而不是出山了。你看,连金丝猴都回来了,比以前还多。是的,黄羊关的金丝猴不是外来的客人,是归来的老友。我看着不远处的猫儿山,想到了更远处的雪宝顶,想到了黄羊关的那些近邻。
  
  二
  黄羊关北边的另一个藏族乡——白马也迎来了丰富多彩的春天。
  白马藏族乡地处平武县西北,乡境内平均海拔2200-2700米,年平均气温8-12摄氏度。这是一个有着神秘色彩的高寒之地,境内的“王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有岷山山系中保存得最完好的原始森林,熊猫、雪豹、扭角羚、冷杉、云杉、红杉、独叶草、芍药等众多珍惜的动植物在其间共生共存。
  我的朋友小李是“王朗保护区”的巡护员,最近他的微信圈发了新动态,铁筷子开花了,在一堆白雪的簇拥下,浅紫色的花朵很惹眼。他配文说:在春雪覆盖的王朗,盛开的铁筷子花是厚重大地送给春天的“冰雪玫瑰”。
  小李曾经获得过国家“桃花源”巡护奖,终年和王朗的山水相伴。这个季节,县城已经绿意盎然繁花一片,玉兰、茶花、海棠、樱花、桃花次第开放,柳树也垂下了嫩绿的枝条。而王朗,还下着一场一场的春雪,朋友和他的队友们踩在齐膝深的白雪中,阳光直直地射在他们的后背上,给迷彩服镀上了一道金光。
  我并不惊诧于王朗和山外其他地方的不同,这是大自然呈现给我们不同海拔不同地形的魅力。
  王朗境内的夺朴河也喧闹起来了。夺朴河,由王朗境内的长白沟、大窝凼沟、竹根岔沟等溪流汇集而成,最终又称为涪江最大的支流之一。在这些溪流中,生活着一种通体黑色的小小的两栖动物——羌活鱼。
  我在作为中药存在的玻璃瓶中看到过羌活鱼,黑色,略弯曲,只有小指的长度。那个穿着白大褂的胖胖的医生拧开瓶口,倒出两根,还用手拨弄了几下,他说,治胃病,活的更有效。
  这样的说法我早已在父亲的口中听说过,他说起白马,说起王朗,说起羌活鱼,说起一个年轻人。
  我最早知道夺朴河,源于河中特有的羌活鱼。1984年前,白马的称谓曾经是“公社”“民族乡”。那里有一个农村人很羡慕的国家单位——川北森工局,我的四姑夫是其中的一名伐木工人。
  父亲兄妹七个,他们的母亲早逝,父亲作为家里的二哥,比他外出当兵的大哥承担的家庭责任还重,除了读书,就是在山里找各种可以卖的山药、葛根、天麻这些山货,生活上饥饱不均,早早地得了胃病。好在,他的兄弟姊妹都对他很好,成家后也以他们的方式来回报这个二哥。四姑父从四姑手中接过了这个任务,据说他每一次从王坝楚回来,都会兴冲冲地跑到我家,手里捏着一个小口袋,里面装的是夺补河里特有的一种小生物——羌活鱼。母亲聊闲天时会反复地说,你爸爸要不是你四姑夫那些年给他弄来羌活鱼治胃病,恐怕早就没有了。
  这个暮春,我参加了小李的巡护团队组织的“王朗科教活动”,见到了活的羌活鱼。王朗林区道路两边古木参天,粗壮的树枝直指云霄,空气分外清新,也有些冷冽。穿过竹根岔的大草坪,我们迎着高高的雪山向密林深处走去,不同种类的鸟鸣此起彼伏,还有那隐藏在草甸之下的潺潺溪流清脆悦耳,仿佛置身于大自然的天籁乐曲之中。
  我对小李说起过羌活鱼,他狡黠地笑着说,王朗有,就看你有没有胆量生吞了。我一边欣赏着王朗的自然风光,一边追着问小李要羌活鱼。小李侧耳细听着什么,林中的流水声时有时无,他说,羌活鱼喜欢潮湿的环境,它们在水中游,也潜伏在树叶下。王朗的林密,我们的脚下就是厚厚的落叶,踩上去给人厚实的感觉。听小李这么一说,我生怕踩到羌活鱼,左右看看,再轻轻落脚。
  常年在山里进出,小李的体力非一般人可比,走了不久我就听到了自己如牛的气喘。我停下来才一会儿的功夫,小李已经绕过几棵高大的杉树快步向前了。我们身边是杉树的世界,一根根粗壮笔直的树干高高地向头顶伸去,好像要和天空中的云朵握手。我不急于走路,靠在树干上,仰头看青蓝的天和游走的云,这样静谧的环境让人悠然自得,忘了出发也忘了归宿。
  正当我停下来感受着林中的一切时,听到了小李的声音,他说,快来,找到羌活鱼了。
  这是密林中的一片小草甸,从山上流出来的一股清澈的溪水蜿蜒着汩汩流淌,岸边错落地盛开着一些蓝色的小花朵。溪流中,一条条小短脚的小黑鱼,只有手指长,静静地游来游去,人的到来仿佛与它无关。我无法将它和我看到干枯树枝一样的、已经是药品的小黑鱼联系起来。这游动的小家伙那么灵动,森林里的小精灵一样,惹人喜爱。
  小李举起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问我要不要捉一条放进去。我赶紧摇摇头。
  那瓶中小小的空间哪里是羌活鱼的世界,它的世界,在绿水青山之中,在清风细雨之中,在啾啾鸟鸣之中,在空旷的大自然中。
  
  刊于 《黄河文学》2024年第1期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