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是京津一带具有地方特色风味的食品,也是具有悠久历史的炒货。整个杭州比较有名的共有六家糖炒栗子店(盛文、邹记、周记、方林富、光芒、盒马)。我父母最喜欢吃的是位于保善桥的“光芒”炒货店,这家店开的有点年头了,我1982年转业回来这家店就在了,据店家说杭州城里只有他们保善桥这家店是正宗的,其他开的“光芒”店都是山寨的,吃过这家店的糖炒栗子,确实与众不同,别家的店炒不出这个味道。保善桥“光芒”店的糖炒栗子颗粒饱满、香甜、皮薄、外形玲珑,呈红褐色,有浅薄蜡质层,鲜艳而富有光泽。栗子的果仁呈米黄色,内皮易剥,肉质细腻,糯性粘软,甘甜芳香,他们店里炒出来的栗子不但甜还很糯,糯而不腻。保善桥“光芒”店的糖炒栗子有种特殊的香味,这家店炒出来的糖炒栗子吃完不脏手、不黏手,店员说他们家的糖炒栗子是没有任何添加剂的。每到秋天吃栗子的季节,这家店总是排着长长的队,排半个小时的队属正常现象,很多人都从很远地方赶过来买他们的糖炒栗子,可见喜爱他们家的糖炒栗子粉丝还真不少。
  我父母住在保善桥,这家店离我父母家最近,父亲喜欢吃五香豆和糖炒粟子,在部队的时候我经常寄回家五香豆,随着父亲年纪的增大,牙齿已经咬不动五香豆了,只有糖炒栗子还能咬得动,我父母亲就认准“光芒”店的糖炒栗子,他们每天就吃几颗糖炒栗子,老妈说粟子有补肾功能。于是,我们姐妹隔三差五给父母买“光芒”的糖炒栗子,他们只认准这一个牌子,我曾经在我家附近买过“周记”的糖炒栗子,老妈一吃觉得不如“光芒”的栗子好吃就让我拿回去,看来爸妈对“光芒”的糖炒栗子是情有独钟,是“光芒” 牌子的铁杆粉丝。
  每次回家我都会光临这家店,尽管排着队我还是耐心等待,等着新出锅的糖炒栗子出炉,营业员称好的糖炒栗子热乎乎的,我深怕拿到爸妈家冷了不好吃了,外面用好几层塑料袋包起来,让它能一直保持着温度,十分钟后我就到了父母家,这时的糖炒栗子还是热的,它的香味弥漫着整个客厅,吃到嘴里是又香又糯,直直熨帖入在心中,这时父母的脸上是知足的,他们说活到这个岁数已很满足,比起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友,他们是幸存者,能吃到心仪的糖炒栗子是幸福的。
  2022年新冠疫情横扫大地,我父母也没能幸免,父母都是高龄了,他们也没接种过疫苗,我们姐妹都很担心,想回家看看,可父母亲深怕传染给我们,他们坚决不让我们去探望,说有钟点工就够了,每天在通话报个平安就行了,干休所封闭管理,也不让进,老妈说她会照顾好父亲,这时的我们连爸妈都见不了,更不要说去买糖炒栗子回家了。
  天下只有父母最疼爱自己的孩子,尽管他们的孩子也步入老年,在他们眼里永远是孩子,自己生病最需要看到自己孩子的时候,他们选择了宁愿自己承受一切,他们知道这个病菌的凶险,深怕把病传染给自己的孩子,在父母眼里只要孩子们没传染上,他们就是幸福的。老妈被病毒折磨了好几天,终于康复了。可老爸就没这么幸运了,尽管检测不出病毒咳嗽老不见好转,吃药也只能缓解下,老爸的胃口倒了,饭量也减少了很多,除了咳嗽有点痰外,精神状态还算不错。
  下半年新冠疫情形势有所好转,干休所管理没这么严了,我们可以回去看望父母了。我最后一次购买“光芒”的糖炒栗子已经涨到了25元一斤,记得最开始的是15元一斤,几年功夫涨了十元钱。我买了三十元的糖炒栗子,高高兴兴地拿回家,老爸看我回家了,拿给我一叠手稿,他想再出一本书,我答应了老爸,在这之前老爸已经出了四本书,这是第五本书,这是老爸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老爸把对党的热爱与忠诚都写进了文字里,他希望祖国繁荣昌盛,希望后代不要忘本,更不要忘记了初心。老妈留我吃中饭,她拿出了几颗糖炒栗子给老爸,没想到这是我最后一次和父亲一起吃中饭,也是父亲最后一次吃得到我买的糖炒栗子,父亲给我的手稿也是父亲最后写的一本书,我多想父亲能再给我书稿,我能继续在电脑上输入父亲写的文字,可这些是再也不可能了。
  父母亲中饭很简单,一个荤菜两个素菜,父亲还是保持在部队里养成的习惯,把所有的饭菜倒在自己的碗里,弄成了一份盖浇饭,父亲吃饭速度惊人,他第一个吃完离开了饭桌,父亲在战争年代养成的吃饭速度,一直陪伴到终身。
  2022年12月31日我接到小妹电话,父亲住院了因为呼吸科没有床位,只能住在心血管科,想把父亲转到呼吸科去。我打了一通电话才知道,呼吸科人滿为患,根本就没有床位,在呼吸科的都是重病号,父亲能住在心血管科也是干休所领导争取来的。一种无奈涌上心头,想自费到地方治疗,一打听才知道地方医院也很紧张,连二百一天的床位也没有了,一种悲凉涌上心头,希望老天帮忙能让老爸渡过这一关,与病魔抗争了大半年之后,天堂还是把父亲带走了,全然不顾我们这些爱他的子女们,还有他心心念念想吃的糖炒栗子。
  父亲走后的两个月,一次偶然的公交转车,我再一次来到了保善桥,发现我们全家经常去吃饭的保善宾馆在装修,“光芒”炒货店前仍有排队的人群,我随着排队的队伍买下一斤糖炒栗子,路过保善桥父母亲曾经住过的干休所,可这糖炒栗子往哪送呢?父亲去了天堂,母亲去了大妹家里,打电话给老妈,老妈告诉我,大妹已买下了真空包装的糖炒栗子,我买的“光芒”糖炒粟子她也吃不了多少,留给你们自己吃吧。说不上的一种情感涌上心头,这糖炒栗子,混杂着泪水,吃起来冰冷而苦涩……
  
  (原创首发)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