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城里有一位“大舅”,是当年为拔“穷”根而认识的亲戚,他不是亲人胜过亲人,做梦都想找机会去他家串个门。
  带着土特产,我如“刘老姥姥进大观园”一样,长长见识,先进超市,再去农技站,一路参观,一路感受,把年年地里耕种情景全讲出去。
  “大舅”下乡足迹,影响山山水水。这几年,村里的大棚水果,反季蔬菜,鸡鸭猪羊成车上吨往城里运,咱们的腰里钱兜也鼓了起来,我隔三岔五开着车往城里跑,回来总跟乡亲们说起城乡差距变化大事,感恩“大舅”。
  我这位“大舅”,是县里“大领导”。15年前,他带队蹲点扶贫到咱村,咱这地三面环山,一条弯路人车走不出去,巴掌大的地方吃粮全靠天。我是村里最穷的一户人家。“大领导”包村后,先帮助村里制定脱产规划,挨家逐户走访谈心,到了我家了解情况,让我参加修路工程队,挣到工钱,让县工程队出工修缮多年的破损房屋,“大领导”又送给我三只小北寒羊,找来县畜牧站人员教我饲养技术,当年小北寒羊下羔了,我有了生活的盼望,把日子全寄托在羊身上了,日夜守在羊羔上,腾出外屋作产房,精心照料,不到一年时间小羊变成种羊,我的手头见到了钱。
  我按畜牧人告诉的地点去县城卖羊,赶着羊盘算着将要收来多少钱,高兴地一路小跑,过了十字路口,我光护着羊,忘了看路灯被过往车撞倒了,警察把我送进了医院,医生说我需要住院,我长这么大,头一回进医院,一个人也不认识,上那张罗钱去,我跟医生说,咱就有几只羊,还是县里“大舅”给的。在家属签字一栏上,我把“大舅”电话号写上了,一会工夫,“大舅”来了,给我交了住院押金,并在押金单上签上江宾县张扶成名字。“这不是主管农业张副县长吗。”医院医护人员,都羡慕我有这样的好舅舅。
  半个月后,我出院了,背着大红枣来到县政府大院,还“大舅”垫的住院费,秘书说,张县长下乡三天后才回来,我沿着山路回家了。后来我们村全部脱贫了,这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可我这心里一直在惦念这位“大舅”,总想找个机会去县里看看,当面好好谢谢,由于各种理由没能实现。
  我按“大舅”指点的目标,带着老婆孩子们从后山开到山下一片地林草,又请来县里农业技术人员,做了土质鉴定,从山外挖土,全家人挑扁担,从春到秋硬是把丘坡块改良成种地块,我从朝阳引进黄白小米,又在坡梯边栽上核桃,板栗。专家说,这些品种适应山丘地,山下四季温度柔和,抗水抗寒,是一片种小杂粮专属地。我两年后,发展出红小豆、弯豆、绿豆七八个品种。品种多了山上山下绿植被也成片了。买小米的人见多了,有人给我出主意,让我扩大种植面积。我心里核计这回进城机会来了。
  我组成四轮车小分队,进城参展。山果一车,杂粮一车,还有猪羊一车,煞是壮观。在果上印着小标签,杂粮贴上金榜字,猪羊身上涂上颜色,每台车前面打出横幅:乡村艺术行为展。秘书告诉我,张县长正在主持全县农副产品展销会,“大舅”在会场中带出一句话:“小伙子干得好。”我又没见到“大舅”,但心里热乎乎的。
  夜里,我躺在坑上,看着满院装袋的各种杂粮,再看看羊圈里百八多个肥羊,还有载着丰收果实的两辆机械化“货车”,我心里乐开了花。翻着手机微信上山上照片,我点上灯坐了起来。
  “老婆啊,我听说“大舅”退休了,这回肯定有机会了,今年一定去他家串门看望大舅。”
  “那带上点啥?”老婆问我。
  我笑了笑,拿出笔和纸爬在灯下,写了一张又一张,“老婆,明天我去大舅家,就带上它……”。
  咚,咚,咚,我敲开“大舅”家铁大门,四轮车停在外面,大舅满面春色热情把我让进屋。
  “大舅,您还好吧!”
  “这是哪个外甥?”大舅的夫人惊讶又疑惑问。
  “啊,老伴我给你介绍下,这是上山屯,我扶贫对象李大柱,认的扶贫外甥。”哈哈一阵大笑,屋里气氛一下暖和了。
  “大舅”您走了后,我承包了山,栽上林果,现在都下果了,下面那面梯田全部改成矮秆了,种上小杂粮了,您看这些照片”大舅边听边点着手机。
  “你还会上热搜了。”县长大舅问我。
  “会了。”我手指了指,擦了一把汗。
  “大舅,这些年,我不但学会了种地,还参加了镇上举办乡村振兴培训班,加入小能人致富团队了。与四村联合建成了上山村杂粮种植合作社,把白小米包装成袋,取名‘虹蚬鲜小米’,打上标签,获得专利,远销广州、上海、北京。”
  “您看我坐上飞机参加长江金三角农业乡村洽谈会,这是洽谈视频录像。”我边点录像,边讲解,头一回手舞足蹈放开胆子说笑,“大舅”真成了我的亲戚。
  说着,我站起身去取串门礼,“大舅”忙说:“不用不用,我哪能忘了这些山里的‘宝贝’呢?我带来的全是乡亲们制作的黏豆包、花生、枣木系的大筐核桃。
  “大舅”又问我这一道绕过几道弯。
  我微微一笑,说,“现在可没有给您推那台吉晋车的弯道了,笔直柏油路无障碍,一个小时就到了。”
  “咱这里,又来了一位省城派来的第五任第一书记,乡亲们用柏树枝搭起了牌楼,预祝这日子像万年青一样,常常幸福,长长富裕。”
  “大舅,欢迎您再走走看看。”
  “一定会去。”“大舅”挥着他那亲切的手。
  
  (原创首发)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