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龙年春联又撞腰
  
  
  过年书写春联,好像已有好些年没有涉足,原因自不必说,网购印刷精美,善之善矣。可今天,龙年的2月2日(农历腊月二十三),刚从家提菜到店铺,车尚未停好,风风火火美美妹子闯了进来:
  
  “张叔,您可来了,我正要找你呢?……”
  
  “什么事呢?美美,你那么焦急,可别有什么大事,我这个老年人是解决不了的哪……”说话的我戏谑加玩笑。
  
  “张叔,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春节前搞促销,要写点春联与福字,给顾客来点惊喜,热闹热闹,你也晓得的,可我写的字,也太……试写了几个,没有满意的,一下想到了您写得一手好字,就来请你给我帮忙了……”美美笑嘻嘻看向我。
  
  “没关系的……”我边放好提菜边走边说,“走嘛,几天没有写毛笔字,手已痒痒的,正好练练……”
  
  “真的不好意思,耽搁张叔您们吃饭了……”
  
  我俩互相客气着,来到他们公司所在店铺,五、六个帅哥美女看我来到,一个个热情地打招呼,并众星拱月地将裁剪好的红色纸张与笔墨砚台奉上,我看见她们写的字,确实是一外行,毕竟未练过字的人,那种点划结构,也只能是这样。但我还是笑笑地恭维,写得这样也不错了,聪明人就是不一样,而我只是特别爱写爱练罢了。把她们说得,一个二个开怀大笑,朗朗的环绕店堂,并传输到店外,一片喜气洋洋,好不惬意美哉。于是,我也不再与她们寒喧,大家一起,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挥毫泼墨,以便烘焙节日来临,将气氛推入“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了。
  
  “光说不练假把式,能说会写正道理”。脱下上衣的我,在说说笑笑中,轻揽毛笔于手,众人更是全副武装,摆好站位架势,递纸送墨,选择对联文字,手机照相拍片应景……与操刀的我,大家郁围成圆形链条,一写一拉,尽情挥洒着了中国汉字魅力。
  
  只是非常的扫兴,让无奈笼罩着我,为甚?原来她们刚买的毛笔,却是未处理好的毛糙,笔毫早已损坏,千千杂杂,零乱不堪,毛耸耸的,仿佛秃的爪子……缘由乃是直接手搓揉剥笔毛,未用温水泡发……唉!已没办法了,后悔自己应带笔来,但来都来了,将将就就写罢。不是说艺高人胆大吗?而我艺虽不算太高,也忒胆大的。可墨的太浓酽,又涩而滞,下笔难拖,柔滑凝滞,根本难达美好效果,笔毫还发叉,令写的字,神韵大失,让挥毫水平颇受影响……只有这样了,叹归叹息,还是赶忙叫她们往墨中加了点水,才稍微好了一些,只能轻轻的握笔游刃,让其与墨汁罹划字的瞳影,应景节日之需……
  
  “福”,“新年快乐,龙年大吉”,“龙跃华夏迎新岁,福照神州庆丰登”……等等的一个个行书大字,活像跳动的字的精灵,将自己的眼儿看,手而挥,脑而动,仿佛映现出一幅幅清晰画面:自己十三岁时的过年除夕,父亲的裁纸和吆喝售买,自己第一次汗流浃背写卖春联情景;工作后在企业,头顶烈日与办公室区间的手写疾书黑板报、墙报、墙大字、红色宣传标语、会议横标、节假日对联春联,婚丧嫁娶的纵笔有姿围观盛况……一个个的人,一双双的眼睛,仿佛盯着的关怀与热望,将我的运笔如飞,如椽疾进……笔透肌肤,入之于里,写了几十载,笔耕总不缀,文章与字齐飞,满天满地喜气盈盈……想到这,眼眸已是倍感欢欣,感喟不已。
  
  很快地,自己又仿佛看见,在通讯公司售卖店堂,似乎张开着的热烈欢迎翅膀,招迎四海客,迎却三江宾,令顾客熙攘盈门,踊跃选购,张张笑脸捧哏新购物,手舞足蹈欢悦蹦哒腾,不断洋溢新春佳节欢声笑语,龙年喜开泰,家户永昌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祥和安宁,纷呈祥瑞,景象绮丽,而炫美多姿。
  
  “来,我们照个合影,让时光为我们见证……”美美妹妹天生聪明睿智,把一个不错的精灵颖慧女子展露无余。“好的,趁热打铁……”大家响应着,一齐来到了店铺堂口,帅哥和靓妹,将写好的春联和福字举起,自己也仿佛受到感染,赶忙一手拿笔,一手握墨赶却时髦,神情专注,静谧地立于他们之中……“咔嚓,咔嚓,吔……”,让一个靓丽小妹的捷足先登,手机响处,为我们留下了美好记忆,像飘飞凛冬雪蕊,兀自魅力四射,闪放光彩,久久回荡,令我与他们,再也难以忘却……
  
  “龙年春联又撞腰,
  喜乐于中胜逍遥。
  人生尘缘境况美,
  仙翁穹登环宇高。”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