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经济发展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所以,许多中小学都要求学生在校期间必须穿校服。
  穿校服,其实不只是为了方便管理,而是为了让学生不要互相攀比。经济社会,学生家庭经济状况各不相同,难免有学生喜欢攀比,讲究穿名牌、高消费。
  
  而我上小学时,学校对衣着没有要求。有时,老师在班里讲讲,要注意个人卫生,衣着要干净整洁。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农村人的生活还是非常贫穷的。一年忙活到头,能填饱肚子穿暖衣服,就相当不错了。至于衣着的质地样式,实在没有条件讲究,大家的都差不多:纯手工粗布衣服,纯手工缝制的布鞋。倘若有人穿一件细布衣服,或者皮底(其实是塑胶底)鞋,在班里是非常显眼的,那是相对富裕的人家才能穿的起。
  现在纯棉的衣服不多,而且价钱偏贵一点,我就可以自豪的说:“我们小时候,里里外外都是纯棉衣服!”其实,在那个年代,巴不得有一件料子衣服呢!
  衣服的样式,就更不讲究。农村没有裁缝,即使镇上或县城有,也很少有人舍得花钱。衣服是奶奶、妈妈或者姐姐在家裁剪,自己缝制。起初,还需要一针一线慢慢缝,单单缝一件衣服,有可能得花好几天时间。大概在我上三四年级时,我家买了一台缝纫机,缝衣服速度就快了许多,算是把母亲和姐姐从繁琐的针线活中解放出来一些。
  自从有了缝纫机,人们的衣着从面料到样式,也渐渐迎来了新的变化。
  家里裁剪的衣服,就不要指望衣服的式样有多好看,仅仅能穿而已:前后两大片,有点像古人穿的长袍那样,加上一个中式领子。拿着大人的衣服,比划着,估计着孩子的身高胖瘦,几剪刀下去,衣服就剪好了。所以,我们小时候穿的衣服,多数比较宽大,前襟后襟下端翘着,没有肩线,衣袖一体。上高中时,母亲常说:“现在衣服合身了,以前人穿的衣服,宽的像小案板,真不好看。”
  那个年代的裤子呢,一律是黑色粗布,样式也和现在的不同,都是大腰裤,要系裤带。后来人们把裤腰改小了一点,侧面开口,订两三粒扣子。裤子前后片一样大,不分反正,这一次穿前面,下一次翻过来穿。裤子屁股处、膝盖处磨破了,就补一块。如果一条裤子穿久了,有可能两面都有补丁。衣服裤子都要做宽些,夏天单穿,冬天还要套在棉衣棉裤上,当外套穿。
  后来,衣服样式开始变化:衣身变窄,衣服前襟后襟分开了,衣袖也单独裁剪,立领变成翻领。衣服前襟的下端,也有口袋,方便装手帕等小东西。裤子的样式也变了,前片小点,后片大一点,再也不能不分前后乱穿了。
  至于衣服缝制的水平,差别也挺大的。有些人做的针线活有耐心,衣服的针脚细密、匀称、平整,孩子穿上还体面一些;有些人急躁粗心,缝衣服的针脚,大大小小,衣线歪歪扭扭,穿在身上皱皱巴巴,有时连孩子都觉得有些难为情,却又无可奈何。
  那时家里孩子多,大概只有老大才有新衣服穿。老大穿过老二穿,老二穿过给老三穿……所以,孩子们的衣服,也难得有合身的,有的偏大,是哥哥姐姐们穿过的;有的已经长高了,衣服却很小很紧,像包粽子那样,紧紧地裹在身上,只能凑合着穿。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衣服破了,缝缝补补,直到不能穿为止。其实,粗布衣服,穿过三五年,大概只能成破布片了,拿去做鞋子。
  记忆中,每天晚上,在如豆的油灯下,母亲和姐姐永远在忙活:纺线、缠线、织布、纳鞋底、缝补衣服……即使聊天,手中的针线活不会停下来。
  所以,我们上小学时期的衣着,真是落后贫穷的样子。老家地处黄土高原,塬上缺水,洗衣服很不方便。全村只有一个涝池,里面的水也是时多时少。夏天还好一些,人们经常去涝池洗衣服。冬天,池水结冰,洗衣服也困难。有人从涝池打水,回家后烧热洗,费工费时。也有人趁着大家从井里打水,拿几个盆子,直接坐在井边洗衣服。距村子十多里的汉村河有河水,也有地下泉水涌出,即使冬天也不结冰。可是要去一次也不容易。扛着衣服来回,还要走陡峭的坡路,加上洗衣服的时间,洗一次衣服大半天功夫就没有了。人们只好将要洗的衣服积攒起来,等到多一点再去。
  正因为这样,一到冬天,有许多孩子穿的衣服,袖口、领口经常是脏兮兮。个别孩子,也许一个冬天也洗不了几次脸,模样接近流浪汉:除了脸蛋,手背、耳朵背后、甚至脖子上都黑黑的,头发乱蓬蓬,以至于长出虮子虱子……
  天气暖和的时候,特别是夏天,卫生状况是最好的:衣服洗的干净,手脸经常洗。天气炎热之时,男生喜欢去涝池边捉蝌蚪、抓癞蛤蟆,也有背着大人偷偷去游泳、打水仗。
  到了三四年级以后,随着洗衣粉、肥皂等洗涤用品的普及,个人卫生状况慢慢得到了改善。人们的衣服干净了许多,虱子虮子越来越少了,以至于渐渐没有了。
  那个年代,作为女孩子,就是想拥有一件灯芯绒或洋布格子衣服。班里就有同学穿着,只觉得人家衣服好看,人也变漂亮了。如果有机会拍照,十有八九的女孩子都会穿一件格子上衣。
  
  鞋子呢,都是手工缝制的。那时的妇女,一年四季都在忙碌,除了从早到晚干农活,做饭洗碗洗衣、打扫卫生、收拾东西、缝衣拆被、绣花织布,生孩子带孩子,照顾老人,永远有做不完的针线活。先不说纺线织布、做衣服要费多少工夫,单是做鞋子这一项,都够成天忙活的。孩子们脚上的布鞋,也许除了过年、走亲戚,十有八九都是前面有个破洞,鞋底早已磨破了。
  布鞋的鞋面,如果能买得起,多用灯芯绒布,这样的鞋面好看,耐脏,而且耐穿;少数人用黑色粗布。年轻人喜欢穿方口布鞋,而老人家坚持穿圆口布鞋。棉鞋呢?一到三年级时,大多是老式的两片鞋。后来兴起了一种新式棉鞋,叫三片鞋,类似现在系鞋带的运动鞋,当然也是年轻人喜欢,先做先穿。
  除了布鞋,还羡慕人家夏天有塑料凉鞋穿。如果女孩子有一双蛤蟆嘴凉鞋,在青砖铺就的走廊上、教室里,走起路来嘎嘎作响,可神气了!穿着塑料凉鞋,还可以不用脱鞋,就直接到水渠里、涝池边玩耍,不用担心石头瓦砾等杂物扎到脚。
  我上小学时难得的幸运,大概就是穿上了自己喜欢的新凉鞋。上小学时,我曾经有过三双塑料凉鞋,都是父亲给我买的。第一双是咖啡色,是我问父母要的。也许是看见别的孩子有凉鞋穿,也想得到一双,我就坐在地上哭闹:“我要穿凉鞋,要那种蛤蟆嘴的!”第二双是草绿色,是父亲去西安办事,回家时主动给我买的。第三双呢,是学校搞活动,统一要求穿凉鞋。还是父亲做主,到县城给我买了一双黑色凉鞋,只是尺码大了许多,父亲说这样可以多穿一年,不浪费。到了第二年夏天,穿上去果然刚刚好。
  下雨的时候,布鞋就很麻烦。泥泞的巷道,湿漉漉的校道,走不了几步,鞋子就湿透了。上课时,那种湿冷的感觉太难受,倒不如脱掉鞋子,光着脚丫子好点。母亲总是很细心,让我在布鞋外面套上一双大人已经不能穿的旧鞋子,这样到了学校,布鞋基本上不会湿。此时,最羡慕的就是穿雨鞋、黄胶鞋的人。可是,一个班里,有雨鞋、黄胶鞋的人,也不过三两个,绝大多数都穿布鞋。
  
  现在,小孩子的衣服鞋子花样繁多,家长们都可以把孩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特别可爱。可是,我们小的时候,总感觉有许多小孩子长的丑。现在想想,也许并不是孩子长的丑,而是衣着打扮决定了小孩的美丑。“三分长相,七分穿着。”现在小孩子的衣服好看了,小孩子当然也漂亮,他们的自信心也是满满的!而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多数孩子都是胆小如鼠,见人就躲躲闪闪,看到陌生人,甚至连话都不敢说,缺乏自信,总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
  前几天,看到一位文友朋友圈的生活感悟:“别说老一辈人俭朴到有点吝啬,也别说现在的孩子不知珍惜,其实人性都是一样的,经历不同而已。对所有物质财富,得到的越难,越珍惜。若亲自动手,用辛苦和汗水换来的,更珍惜。”深以为然。
  可见,不同的成长环境,不同的生活经历,塑造出不同个性的孩子。
  
  二〇二四年一月三十一日星期三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最近一直失眠,真的很难受。不是不想睡觉,而是真的睡不着。然而每当睡不着的时候,我都习惯去想事情,于是越想就越睡不着。 说来也怪,有时候总觉得,一些好的想法和灵感往往都源自于失...

在过去,村村几乎都有庙的存在。关于庙,在《广雅·释天》中有这么一句话:庙祧坛墠,鬼祭先祖也。也就是说,庙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今天在农村,依然存在上庙的习俗。所谓上庙,是指人死...

我们常说情愫之美,就是与一个人,一句话,一首歌产生的情感。不需要诉说很多,但却表达得很极致。书上也说:“情愫之美就是一种做人的养分。”而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动之情,却来自生活中...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新年来临之前的大扫除,有驱除晦气、迎接新禧的意思。所以,在大扫除中,不仅要仔细地打扫房屋、庭院及犄角旮旯的卫生,对家具用具上的污渍、锈迹也要清理的光亮如新。 当我把墙角处那条...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