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今年的哈尔滨,因为冰雪旅游热,火爆出圈,尤其冰雪大世界,人满为患。做为东北人,我无比骄傲和自豪。和在哈同学聊天,我聊表祝贺,他的微信名一直用的是“燃烧的雪”,我说,这名字寓意深远,如今已变成现实。我在哈尔滨生活学习四年,每年回老家也必须路过哈尔滨,我要回母校看看,有时,不为别的,只为和那幢古老的俄式教学楼见上一面。同事问我,“哈尔滨”三个字是什么意思,我支吾了半天,竟然说不清楚。同事嘲我,尴尬,我只好说,我爱的是哈尔滨这座城,并不只是这个名字。再说,现在叫尔滨了,那个“哈”字变成了冰城人爽朗的笑声。
  当然,叫尔滨纯属玩笑。冰雪相依,同属寒族。叫哈尔滨为雪城,没人会反对。但哈尔滨人大度,把“雪”字留给了更需要的雪乡、雪村。如果说,雪,是神的微笑,冰,就是神的眼眸。我更喜欢人们称哈尔滨为“冰城”,尤其盛夏看到这个词组,暑热顿消,它无愧于避暑胜地的称号。蜚声海内外的“哈尔滨之夏”音乐会,每一根琴弦,拉出的都是缕缕凉爽的风,风吹来的都是阵阵花香浓。
  有位诗人说,寒冷,让水站立起来。说的就是冰雕,也包括各式冰灯。我读大一的时候,哈尔滨的一些公园、街头就有冰雕和冰灯了。但国家那时百废待兴,人们的收入水平还低,外地来哈看冰灯的并不多,看冰灯的多数是本市的市民。
  一个夜晚,我和几个同学去了松花江边的斯大林公园看冰灯,冰灯不多,造型也相对单调,但也光彩夺目,熠熠生辉。记得还有一个小型的冰宫,我们没费什么周折就转了出来。遗憾的是,没带相机,也没有手机,没留下一张照片。人拥挤,棉衣下已经汗涔涔了,担心感冒,便匆匆返校了。冬天本来就黑得早,我们平时睡得也就比较早,另外,为响应节能省电号召,索性钻进被窝。有人说,被窝是青春的坟墓,太消极了,我觉得,被窝也是梦想的温床,多少梦,不都是被窝里孵出来的吗?
  一路上,看见很多自制的小冰灯还在门前亮着,那么多雪人贪玩,忘了回家。我想起家乡村里,进入腊月,为哄孩子玩,在孩子软磨硬缠下,很多家长用家里水桶,倒入一些井水,做成冰灯。其中是个什么过程,我倒是疏忽了,也没关注过。反正,村里多了几分风雅。很多家院子围墙上,都放置着一个圆柱形或方块状的冰灯,冰灯里,蜡烛火焰微微摇曳,像一颗跳动的童心。仔细看,蜡烛在暗自流泪,四周的冰也忍不住泪流。
  但冰城的“冰”不只是写在脚下,也不只是用眼睛读读,还要拿在手里,用嘴去品。冰城有一道最美的风景——雾蒙蒙的天空,飘舞着雪花,仿佛羽毛,把行人身上的羽绒服越絮越厚。几个妙龄少女袅袅飘来,边谈笑边吃着奶油冰棍。与其叫吃,还不如叫啃形象些,零下二三十度的气温,冰棍很硬气,像一根傲骨。最著名的马迭尔冰棍,Modern,摩登,时髦。是够时髦的,高举冰棍战严寒。现在路过哈尔滨时,我都会吃两根马迭尔冰棍,很庆幸,越来越多的奶油,没有叫我变得越来越油腻。
  其实,中国人都喜欢冰。如果留意,会发现,很多人的名字中,都带个“冰”字,男的因此添几分酷派,女的因此更显皎洁清美。我国著名女作家冰心,曾写过一本著名的散文集《寄小读者》,文集中充满了爱。“一片冰心在玉壶”,冰心取此笔名,象征自己晶莹透明清澈见底的品格。读她的纤柔散文和那些玲珑的小诗,就能感受到,她的心,是一块冰,一块热腾腾的冰。
  
  二
  东北入冬后,伴随着气温下降,河面便开始结冰。孩提时代,由于我们没什么玩具,便自己创造玩具。河面刚刚结冰的时候,我和小伙伴就摸摸索索踏冰了。村前的小河,村中的水泡子,我们在冰面一步步向前挪。有时,冰刚刚能承受我们的体重,但双脚稍微一用力,冰面便有点炸裂,发出咔咔的声响,但我们没有停下脚步,直到发现前面的冰面在沉没塌陷,我们才扭头向岸上狂奔。冰塌后,发现水里藏了一颗太阳。
  天越来越冷,冰越来越厚,我们开始在上面打刺溜滑了。但多数人都穿着棉胶鞋,鞋底发滞,滑不远,不爽。于是,我们叫大人帮忙,做起了爬犁和冰板。有条件的,用铁管或角铁,焊一个铁爬犁,没条件的,找几块木头、找来铁锤和钉子,叮叮当当一阵,用粗铁丝镶嵌在底部,木爬犁就大功告成了。我喜欢玩划爬犁,双膝跪上面,手持铁签用力撑冰,形同水中撑篙,劲越大,爬犁滑得越远。冰给了我自由,我对自由的启蒙就是从冰上开始的。
  爬犁往往被我们当作运输工具,我们最常玩的是冰板。找来两块比鞋稍大的木板,在前面突起的部分斜钉上几个铁钉,那是冰板的“牙齿”,用来咬住冰,每只下面安装两根粗铁丝,再装上绑鞋的绳子,就是妥妥的冰板——冰上滑行的两块木板,两只缩写在脚下的木爬犁。
  我一直很羡慕别的小伙伴有一个心灵手巧的父亲,给孩子的这些冰上装备准备得一应俱全。而自己的父亲,算盘打得十里八村无敌,但做农活木匠活却笨手笨脚,每年菜园子都是姥爷帮着种的。我只好和哥哥门自己动手,做出来的冰板只能凑乎着滑。后来才意识到,父亲其实是不支持我们玩冰,因为不时有人摔伤。最有意思的是,两个滑冰板的人万一撞在一起,急中生智,两人只要把手拉在一起,转几个圈,就停稳了,任喊叫声跌倒在了冰上,滑出很远。
  那时,东北的冬天冷啊,怎样的冷,现代人已经无法想象了。零下三十度平平常常,岂止是刺骨的冷,是蚀骨的冷。大雪封门,滴水成冰。农谚讲“腊七腊八,冻掉下巴”,一点都不夸张。后来的厄尔尼诺现象,导致全球变暖,包括我的家乡,也常现暖冬。虽然舒适,但不窃喜。东北人学雷锋,不喊口号,为了这个地球,为了恢复正常气候,东北人民宁愿默默忍受漫长的严寒,也不愿南极冰川悄悄融化、消失。
  生活困顿之时,我们不失乐观。再苦的日子,我们也过得有滋有味。我家,有自己的冰雪小世界。园子里,淤积着白皑皑的雪,雪堆里埋着谜一样的年猪肉和猪下水。天太冷,窗户结满了冰花,一片白茫茫,看不出去。那就看窗户,每块玻璃都像天然木刻,刻满各种景物,树、芦苇、孔雀尾、各种小花,应有尽有。有人说冰花会消融,是海市蜃楼。但那刹那的美,为我们勾画了一幅幅理想的蓝图。有些日子,屋里酸菜缸、水缸结了一层薄冰,老天爷想阻止我们吃菜喝水吗?看见母亲的手一次次冻得通红,我自告奋勇,挥起拳头,“砰砰”两声砸开冰,撸起袖子,把手伸进冰冷的酸菜缸里,拎出一颗肥硕的酸菜,递给母亲。再看水缸,一只葫芦瓢被冻住了,如搁浅的独木舟。我用力搬动,掀掉一块冰,水溢了出来。忽然想到砸冰洞捕鱼,可水缸边是压井,缸里只有喝不完的水,天天有“余”。再清贫的日子,有水喝,明天就会继续,生活就有希望。
  冬末春初,房檐上滴下的冰溜,宛若岩洞中的钟乳石,将老房子装饰成水晶宫。冰溜子诱人,有时,我们用棍子打断几根,咯嘣咯嘣就吃起来,这是我们的冰棍。因为雪水被房草过滤过,冰溜子光闪闪,亮晶晶。有时,冰溜子噼啪噼啪掉下,我们不害怕,反倒惊喜。知道那是顽皮的春姑娘,每年来的时候,她都先爬上房顶滑雪,滑累了,就攀着冰溜子跳到地上,她是舞蹈演员,但再轻盈,还是弄出了声响。
  后来生活条件好了,不分季节,我家那里,也很容易买到冰棍了,很冰的冰棍,老味道。我们那里流行做一件趣事——吃冰棍,治拉肚子,理论依据是“以毒攻毒”。我试过,吃过冰棍后,肚子痛真地慢慢好转了。因为我也在吃黄连素,所以,我无法为民间所谓的偏方举证。哈哈。
  
  三
  屈指一算,来上海三十年了。我爱说,光阴荏苒,弹指一挥间。文友爱说,时间太瘦,指缝太宽。从这两句话上看,时间冷冰冰,太无情,稍纵即逝,手有很大责任。难怪我的双手皲裂甚至被菜刀切伤了,贴上创可贴还要坚持做事,一日不停,它在赎过啊。
  上海每一年都有一个不一样的南方之冬,永恒的是不落的绿叶,潺潺流淌的江河。偶遇一场雪实在太难。冰雪是水的前世,少雪的城市,冰更可贵。申城室内滑冰场越来越多。在离我家一公里的体育中心,经常举办国家级世界级的室内滑冰以及花滑比赛,每次看直播或新闻,我惊叹于镜头里运动员们曼妙的身姿、优异的成绩,也想好好看看如镜的冰面。那是高科技的冰面,光洁如玉。但辽阔不比北国之冬的大地,整个是一望无垠的大冰场,“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上海每个冬天都会结冰。冬雨后结冰,就要忙坏了环卫工人,有些冰面要铺上防滑草垫。尽管如此,一到这时候,医院里骨科就关不上门,摔骨折的行人尤其老人急剧增多。此处不能省略一个字,必须要强烈谴责的是,那些不讲文明的人,将洗头水、洗碗水等脏水随意泼在马路上,降温结冰,引发多起交通事故和意外。
  上海的这个深冬曾出现过两次寒潮,第一次是上年十二月中旬后,四十年一遇,连续一周冰点以下,郊区夜晚甚至达到零下八九度。第二次出现在今年“一九”到“四九”期间,寒冷不输上次。一日,上午出去办事,看见前面地上一片银星闪耀,那是已被人踩碎的薄冰。童心发作,我忍不住用脚一踏,结果,一滑,打了个惊世骇俗的趔趄,血液上涌,封闭一冬的毛孔全部张开。晚上回家,饭后总要先捋捋晚报,晚报是公司统一给员工征订的。福利大小不论,里面有“福”,要珍惜。旧事重演,有一条新闻,一个骑电瓶车的妇女,因冰车轮打滑摔倒,叫了多声才睁开眼睛,她被摔昏了。热心市民拨打了120,送她去医院。
  上海的小孩很少见到雪,见到的冰也不多。低温,让小区喷泉池里的水结冰了。我看到,有几个家长,带着孩子,孩子手里带着小锤和铁铲,来到了喷泉的半圆形台阶上,兴奋地开始砸冰。乒乒乓乓,冰屑四溅。冰被他们陆续砸成了一块又一块。像把一块大玻璃,故意打碎。孩子的快乐,很大一部分,来自破坏。孩子们离开之后,我也打算离开,忽然看见小区那只著名的灰色的流浪猫来了,它喵喵两声,叫得我腿脚发软。它找到一块被孩子砸出水的地方,立马俯身饮起水来,伸出的舌头啪啪打着水面。它渴极了!这么冰冷的水,它的小胃行吗?我想。有一两分钟,它喝饱了,用舌头舔舔嘴唇,用幽怨的眼神看了看我,轻轻走了。
  看着碎冰,忽然想到了可燃冰,冰能燃烧?查了下,可燃冰是天然气和水在高温低压的条件下所形成的晶体物质,主要分布于深海沉积物或陆域的永久冻土中。其外观和冰比较相似并且遇见火可以燃烧。不产生有害气体,燃烧值非常高,是一种清洁无污染的新型能源。我国已经成功开采这项能源,说明我国的勘探开发科技能力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为此,我感到欢欣鼓舞。
  写到这里,还要提提今冬最火的哈尔滨。记者采访一位“南方小土豆”:“冷吗?”“不冷,哈尔滨人太热情了!”他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为了提振哈尔滨旅游,为了振兴龙江经济,每一个冰城人都拿出最大的诚意,豁出去了,燃起冬天里的一把火。地下有可燃冰,地上有燃烧的冰城。于是,我又提议同学,将微信名改成“燃烧的冰”,他回复我一张大笑的笑脸,这笑脸,足以覆盖我整个冬天。
  现代人讲究生活质量。冰箱可做冰块,夏日降暑必备。各地都有制冰公司,常见超市门口有车在卸大块冰砖。冰做成冰袋,更是常见,运动员用来止痛,物流业用来保鲜,等等,用处多多。冰,摸上去都是凉的,但回忆起来,它带给我的都是温暖。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衰夏外的山乡,经由一地的闷暖煎熬,末于正在薄暮时分搁徐了节拍。卸高职场的伪拆,或者相约野人、或者相约火伴的人们,陆陆续续走上陌头,正在落拓外享用着保留弥足珍贵的实真取丑陋。...

为何海里每每安祥如镜,是由于年夜海可以或许映射逃梦的魂魄;为何海火又甜又咸?是由于海火面流入了太多的眼泪。尔对于文艺父神有着一去情深的崇拜以及神驰,文教正在尔口外是一片无边...

正在岁月的少河外垂垂归溯,总有一段璀璨如星的韶光,熠熠熟辉于影象的天穹。这是闭于无边无际的金色麦田,闭于流金铄石的冬季面挥汗如雨的割麦韶光,它似乎一颗嵌进魂魄深处的亮珠,披...

没有会作饭,算没有算是一自我的弊端呢?兴许算没有上,但总回是没有如这些擅长作饭的人更惹人喜爱,更有分缘儿吧。 何如或人既明白食材养分取光彩的搭配,又长于烹造调味,更首要的是他...

自今以来,笔墨即是性命的标识表记标帜,它记实着汗青,描写着感情,更是人们心理深处的精力托付。尔自幼就取笔墨结缘,那份情缘犹如涓涓细流,润泽津润着尔的心坎,让尔正在翰墨的陆地...

母亲以及女亲成亲这年,皆废脱血色衬衫。赤色毛衣,赤色洋装和赤色风衣。姥姥便给母亲织了一件红毛衣,又给质身定造了一件红洋装上衣。姥姥喜爱血色。她说:“血色多怒庆呀,尔闺父少患...

冬季的晚上,阴光透过班驳的树叶撒正在空中,光影交错,仿佛一幅自然的绘做。气氛外洋溢着清爽取活气,这一声声响亮的蝉叫,彷佛小天然的交响乐,晚晚天推谢了一地的尾声。 六月始七日,...

一 雪花正在飘落,一片一片又一片,飞进草丛,飞上树梢,飞上屋宇。立地,天上衡宇树上随处皆是一片银白。 尔穿戴年夜红棉袄棉裤,摘着母亲给尔作患上红红的棉脚焖子,围着年夜红的领巾,...

甚么鸟将利剑夜啄破一叙口儿,跟着那叙口儿流淌没一条河。明澈的火量,正在尔体内疾驰,如一匹枣红马,所到的地方,都是景色。尔屈脚一抓,一片昏黄的月色。曙光是浓青色的,像极了母亲...

一 尔并不知叙柚子树详细少正在哪儿。 或者许是显正在菜园竹篱中这一年夜块没有起眼的空隙上。有顶着露水的藤蔓以及纯草拥堵天向着没有过高的柚子树围拢,气氛外借活动着柚子花粘稠的喷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