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快,转眼又是一年。大街两旁的树上,灯柱上,挂上了红灯笼,中国结,树上缠绕上了灯饰,空气中闻到了过年的味道
  龙门楼前那段街开了龙门大集了。那段路在小城中心,路东就是小城最美的琵琶湾公园,公园西北角有一个小广场,夜晚小城人们爱在那里聚集,跳广场舞,休闲愉乐,因此在那段路上小商小贩多起来,自然形成了小城的夜市。龙门楼也已对外开放,展示着小城的非物质文化产品:通德酿造,剪纸等。
  中午下班特意走了那条街,街上卖对联,年画,灯笼,年货,一个摊接一个摊。小吃摊前冒着的热气,散发着的诱人的香味,摊前围着的人群,让这条街更红火热闹。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虽然商场超市随时都有东西卖,但赶年集选购过年用品的心情与在超市是不一样的,那是一份心结,是回忆,是传承。
  小区里也挂上了红灯笼,装点着小区,树枝上,灯杆上,红灯笼在树上随风摆动,使萧杀的冬天有了生气,小区也有了年味。
  夜晚大街上的红灯笼亮了,一串串红色的灯笼,使小城的夜晚节日气氛更加浓厚。缠绕在树上的灯带,一闪一闪,火树银花这个词从脑海里冒出来。街道上车灯,路灯,灯笼,灯饰让街道绚丽多彩,小城被浓浓的年味包围着。
  超市的人多起来,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过年还是要买年货的。各种糖果,来一点,葵花子,西瓜子,来一大包……超市放着过年喜庆的音乐,选购着心仪的过年年货,心被幸福快乐充满着。
  商场里人多起来,过年总要选购一身过年新衣,过新年穿新衣,新年新气象,生活的仪式感一定要有,一定要满。
  额前冒出的白发,要去理发店打理一下,过年理发店是最忙碌的,理发的排着号等侯,都为了新年有新的发型,有新的面貌,赏自己的心悦别人的目。
  大街上的车辆明显多起来,是在外奔波的游子的车辆的加入,使得车流量大起来。看那些全国各地不同的车辆牌照就知道。交通的发达让距离不再是问题,今天的人们幸福地享受着强盛了祖国带来的便利。
  学校放了年假,大街上、小区里孩子们多起来,小摔炮,燎花,各种花样。听到孩子们的戏闹声,听到爆竹声,就知道年更近了。
  回老家,新村的广场上秧歌队在锣鼓声中扭着幸福的花样。老人、孩子,欢声笑语沸腾了乡村。一排排乡村别墅,四通八达的道路,社会主义新农村正走在幸福的康庄大道上。仓廪实,而知礼仪。农村的孩孑也见面就喊:奶奶好,爷爷好。不似过去畏手畏脚躲在大人身后露着怯。去北京发展的二哥一家也回村买了房子,孩子放假当晚就赶回村里,要在老家过年。觉得在老家过年才有年味,乡情、乡音亲切。弟弟一家在市里的大房子闲置,在老家住了一冬了。村里九十高龄的在外工作多年的老高大爷,时常要回家来住,为村里写村志并自费出了书……听着家里老人对老家人事的述说,感受着老家浓浓的年味。那是幸福的乡村百姓幸福的味道
  过年的味道是家的味道,是亲情的味道,是希望的味道。无论我们身在何处,那份对过年的期待和思念永远不会消失。因为过年不仅仅是一个节日,它更是一种情感的寄托,一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对于过年,已经不再是吃穿的企盼,而是一种精神的满足,一种文化的需求,一种心灵的归宿。
  孩子们呢,围绕老人欢声笑语,其乐融融。这种幸福的样子,让人心中暖暖的。大美亲情,也许,这就是过年最让人心动的味道!
  中国人对年的执着深入灵魂,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经历一年的劳累奔波,无论成功、平淡、失败,都不能阻止他们回家过年的脚步。所以中国有春运,象极了动物界的迁徙。他们跋山涉水,不远万里,倾情奔赴,只为回家过年!这是中国人特有的浪漫,也是这片古老的土地纵横千年,留给我们的温柔。
  过年的味道,是一种独特而美好的感受,它包含了许多传统的元素和现代的创新,给人们带来了欢乐和团圆的感觉。
  如今的小城是我的家,走在小城的街道,感受着小城的浓浓的年味,被幸福充满。唯愿祖国:岁岁年年永昌盛,人民幸福万年长!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总想提笔写点什么,尝试了几次,终不成文。或许是日子过于平淡,着实没有什么好写的,或许,最近读了几部名著——小说《简爱》,《活着》。相比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悟,像是无病呻吟的...

我叫秦淑,来自陕西农村。记得大学刚毕业哪儿会,一直忙于找工作。写简历,打印,复印,然后就是忙着投简历什么的,和同学们几乎是断绝了往来。茫茫人海,却是盲无目的的,也无所目标的...

说到湘西,我最初的印象是:八十年代末期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后来,因为我常年奔赴南方打工的缘故,一年总有好几次往返枝柳线上。晚上八点多,列车要穿过一座座大山,手机信号时断...

我看不见自己的皱纹,但我看得见村庄里和我同龄人脸上的沧桑,我知道我在慢慢老去,村庄似乎还像似从前。我不知道村庄里究竟老去了多少人,但我明白,村庄里的庄稼记得。我不知道村庄里...

秋天的一个夜晚,梦境如同火车,哐当而来。沉在梦境之中,于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能在梦境中,与过往再相遇,与未来提前相遇,与在人世间看不见摸不着的命运相遇——无论这过往多么...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矿上办了职工食堂。方便工人上下班及单身宿舍人员饮食。食堂花样繁多,物美价廉。早上稀饭、馒头、花卷,中午大锅菜,卤肉、猪肝、腌蛋之类。还兼售面包等。 食堂坐落...

◎踏秋行 九月的风,红彤彤地绽满笑脸。那映红的高粱,那吹熟的玉米,那黄橙橙的谷穗,涂染了秋色,孕育着丰硕的果实。你看,满山遍野的劲草,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作响的秋叶,它们在吟...

西安古称长安,如今的西安城,有一条现代唐人街,人称“大唐不夜城”,是西安网红打卡之地。来西安旅游,不逛大唐不夜城,等于白来西安。 夜幕降临,不知道从哪里涌来这么多人,一眨眼儿...

清晨的五点半,天色尚暗,星光犹在,我与一群同样怀揣着期待之心的游客们,一同乘坐大巴,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华山。华山,这座五岳之中最富传奇色彩的山峦,以其险峻著称于世,吸引了无数...

一 2月4日,立春,查了下日历,正是五九最后的第一天,翻过去,就是六九了。“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我们公司后面,隔着一条马路,有一条人工河,河边,有柳。柳不成排,这三棵,那两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