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什么原因,父亲与韩木匠结下了仇。韩木匠家住东房三间和南房的东三间,我家住南房的西三间,两家的南房由共同的大门隔开。村里人称我们的院儿为木铺院。我家不是木匠,却要叫木铺院,这叫人听了很不爽!
  父亲心想,西边靠墙建一排猪圈,先养一头母猪,母猪一窝下十几到二十头小猪,三五年我家就攒够了买一座大院子的钱了;靠北墙建一排鸡窝和兔窝,鸡蛋我们一天吃一个,大量的鸡蛋还是要出卖的。兔子来钱更快了,父亲表哥的表哥在县外贸公司上班,那里一收兔子就是一大火车厢,我们家养的兔子还愁卖吗……但院子是共伙性质的,哪里属于自己,哪里属于他人,谁也搞不清。这使父亲的打算全部泡汤。猪圈羊圈年久失修,破破烂烂像个叫花子的裤褂,一想到“仇家”的眼色便一再地拖下去;窗前栽植一架葡萄夏天可以遮阴,秋天还能尝到酸酸甜甜的果实,但你家栽葡萄,他家会不会栽苹果、梨、花椒呢,哪不把一个院子变成树林了吗?弄不好,再要栽个松树柏树什么的,哪不成陵园了?据说,两家相好的时节,曾共同挖了一个地窖,两家的红薯、土豆、山药存放在那里,从冬到春新新鲜鲜坏不了一星半点。交恶后,谁瞧见谁都不顺眼,哪里还会共用一个窖?多年不用,那窖早坍塌得一塌糊涂了。我看见赖蛤蟆、蛇、蝎子、蜈蚣在那里时不时的出没。每到夜晚,我是不敢往那里眺望的。梦中,这些五毒虫豸经常变化成各种怪兽掐我是脖子。整个院子,一派荒芜。其实,更为荒芜的是人心。人心里长的草不少于院子里的草。
  我多次看见,我家烟囱冒出的炊烟一飘到东房顶上,潜伏已久的韩木匠家东房的炊烟便扑了上来,几乎同时,韩木匠南房的炊烟也斜刺里冲来包抄。我家炊烟哪敢恋战,拔腿就南北迂回着向东逃遁。但韩木匠家的炊烟人多势众,紧追不舍,终于在快出村口的地方逮住了我家的炊烟。韩家炊烟一股抱住我家炊烟的腰,一股朝我家炊烟的头部猛击——这不能怪我家炊烟无能,原因是我家炉子里烧的是玉茭芯、麦秸、豆萁之类的软柴,韩木匠家炉子里烧的可是松木、柏木,最次也是柳木杨木桐木的刨花、木屑,前者生出的炊清淡、绵软,像八九十岁老人哈出的气息,后者生出的炊烟浓烈、强悍,像十七八岁小伙子一样活力四射,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牛!
  父亲目睹这番情形很是伤心。他发誓说,等有了空闲,一定要到西山砍几车粗大的黄栌柴回来,滚滚地烧着,不把韩木匠的炊烟压住势不罢休。但多年过去了,他一直没有闲下——尽管我多次看到他半晌半晌地下象棋,还蹲在东边井儿上与玉柱、子康一帮老伙计烟锅对烟锅抽水烟、抬杠拍闲话。每逢这个时节,我就断定,一定是父亲压根就瞧不上韩木匠,哼,他一个耍手艺的算个老几?
  这年过年我给父亲出了一口恶气。
  腊月间,父亲赶集粜了三十来斤红豆子给我买回了五挂鞭炮:“儿子,今年给咱好好放放,”父亲朝东房那边努了努嘴,“把他狗日的压住!”这是我有生(五六岁)以来最大的消费,我夜夜盼着天明。终于除夕来了,正月初一也来了。我记不得那夜我有没有瞌睡。我敢保证,那天我是我们村第一个燃放鞭炮的人——九九表咱背了半年背不会,燃放烟花爆竹咱可在行!天黑沉沉的,万籁俱寂。我家的公鸡听见了动静,以为天快明,该打鸣了,便“咯”地叫了半声,——大概是瞬间发现了失误,就把后半声咽了回去。我不管这些,穿上新鞋新衣哗地打开房门,用蔴杆头儿上的那点红点着了鞭炮。五挂炮衔接在一起,我想这样的威力一定大,韩家的孩子打死他他也没这个点子!鞭炮一点就噼里啪啦地响起来了,地下火星飞溅,空中火药味十足——这味太让人陶醉了!父亲摸了下我的头说:“小子有种!”
  韩家被惊醒。韩家孩子睡意朦胧地开门出来了。他开始燃放烟花爆竹。燃了很长时间。这时,我后悔了,因为我再已无炮可放……韩家的鞭炮一声一声地刺痛着父亲的自尊。我听见了他的叹息。这时,我灵光一闪,提起我家的铁水桶咣咣咣地敲了起来;韩家鞭炮停了,我还敲了一百来下。我听见了韩家孩子哭喊他爸:“骗人,说让我响个够,眨眼就完了,听,人家还响着呢!”我偷着笑了。父亲也乐了!
  可惜欢乐来得太短暂。短的就像鸟儿在空中扇了一下翅膀。不久我就栽到了我自己手里。
  我们一群孩子在村巷里乱逛。突然看见果园的荆棘柴门前聚集着那么多人,他们好像都提着篮子、筐子、布兜。村里今日要给村民分梨儿、苹果或桃子。我们断定。果香蛊惑人心,我们涌向果园。天虎在门口拿杆秤给村民分桃子。我们眼巴巴地瞅着三大筐桃子有两筐半分出去了,心跳都加快了。终于没有大人了,我们想这下该我们孩子打打牙祭了。我们盯着天虎看,天虎乜斜着看我们。半晌过去了,天虎说,你们把眼睛都闭上,今日我只能发一颗桃子给你们;我也把眼睛闭上,发给谁算谁。说着,他手里拿起一颗大桃子并闭上了眼睛。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闭上了眼睛。我半闭着眼睛。我准备在天虎发桃子给任何人的当儿,抢过桃子。我们一字形排成了一行。大家都等待着。等待着。我半只眼清楚地看见天虎越过了朱虎,越过了有海,又越过红娃,再有两个人就轮到我了,我心跳加速,我涎水横流……但我没有等到。天虎把大桃子发给了韩木匠的小儿子——栓栓。我早瞅见天虎的眼睛闭一下半睁一下,到了栓栓跟前时却全睁开了。我喊,骗人。我知道,天虎经常到韩木匠家修锄柄、锨柄,听人说,韩木匠给天虎家修了纺线车都没有收钱。天虎在讨好韩家。我的呐喊激怒了天虎,天虎一掌将我推了个趔趄。我哭喊起来——偏巧父亲下工路过这里,他的火爆脾气迸发了,他轮起一把铁锨,劈头朝天虎拍去。天虎眼快,朝旁一躲,铁锨落了空。等父亲再次轮锨时,天虎已逃出老远。我向父亲诉苦,万万想不到父亲却轮圆胳膊朝我脖子就是一巴掌:“扇死你这没出息的怂囊鬼!”
  多年后,我才理解,父亲当时是在打他自己。平素,父亲对我这棵独苗儿子爱护有加。他一生就打过我这一次。仅有的一次。父亲当时是在无奈地自虐呀。这一巴掌打进了我的灵魂。打进了我的一生。我终生不敢做“怂囊鬼”!
  此后,我多次梦见父亲从西山砍回了几大车黄栌柴。我家烟囱出冒出了红彤彤的烟。韩木匠家烟囱里的炊烟一露头,我家烟囱里的红烟就猛扑过去了。韩家的烟马上跪地求饶。哈哈哈,我常常笑醒。醒来,我就想让自己快快长大,长大后好用粗壮的胳膊腿对付侵害我的种种“邪恶”。但父母却做着不一样的梦。
  不久,韩木匠八九十岁的老父亲拄拐杖去上厕所,返回时跌倒在了地上。父亲往韩木匠的东房一看,门锁着,他扔掉手里的饭碗,跑上前去,将韩木匠的老父亲搀扶了起来,又很小心地把老人送回到他的南房。接着又找来红先生给老人诊断伤情。等韩木匠闻讯回来,父亲才噘着嘴退出南房。
  之后又发了了一件事。一天早上,一位中年妇女来到了我家。原来是,韩木匠的大儿子到了娶媳妇的年龄,这天上我家门的是女方的母亲,她是按惯例到近邻来打问男方为人的。得知来意,我听见母亲说:“你婶儿,女儿寻婆家可马虎不得;不过,我给你打开窗子说亮话,我家跟韩木匠家不对脾气,说好听的,怕说不好;说不好听的,咱做人不能没底线,嚼耳根子的话咱一辈子也不能说。你婶儿,你还是到旁处去打听吧,不要误了你女儿的大事。”那中年妇女就要出门了,母亲又叫住了她。只见母亲打开柜子上的铜锁,拿出红糖罐,冲了一碗糖水:“你婶儿,你大要远的来了,没啥好招待的,请把这碗糖水喝了吧;你女儿要跟韩家成了亲,咱不是就成近邻了吗?”……
  韩木匠大儿子的婚事很快就确定了。结婚那天,天不明,父母就把家里打扫抹刷干净,接着领我去二十里外的县城逛街,给我买我心仪已久的小人书。我记得,出门时,父母把我家的房门圆圆地打开,把家里仅有的三个大凳子,两个木头墩子整整齐齐地摆放到我家房门外的两边,还把两暖壶灌满,搁到朝院的窗台上。出了大门,父亲忽然想起一件事,埋怨母亲:“你放上暖壶,没碗,众人来了咋喝?”于是,母亲又折转身回去,把家里的碗搁到了外窗台上……
  父母这本厚厚的教材,我一生都没读通。
  (原创首发)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