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姨昨晚给我打来电话说要来承德祭奠一下我母亲,另外准备过年陪我和哥在我家过个年。我说给哥听,哥说:“别让她来!祭奠母亲早干嘛去了?家里穷时她占够了咱家便宜,母亲去世时她躲得远远的。现在咱俩有出息了,她是想占便宜来了吧?坚决不能让来!”
  哥的态度坚决,让我想起那几年经历的事。
  二姨不是我亲二姨,而是河南不知道哪地方的农村逃荒来我村的。那年母亲暂时没有出去工作,在姥姥饺子馆帮忙。一个冬季的早晨,母亲出去倒垃圾回来,看见饭店门口蹲着两个衣着褴褛的年轻夫妻。女人看见母亲急忙站起身叫了一声:“大姐。”
  母亲就问:“大妹子,有事吗?”
  女人说她家是河南的,家里被水淹了,没地方去就逃荒到了这里。她男人犯了低血糖,想讨杯水喝。母亲生性善良,听说男人犯了低血糖就急忙让他俩进了屋,端来一盘刚煮好的饺子让男人吃。男人看见饺子也不客气,狼吞虎咽都吞进了肚子里,也没让女人吃一个。看着女人眼巴巴地不停地咽着口水,母亲就又去后厨端来饺子和饺子汤。那天,他们夫妻俩一共吃了五盘饺子。
  两个人吃过饺子,女人说她想留在饭馆打工。姥姥经营的这个饭馆不大,又刚开不久,生意不是太好。再说有母亲在饭馆,父亲还有家里人谁有空了都会过来帮忙,饭馆也没想过再招外人。母亲替女人跟姥姥求着情,说看他们夫妻俩挺可怜的,就留下他们吧。
  姥姥考虑了一下就问女人:“你在家做过啥买卖呀?”
  女人说她会做豆腐,在家时开了一个豆腐坊。姥姥一听她会做豆腐,就把本不再租的以前租的隔壁店铺给了他们两口子,并给续了三个月的房钱。姥姥说:“你不是会做豆腐吗?你就开豆腐坊吧,房子以及需要购置物品啥的,一切费用我先帮你出了,等你挣钱了再还给我。”
  女人听后高兴地一个劲对姥姥说着感激话,女人并表示等挣了钱会立马还给姥姥的。随后姥姥和女人一起去购置了一些做豆腐需用的设备以及一些黄豆食材。在姥姥的紧锣密鼓张罗下,一个礼拜后,女人的豆腐坊就开业了。别说女人和男人还真是干活那块料,每天早起晚睡的,豆腐做得也好,村里人都喜欢吃她做的豆腐。女人也长得漂亮,都叫她豆腐西施。
  刚开始,村里人都以为女人是母亲的妹妹,因为她和母亲长得还真有些相像。另外,姥姥又出钱又出力的,不是亲戚谁会这么帮忙呀?女人有一天和母亲唠闲嗑,她说她叫二琴,家里也没个兄弟姐妹,就想认母亲为干姐。母亲觉得二琴无依无靠的,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下来。母亲还让我和哥叫她“二姨”。
  没事的时候,我和哥喜欢去豆腐坊玩,喜欢吃刚出锅的嫩豆腐。二姨呢,也喜欢我和哥,她说她结婚六年了,不知啥原因一直都没有小孩。为此,姥姥还好心地领她去了老中医于爷爷那看过。于爷爷把脉后说,她脉沉无力,宫寒,给她开了几副汤药后让她吃。吃后也没觉得有啥效果,她也就没再吃。
  豆腐坊开了有几个月,生意一直都不错。有时忙不过来,母亲都会过去给帮忙。两口子有时中午忙没时间做饭,就都会来姥姥饺子馆吃饭,每次吃饭从没给过钱。二琴喜欢吃姥姥和母亲包的粘豆包,一次能吃十个。她说,她在河南老家从没吃过这么正宗的粘豆包,她和母亲学过几次都没学会。母亲说:“做粘豆包需要发面,煮红小豆等一系列的过程,所以没有足够的耐心是学不会的。”
  二琴属于急性子的人,所以再学不会她也就不学了。她说,有母亲这个姐呢,想吃了就让母亲给她做。母亲也说:“谁让你是我的妹,孩子她二姨呢,想吃了就和姐说,姐给你做。”
  姥姥属于认亲的人,她觉得二琴已经认了母亲为干姐姐,就属于自己的家人了。所以,每次吃完饭姥姥都不会要她的钱,她也把姥姥我们一家人当成了家里人。
  有一天,二琴和姥姥说,再凑一个月的钱,她就能把姥姥垫付的三个月房租先给姥姥了。姥姥却说:“不忙,你挣了钱先攒着,自己手里咋也有点富裕的钱周转吧。”
  就这样,二琴就没把钱给姥姥。一年以后的一天,两口子也没和姥姥打任何招呼,就双双失踪了。更可气的是,他们走了不说,还把豆腐坊的一些设备食材都卖了,里面空空如洗。
  刚开始豆腐坊锁了好些天,姥姥以为两口子有急事去办了呢,结果过了十多天也不见两口子回来。姥姥就用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才发现里面啥都没了。就连姥姥给他们两口子购置的被褥,和锅碗瓢盆也没了。后来听一个邻居说,前几天就看见二姨半夜往外捣鼓东西了。姥姥不得已把这个房子退了。更可气的是姥姥退房时,他们竟然还欠了人家一个季度的房钱还没给。姥姥气呀,一个劲骂二琴是骗子!但骂有啥用呀,还是帮着把房租给结了。
  没过多久,我们一家离开东北,来到承德。来承德第二个月姥姥来电话说,二姨回来了,是自己回来的。原来她一开始就骗了我们,她和她男人来东北不是遇到水灾而是男人好赌,欠了赌债不说还借了高利贷七万。结果几个月下来利滚利,债主追到家里扬言,不还钱就要卸男人一条腿!两口子不得不临时卖了家里的一个草房,只是堵了少许的债务,还有一大部分没有还上。债主追得紧呀,两口子就在一个夜里偷着跑了出来,流浪到了东北。
  两口子本以为就这么躲着,债主就会善罢甘休。可是谁成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几个月后,债主找到男人父母,说不还钱就要他们的房子抵债,婆婆公公不得不给他俩通了信。还好的是他们遇到了姥姥我们一家,他们两口子卖豆腐也挣了不少钱。本来二琴也要还我们钱的,但接到父母电话,不得不把挣得钱全部都打给了父母。钱也还的基本差不多了,结果不争气的男人,有一天竟然偷了店里准备购置食材的钱。和村里几个好赌的人,聚在一起又赌起了钱,欠下了外债。为了债务,有一天夜里男人和几个小混混铤而走险出去截道抢劫,把人打成了重伤,被警察抓进了局子。二琴不得不变卖了店里一些值钱的东西,去医院看望被打伤的人。那些日子她每天抱着行李卷,守在医院,期待受害者能病情好转,好能给自己男人量刑时轻一些。她还把手里的钱,全部给了受害者家属。在她的千方百计努力下,受害者家属看二琴也有诚意,伤者也见好了许多,就没在盯着不放。男人被判了五年。男人判刑后,她没脸在东北再呆下去就回了河南老家。
  回了河南老家,她又卖起了豆腐。村里人也听说了她男人的事,每天对她指手画脚,也没人再买她做的豆腐。婆婆和公公也每天埋怨她,说她是丧门星。都是她没管好自己男人,让自己儿子进了监狱。她娘家妈就和她说:“你还是去东北吧,去那多挣一些钱。等你挣了钱再回来,给你婆婆公公养老。”不得已她又厚着脸皮回到东北,
  来到东北后,她又找到姥姥。哭天抹泪地和姥姥说了实话,恳求姥姥原谅她。豆腐坊是开不成了,姥姥不计前嫌把她留在饭馆帮忙,她在饭馆干了五年一直等她男人回来。后来由于城建改造,姥姥的饭馆被规划建了车站,姥姥也不再干饭馆生意。他们两口子,就一起回了河南老家。
  我上高中那年,二琴突然来到承德,她说她父母已经过世。男人自从出狱后,脾气也变得暴躁,稍不顺心就家暴她。婆婆公公也嫌弃她,她就从家里跑了出来。打听到我们在承德,就来投奔我们了。
  那时父亲刚托人给母亲找了一个食堂前台刷卡工作,工作轻松挣得也可以。二琴来了之后,母亲就把这份工作给了二琴,而自己又去了工地卖起了苦力。二琴每天吃住在我家里,母亲还记得她爱吃粘豆包,时不时给她做粘豆包。二琴每月开支,都会给我和哥买我俩爱吃的螺丝转糖。有时,她会给家里拿一些食堂大师傅做的黄金饼。学校放假了,她会领着我和哥去食堂和食堂的大师傅们自豪地介绍说:“我亲姐的孩子!龙凤胎。你们是不是羡慕呀?”
  两年后的一天,姥姥给我们打来电话说,二琴的男人托她给二琴捎个信,说让她回河南家里一趟。他去山上打柴时滚坡腿摔断了,他的母亲一着急,突发脑淤血也瘫在了床上。二琴听到信后,哭得稀里哗啦的。她自责地说,都怪她自私地跑来承德,没有照顾好自己的男人和婆婆。如果她留在家里,就不会出这些事了。母亲让父亲给她买了车票,又给蒸了两大锅粘豆包。另外,又给她凑了五百块钱,二琴连夜坐了火车就回了河南。
  她回去后,刚开始还和我们通话联系,后来就逐渐地失去了联系。母亲去世时,给她捎了信,她也没来。从此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二姨打过电话后,姥姥随后也给我们打来了电话。姥姥说:“别怨二琴这么多年没和你们联系,也别怪你们母亲去世她没有来祭奠。二琴在河南这几年估计也不好过呀!又要伺候脾气不好的男人,还要伺候瘫在炕上的婆婆,还要出去卖豆腐养活这一家人。可想而知是何等的艰难呀!二琴也是身不由己呀!你们要多多体谅她。她既然要来承德看望你们的母亲,说明她还是惦记着茉莉呢。这么多年过去了,估计你们的母亲也想她呀!她既然是你们的二姨,来家里了就要好好招待,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千万别怠慢了人家!”
  听了姥姥的话,我给二姨回了电话告诉她:“我和哥欢迎你来承德家里过年!我现在也学会了蒸粘豆包,等你来了我一定包给你吃。”
  说完这话,我能听见电话那头二姨抽泣的声音……
  人们的内心深处,永远泯灭不了的是那些善良和良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来到了位于列治文市区的古渔村。这是一个秀美的古渔村,环境清幽雅静,街道干净整洁,一座座哥特式的别墅错落有致,古朴典雅,天空湛蓝高远,白云轻盈飘逸,给人一...

2024年2月17日,恰逢正月初八,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大吉日,也是令我经久难忘的好日子。这一日,与常家堡的不解之缘,对我影响深远,令我记忆犹新、感慨系之。 一、受邀之缘 记得2024年2月15日上...

王包子是我家四楼的邻居,个头不高,脸胖有肉,嘴小。邻居都叫她“王包子”。 王包子傻,是真傻那种。她是我们这楼后搬来的住户,据说是花了二十六万买的这个房子。楼里人都说她家当了冤...

一 小柿子、小番茄、圣女果,都是你的名字。你的兄弟姐妹很多,据悉多达二十多个品种。体型高矮胖瘦,形态各异;肤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彩斑斓;味道酸甜可口,汁水丰富。无论多么的千奇...

望怀春天,心上还弥留着一尘洁白。新疆的春天在寒雪堆积的素白里慢慢走出,远方的山雪是一场回首,在春天来临时依旧不愿离开。那飞舞的雪花曾藏匿大峡谷,还有胡杨林,向空旷的戈壁诉说...

一 我在一个冬天的下午,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一样,呆呆地伫在毗河边,——眼前是这一汪静默得出奇的水。她的水色明净,浅浅的蓝色里面,隐藏着一丝不可诉说的神秘——据说,在洁净的水...

过年就像是一场恍惚的梦,倏然远逝,又回味不尽。虽然早已到岗上班,郊外时不时传来的此起彼伏的烟火声却依然惹人倚门回首、凭轩伫望,带来莫名的振奋。心中对年节的回味,对假日的流连...

曾经以为,过剩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希望有过剩的好饭好菜,那样就可以犒劳自己的肠胃;希望有过剩的钱财,那样就可以读到自己喜欢的诗书;希望有过剩的时间,那样就可以躲在角落里与书中...

我们村不大,主要就三条巷子。村里的人,大多姓同,此外还有张、李、王等。 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我们这些姓同的孩子,都会碰到有人拿姓氏开玩笑:“你为什么姓同,怎么不姓铁呢?”...

元宵节,想起一首词,想起一个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